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

pceaPXq4ntCxPlTwnGRa4g

今日這篇blog是為回答一名好媽媽而寫的, 她經常在網上與我討論有關如何鼓勵她的子女讀書而寫, 從字裡行間我感受到她是一名” 緊張大師”, 每日都憂心她孩子的前途和學業, 十足一個典型的香港媽媽.

我看見她的E-mail, 心中就不斷浮起一些說話: “一生兒女債!” …… “養兒方知父母恩!”

至於我和我的家慈的關系就精彩, 她都是一個平凡的女人, 不時會問我的生活、讀書狀況等東西, 我給予她的典型答案: “又是這樣、不用擔心我”.

老實講, 家慈從來都不用參加纖體計劃, 因為我必定令她吃不安、坐不樂, 而事實的情況, 我真是沒有向家慈作太多的交代:

讀建築 – 我沒有和她相量過

畢業後回港發展 –  我沒有和她相量過

和日本藉的女朋友拍拖 –  我沒有和她相量過

去到結婚、擺酒的地點 –  我沒有和她相量過

唯一和她相量過應該是嘉賓的名單和儀式的細節事宜.

講到這裡大家可能會認為我很自把自為、自以為是、東歪西倒的一個人, 老實講我都認為我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絕對沒有如溫總和王安石般高上的情操” 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卹”  我只是一個為反對而反對, 不甘受制度限制的人, 所以小學的操行通常都是全級最尾的一個.

無錯,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我的確犯過不少的錯誤, 而且自己都對認為自己的決定是錯的, 但是我對我的選擇從不後悔而且感到安心, 而事實地我是從我的錯誤中學習. 失敗乃成功之母, 其實亦是人生的老師. 從來沒有人可以不經過風浪而成功.

講起我最大的錯誤就一定要數我斷腳的經歷, 上圖是我在2年多前在香港落飛鵝山之後, 在舊清水灣道落山時因為前方的巴士急停, 我情急之下便唯有逆線行車, 但想不到, 斜路底修路. 跟著便衝撞了水壆, 一個番斗之後便斷腳落地.

送入醫院之後, 家慈看到病床上的我便當然心痛, 傷在兒身、痛在娘心. 我的舅父和姨母就當然大罵一場, 20多歲人竟然這樣大意行事, 特別是在婚禮之前的數月.

這件事當然是我的過失, 亦連累家人為我的事而操心, 但這件事除了令我明白要安全行車之外, 還需要做足準備才出車, 因為今次我完全輕估舊清水灣道的斜度, 亦對附近一帶的路段沒有了解.

但令我最明白什麼是福氣, 在手術過後的一刻, 我被送到回病房, 家慈和太太在等我回來, 這一刻我不自覺地左手握家慈的手, 右手握太太的手, 跟著我對家慈說: 自從小學之後, 我都沒有再握你的手了.

之後在手術後的第一晚, 麻醉藥剛過, 受傷的腿完全感到不像自己, 而且痛楚是從骨中痛出來(因為我是斷了兩條骨). 最痛的一件事是不能小便, 因為麻醉藥的關系令我有兩天不能小便, 要插喉放小便. 這種感覺實在不能用言詞來形容, 簡單一句: 男人最痛.

兩日兩夜如果沒有止痛藥不能睡覺, 就算睡著了都會因藥力已過便痛醒. 這一刻我終於知道: 食得、睡得、走得、去得, 是我的福氣.

經過這些錯誤我不可以說我成長了, 但我相信我明白了為何要活著. 我知道我為何要讀建築? 為何要做建築? 為何要寫這個blog? 為何要珍惜生命? 為何要珍惜眼前人?

為何我會突然講這些東西, 除了是回答好媽媽的問題之外, 當然是到了人生交差點, 第一: 我公司裁了接近80%員工, 我是其中一個, 就算沒有被裁的, 部份同事都需要轉為part time 或減薪或轉到其他分公司工作. 但同時有出版社找我出版” 建築遊記” 一書, 這本書將於今年書展出版, 而這個blog的訂閱人數亦到了500人.

是福是禍很難決定, 在待業的過程中, 我便盡力寫好這本書而且寫稿的時間不多, 難得一個空檔便可以專心做好這件事.

最後, 當然是多謝家慈多年來的包容, 多謝我的賢內助和我一起同甘共苦這麼多年, 另外, 今天是她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