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rch of the light – 茨木春日丘教會

 

 

昨日講了安藤忠雄的奮鬥史, 今日便介紹安藤忠雄的建築.

安藤忠雄的建築是奉行簡約主意, 大家都可能聽過不同的設計主意, 什麼什麼的現代主意?什麼的的後現代主意? 但簡約主意是什麼?

大家可能認為簡約主意便是簡單, 化煩為簡便是簡約主意. 這個觀點不是全錯,但我認為有更深的意義. 簡約主意是把最重要的原素放在設計上, 次級重要的東西都不放在設計上. 這其實是非常因難, 情況有如將你家中最重要的東西留下來而次級重要的東西全部棄置, 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又或者用另一個例子來解釋, 現在要求你只帶三件東西出街, 這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對很多女仕來說是很困難的, 很多
女仕們的手袋有錢包、手帕、餅乾、零食、雜誌、化妝品、Hand Cream還有一大堆我一生都不明白的東西, 她們都會放在手袋中絕不簡約.

茨木春日丘教會是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之一, 它的建築簡約的程度是非常驚人. 第一: 建築物的外牆和室內空間都沒有做任何裝修或油漆, 清水混凝土是結構部分亦是建築物的內外牆的物料. 安藤忠雄堅持建築物需要反映建築物料的真實的顏色, 現在照片中外牆的顏色便是結構混凝土的顏色,而牆上的洞並不是偶然加上去的, 這些洞都是混凝土拆板後留下來的洞, 這可見日本人的施工質素是如此的驚人.

清水混凝土簡單來說就是表面很光滑的混凝土, 明天我會詳細一點向大家介紹清水混凝土, 在香港是完全不可能用清水混凝土, 因為可以說是肯定會失敗. 香港的混凝土技術是很落後亞州其他國家,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 香港機場曾經用過清水混凝土, 但由於效果太差,需要用油漆覆蓋混凝土部分.

安藤忠雄的建築往往都是與大自然有關, 這是安藤忠雄從日本古建築所感受下來的體驗, 這一所小小的教堂的主牆只有一個很大的十字架, 讓陽光從這洞口透進​​來. 就是這一點微少的設計便把人和光和神連在一起, 建築物的功能和外形便溶合在一起, 一個簡潔而平和的空間讓人和神有一個寧靜的接觸. 只是作了一個設計構想便把多種的精神連在一起並滿足功能上的要求, 這是絕對的簡單, 只有最重要的元素才會留在
建築之中.

我原本不想先講這教堂,因為我將會在年底有機會參觀這教堂, 我希望參觀後才作介紹, 但如果要講安藤忠雄的建築而不講這教堂實在很不合理, 所以現在先作首論簡述, 如果參觀後有不同的感覺的話, 之後便再加補充.

我和我的同事曾經參觀過不少安藤忠雄的建築, 大家講起安藤忠雄的建築時都會同意到一個論點. 靜, 靜絕對是安藤忠雄的建築中的精神. 但我和我的同事對安藤忠雄的一些建築有時很喜愛, 有時很失望.
因為安藤忠雄的建築很多時只在他某一個角度才會有這樣的效果, 只是換另一個角度便有所差別. 這可能與他不是建築係出身有關, 他可能經常是從建築雜誌學習建築,所以只會對某一個角度的觀感中研究建築. 而且當他遊歷世界各地建築時, 都是從自己所看到的觀感來了解建築, 所以他的建築往往能反映出人的感受.
但出身建築系的人是必定會很重視人的流動方向, 或從總體規劃觀點來出發. 思考的模式是圖紙上開始規劃的, 而安藤忠雄是從人的觀感來出發的, 所以很多建築師認為安藤忠雄的建築是一張一張的畫連接在一起, 但對空間與空間之間組合和人流的動線就未必很有規律, 空間與空間之間的連接未必一氣呵成, 即是以上的照片與照片之間的位置未必處理得很得當.

好像很複雜, 簡單一點來說, 安藤忠雄的建築的重點是某個空間的觀感, 一般建築師是從總體開始的.
今日好像講得抽像一點, 不過明天會再為茨木春日丘教會作詳加解釋, 希望到時更能令大家明白.
日曜學校
今日繼續講茨木春日丘教會的建築, 茨木春日丘教會分為兩個部分, 一個便是這個教會崇拜的部分, 另一個是日曜學校(星期日道理課的地方). 茨木春日丘教會的規劃是很簡單, 兩個大長方盒包含兩個重要的空間, 並用一道牆以15度斜插入每個長方盒, 這一道牆便簡單地分格了外界與室內的空間, 讓人一心進入教會,完全忘記外邊的世界.

 

安藤忠雄就是這樣簡單地完成了設計, 兩個長方盒, 兩道牆便造了一間教堂出來了, 簡約到了極點.從安藤忠雄這做法便可以看出他不是出身大學建築系, 因為很多老師都不會鼓勵學生用這些Pure form來設計, Pure form即是只用正方形、正圓形、正三角形、金字塔形等幾何圖案, 因為這些形狀很難處理得好而且很容易令人有所聯想其他的事情, 所以一般的學生都會用多個幾何形狀來組合設計, 而他們亦不會如安

藤忠雄這樣放棄設計外形, 只是一個長方盒便完成, 因為他認為教堂室內的空間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便不再重要, 不重要的便不做, 簡要簡化至極點.

 

另外, 建築系的學生必須要解釋當人由進入這建築前的感受,進入第一個空間時的感受, 然後進入每一個空間時的感受, 最後是離開後的感受. 如果一個學生提交茨木春日丘教會這樣的功課給老師便肯定被人罵至反肚, 肯定會不合格. 因為安藤忠雄對其他部分沒有作太多的設計, 進出的空間沒有特別的處理, 這亦是很多人不喜歡安藤忠雄建築的原因

 

在日曜學校的空間, 安藤忠雄同樣選擇了用光作為主要的原素, 這一次他選擇了讓陽光從左邊射進室內, 因為日曜學校的左邊是向南, 陽光是從南邊射向地球.隨著陽光的轉向便把室內空間的效果慢慢地作出變化, 讓陽光主導室內空間. 安藤忠雄今次處理陽光的手法是從法國建築大師Le Corbusier的Ronchamp 教堂處學習.

 

安藤忠雄認為教堂最重要是室內的空間與陽光的接觸, 其他的便不重要, 就讓不重要的變成更不重要, 讓陽光的重要性變得更重要.

 

至於清水混凝土, 我剛剛記起香港並不是沒有清水混凝土的建築, 濕地公園的主建築也是用清水混凝土作為主要材料, 但效果和質素與日本相比是相距什遠. 一個優質的清水混凝土需要把水分控制得好, 才可以把混凝土上的水跡隱藏, 這樣才可以有一幅一樣顏色的牆. 不過公平一點對濕地公園, 日本在清水混凝土的技術是一枝獨秀, 領導群雄,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在清水混凝土的技術與日本相比, 單是把填補混凝土上的洞的技術, 香港已經遠遠落後於日本, 日本是非常超班. 其實香港建築界由於缺乏新的師傅入行, 地盤中的師傅的技術已開始出現斷層, 有一些前輩說現在香港的砌磚技術可以說是失傳了, 能夠隨手便砌一幅完全垂直而不透光的磚牆的師傅, 相信是少之有少.如果香港要再要興建如英皇書院這樣的建築, 可以說

是接近沒可能, 除非從外地引入其他砌磚師傅.

 

明天講安藤忠雄的Church on the water.
Ronchamp 教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a67d9e0100eyd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