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遊客不會到的地方 – 岸和田競輪賽車場

BVXqO_vlrBGorrqIfkhEyQ

O7m1uWwMadDJ2DqPTMorMw

 

我相信大家都曾經到過日本, 有很多香港女仕可以一年到日本3次, 但相信香港應該沒有遊客會到日本觀看競輪賽事,  日本的競輪賽事是賭博的一種, 好像香港的賽馬一樣, 一樣有W、P、Q、T等投注方式, 但我從來沒有賭馬和賭單車, 所以我不能再提供詳情.

去年回港前我都特意到日本大阪的岸和田競輪賽車場, 大家可能會問我為何會特意到這樣的地方. 其實我是香港某一隊單車隊的成員, 在香港時每星期都會練車, 每次練車都有60km以上, 有時更會達至100km以上.  100km大約是從奧運站開始, 經美孚 ->荃灣 -> 青山公路 -> 深井 -> 黃金海岸 ->元朗 -> 粉, 之後再沿原路回到奧運站.

 講回競輪賽事, 由於是一種職業賽的關系, 所以日本有競輪學校來培訓有關選手, 香港單車隊都曾經有這裡受訓, 他們的訓練是每天8-9小時. 由於有完善的訓練系統, 日本曾經出過一個驚世的高手中野 浩(Koichi Nakano), 他曾經連續10年(1977 -1986年) 在Sprint賽事中成為世界冠軍.

但近年由於各地的水平不斷提高, 現在的日本只在去年的京奧競輪項目中拿到一面銅牌, 現在單車強國是英國隊, 他們拿了12項京奧單車賽事的8面金牌.

 講起日本的競輪賽事, 就十分有趣, 大家可能會想日本的車手應該是年青力壯, 香港單車隊的成員大部都是20多歲左右, 只有黃金寶先生是30歲以上. 雖然在環法單車界中的車手只要膝蓋的十字韌沒有斷過的話, 都可以繼續成為職業車手到42歲左右, 但都只是限於長途車手.

當日我所見的部份車手是47歲, 有時還會有56歲的車手來比賽.  作為一個短途的賽事理應是年青的車手有絕對的優勢, 因為年青人多數是爆炸力比較強勁. 但當日的情況不一定, 我看見有一場比賽是由42歲的車手勝出, 是因為他的走線比較有效而且懂得借位來避開風阻.

競輪賽事有一件奇怪的事, 他們不會用最高質素的單車來比賽, 相反只會用最基本的單車來比賽, 質素大約只會比普通的代步車好一點. 因為賽會希望各車手用同一類型的單車比賽, 所以車手不可以在機械上有任何好處. 而且車手比賽前的3天需要檢查他們所吃和喝的東西, 並且他們需要留在指定的地方休息, 休息的地方是設有閉路電視來確保車手沒有偷食禁藥.

講到競輪車手比賽前的情況, 今日不如簡單介紹一下賽制. 競輪(Kerin)多數是跑7個圈, 5.5個圈所有車手都必須要在領航車之後, 到了最後的1.5個圈領航車會離開賽道, 其餘各車手便可以全力衝線.

這個賽制的目的是不希望車手因為線位的問題而有所差別, 另外單車的比賽並不如賽車和賽跑般比賽, 因為人的速度慢所以受的風阻比較低, 而賽車由於車輛的馬力大所有風阻對汽車的影響是有限度的. 但單車就不同, 當一部單車受風阻和不受風阻時便有30%速度上的差別, 因此在比賽時單車手會盡量避免帶頭, 因為不希望為對手擋風盡量保留體力. 所以比賽時, 主車群的車手會用一個高的均速先拉開其他車手, 讓有更多空間給自己走位, 到最後一刻在發力衝線. 由於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所以有些車手可能提早發力突圍讓自己有最好的線位入線亦不會為別人擋風.

競輪(Kerin)的賽制就是希望借用領航車的幫助讓各車手可以借他來擋風, 而且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最後的1.5個圈讓比賽變得更加刺激, 而車手多數為求減低風阻會在首5.5個圈成一直線行車, 所以緊貼領航車的車手便可以把握先機第一時間發力進攻, 但這樣同樣可能會變成為別人擋風亦有可能被人從外圍趕上封阻自己的行車線, 因此車手便需要知道自己的發力點來選擇進攻的時間.

俗語有云: 行船跑馬三分險. 如果是單車比賽的話, 便至少有二分險.

因為這一種單車是沒有brake, 而且車手的腳是鎖在單車腳踏之上, 所以如果發生意外的話, 便連人帶車一同倒地.

這一種單車是沒有轉波, 只有一個齒輪, 如果要煞停的話便需要倒後踏. 大家會問為何沒有brake? 因為如果要用brake 煞停這麼高速的單車的話, 便很可能反車亦可能會爆車胎.

另外為何要把車手的腳是鎖在單車腳踏之上? 因為當腳是鎖在單車之上, 便可以令車手360度發力, 即是除了向下踏可以發力之外, 向上拉都可以發力. 因此競輪車手可以時速60公里來衝線, 如果用一些好一點的單車的話, 更可以高達時速80-90公里.

而且這些車手是極高的轉數來行車, 大約是1分鐘踏120, 所以如果萬一腳踏鬆脫的話, 便很可能會失去平衡而反車, 所以腳鎖在單車腳踏之上是比較安全.

另外, 亦千萬不要少看這些單車, 競輪(Kerin)比賽用的是很普通的, 但在世界賽用的便分分鐘鐘要8-9萬元一部, 有些更是15-16萬一部, 因為這部單車是單車廠專為車手設計而且生產的, 所以造價驚人.

另外, 不知各位會否留意昨日介紹競輪(Kerin)的影片, 你會發現車手會在出賽前會向單車放一些白粉並且會拍一下自己的大腿, 這其實是沿用相樸選手的做法, 務求祝願車手的安全並且能夠獲勝.

講回當日的情況, 實在太好笑, 由於當日是12月21日(星期一), 星期天已進行了第一天的賽事, 當天是第二日的賽事而且每逢除夕左右, 競輪車會舉辦至尊級的比賽, 因此當日的車手並不是最強的車手, 而且入場的觀眾都是年紀很大的退休人仕, 我和太太都可以說是最年青的一對, 而且是為看單車比賽而入場的人.

由於是有賭博成份的關系, 入場費只是50日元(大約3港元 ),場內的飲食和洗手間都很殘舊. 不過最有趣的是開賽前的一刻, 不少投注了的公公、伯伯會到起步點為自己的車手說一些鼓勵的說話: お願いします。(拜托你呀)

如果發現自己的車手跟不上主車群的話便:何そね?(這是什麼意思?)

到衝線前: 早く(快一點)

到衝線後發現自己輸了之後, 便衝到跑道旁大罵他的車手:

 ! ! ! ! ! 每次都買你, 你每次都令我輸錢.(由於有太多粗話在內, 所以不可以打日文)

只是幾分鐘的時間, 這些公公、伯伯便由支持變成痛罵, 看來無論是那一個國家, 賭仔都只有一個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