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是福

felGyS97j.0TUn6YLnG.iA

近日的国际新闻头条就莫过於Michael Jackson 的突然离世,港闻头条就必定是甜甜姐和风水先生的一段情,两条事的可观性就莫过於一个字—「钱」。

如果他们不是富甲一方的话,他们的离世未必会做成如此大的震撼。现在每个人都讨论Michael Jackson 的遗产安排,在英国就当然是讨论如何处理50场O2 Arena 的演唱会退票问题,又或者Michael Jackson 之死如何对伦敦的经济做成何等打击?

因为伦敦预期数以万计的歌迷会到达伦敦消费和玩乐,所以酒吧和酒店都恭迎这批财神,但是现在便救神拜佛希望Michael Jackson的怀念音乐会可以如期举行,否则便肯定为病入膏肓的伦敦经济带来进一步的打击。

不过,最担心的就当然是AEG 和ticketmaster 两间公司,因为他们只有购买3天退票的保障,万一Michael Jackson 不能举办演唱会便可获3天门票的赔偿,但是如果Michael Jackson是因过量服药而死的话,保险公司便分文不赔。就算怀念音乐会顺利举行,乐迷都要求将大部份的收益成为Michael Jackson 的子女教育基金,因此承办商的3亿磅预期收入都可能见财化水。

讲到底,贪字得个贫。Michael Jackson 原本只答应做10场,最後一再加场至50场,就是因为这种压力令Michael Jackson走上不归路。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其实是外婆的葬礼,作为外孙的我因为机票的问题,只能在3G电话中向外婆鞠躬, 不能送她一程。我又再一次不能送将我抚育成人的至亲的最後一程,因为外公离世时,我又是在英国,而且同样是我离开香港第二年的时候,一个极不奇妙的巧合。

我外婆的教育程度比我外公更低,只能有基本阅读中文报纸的能力,英语的能力就只限於”Hello, good morning, goodbye” 等基本字句。她的一生就是为了这个家,一个尽心尽力将她的子女和所有孙儿养大,我父母早已离异,自小便跟从外祖父母生活。

外婆照顾我这名魔星的同时,亦经常协助照顾我其馀3名的表兄弟和2名表妹,每论任何时间都对我们众子孙关怀备至。在外婆家中,没有粉雕玉 的装饰,更没有金碧辉煌的家居。家中最重多的便是外公生前的义工奖项和众子孙的结婚照丶大学毕业照和任何见报的新闻。

有一段时期,她看电视必看某个电视台的新闻,因为我表弟曾是这电视台的记者,他必会为我表弟捧场打气。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便是外婆视我的画如她的珍宝,其实这幅画亦只是因为纽卡素的冬天寒风刺骨,无事可做,於是我百无聊赖地随手画一张素描,顺手便寄给她。在外人眼中,这张画是下三流之作,但在外婆眼中便是她的致宝,马上要过胶,务必放在家中的要处,并好好保存。

她最大的心愿除了是希望我们一众子孙健康快乐地生活,其次便是可以定期吃翡翠小笼包和到新机场一游,因为她从来未坐过飞机,亦没有到过新机场。

一个平凡的家庭住妇,就是这样没机心地活了80多年。她和外公一样,同样是一个平凡的人就用了他们一生的精力来守护我们一家人。他们轻轻的走了,正如他们轻轻的来,一生不求带走一点光彩,亦不求带一点钱财,只求令别人活得精彩。

相比Michael Jackson和甜甜姐,外公丶外婆根本不能和他们的成就相比,但是他们不用为他们的离开而忧愁,亦不用为他们的名声而烦恼。至少在我的角度来看,外公丶外婆活得比他们快乐。

看来平淡是福的,知足而常乐。

上图是外祖父母和我们一众表兄弟的合照,两名表妹未在相中的原因是她们当时还未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