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都要改

y_9e1mvchkeoamm6wv857a

对不起各位,为了办搬家的事而忙了一个多星期,今日终于有时间好好坐下来,重新回到电脑前写在香港第一篇文章。香港确实是一个繁忙的都市,香港人好像每一分钟都在忙,无论在公、在私都很忙。如果相比英国的生活时,英国的工作确实是相当休闲,但其实是什么原因呢?

若以建筑行业为例,到底为何亚洲的建筑师老是这样忙呢? 而欧洲的建筑师为何可以如此清闲呢?

首先,我尝试理解为何香港的建筑师如此繁忙的原因,以我自身的经验来说,香港的建筑师花了最多时间不是在设计,而是在改图。因为很多时香港的发展商会希望建筑师为他们尝试不同的方案,无论任何时候都不断地尝试新方案或修改方案。有些极端的例子是当混凝土已经建好后,发展商还希望修改设计,于是拆走部份墙壁并且重做,所以香港的行家都有一句名言:「变幻才是永行」。
至于国内的发展商,他们好像都有类同的习性,永远都喜欢在改变,无论任何一个时候都想尝试另一个方案,因此国内行家则有另一句名言:「死了都要改,改至天荒地老才精彩。」
为何会这样呢? 难道亚州的客户不能拿定主义,永远是三心两意、朝三幕四呢? 以小弟的经验来说,亚州的发展商不是不能拿定主义,而是因为他们太懂得当地的游戏规则和法规,所以他们可以在短速的时间之内,修改方案并且重新入则。而且,大家都对当地政府部份的规则、官员的脾性有一定了解,所以懂得在申报方案时避重就轻,不会做一些敏感和违例的事情,因此向政府申报一环则大致在掌握之中。
另外,很多香港数家的大发展商都有自己旗下的承建商,就算没有直属的承建商都有相熟的承建商,所以他们可以在短时间之内通知地盘修改方案,甚至可以边改边设计,因为大家都是一个老板,所以一切的事情都变得简单。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手续和金钱上的问题都已自然地解决了,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要求地盘修改方案都需要付额外的费用(Variation order-VO) 和额外时间( extension of time – EOT ) ,但如果是自司旗下的承建商的话,一切VO和EOT都只是文件上的问题,亦是内部的问题,钱方面亦可以说是左手交右手般处理,所以实际额外的成本都可以控制在低水平,当钱和时间都不是问题的话,发展商便有很大的空间在最后阶段还修改方案。
现实地说,现时大部份的地盘官司多数都是发展商和承建商或总承建商在施工范围、VO和EOT等问题上的抗争,所以一些没有直属承建商的发展商则会小心处理一切关乎地盘上的修改,因为承建商在每项修改上都会和发展商根根计较,处理得不好的话,双方则在法庭上相会。
同样的道理应用在欧洲的发展商,因为英国的发展商很多都没有自司直属的承建商,所以关乎地盘的修改都可免则免,其实最好不好。而且在英国向政府报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不是当方案合乎当地法规之外便可以兴建,分分钟需要通过居民大会,如果修改方案后而得不到居民大会通过的话,整个工程则可能要被迫拖延一段长时间,有时可能因为当地居民和舆论大力地批评项目,工程可能一度被拖延。因此,当得到政府的批文之后,发展商都顺理成章地完成项目,避免因修改方案而带来的额外风险,因此修改方案的次数确实是少得多,超时工作的程度亦自然地轻微得多。
不过,欧洲人确实对工作的热诚是比较低,就算在市道低迷的情况还有很多工会发起罢工,超时工作对他们来说好像是一件奇怪的事,而且还会不时地向老板投诉,但是在香港和中国不单是家常便饭,甚至可以说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