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圣伯多禄中学学到了什么?

唐校长、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当我在2015年初临新校舍时,遥望昔日的旧校舍,心中顿时回忆当年上课时各种快乐、疯狂和顽皮的事情。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经不觉已经毕业了十八个年头了。现在大部份的同学都是1997年之后出生的,我都不能不认一个「老」字了。

 

现在回想我到底在圣伯多禄学到了什么呢?又或者说圣伯多禄的知识到底又有没有用呢?

 

坦白地说,中学时所学到的知识其实与我现在的工作没有太多直接的关系,但是知识无分贵贱,所学到的知识就将会是我一生的珍贵的资产,现举一些例子:

 

例子一:

 

在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的一个进修课程中,曾提及未来的城市规划。他们讲及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如何在屋顶和避难层各处兴建Algae farm(海藻农场),因为Algae可以吸收太阳的热量,从而减少大厦的受热程度,并适放出氧气,而且属低成本的野生植物,完全不怕其它野草的袭击,所以维护费极少。

 

另外,一些科学家亦开始研究从Algae处提取lipids(脂)和oil(油)作燃料之用,即所谓的algae biofuel(生物能源) , 以解决快将用尽的石油。由于Algae可以在很多地方处生长,而且繁殖率快,因此在都市大厦内设立Algae种植场是绝对可行。

 

当我上完这一课后,我便想起Algae便是郭富华老师在我中四生物课时的第一个课题,当年所学的知识在这一天全都用上。

 

例子二:

 

在英国读硕士时,其中一条考试题目是关于大厦的防雷设计。问题是大厦的防雷带电阻(Resistance)最大度是多少呢?另外,如果大厦高度太高, 如何设计防雷带呢?

 

答案: 防雷带最高的电阻是10Ω。如果大厦太高,防雷带便需要以Parallel 而不是serial。以上的问题便全是中五时唐校长所教的基本电学原理。

 

 

 

例子三:

 

记起我当年考建筑师执照时,考官曾突然问一个问题:

 

为何现在不用BCF和BTM作为灭火材料呢?

答案:因为BCF和BTM对人体有毒。 。

 

答完之后,我突然想起,这些知识是我在中五时从欧阳旭明老师的化学堂中学到的,庆幸当年有用心上这一课,否则今日可能做不到建筑师。

 

 

我绝对意想不到,我在26岁、甚至36岁的考试中竟然会用到我在16岁时所学到的知识,世事确实难料。

 

以上的例子是证明,今日你们所学到的知识不是只为年底的考试而学的,亦不是为高考而学的,而是为你未来每一天而学的。这一天可能在10年后、20年后,甚至更长远的日子之后出现。

 

各位老师今日为大家所做的事情不是为一个18岁的人作考试的准备,而是一个人未来的挑战作出准备。

 

作为大师兄的我,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各位学弟,圣伯多禄的毕业证书未必能直接带给各位同学很多财富、甚至是值不几多个钱。因为我中学毕业后及曾工作了3年才入大学,所以亲身地证实给你们这一句话。不过,圣伯多禄为我带来不是财富,而是开启其它知识之门的门匙,让我可以行更远的路。最重要是带给我一个「希望」,一个可以把握机会的希望「希望」。

 

虽然我高考的成绩不理想,我中文考试不合格、英文几乎不合格的,但是18年后竟然有幸为校刊写稿,确实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圣伯多禄不是为各位同学在知识旅程上的终结,亦不是起点,而是旅程的一个中途站,希望各位同学可以好好享受学习,珍惜做一个全职学生的光阴。各位老师亦希望继续享受教学的苦与乐,因为您们的工作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共勉!

 

许允恒

1997年圣伯多禄毕业生

现职建筑师和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