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建築師首先應該改變的是習慣和性格

紐卡素千禧大橋

中國建築師首先應該改變的是習慣和性格

2010-09-27 10:15:24 來源:中華建築報 作者:建築遊人 發表評論
簡介:如果閉門自封、怕挑戰、怕發問、怕追求真相、怕權威,又怎會做出好的學問呢? 創意又怎麼可能被激發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變命運。

一個網友希望我對中國為何缺少名建築師這個問題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這個問題非常大,也很難說清楚,我只能盡可能地談自己的一些體會。中國在教育、經濟等領域的發展都是近30年才上軌道,但日本只花了30多年便培育出丹下健三這樣的大師出來,而香港大學的建築系已有超過60年曆史了,但為何中國的建築師似乎還未能站在國際頂級舞台上呢? 是中國培養不出優秀的設計人才還是中國人欠缺了創新的天賦呢?

我相信未必全是教育制度的問題,也未必是天賦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性格的問題。中國人在很多方面未必比外國人優秀,但也未必總是會被比下去。不過,我認為有些地方值得大家思考一下,以下都是我的親身經歷,藉這次機會和大家分享一下。

事件一:我在英國讀大學1年級時,剛剛開學1個月左右,大學安排了一些公開講座,邀請不同的學者到大學演講,這些講座都是免費開放給公眾的,任何人都可以參加。當晚的演講者來自倫敦,他是剛剛建成的紐卡素千禧大橋的建築師之一。當他演講完之後,我有一個問題:為何這座橋要設計成彎曲的形式呢?而且是否一定需要旋轉來讓船經過呢?是否有更加合適和快捷的做法?

當時的我因為是新生,很害怕在各師兄師姐和教授面前當眾質疑這位嘉賓,又擔心自己的問題過於幼稚而被大家取笑,最後我沒有提出這些問題,就此了事。但讓我奇怪的是,其他不是我們大學並且不是建築專業的英國觀眾,反而不時地提出不同的問題。他們的這種做法不僅沒有讓演講者感到不快,他反而很樂於接受這些問題,並給予正面的回答,現場的每個人都沒有感覺到演講者有被質疑和挑戰。

事件二:在我大學1年級時,其中一科是園林史,當時教授講到關於獅子林的課程,他在筆記上寫的是杭州的獅子林,但是獅子林其實是在蘇州。那時我早就已經知道筆記有誤,但我沒有當眾指出教授的錯誤,我心想自己知道便算了。不過,另一名英國同學立刻舉手更正了教授的這個錯誤,教授當然感到有一點不好意思,但是馬上對同學的指正表示認同和感謝,因為萬一筆記有誤的話,考試便會根據這份筆記來評分。 1年之後,我在圖書館偶遇另外一名來自香港的學生,當我和他談論以上2件事時,他反問我,為何不向嘉賓提出問題呢?為何不更正教授的錯誤呢?

我當時的回答是,我來英國是讀書的,不是來做英雄的。我做好自己的事,能畢業便成,其他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為何要冒險得罪我的教授和嘉賓呢?萬一得罪了他們,我可能不能畢業。

他的回答讓我茅塞頓開:大學就是一個平台,是追求真理和學問的地方,你只是為了獲得更多的真知而發問,並不是為了挑戰他的權威和麵子,大家都只是就事論事、追求真理。而且,你問問題可能是給演講者表現的機會,為何預先下了判斷呢?再者,更正筆記上的錯誤是讓全體同學受益,甚至下幾屆的同學都可能受益,為何要為了一名教授的面子而犧牲全體同學的利益呢?更何況,你只是幫助他修正錯誤,讓他減少犯錯而已。

事件三:如果是英國紐卡素建築系畢業生,就一定會知道Professor Ivor Richard(萊察教授)的大名,他也是指導我畢業功課的老師,他可以說是我們大學裡最有名氣的建築系教授。他的文章不時在RIBA journal(英國皇家建築師月報)、Architectural journal(建築月報)等權威性建築雜誌出版。不過,他是出名的嚴厲,他罵學生的態度簡直讓人完全不能接受。他教訓學生時經常用無能、愚蠢、浪費時間等詞語,可以說是完全摧毀學生的自信心。在我的大學,我從來未曾聽過一名學生有欣賞他的言語。

在畢業多年後的一個中秋節,我與數名師兄、師姐一同過節。在席上我們討論起這名教授,大家一致認為他是一名出色的教授,他的確能教授同學們很多建築上的知識,沒有他我也不可能寫出這麼多的文章。我師兄更表示他代表了我們大學建築學院的精神,在他身上的確學到很多技術層面的知識,我和我的師兄更慶幸受過他的教誨,但是他的言行的確令人生厭。

在我畢業後1年,他突然離職,因為系主任收到2名女學生的抗議信,認為他的言辭太過分,再加上他一向人緣極差,大部分學生都極度討厭他的為人,於是他被要求離職。

說了這麼多,以上3件事件和建築有什麼關係呢?

在事件一中,作為主人公的我們,當然要對我們的嘉賓以禮相待,但是問問題不等於不尊重他。提出問題不等於質疑,也不等同挑戰他的權威,大家講道理,討論問題,就事論事。相反任何演講者都需要準備好接受別人的挑戰,否則只會如縮頭烏龜一樣,自我感覺良好。

在事件二中,如果當日我的同學不當眾指出教授的錯處,大家不會知道真正的答案,我雖然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我自私地隱藏了真相。不過,如果下一次教授同樣犯錯,而我又不知道真正的答案的話,而大家又像我一樣自私自利地隱藏真相,受苦的會是誰呢?

在事件三中,當我在讀大學時,課堂內是相當和諧的,沒有人敢對教授不敬,因為大家都需要畢業。大家都對萊察教授口服心不服,但是都沒有任何實際的行動,可以說是深層次的矛盾。另外我估計萊察教授有一個錯誤的假設,認為教授在學校只是傳授知識而已,而且嚴師出高徒,教授沒有討好學生的必要。但是時代已經改變了,大家的價值觀也不同了。而且所有同學永遠都估計不到,原來改變只是需要2個人的力量,因為大家都是在講道理。

說到底,性格改變命運。萊察教授如果在待人接物上溫和一點,以他的資歷和學識,不僅可以保得住飯碗,而且可以升為系主任,甚至院長,但是他自己的性格毀了自己的一切。

以上的情況,同樣發生在你和我身上,怕得罪別人、只求自己利益、重和諧、怕發問,但同時內心有很多不滿而又不能解決,便造成很多深層次的矛盾。總而言之,如果閉門自封、怕挑戰、怕發問、怕追求真相、怕權威,又怎會做出好的學問呢? 創意又怎麼可能被激發呢? 一切的事情都是性格改變命運,萊察教授如此,你和我也是如此。

 

http://www.newsccn.com/2010-09-27/16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