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聖伯多祿中學學到了什麼?

唐校長、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當我在2015年初臨新校舍時,遙望昔日的舊校舍,心中頓時回憶當年上課時各種快樂、瘋狂和頑皮的事情。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經不覺已經畢業了十八個年頭了。現在大部份的同學都是1997年之後出生的,我都不能不認一個「老」字了。

現在回想我到底在聖伯多祿學到了什麼呢? 又或者說聖伯多祿的知識到底又有沒有用呢?

坦白地說,中學時所學到的知識其實與我現在的工作沒有太多直接的關系,但是知識無分貴賤,所學到的知識就將會是我一生的珍貴的資產,現舉一些例子:

例子一:

在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的一個進修課程中,曾提及未來的城市規劃。他們講及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如何在屋頂和避難層各處興建Algae farm(海藻農場),因為Algae可以吸收太陽的熱量,從而減少大廈的受熱程度,並適放出氧氣,而且屬低成本的野生植物,完全不怕其它野草的襲擊,所以維護費極少。

另外,一些科學家亦開始研究從Algae處提取lipids(脂)和oil(油)作燃料之用,即所謂的algae biofuel(生物能源) , 以解決快將用盡的石油。由於Algae可以在很多地方處生長,而且繁殖率快,因此在都市大廈內設立Algae種植場是絕對可行。

當我上完這一課後,我便想起Algae便是郭富華老師在我中四生物課時的第一個課題,當年所學的知識在這一天全都用上。

例子二:

在英國讀碩士時,其中一條考試題目是關於大廈的防雷設計。問題是大廈的防雷帶電阻(Resistance)最大度是多少呢?另外,如果大廈高度太高, 如何設計防雷帶呢?

答案: 防雷帶最高的電阻是10Ω。如果大廈太高,防雷帶便需要以Parallel 而不是serial。以上的問題便全是中五時唐校長所教的基本電學原理。

例子三:

記起我當年考建築師執照時,考官曾突然問一個問題:

為何現在不用BCF和BTM作為滅火材料呢?

答案:因為BCF和BTM對人體有毒。。

答完之後,我突然想起,這些知識是我在中五時從歐陽旭明老師的化學堂中學到的,慶幸當年有用心上這一課,否則今日可能做不到建築師。

我絕對意想不到,我在26歲、甚至36歲的考試中竟然會用到我在16歲時所學到的知識,世事確實難料。

以上的例子是證明,今日你們所學到的知識不是只為年底的考試而學的,亦不是為高考而學的,而是為你未來每一天而學的。這一天可能在10年後、20年後,甚至更長遠的日子之後出現。

各位老師今日為大家所做的事情不是為一個18歲的人作考試的準備,而是一個人未來的挑戰作出準備。

作為大師兄的我,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各位學弟,聖伯多祿的畢業證書未必能直接帶給各位同學很多財富、甚至是值不幾多個錢。因為我中學畢業後及曾工作了3年才入大學,所以親身地證實給你們這一句話。不過,聖伯多祿為我帶來不是財富,而是開啟其它知識之門的門匙,讓我可以行更遠的路。最重要是帶給我一個「希望」,一個可以把握機會的希望「希望」。

雖然我高考的成績不理想,我中文考試不合格、英文幾乎不合格的,但是18年後竟然有幸為校刊寫稿,確實18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聖伯多祿不是為各位同學在知識旅程上的終結,亦不是起點,而是旅程的一個中途站,希望各位同學可以好好享受學習,珍惜做一個全職學生的光陰。各位老師亦希望繼續享受教學的苦與樂,因為您們的工作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共勉!

許允恆

1997年聖伯多祿畢業生

現職建築師和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