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管的地方─九龙城寨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九龙城寨现在已经清拆了,只留下局部的古建筑,其余都改为城寨公园,不过这地方确实曾是破尽了很多的香港的纪录:
1)      全香港最高密度的住宅区
2)      全香港最多僭建楼宇的住宅
3)      全香港最多无牌医生、牙医的地方
4)      全香港最多无牌食食肆和工厂的地方
5)      全香港最大型的黄、赌、毒的地方
6)      全香港最大型的清拆工程
九龙城寨有如此特别的地位,完全是因一场战争所至,这就是改变了香港命运的战争─鸦片战争。当满清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战败之后,签下了历史有名的《南京条约》,香港岛和九龙半岛便以界限街以南为界,割让给英国。到第二鸦片战争之后,英国为加强在中国的利益,便租借新界和离岛99年,到期为1997年。
但当英国租用新界时,九龙城寨的管治权仍为满清所有,而且是满清官员的办公的地方,地位有如现今的领使馆一样。但在1899 ,英人接管新界之际,遭乡民反抗,英国便派皇家威尔士火枪队员和100 名香港义勇军在九龙城码头登陆,开进九龙寨城。两广总督逐派遣六百人入寨城。英人为认为此举乃煽动新界居民抵抗英国管治,于是强行驱逐寨城内的中国官员和驻军,因此九龙城寨曾一度荒废。
直至日治时,由于要扩建启德明渠和机场的关系,而拆卸了所有的城墙。当日本战败之后,九龙城寨成了露宿者的聚居地。在1948年,香港警察曾尝试入城整顿,但未能成功,此事更引起广州市民发起反英示威,焚毁英国在沙面的驻广州总领事馆,时任广东省政府主席的宋子文与英交涉,拒绝英人在寨城的权利,而广东省宝安县长王启俊更亲临城寨巡视,宣示主权。
由于在1948年发生国共内战的关系,再加上山高皇帝远,九龙城寨自然成了一个「三不管」的地方(即中国政府不能管,英国政府不能管,香港政府不能管)。由于香港警方没有管治权,九龙城寨顿时成为黄、赌、毒的集中地,无论色情场所、赌档、鸦片烟馆、海洛英馆、狗肉食堂等四处林立。另外,拥有中国或台湾执照的医生、牙医、中医亦纷纷在这里聚集起来,成为香港的另一个特殊「自治区」。
到1973-74年,香港警察派出过3,000人强进城寨,铲除城寨内的非法势力,城寨内的非法活动虽然减少,但仍然以不同的形式来进行。
另外,由于城寨内的建筑完全未经都市计画,城寨环境卫生恶劣,居民用水来自8条公家的水管或水井,而且非法扩建、僭建严重,街道狭窄如走廊。因此,香港政府最后在1994年决定把九龙城寨清拆并改建成公园,当时这工程是全世界最大型的清拆工程 (现在最大的清拆工程应该是长江三峡两岸的工程)。
现在公园内两块城寨南门原为城寨的正门,它们分别刻有「南门」及「九龙寨城」字样。其他的遗迹还包括城寨城墙残存的墙基、东南两门的墙基、一条沿城寨内墙建筑的排水沟及旁边的石板街。其余的文物就有三座炮、石梁、对联及柱础等亦被一一保留下来。
九龙城寨在拆毁之前有50,000多名居民,以城寨面积0.026平方公里推算,城寨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923,077人,是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因此吸引了世界各地不少学者来这处参观和作研究,英国有两名摄影师/作者曾在拆卸前访问了访处的居民,并写成《City of darkness, Kowloon walled city》,日本亦有考察团到这处作测量,成龙的电影《重案组》和小池一夫/池上辽一的《泪眼煞星》亦曾以此为一个场景。
在外人眼中,九龙城寨是人间地狱,不见天日的地方,但其实是各有各天地。很多人因为九龙城寨如此特殊的背景而得以生存下来,当清拆后无数的无牌医生因而失业,无数的小型工厂亦因此而关闭。最可怜的一个例子,一名妓女自6岁时被卖入九龙城寨当娼妓,到60岁时仍留在九龙城寨以此行业为生,一生在城寨生活。当城寨要清拆时,她唯有选择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她根本不能够在城寨以外的地方干活。
都市是会在改变,改变是会带来幸运或不幸。
另外,根据网友─Lau tung chai 提供的资料:
大约70年代中开始有人在城内兴建楼宇出售,买卖手续不是在律师楼内而是在城内福利会内,每次手续费600元,楼契是一张用毛笔书写的沙皮纸,在80年代初一个约200尺一房一厅单位约售72000元。单位内水、电及电话线路齐,徐水是建筑公司起楼时非法接驳外,电及电话线路均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