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足球的愛情故事

5rx3pnuyduexok6x8ugqza

以下是一個真人真事,個中內容信不信由你。
這個故事已發生了好一段時間,而我亦一早希望想在香港熱烈地討論「港男、港女」時便寫這故事出來,但由於當時我未知道這個結局,因此所以延至今日才寫。

大約在數年前,當我還在香港工作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工程師,這名工程師大約30歲左右,碩士畢業,而且已完成了執業試,工作/收入方面大致穩定。他有一名和他年齡相約的女朋友,相信拍拖了一段時間,並已準備到談婚論嫁的時候。

這名工程師的生活比較簡單,亦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唯獨熱愛足球。所以他每逢週日都會到球場練波,週末都會和三五知已到酒吧看球賽,而他亦是西甲勁旅—皇馬的支持者。他的女友從事普通的文職工作,雖然收入不多,但由於晚上有參與傳銷的工作,因此兩份收入加起來總算不錯。

據我所知,他們二人相處基本上沒有大問題,但直至一個晚上。在某一個晚上,男主角與友人一同到酒吧看球賽,而女主角又突然心血來潮陪伴男友看足球,這是首次女主角陪男友到酒吧看足球。男主角起初都不以為然,亦如常地看足球,但當男人聚在一起看足球時就自然粗聲粗氣,而且酒吧就自然又煙、又酒、又多粗口的地方,所以男主角都真情流露了真性情,整晚都把「三字經」掛在口邊。

另外,當年的皇馬還是有碧咸、施丹、費高等六大皇牌在陣,但整個球季都四大皆空,所以當晚男主角因為皇馬失落了其中一項錦標時,而整晚向女友發脾氣。

因此,女主角就自然對此感到不快,並要求男友與足球完全分離。無論到球場、酒吧看球賽都禁絕,亦要與酒吧認識的豬朋狗友斷絕來往,連周日的足球活動都同樣禁止,甚至連家中的足球頻道都要被取消。因為她認為足球是令他的男友素質變低,他男友因足球由一個平日溫文儀雅、有教養的工程師變為粗口橫飛的野蠻人。

儘管男友都多次道歉,亦只要求保留週日的足球活動,但是女主角亦對足球下「格殺令」,認為只要他沾上少少足球的活動,便自然會變成一隻「波牛」,完全失控。而且認為若果如其他花這麼多的時間看足球的話,便不如花時間去進修或與她一起發展傳銷的網絡,足球不單花錢、花時間,還把人的素養降低、百害而無一利。

但是男主角根本對傳銷這門工作感到討厭,而且對進修一事亦覺得沒有需要,足球對他而言始終是最好的減壓和發洩的途徑。因此男主角便只有經常對女友說謊,為了要看球賽和參加活動便經常假借公司要加班,要到深圳跟進一些事情,又或者要和建築師一起改圖等諸般藉口(我亦在這件事中,多次替男主角圓謊) 。

在他身邊的朋友/同事,都為他們二人的事情感到厭煩和為難,替他圓謊又確實不對,但是他的遭遇又確實可憐。因為他每次看球賽都要到朋友家中或找一個秘密的酒吧/KTV來觀看,要盡量避免在女友/女友的朋友出入的地方,情況確實有如偷情一樣,但這樣的情況拖拖拉拉了一段長時間。

但是謊話總有說穿的一天,大話被拆穿,女友自然大發雷霆,狠罵了他一頓。男主角為求補過,便到旅行社購買了兩個到日本的旅遊套餐,希望藉一次旅行的機會可以破鏡重圓。

但是當男主角負荊請罪的一刻,又再被女友大罵一場,因為女主角的家人在這段時期會從加拿大來港,所以女主角不能離開香港到日本旅遊。其實女主角一早已告訴男主角這一件事,但是他一時忘記了,女友便認為他根本沒有把如此重要的事情放在心上,而且又白白浪費了這些機票。

就當女友不斷開火的一夜裡,男主角終於忍無可忍,便一惱之下便離開。第二天,當他到人事部取消休假時,人事部的女同事問他為何會突然改變初衷,他便一五一十地把整個故事說了出來,更順口一問:「如果你有空的話,我可以請你到日本一遊?反正我都想遠行一下。」

就是這一句話,男主角便與女同事到日本共遊了一周。一星期後,女主角以為男主角會再次找他賠罪,但是等了又是一星期,等了又一個月,男主角都沒有現身。

最後的結局,原來男主角決定再戰情場,希望找一個可以與足球並存的女友。

到底在日本發生了什麼事,我就不得而知,但是經過這一件事之後,男主角知道原來自己還有市場價值(Market value) ,所以才斷然作出這個決定。

早陣子,我曾介紹男主角到東京處看櫻花,所以我才知道他們的結局和相關的細節,所以到今天才把這個故事寫出來。

坦白說,如果不計算說謊一事在內的話,我個人認為他們兩個確實都沒有犯錯,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只能說一句「緣盡」。

如果你是故事中的其中一位,你會如何處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