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堡壘一樣的博物館—Imperial war museum North

7SiL2gF20_4jzJ0d3ymbOw_sMsmXgSawKemcGgW8_CWQ  2j3WMeWJWJxE4juOn_R4oA   Si4Kjfu3sF2.F8uOHmiYgQ ukpvXtUVXhXQCu.e4x9fgg UubDXYgHf.GWaOo4BjKoBg eHbkFRRx4ykpn2q38rGYlwXfMu5Fr9AsQaWMPBykEvfg

之前有網友說他將會到英國的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處留學,希望我介紹一下Manchester的建築。今日便為大家帶來Daniel Libeskind 設計的Imperial war museum,這是英國第三座的Imperial war museum,Manchester這一座是最新的一座,於2002年開幕的,亦是最細規模的一座。

這博物館的地點是在Salford Quay,類近曼聯足球隊的主場—Old Trafford stadium(奧脫福球場) ,這處原址為曼切斯特市內的工業重鎮,在1940年Manchester Blitz 的一場戰役中被納粹德軍嚴重轟炸,在多年之後便陸續發展成高尚住宅區,亦因曼聯主場的帶動亦發展成旅遊區,而政府亦決定在這處選址興建帝國戰爭博物館。

至於Danile libeskind絕對是奉行解構主義的設計風格,出名是好看不好用,三尖八角,東一塊西一塊。不過,相比他在加拿大設計的Royal ontario museum來說,這座

Imperial war museum相對而言是收斂了一點,而且實用程度亦高了一點。

他的設計理念是很難理解,在博物館的入口有解釋他設計的文字和圖像,他的意念是啟發自地球有不同的版塊,戰爭將不同的領略重新整合,而他亦把不同的版塊重新整合,便形成這個博物館。坦白說,我花了一些時間都明白地球版塊和這博物館的關係,亦不明白他組合的方式和地球的關係,總之我清楚明白他的一句說話:「I just want to make this building be interesting . (我只希望把這建築變得有趣。)」

可能因為這樣,這座博物館的規劃可謂沒有什麼纙輯可言,博物館的入口設在博物館的黑暗一角,而且極度細小,只是一道雙扇門的空間,根本不能夠應付每年40萬以上的人流空間。進入之後,便是一個完全沒用的空間,跟著便看到右邊的一個紀念品商舖和洗手間,旅客需要經樓梯步行至首層的展覽空間。在一樓的展覽空間則接近完全沒有規劃,沒有預定的參觀路線,空間分序,規劃有如百貨店一樣,讓旅客隨意轉動不同的空間。

這樣對博物館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因為博物館便接近不能在人流上作出控制。一般大型的博物館可能會在展館的出入口上作出調節,令人流路線盡量控制在單循環之內,又或者可以在展品的位置上作出調整,多數是將一級的展品設在預定的區域,無形中製造出預定的人流路線。

在Imperial war museum這例子來說,無論在出入口和展品調控上都失去了這個功能,不過由於這博物館規模不大,所以混亂情況不算嚴重。

除了人流路線上,博物館的外形亦引來不少評擊,Danile libeskind可以說是完全漠視建築物與環境之間的關係,這博物館是位於曼切斯特市內最美麗的河畔,但整座建築物接近完全看不到河畔的景色。彎彎曲曲的外型雖然特別,不過外殼的鈦金屬因為彎曲度的不同,全部都需要訂造,而且在施工上亦經常出錯,最嚴重的是重金屬的外殼令人感到是一座堡壘,冷冰冰一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