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堡垒一样的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 North

7SiL2gF20_4jzJ0d3ymbOw  _sMsmXgSawKemcGgW8_CWQ2j3WMeWJWJxE4juOn_R4oA   Si4Kjfu3sF2.F8uOHmiYgQ ukpvXtUVXhXQCu.e4x9fgg UubDXYgHf.GWaOo4BjKoBg eHbkFRRx4ykpn2q38rGYlwXfMu5Fr9AsQaWMPBykEvfg

之前有网友说他将会到英国的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处留学,希望我介绍一下Manchester的建筑。 今日便为大家带来Daniel Libeskind 设计的Imperial war museum,这是英国第三座的Imperial war museum,Manchester这一座是最新的一座,于2002年开幕的,亦是最细规模的一座。

这博物馆的地点是在Salford Quay,类近曼联足球队的主场—Old Trafford stadium(奥脱福球场) ,这处原址为曼切斯特市内的工业重镇,在1940年Manchester Blitz 的一场战役中被纳粹德军严重轰炸,在多年之后便陆续发展成高尚住宅区,亦因曼联主场的带动亦发展成旅游区,而政府亦决定在这处选址兴建帝国战争博物馆。

至于Danile libeskind绝对是奉行解构主义的设计风格,出名是好看不好用,三尖八角,东一块西一块。 不过,相比他在加拿大设计的Royal ontario museum来说,这座

Imperial war museum相对而言是收敛了一点,而且实用程度亦高了一点。

他的设计理念是很难理解,在博物馆的入口有解释他设计的文字和图象,他的意念是启发自地球有不同的版块,战争将不同的领略重新整合,而他亦把不同的版块重新整合,便形成这个博物馆。 坦白说,我花了一些时间都明白地球版块和这博物馆的关系,亦不明白他组合的方式和地球的关系,总之我清楚明白他的一句说话:「I  just want to make this building be interesting . (我只希望把这建筑变得有趣。)」

可能因为这样,这座博物馆的规划可谓没有什么纙辑可言,博物馆的入口设在博物馆的黑暗一角,而且极度细小,只是一道双扇门的空间,根本不能够应付每年40万以上的人流空间。 进入之后,便是一个完全没用的空间,跟着便看到右边的一个纪念品商铺和洗手间,旅客需要经楼梯步行至首层的展览空间。 在一楼的展览空间则接近完全没有规划,没有预定的参观路线,空间分序,规划有如百货店一样,让旅客随意转动不同的空间。

这样对博物馆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博物馆便接近不能在人流上作出控制。一般大型的博物馆可能会在展馆的出入口上作出调节,令人流路线尽量控制在单循环之内,又或者可以在展品的位置上作出调整,多数是将一级的展品设在预定的区域,无形中制造出预定的人流路线。

在Imperial war museum这例子来说,无论在出入口和展品调控上都失去了这个功能,不过由于这博物馆规模不大,所以混乱情况不算严重。

除了人流路线上,博物馆的外形亦引来不少评击,Danile libeskind可以说是完全漠视建筑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这博物馆是位于曼切斯特市内最美丽的河畔,但整座建筑物接近完全看不到河畔的景色。 弯弯曲曲的外型虽然特别,不过外壳的钛金属因为弯曲度的不同,全部都需要订造,而且在施工上亦经常出错,最严重的是重金属的外壳令人感到是一座堡垒,冷冰冰一样的感觉。

官方网页:http://www.manchester2002-uk.com/museums/museums2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