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否一个文化沙漠?

shamo008

这几天为何不写blog? 并不是我偷懒, 亦不是病倒了, 只是忙着回覆一名编辑的访问,所以没有时间写blog. 当我重新开始阅读Renzo Piano的建筑时发现一件令我惊讶的事, 原来建筑与文化是可以这样的结合. 不过, 在我借用Renzo Piano –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 来讨论建筑与文化的关系之前, 突然有感而发先讨论一下,香港是否一个文化沙漠?

香港被人称为文化沙漠, 香港的建筑师会否被称为文化人? 这一点我就不得而知, 只好让公众来评阅. 不过现实的是, 当2003年一批丹麦的建筑师来港与香港的建筑师作交流的时候, 他们除有兴趣参观一些名师的建筑外, 便只参观香港的唐楼、香港仔的船屋和深水的潜建楼. 而他们没有兴趣了解近年香港建筑师所设计的大厦, 连曾获香港建筑师大奖的大厦都不能提起他们的兴趣.

不是因为香港的建筑设计得不好, 对他们来说只是没有特色. 近代香港的建筑与外国建筑其实没有太大的分别, 我们会画的则, 丹麦建筑师一样会画. 所以, 丹麦建筑师为何要花时间参观一些他们也会做的建筑, 他们要看便是具有香港特色的设计.

讲到这里, 特显了一个问题,香港的设计是否欠缺了本地文化的特色? 那么香港本地文化的特色又是什么? 赚钱? 勤奋? 动感之都? 这些我都不肯定.

不过, 有一点我都比较可以肯定的是, 文化历史应该是香港建筑师最弱的一环, 香港的建筑系要求学生曾经读过Physics, 所有绝大部份的学生都是出身理科, 历史科就自然读至中三, 之后的高中亦只有中文科作附助学生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历史, 历史根基不薄弱才奇怪.

到大学老师亦只对古建筑作简单的介绍, 一般而言香港的建筑系学生都是从二次大战时期左右的建筑开始读起, 但主要都是欧美的建筑, 对中国古建筑只有少少的了解.

综观香港人对本地历史的认識亦相当缺乏. 究竟有几多香港人会知道鸦片战争、67年暴动、63年四日来水一次的旱灾、83年中英谈判、89年天安门事件等大事, 这些都与所有香港人有直接关系的历史?

香港人都不尊重自己本地的文化和历史, 外国人又怎会尊重你们的历史? 香港的建筑师都不明白中国的建筑, 只会学习西方和日本的建筑, 那么外国的发展商又为什么要找香港人画则, 不如直接找西方和日本的建筑师画则? 香港的建筑师又有什么技量和世界争一日之长短呢?

斗快? 日本的建筑师未必比我们慢.
斗平? 国内的建筑师肯定比我们平.
斗勤力? 国内和日本的建筑师未必比我们懒惰.
斗创意? 欧美的建筑师多数都比我们有创意.
斗建筑技术? 日本的建筑师绝对超班.

我完全没有资格批评任何人, 我的文化和历史水平一样差劲, 现在开始写blog, 不断翻查资料才有少少进步, 但仍然是市井之流, 现在唯有将勤补拙.

历史是我们的根, 亦是我们的特色, 因为无论世界如何一体化, 我们的历史一定和别人的不同. 香港虽然曾脱离了中国近100年, 亦令香港避免了文化大革命、国共内战等多场浩劫, 亦因而学习了西方的制度和文化, 这亦是香港成功的基石. 但香港在文化和历史上仍是源自中国, 而建筑是文化历史的一部份, 如果我们的建筑设计在没有根的文化下发展就有如把现在的文化建设在浮云一样.
我虽然对日本的建筑界不大认识, 但我曾参观过东京大学的建筑系的课程, 他们除了包括一般建筑系的课程外, 他们还有一环是专门研究日本的建筑, 他们并不一定只研究日本的古建筑, 但一定有对这议题作专门的讨论, 部份教授更加是这门学问的专门学问的学者. 虽然现代的日本建筑师未必一定根据日本传统的文化来设计, 但一定对日本的古建筑有基础的认识. 现实反映的是, 日本近代的设计很多时都反映了他们传统建筑中简约而与人为本的设计精神.

另外, 他们在建筑技术上不断地追求更高的层次, 单是防水的技术已经超班. 在大阪的心斎桥JR站的地下商场上天窗是长期沉在一个水池之下, 但从未发现漏水,至少我没有发现过水迹. 在一个经常发生地震的国家, 可以做出一个不漏水的天窗, 是何等高的技术? 相比之下, 香港可以说是远远大落后.

中国的建筑有长远的历史, 中国的四合院、苏州花园、长城、寺庙等古建筑, 但自唐代以后, 中国的建筑都没有多作太大的发展. 我自己认为世界上唯一可以说是把四合院现代化的建筑, 便只有是贝聿铭的北京香山饭店. 虽然有很多国内的建筑师声称把四合院现代化了, 但其实只有其形没有其髓. 大家又知道不知道贝聿铭设计日本Miho Museum时是借用陶渊明的桃花园记中的意境来设计, 文化与建筑不一定只限于外表上的展现.

另外,风水亦是中国建筑文化的一大精髓, 但好像没有再作有系统的发展, 亦没有作仔细的研究. 风水其实可以说是环境学的一环, 值得我们正视​​.

但无奈地香港人好像放弃自己最利害的武器, 而只学习别人的功夫. 外国的月光是否特别圆? 外国的东西当然有他们的好处, 我们应该认真地学习, 但我们亦应该知已知彼才可以互补不足, 持续发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