Tag: 中國

國寶級的住宅—福建土樓

  

今日發現原來我很久已沒有和大家討論中國的建築,今日就為大家帶來一個近年新興的熱門旅遊景點—福建土樓。
福建土樓之所以成名完全是因為在 2008年被列為 世界文化遺產的關係,所以才吸引大量的旅客慕名而來這些建築群。福建土樓的形成與歷史上中原漢人幾次著名大遷徙相關,西晉永嘉年間即公元4世紀,北方戰禍頻仍,天災肆虐,當地民眾大舉南遷,拉開了千百年來中原漢人不斷舉族遷徙入閩的序幕。進入閩南的中原移民與當地居民相互融合,形成了以閩南話為特徵的福佬民系;輾轉遷徙後經江西贛州進入閩西山區的中原漢人則構成福建另一支重要民系— 以客家話為特徵的客家民系。
現存的福建土樓包括 閩南土樓和客家土樓,總數大約 3000多間,當中以裕昌樓、振成樓和 600年樓齡的集慶樓最為有名。而 土樓不一定是圓形的,當中還包括 方樓、五鳳樓、凹字型、半圓型和五角 型。土樓為何是以圓形為主的說法有很多,有人說是天圓地方的理由,亦有人說在圓形的山谷中就自然是圓形的建築,亦有人說是表現人倫關係的象徵,總之至今還是一個謎。至於 五鳳樓就肯定是受北方移民的影響,他們從北方把四合院的格局帶到福建,從而發展出這種模式。
無論是那一個形狀,土樓都是以其功能作為設計的重點,其功能就有如山谷中的城寨一樣,因為土樓所在的閩西南山區,正是福佬與客家民系的交匯處, 地勢險峻,人煙稀少,一度有野獸出沒,盜匪四起。聚族而居既是根深蒂固的中原儒家傳統觀念要求,更是聚集力量、共禦外敵的現實需要使然。因此,福建土樓多數是依山就 勢 ,以高密度的方式發展,務求 為該區的農民能舜間組織防禦勢力,所以土樓多數是擁有 300-400 個房間,住戶人數可達 800人以上。但奇怪的是土樓的最大規模大約都只是直徑 66m 左右,人口規模多數都控制在 1000人以下。其實是以土樓的結構模式是可以發展至更大的規模,住客的上限其實可以更多,但相信是擔心人口過度密集之下,不單難於管理,而且食水可能不足,再者在只用馬桶的土樓,所以萬一發生疫症時便可能會很危險。最重要的一點,萬一當其中一個土樓被攻破時,其他相鄰的土樓都可以成為其他居民的逃生居所,所以土樓不會以單一巨型土樓方式而出現,反而只會以建築群的方式出現。
福建土樓多具完善的防禦功能,其外牆厚一至二米,一二層不開窗,僅有的堅固大門一關,土樓便成堅不可摧的堡壘。為防火攻,門上設有漏水漏沙裝置,緊急時樓內居民還可從地下暗道逃出。如今,土樓早已不再是堡壘,但那些完備而精緻的防禦設施,仍讓人們拍案驚奇 。外牆上小小的窗戶用作放箭、放槍之用,而且為了防止敵人能攀入樓內,所以外牆的高度就達至 6層樓的高度。為了要以低成本建厚厚的外牆,所以主要建築材料是就地取材,以生土為主,摻上細沙、石灰、糯米飯、紅糖、竹片、木條等,經過反复揉、舂、壓建造而成。不過一直有傳聞外牆的物料是有加入豬血令泥土變得穩固,所以外牆的顏色是帶黃一點,而樓頂覆以火燒瓦蓋,經久不損 。
這樣每個土樓的外牆就有如城牆一樣,但為何北方沒有類似的建築呢 ?
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北方的古城大都有自己的城牆,城池會建設在城的外圍來防禦外敵,所以城內的建築就根本不需要自製城牆來作防禦,建築物的外牆只需提供結構的承托力便足夠了。
由於土樓的外牆只有很細小的窗,所以採光和通風就完全是依靠室內的天井,因此天井的闊度佔整座建築物的闊度一半以上。為了進一步增加住宅的通風程度,所有的倉庫和廚房都盡量設在首兩層,而連接各單位的迴廊都盡量縮窄至 2-3m的闊度,務求讓更多陽光能射入室內。土樓的迴廊多數是靠在天井,但亦有可能是靠外牆的, 而房間向著樓內的天井。萬一有敵人或是土匪打劫,居民馬上可以從房間出來作戰,在走廊自由移動,由高向下打擊敵人,因此,這座土樓的防禦功能比其他我們所見的普通土樓要好。
中央的天井就自然是整個土樓的公共空間,主要都是用作祠堂之用,由於土樓之內是由多個姓氏組成的,如著名的裕昌樓則是由劉、羅、張、唐、範五姓族人共同興建的。原有的族人大都離開了家鄉到城市工作 ,現存的居民多數中依靠旅遊業的收益而維生的,再加上 國家的財政補貼,所以生活很穩定才留下來。現在只有被列為重點保護 / 有旅遊價值 的 土樓才在結構上仍然穩固,其他小型和私人擁有的土樓很多都殘破不堪。
最後多謝提供照片的網友 Christine Ko




帶有中國味道的現代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

相信很多人都會經常到深圳消費,但相信極少人曾參觀過何香凝美術館,這一座位於華僑城的美術館,是全中國第一座以個人名義的美術館,全國第二個現代美術館。

美術館是在1995年由香港建築師─Sherman Kung設計的,Sherman Kung 便是中銀大廈的項目建築師。他在這博物館採用了四合院的格局,中央的兩個展區以南北中軸線,當進入後便是第一個中央空間,再進入後便是一個大的玻璃中庭,在中庭四周便是不同的何香凝的展區和貴賓廳,在中央展區的左邊便是現代藝術的展區。

這間博物館其中一個特點,就是主入口由一條橋連接附近街道,而且正門附近的綠化地帶和水池是下沉了數米,讓整個博物館與四周環境隔絕,當旅客過橋之後便有如忘卻四周的繁忙的道路,感受一個寧靜的藝術空間。

另一個特點,就是這裡的通道。當旅客參觀完第一層的展廳之後,便經樓梯步行之上層時,便會發現路線上有一些地方突然有不少陽光經窗戶射進室內,旅客往往是由陽光引領旅客至上一層的空間。

建築師是刻意在樓梯的空間內設置窗戶,盡量利用「陽光」來定義行人空間,在現代藝術展覽的空間同樣有類似的做法,特別是在雙種的樓梯,而且在進入現代展覽區時,便會先經過在正面的玻璃盒,令旅客先經過一個不同陽光的空間,才進入另一個空間。當時老師教授這手法─「Light for the space」(陽光來營造整個空間)。

在此唯有向大家說句對不起,因為小弟已有10年沒有參觀這博物館,當時拍下的照片實在太差,所以不能表達這建築物室內的空間,最可惜的是從網上根本找不到合適的照片,始終大家到深圳的目的不是去參觀美術館。因此煩請各位網友可以幫幫忙,到這裡拍一些室內的照片,好讓大家明白這博物館在陽光上的處理,無言感激。

但是,這博物館絕對值得大家一遊。

 

官方網頁: http://www.hxnart.com/




奇妙的經營模式—萬達廣場

chjx5rxyen1qnp7nhfi2dg

萬達廣場這名字在中國可以說是接近無人不識的,因為大連萬達這集團在短短8年已在全中國發展了30多個購物中心,現在還新加10多個商場,預計在未來5年之內萬達廣場可以在全中國各地增至50多間。
大家都可能會奇怪地問,為何一間發展商可以在如此短時間之內有如此急速地發展至這規模呢?
萬達集團的經營模式可以說是超級奇特、甚至可以說是世間罕見。因為一般的商厦和購物中心多數都是由發展商長遠經營的,所有店鋪都是作招租之用,投資期大約7年,店鋪的租金將視作為集團長遠而穩定的收入來源。
不過,萬達集團就奇妙地運用了住宅的經營模式來發展商場,首先他們把整座商場分成各單元,每個單元的二樓和三樓都以低廉的租金租給大型商戶如Wallmart、華納兄弟電影院等,而首層則分割成不同的小商鋪,並出售於小商戶。他們的銷售手法都是Wallmart和華納兄弟電影院等大商戶都會吸引大量的人流,而小商戶是可以借著這些高人流而帶來新商機,所以這些小店鋪的售價都比一般街鋪還要昂貴。
由於發展商可以出售小商鋪來套現資金,囙此他們便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急速地發展其他物業,再加上有Wallmart和華納兄弟電影院等大商戶簽下長期租約,這亦為集團帶來穩定的收入來源,囙此銀行亦願意協助集團繼續發展,囙此萬達集團可以在奧運前後的3年之內興建差不多30多個購物中心,即是差不多一個月興建一個新購物中心。
從財務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經營模式是沒有問題,但是為何其他發展商沒有行同樣的道路呢?
一般發展商只會把整個商場全部出租或全部出售,因為如果出售了個別商鋪的話,就等如把該店鋪的管理權同樣出售,囙此他們便可以再轉售或經營其他的生意,甚至不合法的生意。所以,一般的發展商不會把店鋪局部出售給小商戶,因為擔心他們將來可能會經營不能預計的生意,從而影響了整個商場的氣氛和格調。
在一般情况下,大商戶隨時投訴發展商他們鄰近店鋪的質素,擔心不合格調的店鋪會影響他們的生意,所以發展商多數會只會出租店鋪,務求把店鋪選擇留在自己手上,就算需要套現資金,發展商都只會把商場的股份出售給別的財團,在極少情况下才會把個別店鋪出售給小商戶。就算真的要把店鋪出售給小商戶,都是會把整個商場出售,而不會局部出售,(如果資料無錯的話,香港旺角的信和廣場則是把全個商場出售給小商戶,所以商場曾有一段時期出現不法份子的情况)。
萬達都自然會出現類同的情况,因為個別店鋪已出售給不同的小商戶,所以當個別店鋪轉手/轉租後,就自然出現難以預計的情况。不過,發展商處理的手法確實很特別,他們把進出入大租戶的主要通道設計在小商戶的旁邊,所以人客可以不需要經過小商戶的範圍,而直接進入大租戶,囙此就算首層的空間比較混亂,但都可以對大租戶做成影響,所以部份萬達廣場是分割成不同的單元,各單元是不會互相連接。不過,近年新發展的萬達廣場好像已改變了一些經營模式,大家有沒有更多資料。
坦白說,在中國的小商戶如果希望和大租戶競爭的話,就確實要出奇制勝。因為Wallmart和Carrefour這些大租戶,他們的經營模式是以本傷人,他們可以在全線產品中找一些產品出來「殺價」,成本價$10,售價可以是$9,利用個別低價產品來吸引大量人流,而在其他產品獲利。他們在個別產品虧損少少,但在其他幾千種產品中賺回來,虧損的則當作推廣費用。
在個別的項目中,Carrefour更會大規模地招租整個商場來經營,然後把個別空間轉租給其他小商戶,同樣利用大租戶、多人流的招租技良來吸引小商戶。這分租的收入更是他們主要的收入來源,囙此他們可以用更低廉的價格來打跨其他競爭對手。
囙此各小商戶在開業前,請先作出仔細的商業分析和風險管理。




爭議聲不絕的建築—廣州歌劇院

g6g6dewu6qulodv0ru_vma hhnoqgg_qkl7bedismzsww   aeidwrfk_ekvemybct2uvqk-z9vmumylyc5jjgandwvw   uf6gikp1ygrfwoth2zizda

其他的競賽方案

8dmj1wkvagy99ardhpooew

藍天組的競賽方案

jqanyqiy7qsx2vupcnqjbabwsmbg_2ww8tsguz6oindg uci5guxs0hsfrlwypcqgdw 5wt1m14cqsgocq2tozbwjghqbfj56k-vob4lkg-7wuvaajqb9pvw2qkjur3jabixganj8apf7iavkhxc0ppzpg9a pkcb7rkdqgfraicnnfwtvq tztjrkmt91iv_ai4xwc_3a u0x3wgsytct_16xlfbtn3a zlbltdq4ixrluvmoks_j8g

上一會解介了Zaha Hadid的設計風格,今日亦正式為大家介紹廣州歌劇院。 這個歌劇院由始至終都在一篇爭議聲中渡過,風浪到現在還未完結。

首先,第一個爭議點: 需要的問題

現在興建中的廣州歌劇院將會是中國的三大劇院之一,繼北京的國家大劇院、上海大劇院之後,為第三個國家級的一級劇院,所以可說是廣州的重點工程。 但是歌劇、話劇等文藝活動對廣州人來說都是比較陌生,到底廣州是否需要一個一級的表演場地來作文藝表現呢?

不過,作為一個城市的長遠發展來說,硬件的配套確實是必須的,只要有足夠的支持,各項的文藝活動都可以得以發展,而避免浪費如此高質素的場地。

第二個爭議點: 錢和時間的問題

廣州歌劇院的預算造價是大約人民幣8.5元,這已經是天價級的工程,但是在2004年動工時,工程造價已達至人民幣10元,但到2009年為止工程開支已達至13.5億元。 另外,工程原預算工程始於2004年,在2009年開幕,但是工程一再拖延,由2010年1月拖延至5月才正式開幕,而最終的造價則約14億元。

第三個爭議點: 工程的複雜性

歌劇院在工程的造價和時間上都大幅的提升,原因其實是只有一個,就是Zaha Hadid的設計過於復雜,而她和自身的團隊亦未必有足夠的人材來解決很多技術的問題,所以很多問題都交由中方以珠江院為首的工程團隊來處理。 再者,Zaha Hadid在行內出名性格火爆,連自司的同事都經常被她狠罵,再加上她的衣著和外觀,很多倫敦的行內人都稱呼她為「巫婆」。

不過這亦屬正常的例子,拿破倫、希特拉、南海十三郎等都是性格暴燥而絕頂聰明的人,所以Zaha Hadid亦極可能是屬這一類型的人,天材橫溢而拙於外交的典型例子。

Zaha Hadid成功登陸中國,確實可以說是極度幸運。首先,廣州歌劇院是通過國際性的設計比賽來選拔建築師,這次比賽的參與者包括藍天組和Zaha Hadid的老師—Rem Koolhaus,在首輪評審中藍天組的方案為首選,但在之後的公眾投票中Zaha Hadid的「圓潤雙爍」得票最高,所以方案才被選中。

不過,這個像兩塊小石頭的設計可謂完全沒有規律,沒有一面是對稱的,施工的難度比鳥巢更難,因為鳥巢至少有4分1的部份是對稱的,而且各主要部件是有一定規律,垂直和縱向的部件是有規律的組合原理,所以施工控制上還可以說是「有理可依」,但是廣州歌劇院則是完全無規律的組合。

Zaha Hadid設計廣州歌劇院時是先用Rihno 軟件來組織外牆,然後把這個巨大「鋼皮膚」包圍了像四方盒的劇院空間。 由於Zaha Hadid 一切是從外觀出發,所以人流組織和內部空間則相對地欠一點規律,不過最壞的始終是外牆。

這外牆由多個不同大小的不規則的平面互相交錯、折合而成的,但折合情況則豪無規律和組合的角度亦千奇百怪,這樣複雜的外型在電腦上當然是沒有問題,但到實際施工則是另一回事,而Zaha Hadid亦一如以往風格,只作設計而打算把施工圖紙交由工程師和施工團隊負責,今次亦不例外。 原本她打算由著名的工程師樓—Ove Arup負責,但是由於設計費的問題,最後決定由珠江院負責。

當珠江院接手時,發現這方案可以說是不能找到類近的參考方案,因為世界上從未出現過如此多折合面的大型建築,今次就絕對是創先河。 由於整個方案在珠江院手上可以是說是由零開始,因此Zaha Hadid亦派出6名華借僱員到廣州協助設計,而他們第一步便是讓中方設計師學習Rihno軟件。因為Rihno軟件可以是最簡單和有效的軟件來剖析這樣複雜的做型,Rihno和附加的Grasshopper軟件更可以精確地計算出各不規則型狀坐標和大小,並有效地將復雜的外型數據化,令工程師可以計算相關的部件所受的重量。 這亦可以說是若沒有Rihno的幫助,廣州歌劇院便未必可以簡單地完成,而Rihno在某程度上亦可以說是令Zaha Hadid脫離Paper Architect (紙上建築師) 的行列。

不過,最重要使Zaha Hadid成名的原因就是她擁有無限財力的客戶例如廣州政府,因為一般的客戶根本不可能接受工程造價超標65%。

Zaha Hadid的方案理念為「圓潤雙礫」,意義來自於海珠石的傳說,寓意一對被珠江水沖刷形成的「礫石」,一大一小、一黑一白的兩塊奇石安然坐落於珠江江畔。 所以,劇院的主體設計成石頭一樣,而四周的公共空間就好像流水一樣的綠化空間,讓建築物與環境溶為一體。

因此整個劇院的外牆和屋頂連成一線,同樣是由各折折疊疊的平面組合而成的,所以整個地面是升高了數米,讓停車場和附助設施放在地底,而出入停車場的道路亦是順應地形而彎曲下去。至於劇院的出入口都同樣採取彎曲的斜坡來連接四周的廣場,在某程度上劇院的屋頂、外牆和廣場是連在一起,屬同一個折疊的平面,情況就好像一個大網包圍了整個劇場。

這樣的設計在概念上當然是沒有問題,但一個有過百個折疊面的巨型建築如何施工呢?

建造的方法則只有一個,就是把各平面分設成不同大小的三角形,利用三角形的多元化折疊的特性才可以把一個無規律的折疊面變成有規律。不過,在設計初期就遇到很大的問題,因為原本的競賽方案沒有提供足夠的高度來安放合規格的劇院,亦不能夠安放Fly tower (舞台對上用作放場景的空間) ,所以需要提高屋頂高度。不過,由於屋頂和外牆是同一個部件,因此如要提高屋頂的話,就等如整個方案全部重新設計,絕對是牽一發、動全身。

當外形重新修定後,便開始對各平面的作出修定為各不同大小的三角平面,並利用Grasshopper軟件嘗試計算出各平面的受力情況。 不過,劇院的室內空間是不可有柱的,如何覆蓋1800座位的大劇院而不用柱呢?

解決的方法就是把每一個三角形的邊都設計成結構部件,三角形每邊都是由工字鐵組成的,然後再在大三角形內加入不同的細小三角形組件來穩定結構,這便有如把整個屋頂設計成大鐵網一樣,因此廣州劇院的用鐵量達12,000噸,是北京國家大劇院的用鐵量約2倍,因此劇院的建築成本大幅地增加。

中國人不喜歡三尖八角的東西,而Zaha Hadid亦希望這建築的尖角部份盡量做得圓滑一點,否則不能達至「圓潤雙礫」的意念,但是在施工就有無限大的難道。因為要控制同一個圓滑面,便最好在工廠把各滑面部份做好,然後才在工場裝配,否則根本不能夠用人手確保各部件有同一個圓滑度,但是廣州劇院是沒有同一規律的,所以亦不可能到工廠訂造各部件。

最後,當Zaha Hadid到現場了解情況之後,曾提出用利用清水混凝土或金屬來作為外牆的材料,但是如果用清水混凝土來製造多個接合面的建築的話,是相當高風險,因為製作時必須要現場札板,不能在工廠預先訂造。 因為萬一在現場其中一個部件接合角度不理想的話,便會使其他部件不能接合,需要重做。 如果現場札板的話,亦很難確保同一個圓滑度,而且萬一有所差誤,便不能修正。

至於金屬,則是一個很難打磨的材料,所以沒有使用。 因此最後決定使用石材,因為方便打磨和修正,因此他們把外牆的石材分割分各細小的三角形石塊,並在彎曲面上進行打磨。 另外,為了減少施工的難度,Zaha Hadid一方最後亦同意把圓孤面(Fillet)改為有有棱有角的(Chamfer),就改成了現在的水晶體的模樣。

不過,最難的問題還未出現。

無論劇院的外觀如何漂亮,其室內的音效才是關鍵,否則根本不能夠滿足它作為音樂院的功能。廣州劇院在音效設計可以說是在風風雨雨中之下完成,一般的劇院都會在劇院的天花上加上反音板來控制回音方面的情況,反音板的主要功用是協助聲音傳至劇院的後方,特別是在一樓坐位之下的空間,因為一、二樓的坐位會阻擋不少的聲音,並且會有不同的回音,因此這多數都是比較平宜的坐位。

由於反音板是相當重要,所以接近成為所有劇院必要的部份,但是Zaha Hadid大力反對使用反音板,因為反音板會破壞劇院室內流線型的裝飾,破壞了整個設計,但是她沒有提出更好的修正建議,只堅持自己的想法。此舉令中方的工程師大為不滿,認為她只會投訴,而不會解決問題的人,「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但其實這亦是紙上建築師的最大特質,否則她的設計又怎會多次因技術問題而不能興建。

在雙方一直爭論不休之下,救星終於出現—他是來自澳洲的聲學工程師Marshall Day。 他在20年前已提出不用反音板的理論,他研究指出可以利用劇院坐位本身的外型和內牆上的物料來製造出高反音度的效果。今次廣州歌劇院便是他退休前,第一次亦可能是最後一次在實際情況下實現自己的理論,他的出現無形中解決了中、英雙方設計團隊的分歧,不過代價就是大幅地增加建築成本。 因為他的設計是在劇院內牆上加上不少洞,來控制室內的反音效果,而劇院、一樓、二樓的天花都需要做到相當平滑,接近完全沒有接縫。

觀眾廳池座兩側的升起部分和樓座挑台交錯重疊,看台猶如「雙手環抱」,避免了迴聲的干擾,內牆的形狀和角度有利於提供側向反射聲。 樂池改成「倒八字形」,增加台上演員和樂池演奏者的溝通。 歌劇場採用國際上常用的「品」字形舞台的工藝佈置形式,即是在舞台的東、西、北三邊都有和舞台一樣大的後台空間。

為了實現夢想,Marshall Day以75歲的高齡仍先後4次到廣州監督工程,最後他的夢想得到實驗,為廣州帶來高質素的劇院,並為聲效設計擦出新的一頁。

不過,廣州劇院還有一個根本的問題未解決,如何興建如此復雜的屋頂呢?

在電腦上,各三角形部件的長度是很容易控制和調整,但在工場現場就是另一回事,當最初興建時,工程人員多次因角度或長度上的誤差而不能把各部份接合,便唯有重新製造一個新部件,但是重新製造的話便需要把部件送回工廠再作修正,這一來一回便多花不少的時間和金錢,令工程再一度拖延。 最後,需要把部份工場移至地盤,才能減少搬運的時間,再加上使用了GPS 定位儀 (全球定位儀) 來協助調整角度,才可以順利地完成工程。

花了無數的心血和金錢,終於完成了這個創舉,這項工程確實有如摸著石頭過河一樣,邊做邊試。 如果不是有一個無限財力和時間的業主,這劇院又只會是Zaha Hadid事務所中另一個紙上方案。

 




中國建築師首先應該改變的是習慣和性格

紐卡素千禧大橋

中國建築師首先應該改變的是習慣和性格

2010-09-27 10:15:24 來源:中華建築報 作者:建築遊人 發表評論
簡介:如果閉門自封、怕挑戰、怕發問、怕追求真相、怕權威,又怎會做出好的學問呢? 創意又怎麼可能被激發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變命運。

一個網友希望我對中國為何缺少名建築師這個問題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這個問題非常大,也很難說清楚,我只能盡可能地談自己的一些體會。中國在教育、經濟等領域的發展都是近30年才上軌道,但日本只花了30多年便培育出丹下健三這樣的大師出來,而香港大學的建築系已有超過60年曆史了,但為何中國的建築師似乎還未能站在國際頂級舞台上呢? 是中國培養不出優秀的設計人才還是中國人欠缺了創新的天賦呢?

我相信未必全是教育制度的問題,也未必是天賦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性格的問題。中國人在很多方面未必比外國人優秀,但也未必總是會被比下去。不過,我認為有些地方值得大家思考一下,以下都是我的親身經歷,藉這次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下。

事件一:我在英國讀大學1年級時,剛剛開學1個月左右,大學安排了一些公開講座,邀請不同的學者到大學演講,這些講座都是免費開放給公眾的,任何人都可以參加。當晚的演講者來自倫敦,他是剛剛建成的紐卡素千禧大橋的建築師之一。當他演講完之後,我有一個問題:為何這座橋要設計成彎曲的形式呢?而且是否一定需要旋轉來讓船經過呢?是否有更加合適和快捷的做法?

當時的我因為是新生,很害怕在各師兄師姐和教授面前當眾質疑這位嘉賓,又擔心自己的問題過於幼稚而被大家取笑,最後我沒有提出這些問題,就此了事。但讓我奇怪的是,其他不是我們大學並且不是建築專業的英國觀眾,反而不時地提出不同的問題。他們的這種做法不僅沒有讓演講者感到不快,他反而很樂於接受這些問題,並給予正面的回答,現場的每個人都沒有感覺到演講者有被質疑和挑戰。

事件二:在我大學1年級時,其中一科是園林史,當時教授講到關於獅子林的課程,他在筆記上寫的是杭州的獅子林,但是獅子林其實是在蘇州。那時我早就已經知道筆記有誤,但我沒有當眾指出教授的錯誤,我心想自己知道便算了。不過,另一名英國同學立刻舉手更正了教授的這個錯誤,教授當然感到有一點不好意思,但是馬上對同學的指正表示認同和感謝,因為萬一筆記有誤的話,考試便會根據這份筆記來評分。 1年之後,我在圖書館偶遇另外一名來自香港的學生,當我和他談論以上2件事時,他反問我,為何不向嘉賓提出問題呢?為何不更正教授的錯誤呢?

我當時的回答是,我來英國是讀書的,不是來做英雄的。我做好自己的事,能畢業便成,其他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為何要冒險得罪我的教授和嘉賓呢?萬一得罪了他們,我可能不能畢業。

他的回答讓我茅塞頓開:大學就是一個平台,是追求真理和學問的地方,你只是為了獲得更多的真知而發問,並不是為了挑戰他的權威和麵子,大家都只是就事論事、追求真理。而且,你問問題可能是給演講者表現的機會,為何預先下了判斷呢?再者,更正筆記上的錯誤是讓全體同學受益,甚至下幾屆的同學都可能受益,為何要為了一名教授的面子而犧牲全體同學的利益呢?更何況,你只是幫助他修正錯誤,讓他減少犯錯而已。

事件三:如果是英國紐卡素建築系畢業生,就一定會知道Professor Ivor Richard(萊察教授)的大名,他也是指導我畢業功課的老師,他可以說是我們大學裡最有名氣的建築系教授。他的文章不時在RIBA journal(英國皇家建築師月報)、Architectural journal(建築月報)等權威性建築雜誌出版。不過,他是出名的嚴厲,他罵學生的態度簡直讓人完全不能接受。他教訓學生時經常用無能、愚蠢、浪費時間等詞語,可以說是完全摧毀學生的自信心。在我的大學,我從來未曾聽過一名學生有欣賞他的言語。

在畢業多年後的一個中秋節,我與數名師兄、師姐一同過節。在席上我們討論起這名教授,大家一致認為他是一名出色的教授,他的確能教授同學們很多建築上的知識,沒有他我也不可能寫出這麼多的文章。我師兄更表示他代表了我們大學建築學院的精神,在他身上的確學到很多技術層面的知識,我和我的師兄更慶幸受過他的教誨,但是他的言行的確令人生厭。

在我畢業後1年,他突然離職,因為系主任收到2名女學生的抗議信,認為他的言辭太過分,再加上他一向人緣極差,大部分學生都極度討厭他的為人,於是他被要求離職。

說了這麼多,以上3件事件和建築有什麼關係呢?

在事件一中,作為主人公的我們,當然要對我們的嘉賓以禮相待,但是問問題不等於不尊重他。提出問題不等於質疑,也不等同挑戰他的權威,大家講道理,討論問題,就事論事。相反任何演講者都需要準備好接受別人的挑戰,否則只會如縮頭烏龜一樣,自我感覺良好。

在事件二中,如果當日我的同學不當眾指出教授的錯處,大家不會知道真正的答案,我雖然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我自私地隱藏了真相。不過,如果下一次教授同樣犯錯,而我又不知道真正的答案的話,而大家又像我一樣自私自利地隱藏真相,受苦的會是誰呢?

在事件三中,當我在讀大學時,課堂內是相當和諧的,沒有人敢對教授不敬,因為大家都需要畢業。大家都對萊察教授口服心不服,但是都沒有任何實際的行動,可以說是深層次的矛盾。另外我估計萊察教授有一個錯誤的假設,認為教授在學校只是傳授知識而已,而且嚴師出高徒,教授沒有討好學生的必要。但是時代已經改變了,大家的價值觀也不同了。而且所有同學永遠都估計不到,原來改變只是需要2個人的力量,因為大家都是在講道理。

說到底,性格改變命運。萊察教授如果在待人接物上溫和一點,以他的資歷和學識,不僅可以保得住飯碗,而且可以升為系主任,甚至院長,但是他自己的性格毀了自己的一切。

以上的情況,同樣發生在你和我身上,怕得罪別人、只求自己利益、重和諧、怕發問,但同時內心有很多不滿而又不能解決,便造成很多深層次的矛盾。總而言之,如果閉門自封、怕挑戰、怕發問、怕追求真相、怕權威,又怎會做出好的學問呢? 創意又怎麼可能被激發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變命運,萊察教授如此,你和我也是如此。

 

http://www.newsccn.com/2010-09-27/16652.html




死了都要改

y_9e1mvchkeoamm6wv857a對不起各位,為了辦搬家的事而忙了一個多星期,今日終於有時間好好坐下來,重新回到電腦前寫在香港第一篇文章。香港確實是一個繁忙的都市,香港人好像每一分鐘都在忙,無論在公、在私都很忙。如果相比英國的生活時,英國的工作確實是相當休閒,但其實是什麼原因呢?

若以建築行業為例,到底為何亞洲的建築師老是這樣忙呢? 而歐洲的建築師為何可以如此清閒呢?

首先,我嘗試理解為何香港的建築師如此繁忙的原因,以我自身的經驗來說,香港的建築師花了最多時間不是在設計,而是在改圖。因為很多時香港的發展商會希望建築師為他們嘗試不同的方案,無論任何時候都不斷地嘗試新方案或修改方案。有些極端的例子是當混凝土已經建好後,發展商還希望修改設計,於是拆走部份牆壁並且重做,所以香港的行家都有一句名言:「變幻才是永行」。
至於國內的發展商,他們好像都有類同的習性,永遠都喜歡在改變,無論任何一個時候都想嘗試另一個方案,因此國內行家則有另一句名言:「死了都要改,改至天荒地老才精彩。」
為何會這樣呢? 難道亞州的客戶不能拿定主義,永遠是三心兩意、朝三幕四呢? 以小弟的經驗來說,亞州的發展商不是不能拿定主義,而是因為他們太懂得當地的遊戲規則和法規,所以他們可以在短速的時間之內,修改方案並且重新入則。而且,大家都對當地政府部份的規則、官員的脾性有一定了解,所以懂得在申報方案時避重就輕,不會做一些敏感和違例的事情,因此向政府申報一環則大致在掌握之中。
另外,很多香港數家的大發展商都有自己旗下的承建商,就算沒有直屬的承建商都有相熟的承建商,所以他們可以在短時間之內通知地盤修改方案,甚至可以邊改邊設計,因為大家都是一個老闆,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變得簡單。最重要的一點是,無論手續和金錢上的問題都已自然地解決了,因為在正常情況下要求地盤修改方案都需要付額外的費用(Variation order-VO) 和額外時間( extension of time – EOT ) ,但如果是自司旗下的承建商的話,一切VO和EOT都只是文件上的問題,亦是內部的問題,錢方面亦可以說是左手交右手般處理,所以實際額外的成本都可以控制在低水平,當錢和時間都不是問題的話,發展商便有很大的空間在最後階段還修改方案。
現實地說,現時大部份的地盤官司多數都是發展商和承建商或總承建商在施工範圍、VO和EOT等問題上的抗爭,所以一些沒有直屬承建商的發展商則會小心處理一切關乎地盤上的修改,因為承建商在每項修改上都會和發展商根根計較,處理得不好的話,雙方則在法庭上相會。
同樣的道理應用在歐洲的發展商,因為英國的發展商很多都沒有自司直屬的承建商,所以關乎地盤的修改都可免則免,其實最好不好。而且在英國向政府報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不是當方案合乎當地法規之外便可以興建,分分鐘需要通過居民大會,如果修改方案後而得不到居民大會通過的話,整個工程則可能要被迫拖延一段長時間,有時可能因為當地居民和輿論大力地批評項目,工程可能一度被拖延。因此,當得到政府的批文之後,發展商都順理成章地完成項目,避免因修改方案而帶來的額外風險,因此修改方案的次數確實是少得多,超時工作的程度亦自然地輕微得多。
不過,歐洲人確實對工作的熱誠是比較低,就算在市道低迷的情況還有很多工會發起罷工,超時工作對他們來說好像是一件奇怪的事,而且還會不時地向老闆投訴,但是在香港和中國不單是家常便飯,甚至可以說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




富二代的悲哀

5bfhczdzltiwb0og0vrp1w

自從中國的經濟起飛之後,中國的富豪就愈來愈多,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改善,但是在中國的一孩政策之下,無論貧與富,基本上都只有一個小孩。因此,現在的孩子都下萬千竉愛之下成長,在跨代富裕和跨代貧窮的情況下,中國頓時出現了一大批「富二代」和「窮二代」。

其實香港一早就出現這些「富二代」,因為香港在80 年代已開始大規模地發展房地產,因而令一小部份人富起來,到現在香港房地產都是由幾個大家族所領導,甚至可說是由他們控制。因此福布斯排行榜中的華人,不少是來自這幾個家族。

這些香港的超級富豪的第二代,大都被香港人稱為含著金鎖匙出世。這些富家子弟在物質方面當然是無所不缺,應有盡有,亦自然有最好的機會接受最好的教育和工作機會,所以一出身便能夠直接去到家族大企業的的管理層。在一切客觀條件都充裕之下,成功始乎是必然的,但實情往前是殘酷。

由於工作的關係,不時都有機會接觸到這些富家子弟。發現他們的表現是相當極端,有些人由於的家財萬卷,所以無心上進,因為明知祖先的家財已夠他們富裕地過一生,甚至好幾生,因此就確實就盡情地享受人生。但是另一種則接近完全相反,因為害怕被人狠評為「二世祖」或靠祖蔭的「幸運儀」,這種富家子弟亦是我工作上接觸到的一種。

坦白說,雖然他們很努力但是管理數百億的上市公司確實絕非易事,而且管理過百億的房地產投資的確需要一定程度的專業知識。另外,由於父親富甲一方,所以總會有親友靠關係而進入家族公司處工作,所以經常令公司的營運不能公事公辦、甚至公私不分。

作為富二代就更加根本不能挑戰長輩或其他親朋戚友的職權,這樣便頓然令公司內出現一些特權階級,無疑令學做實事的員工口服心不服,情況確實有如歷史中的宦官與外戚之黨爭,大大拖慢了公司的運作,而現實地一個大地產原是恆生指數地成份股,但交至第二代之後便日落西山,數年內便被踢出成份股之列,要老父再次重出江湖才能穩定大局。

不過,最嚴重的問題是人力資源的問題,創辦人一心希望子孫繼承家業,而各親朋戚友都能扶助自己的子女成就大業,但是要管理一單過百億的投資就確實需要專門的知識,就算純以經濟立場來考慮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例如, 8 個500尺的單位和4 個1000 尺的單位的總發展面積都是4000 平方尺,但是發展的模式、投資的設備和相關的配套都大有不同,連預計的收入都是大有分別。試問這樣的決定可以隨隨便便讓一個外行人來決定嗎?

更可惜的是,作為這些大企業的「大旗手」唯恐過程中有什麼缺失,連細微的事情都要過問,例如:水龍頭的樣板、地板的材料、玻璃的顏色等等。一座大廈至少有超過 100 樣的材料,如果每個項目都需要由最高管理層來決定,決策的效率確實成疑。如果萬一決定錯誤的話,便要令這些富二代來付上昂貴的學費。我親身的經歷就是一名富家子弟已為公司的大旗手,在工程設計過程中全力參與,但突然有一天他改變了已施工的部份,一收已畫了3 年的規劃,相關的改動最少要250 萬,另外其他顧問和銀行的利息支出都未計算入內,工程亦被迫停滯了一個月。

其實這只是一個很平宜的教訓,但是這些外行的富家子弟又怎會明白一個設計上的改動會對整個工程做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坦白說,富有未必是一件好事,就讓大家聽聽以下這個故事愛情,這亦是香港建築界近年頗熱的一段花邊新聞。

香港其中一個大家族的千金與香港一所大則樓的太子爺結婚,建築師和地產商的女結婚就確實是一個絕配,而事實地這所建築師樓亦在短短幾年之內擴展至400多人,不過代價就是行內人人都稱他作駙馬爺,當然不少人都說他是靠老婆發達或一輩子要看老婆的面色做人,否則則樓的一大堆生意很可能會隨著這段關係的變化而有所影響。雖然駙馬爺都是一表人材,而這些說話都可能被加鹽加醋,但是客觀的事實看來,這所則樓在這段世紀婚姻前是沒有如此規模,因此引來的閒言閒語總是小不了。

如果結婚後要被人講足一輩子的話,就確實是一件悲劇。有時錢未必買得到別人的嘴巴。




北有鳥巢,南有春繭

r1yrysowwopnbs8iddto2q csehwabdtfa5lbwwbjp6raciwz7yuuthrtkftb-mms0q 95u-rsomqvon3ofy9tmsg xwztdgpok42vby8clbsefa  fjcfp7uoaopkc1saz_anbw

深圳大運會已順利地完成,這亦是中國繼奧運、亞運之後,近年來第三件大型運動項目,這個運動會雖然未如奧運、亞運般齊名,叫座力又確實有所不同,但是中國一如以往一樣,為了一個大型運動會而大興土木,又或者可以說是藉助大型項目來推動城市的發展,如北京奧運、上海世博和廣州亞運一樣。

 

當2008 年奧運時,小弟都曾經為大家討論過大型項目是否確實能推動當地的經濟,又或者會因為大型運動會而為當地帶來推動體育項目的動力。事隔3 年現在回望京奧,京奧無論在管理和規劃上都是成功的,連一向尖酸刻薄的英國傳媒都曾經對京奧表示認同,當然個別細節上確實存有沙石,但是平心而論,北京確實打了一場漂亮的仗。

 

另外,在2006-2008 年中國一直都冀望著京奧會為中國帶來大量的商機,無論國家投資的核心項目,還是連帶的旅遊、商業和銷售項目,都會因奧運這個催化劑而急速地膨脹。記起當年的中國確實如視奧運如「活靈丹」一樣,無論是大、是小的企業都會因而被活化起來,不過當參考過歷屆的奧運主辦國之後,歷史以來亦只有美國的阿特蘭大奧運會是取得收支平衡之外,其他的城市都是入不敷支,極多的場館在比賽后還是長期地被空置,成為「大白象工程」的一員。當年確實有很多人對京奧有類同的說法,但是大家都抱著「中國不同論」來解說,因為大家都認為中國自身的人口極多,自身已經是一個超龐大的客戶群,如果每一個中國人都要在鳥巢跑過一圈,相信鳥巢長年24 小時開放都不成。

 

中國多一個半個場館都沒問題,總會有人會用的。事隔多年,鳥巢雖然不是有不同團體在表現和一些大型體育項目,而且亦成為北京的重要地標,但是要做到收支平衡的話,又確實有一些距離。某程度上「中國不同論」,又再一次變成「中國相同論」,大型場館在盛事過後,確實很難找到一個長期使用的新功能。

 

無疑大型體育活動未必如預期般神化,能為當地城市帶來無限的商機。不過,像奧運般的盛事確實令沉睡了多年的巨龍活化起來,坦白說若不是在京奧的推動之下,北京何以在4 年之內興建一個新機場和新的地鐵線呢? 北京的舊區又如何地被活化呢?市內的市容又怎會在短時間之內被整治呢? 同樣情況一樣發生在上海、廣州和深圳一樣,大規模的基建往往都是因盛事的關係而誕生的。另外,大型運動會又確實是中國向外推銷的好時機,如果不是奧運的關係,世界的傳媒又怎會同一時間在報導中國的新聞。

 

若果單純「向錢看」,大型運動會未必是「生金蛋的雞」,但若「向前看」這些盛事又確實把當地時代的巨輪推快了很多,是福是禍就留在明日去分曉。

深圳灣體育中心佔地面積30.74 公頃,坐落在深圳灣15 公里海濱休閒帶中段、南山后海中心區東北角,毗鄰深圳灣和香港,主要建設內容有“ 一場兩館” ,即體育場、體育館、游泳館及運動員接待服務中心、體育主題公園及商業運營設施等,總建築面積達25.6 萬平方米,屆時將承擔足球預賽、乒乓球決賽、游泳等比賽和訓練功能。整個工程在2010 年底竣工。

 

深圳灣體育中心通過白色的巨型網架結構將體育、商業等建築空間進行整合,外形酷似“ 春繭” ,形成了形體完整的建築綜合體,有利於賽前賽后綜合利用。在完成第26 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規定的比賽任務以後,該中心將成為南山區全民健身的核心場 所,成為國內外大型體育賽事的重要賽場,深、港、澳博覽會展的靚麗平台,逐步發展為輻射珠三角的知名演藝中心。

 

這一個場館可與北京鳥巢齊名,就確實有它獨到之處,而雙方獨特之處都是在於它的屋頂。鳥巢最精妙之處是在於它的不規則而且縱橫交錯的屋頂,而春繭的屋頂雖然在結構上是比較有規律,但是在結構上的問題同樣是相當複雜。因為春繭整個屋頂就好像一個龐大彎曲的鐵絲網,而且最難度就是整個屋頂都沒有垂直的結構部件,情況與鳥巢類同。

 

鳥巢的結構雖然同樣是可以說是豪無規律,但在它縱橫交錯的鋼結構之中,都是包含了垂直的部件,所以這些部件就自然成為了鳥巢的柱,而這些橫向的部件便就是梁,只是這些梁不是水平地連接柱而已,因此如果鳥巢的橫向支架愈多,便有如橫梁更多,某程度來說是更加穩定。

 

相比之下,春繭結構部件之間的間距是相若的,所以某程度上來說是比較容易來建造,但這亦是最壞的一點,因為整個屋頂都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垂直結構部件作為柱,因此春繭在個別的大跨度的部份需要加上Y 型的大鋼柱,雖然這會影響觀眾欣賞比賽,但這部件確實對結構實在是太重要的,所以便不能避免,所以春繭在這方面確實比鳥巢稍遜一籌。

不過,春繭有一點確實是非常特別的,因為一般的場館是不會與其他的場館連接在一起,就算鳥巢和水立方在同一時期規劃的,但是它都不會連在一起。因為無論在建築外立面、體量關係、人流疏散、物流管理、消防疏散都有負面的影響,而且亦會令人感到擠迫,亦令整個項目欠缺了一個重點。若果是從人視角度來欣賞這建築的話,你就更會覺得春繭某程度上像是一個巨型鋼金屬的屏風。不過,春繭某程度就是因為這項創舉令大家都在眾多場館之中留下印象。

運動會已過了,春繭又理行了它的歷史任務,至於它會否成為另一個「大白象」工程的成員,就視乎當地政府的管理。fjcfp7uoaopkc1saz_anbw r1yrysowwopnbs8iddto2q xwztdgpok42vby8clbsefa 95u-rsomqvon3ofy9tmsg ciwz7yuuthrtkftb-mms0q csehwabdtfa5lbwwbjp6ra

深圳大運會已順利地完成,這亦是中國繼奧運、亞運之後,近年來第三件大型運動項目,這個運動會雖然未如奧運、亞運般齊名,叫座力又確實有所不同,但是中國一如以往一樣,為了一個大型運動會而大興土木,又或者可以說是藉助大型項目來推動城市的發展,如北京奧運、上海世博和廣州亞運一樣。

當2008 年奧運時,小弟都曾經為大家討論過大型項目是否確實能推動當地的經濟,又或者會因為大型運動會而為當地帶來推動體育項目的動力。事隔3 年現在回望京奧,京奧無論在管理和規劃上都是成功的,連一向尖酸刻薄的英國傳媒都曾經對京奧表示認同,當然個別細節上確實存有沙石,但是平心而論,北京確實打了一場漂亮的仗。

另外,在2006-2008 年中國一直都冀望著京奧會為中國帶來大量的商機,無論國家投資的核心項目,還是連帶的旅遊、商業和銷售項目,都會因奧運這個催化劑而急速地膨脹。記起當年的中國確實如視奧運如「活靈丹」一樣,無論是大、是小的企業都會因而被活化起來,不過當參考過歷屆的奧運主辦國之後,歷史以來亦只有美國的阿特蘭大奧運會是取得收支平衡之外,其他的城市都是入不敷支,極多的場館在比賽后還是長期地被空置,成為「大白象工程」的一員。當年確實有很多人對京奧有類同的說法,但是大家都抱著「中國不同論」來解說,因為大家都認為中國自身的人口極多,自身已經是一個超龐大的客戶群,如果每一個中國人都要在鳥巢跑過一圈,相信鳥巢長年24 小時開放都不成。

中國多一個半個場館都沒問題,總會有人會用的。事隔多年,鳥巢雖然不是有不同團體在表現和一些大型體育項目,而且亦成為北京的重要地標,但是要做到收支平衡的話,又確實有一些距離。某程度上「中國不同論」,又再一次變成「中國相同論」,大型場館在盛事過後,確實很難找到一個長期使用的新功能。

無疑大型體育活動未必如預期般神化,能為當地城市帶來無限的商機。不過,像奧運般的盛事確實令沉睡了多年的巨龍活化起來,坦白說若不是在京奧的推動之下,北京何以在4 年之內興建一個新機場和新的地鐵線呢? 北京的舊區又如何地被活化呢?市內的市容又怎會在短時間之內被整治呢? 同樣情況一樣發生在上海、廣州和深圳一樣,大規模的基建往往都是因盛事的關係而誕生的。另外,大型運動會又確實是中國向外推銷的好時機,如果不是奧運的關係,世界的傳媒又怎會同一時間在報導中國的新聞。

若果單純「向錢看」,大型運動會未必是「生金蛋的雞」,但若「向前看」這些盛事又確實把當地時代的巨輪推快了很多,是福是禍就留在明日去分曉。

今日終於可以繼續和大家討論一下這個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主場館—春繭。深圳灣體育中心佔地面積30.74 公頃,坐落在深圳灣15 公里海濱休閒帶中段、南山后海中心區東北角,毗鄰深圳灣和香港,主要建設內容有“ 一場兩館” ,即體育場、體育館、游泳館及運動員接待服務中心、體育主題公園及商業運營設施等,總建築面積達25.6 萬平方米,屆時將承擔足球預賽、乒乓球決賽、游泳等比賽和訓練功能。整個工程在2010 年底竣工。

深圳灣體育中心通過白色的巨型網架結構將體育、商業等建築空間進行整合,外形酷似“ 春繭” ,形成了形體完整的建築綜合體,有利於賽前賽后綜合利用。在完成第26 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規定的比賽任務以後,該中心將成為南山區全民健身的核心場所,成為國內外大型體育賽事的重要賽場,深、港、澳博覽會展的靚麗平台,逐步發展為輻射珠三角的知名演藝中心。

這一個場館可與北京鳥巢齊名,就確實有它獨到之處,而雙方獨特之處都是在於它的屋頂。鳥巢最精妙之處是在於它的不規則而且縱橫交錯的屋頂,而春繭的屋頂雖然在結構上是比較有規律,但是在結構上的問題同樣是相當複雜。因為春繭整個屋頂就好像一個龐大彎曲的鐵絲網,而且最難度就是整個屋頂都沒有垂直的結構部件,情況與鳥巢類同。

鳥巢的結構雖然同樣是可以說是豪無規律,但在它縱橫交錯的鋼結構之中,都是包含了垂直的部件,所以這些部件就自然成為了鳥巢的柱,而這些橫向的部件便就是梁,只是這些梁不是水平地連接柱而已,因此如果鳥巢的橫向支架愈多,便有如橫梁更多,某程度來說是更加穩定。

相比之下,春繭結構部件之間的間距是相若的,所以某程度上來說是比較容易來建造,但這亦是最壞的一點,因為整個屋頂都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垂直結構部件作為柱,因此春繭在個別的大跨度的部份需要加上Y 型的大鋼柱,雖然這會影響觀眾欣賞比賽,但這部件確實對結構實在是太重要的,所以便不能避免,所以春繭在這方面確實比鳥巢稍遜一籌。

不過,春繭有一點確實是非常特別的,因為一般的場館是不會與其他的場館連接在一起,就算鳥巢和水立方在同一時期規劃的,但是它都不會連在一起。因為無論在建築外立面、體量關係、人流疏散、物流管理、消防疏散都有負面的影響,而且亦會令人感到擠迫,亦令整個項目欠缺了一個重點。若果是從人視角度來欣賞這建築的話,你就更會覺得春繭某程度上像是一個巨型鋼金屬的屏風。不過,春繭某程度就是因為這項創舉令大家都在眾多場館之中留下印象。

運動會已過了,春繭又理行了它的歷史任務,至於它會否成為另一個「大白象」工程的成員,就視乎當地政府的管理。

 




體驗到實與虛(Solid and Void)的建築—丹麥館

 

munjj0t35-wneqwz54xbxg

681tsxtijxisacx3gwky9a gw9lfcx5c0jxaunpp94ztq

今日這一篇文章其實是我一直都很希望寫的文章,因為這建築的設計確實超越了它原有的效果。表面上, 在上海世博的丹麥館好像只是一個平凡的螺旋型三層高的建築,建築師表面上是只利用一個螺旋的人流路線來為旅客帶來一個體驗, 並且引入了歌本哈根的地標―美人魚作為賣點。但其實他的概念重點未必在於此,根據BIG建築師樓老闆—Bjarke Ingels在TED大會內的解釋,當他們比較丹麥和上海的不同,發現上海原來在30年前是以自行車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但近年上海的道路大幅增加了汽車的數目,令到部份道路已開始不容許汽車進入。

在丹麥則進行相反的改變,政府在歌本哈根等城市陸續開始重新引入自行車作為交通工具,政府更免費為市民提供自行車作代步之用,務求減少汽車對市內道路的壓力和空氣的污染。因此,他們便希望藉著這個機會重新為上海引入自行車作為交通工具的概念,這個概念其實亦配合了上海2010年世博的主題—城市, 讓生活更美好(Better city, better life)。

為了理行這個概念,他們為大會提供了1000部自行車,這除了可以讓旅客利用自行車參觀這展館之外,亦同時可以乘自行車參觀世博園內其它展館。不過根據我的記憶中, 好像展館內的自行車是不能在展館外使用。隨了自行車之外,他們還希望把丹麥的海水帶來上海,因為歌本哈根的海水很清潔,居民都可以在海港處游泳,所以便在展館的中央設立水池。

不過,大家可能懷疑為何丹麥建築師會如此浪費地把丹麥的水送到中國,但是這其實是環保的做法,因為很多從中國到丹麥的貨船都需要在回程前補入丹麥的海水,因為貨船下貨後的重量大為減輕,所以需要補入海水令船的重量維持一個水平, 因此他們便順水推舟,藉水一用。不過,這建築最重要的重點是螺旋式的自行車軌道,由於整個路徑成雙螺旋的方式來組合因此令到人流路線和建築空間形成了「虛與實」的組合。

如果引用建築理論的「Solid and Void(虛與實)」,這個展館的實體形成了建築物的外形,但是層與層之間的空間成為了自行車使用者的空間或等侯空間,這建築物無論「實」與「虛」體的元素不單連成一體,並且成為建築物具重要意義的元素,這是與其它一般建築的實體與空間的疏離關係,大大不同。




中國四大名園 – 拙政園

QPjoz_.qFaHOEp9YZEJTAg

HBkw7mQc08AobYmD.H7Dzw

W5csfXIy2yk1jIMyvjlyWg

PX7FdLyAqZpGa.y3DKrc7g

Eo3GBzRFE23OgnrXzWOsOQ

j4AdR7jAP1SiosOJIQO3eQ

拙政園是中國四大名園之一,與頤和園、承德避暑山莊和蘇州的留園齊名,不過始終是以頤和園為首。

拙政園始建於明朝,由王献臣所興建,曾多次易手而規模亦不斷擴建。之後曾在康熙年間被充供, 但最後都物歸原主。但在太平天國期間這處曾改為忠王—李秀成的府第,之後再次落入民間的手上。

拙政園之所以能夠成為中國名園,亦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的原因是它具備了蘇州花園的特色,而且規模亦是蘇州花園中最大的一個,當然就遠遠都比不上帝皇園林的規模。

蘇州花園的最大特色就是路徑混亂,當你進入花園之中是非常容易迷路。因為花園內的路 徑九曲十三彎,而且是一個循環的路徑連接另一個循環的路徑。所以當你轉了兩、三個彎之後便會很容易迷失,最嚴重是整個園林沒有任何的中軸線,亦沒有任何主 建築。所以,東南西北四處都有類同的景色,更加令人迷失。

迷失就是蘇州花園的最大特色,因為是要令人忘卻外間的煩惱,令自己融入花草樹林之中,而且蘇州園林的佔地面積很少,拙政園已是相當稀有的大面積,佔地62畝(約25萬平方米) ,一般的園林都是在10畝之內。

uA1jtHBzwPJ_xZcjl5M6TA

Nx8ChsbiAV_cR.ZgVVVtGQ

九曲十三彎的路徑是希望讓人慢慢感受花園和四時之變化,因此拙政園的一大特色就是在聽雨軒處聽雨。在路徑上是可以容許隨時停下來細看荷花池、水池的百態,亦可隨處聽琴、聽歌、吟詩、作對,享受人生。

而蘇州園林的一大特色就是出口是相當隱蔽,如非刻意找尋是找不到的。大家可能會問,為何會設計得如此混亂? 到底有什麼目的呢? 生活起來不是很不方便嗎?

蘇州的園林多是在官場失意人仕的退居地,他們都多已是家財萬卷,富甲一方,根本不需要為五斗米而勞心,而拙政園是來自“拙者之政” 的意思,暗喻失意官場的達官貴人。

現在的蘇州都仍然保留歸隱田居的風味,這處的生活節奏的確比大城市慢得多,空氣和陽光都有明顯改善。不得不提的是,著名的江蘇美人實在名不虛傳。

蘇州園林的最大的特色就莫過於「框景」的設計,在園林中經常會看到一些圓形或四方形的洞或窗,大家都可能認為只是中國園林的特色而已,並沒有太大的功能。

其實這些洞或窗才是整個園林的精髓,因為這些預留出來的空間便是規范了你的視野,亦 同時控制了你的視點和焦點,這亦同時控制了你的視覺上的圖像,因此當你旅遊園林時便會感到好像看到一張一張圖畫一樣。而園林中多數的焦點都是另一座建築物 或是一些山石,令整個空間變得有層次。在拙政園中最有名的便是扇頁亭,因為在這裡可以四邊看到拙政園不同的景象。

vFEQqtRhQ84.TbXGhyNAKQ

qSCRBn.EHCyFbVjMBGQCog

maOQI0b39PDmCn_criOodQ

另一個重要的功能是制造空間上的對比,由於有這樣的框架便制造出了景深,所以前景和後景都出現了比較,當人從一個內園進入到另一個內園時,你會先從框景中看到焦點中的建築物,然後經過框架之後便可盡覽整個內園。

rZGbXUYZR_vW0njUpsx0YQ

即是先從窺視一個園林,然後再曠視整個園林,然後再窺視下一個園林。人的視覺上便會時大時細地看見不同的空間。因此,雖然蘇州的園林並不是佔很大的面積,但是因為空間和視覺上的不停對比便給人一個很大的空間感覺,亦給予人一個豐富的遊程體驗。

至於借景,就相對簡單。設計的理念就是借用四周比較高的建築物作為景觀的一部份,園林的設計是融合四周不同的建築物作為遠景,而園林較低的建築物作為前景,所以便形成高低錯落的對比,而且亦在視覺上感到較大的空間對比。

蘇州花園看起來好像雜亂無章,沒有層次,亦與西方園林的中軸線規劃截然不同,但其實是有一定的纙輯。

U0NAzQHNXYIhN5mxxFyYsg

疏與密

在拙政園內建築物的位置除了是根據人視野上的觀感來設計之外,還是刻意調整建築物之間的密度,並沒有如四合院般,大部份的建築物之間都有類似的距離。但蘇州園林的設計就是刻意利用建築物之間的間距來調節視野上的層次,亦同時修正視野上的景深,令空間比例變得豐富。

園林中的假山、石頭和樹木都是同樣以疏與密的方式來調整位置,同樣是希望為借助景深上的對比來營造空間上的強烈對比。所以,蘇州的園林永遠是給人時而緊迫,時而開朗的強烈對比。

fHnxOyPv8RcRmIfNH_X5fw

HQt5t4WVwXUOe6QfRsjnRw

高低起伏

之前網友—遊友怪魔曾提 及關於高低起伏的問題,園林中的高低起伏並不只是代表園林中有高和低的建築物,而是有不同層次的高低建築群。建築物的高度是根據四周的環境和前後的建築物 來決定,務求把背景、遠景和前景的建築物都營成一個對比與層次,令人有一個很大的空間感覺但其實建築物之間的距離並不是很大。

因此欣賞蘇州園林並不是感受園林內一望無制的花草園林,反而是欣賞這種前後對比、視覺對比上的層次。而且蘇州園林的建築物都是用作遊山玩水、琴棋書畫、聽歌的功能,所以可以較為零碎甚至可以說是混亂,因為設計是以視覺效果為主。

有些書本曾說過蘇州的園林是根據陰陽五行的法則來設計,地屬陽,水池屬陰,因此地的面積與水池的面積是成一個很接近的比例,但有些園林就好像未必是根據這個比例,而且未必是包含金、木、水、火、土的原素。

但有一點就肯定的是園林的設計就一定體會出「園」字的意義,大的「口」代表一塊地,在這塊地內有「土」代表建築物、有「口」來代表有湖、另外有花。據我所知,「園」就好像是漢字中的「會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