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起了的建筑─凌霄阁 (Parti 解说篇)

原有的淩宵閣

重建后的凌宵阁

相信大家都对凌霄阁非常熟悉,无论是本地的居民和海外的旅客都必定曾到此一游,因为在这处是最能够尽览维多利亚港的地点之一,无论是日景和夜景都别有一番风味,因此每天都有大量旅客都到此一游。

现在的凌霄阁是在1991年由英国建筑师Terry Farrell 负责重建的,这亦是他首次参与英国以外的项目,借着这个项目他开创了整个亚洲市场,香港的九龙地铁站、西隧口的通风建筑、香港的英国领事馆和汉城的仁川机场等项目。业主的设计要求很简单,就是要建一个从远方都能够看见的地标性饮食和娱乐中心。因此Terry Farrell的设计理念是很简单,首先把零售和缆车站部分设在下半层,然后将餐饮部分放在升高的一部分,升高的一部分是成半圆形,因为香港的高楼大厦主要是长方形的柱体,所以利用半圆形的外形便可以从远方的角度一看都会认出这建筑物。由于地盘面积不大,而且依山而建的,所以不能够制造出庞大的建筑物,在建筑比例亦需要平衡上、下两部分在功能上的比例。因此半圆形顶部的高度是水平线以上428m, 这亦是法例容许之下最大高度,半圆形的底部则是原有车站的顶点高度。

之后将整座建筑物的高度大约分为4部分,半圆形部分占4分之1的高度,中空的部分占另外4分之1,余下的正方形部分便是4之2。这样半圆形部分在白天时与四周建筑物形状不同,看似是升起了一样。在灯光上的配合之下,晚间时从远观看凌霄阁的半圆部分,真的是飘浮在半空中的飞船一样。讲到这里,凌霄阁的设计概念其本上已讲完了,但作为建筑师如何用图像来表达他们的概念,又或者如何去推销方案呢?

Terry Farrell 是很懂得利用一些简单的图像来表达他的设计,以下几张草图便是他用来解释有关设计。升起了的建筑─凌霄阁 <wbr>(Parti <wbr>解说篇)

1)      现场的情况

 

2)      如果建筑物的体积是完全占用整个地盘的话,会破坏了山谷间的整体性

3)      需要小形的特征来特出整个空间

4)      定出建筑物的基本高度和比例

5)      半圆形的外形不会破坏山谷中的整体性

6)      半圆形的外形与四周环境不同

7)      日间时的半圆形看似升起了的建筑

8)      晚间时的半圆形看似飘在空中的飞船

有人称这种表达手法为Parti,亦有人称为concept diagrams。不过对我而言,Parti 就是用很简单的图像来表达整个设计的核心思想,Parti 不一定是用来解释外型上的设计,亦有人用作解释空间上或人流上的组合。虽然与Spatial diagrams (空间组合图) 和circulation diagrams (人流动线图) 很相似,但是Parti 是用来解释整个设计的核心思想。所以,无论你设计重点是那样,Parti 便是表达设计重点的图像,亦即是整个设计的卖点 (selling point)。因为不同的院校都有不同的取向,而且现在很多的设计都是集中在标奇立异之上,反而比较少会如Terry Farrell一样,一层层分析下来做出一个设计,而每个设计步骤都是有理据支持。

坦白这,我觉得他的最终设计成果未必是最理想的效果,但是他的表达方式是很容易令人明白,而且整个设计是很具说服力,令很多外行人都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明白他的设计,所以他能够在众多高手中赢得这个项目(当年参加凌宵阁设计比赛的公司包括安藤忠雄、Aldo rossi、Zaha Hadid 和3间香港的大则楼。)

后记:凌宵阁在近年曾作出扩建,就是把中空部分连接起来,务求增加商业空间和人流的连贯性,但是为了保持飘起的概念,这部分便使用了全玻璃,使人感到升起了的感觉一样。对我个人而言,升起了的概念是很好的,但为了维持结构上的安全,半圆形需要4枝大柱来支持,的确令“升起了”的感觉降低了,现在还把上下连结起来就更进一步削减了 “升起了” 的感觉。

另外有一点不得不提,Zaha Hadid在参加这比赛前时是一名无名的建筑师,亦可以说是一名纸上建筑师(paper architect) ,因为她根本没有建过什么特有的房子,但是凌宵阁这次比赛令她一鸣惊人,尽管她没有在这次比赛胜出,但已大大提高了她的知名度,她之后陆续在不同的比赛中大放异彩,现在成为世界建筑坛的大师。

香港和北京的确是制造建筑大师的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