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都要改

y_9e1mvchkeoamm6wv857a對不起各位,為了辦搬家的事而忙了一個多星期,今日終於有時間好好坐下來,重新回到電腦前寫在香港第一篇文章。香港確實是一個繁忙的都市,香港人好像每一分鐘都在忙,無論在公、在私都很忙。如果相比英國的生活時,英國的工作確實是相當休閒,但其實是什麼原因呢?

若以建築行業為例,到底為何亞洲的建築師老是這樣忙呢? 而歐洲的建築師為何可以如此清閒呢?

首先,我嘗試理解為何香港的建築師如此繁忙的原因,以我自身的經驗來說,香港的建築師花了最多時間不是在設計,而是在改圖。因為很多時香港的發展商會希望建築師為他們嘗試不同的方案,無論任何時候都不斷地嘗試新方案或修改方案。有些極端的例子是當混凝土已經建好後,發展商還希望修改設計,於是拆走部份牆壁並且重做,所以香港的行家都有一句名言:「變幻才是永行」。
至於國內的發展商,他們好像都有類同的習性,永遠都喜歡在改變,無論任何一個時候都想嘗試另一個方案,因此國內行家則有另一句名言:「死了都要改,改至天荒地老才精彩。」
為何會這樣呢? 難道亞州的客戶不能拿定主義,永遠是三心兩意、朝三幕四呢? 以小弟的經驗來說,亞州的發展商不是不能拿定主義,而是因為他們太懂得當地的遊戲規則和法規,所以他們可以在短速的時間之內,修改方案並且重新入則。而且,大家都對當地政府部份的規則、官員的脾性有一定了解,所以懂得在申報方案時避重就輕,不會做一些敏感和違例的事情,因此向政府申報一環則大致在掌握之中。
另外,很多香港數家的大發展商都有自己旗下的承建商,就算沒有直屬的承建商都有相熟的承建商,所以他們可以在短時間之內通知地盤修改方案,甚至可以邊改邊設計,因為大家都是一個老闆,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變得簡單。最重要的一點是,無論手續和金錢上的問題都已自然地解決了,因為在正常情況下要求地盤修改方案都需要付額外的費用(Variation order-VO) 和額外時間( extension of time – EOT ) ,但如果是自司旗下的承建商的話,一切VO和EOT都只是文件上的問題,亦是內部的問題,錢方面亦可以說是左手交右手般處理,所以實際額外的成本都可以控制在低水平,當錢和時間都不是問題的話,發展商便有很大的空間在最後階段還修改方案。
現實地說,現時大部份的地盤官司多數都是發展商和承建商或總承建商在施工範圍、VO和EOT等問題上的抗爭,所以一些沒有直屬承建商的發展商則會小心處理一切關乎地盤上的修改,因為承建商在每項修改上都會和發展商根根計較,處理得不好的話,雙方則在法庭上相會。
同樣的道理應用在歐洲的發展商,因為英國的發展商很多都沒有自司直屬的承建商,所以關乎地盤的修改都可免則免,其實最好不好。而且在英國向政府報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不是當方案合乎當地法規之外便可以興建,分分鐘需要通過居民大會,如果修改方案後而得不到居民大會通過的話,整個工程則可能要被迫拖延一段長時間,有時可能因為當地居民和輿論大力地批評項目,工程可能一度被拖延。因此,當得到政府的批文之後,發展商都順理成章地完成項目,避免因修改方案而帶來的額外風險,因此修改方案的次數確實是少得多,超時工作的程度亦自然地輕微得多。
不過,歐洲人確實對工作的熱誠是比較低,就算在市道低迷的情況還有很多工會發起罷工,超時工作對他們來說好像是一件奇怪的事,而且還會不時地向老闆投訴,但是在香港和中國不單是家常便飯,甚至可以說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