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的建築 – Sleeping with the enemy (與敵同眠)

Iy1RFElg05Nl_Vpwh.Spdw

eb24Ot5Hiqog0WDiJQeRsQ

56M3pqjn.cCiwHPVI2viDw

aOPNnuNCntly204xMFOOTw

1uqbp6rBU9I45luomWygWQ

今日開一個新的環節電影中的建築, 在電影世界裡的建築通常都只是佈景的一部份, 但總有一些例外. 我記起我初讀建築的時候經常有人問我你最喜歡的建築是那一座大廈? 這亦是入學面試時必問的問題,我便用我慣常的Model answer 回答, 總不會失禮. 但每當我反問對方時, 他們的Dream house是那一座時? 很多時他們的答案是Sleeping with the enemy中的大宅, 而家慈都一樣喜歡.

Sleeping with the enemy1991年的電影, 當年還是看LD的年代, 家慈在那時期很喜歡觀看Julia Roberts的電影, Sleeping with the enemy之外, 還有Dying young, Pretty woman. 而近日我無意中在Blockbuster找到這DVD, 便馬上決定重溫一次. 當年的Julia Roberts真的是艷壓群芳, 劇中很多時她都好像沒有化妝, 以素顏示人,但這才顯得她的平和、純潔的人物角色.

我曾花了一些時間來找尋這大宅的資料但由於這已是17年前的電影, 所以始終難於搜尋有關資料, 大家有沒有進一步的資料?

講起建築,很多人喜歡這Dream house的原因是因為這座大宅四周都有無敵海景, 而室內的佈置簡潔而華麗, 以白色為主調的家居更希望特顯人類對家純潔的希望, 但在電影中這個家絕不純潔.我相信當時的導演是刻意把這Dream House佈置成簡單、平實的空間藉此對比電影中人物的不平凡的生活. 若果單從外表看來, Dream House的住客應該很快樂, 很懂得享受生活, 但其實丈夫有嚴重的情緒問題, 經常對妻子的虐打, 所以無論這大宅有多漂亮, 根本不會有人希望和她生活.

正可能因為這麼大的對比, 所以很多人都對這大宅有很深刻的印象, 而且他們都認為假若我能住在這大宅的話, 我的家人絕不會這樣對我, 因為喜歡這大宅的人多數是女性的.

我太太以前沒有看過這套電影, 在看這電影之前我對她說, 看完這電影你會更加欣賞我, 因為我從來沒有打過她.

經常有香港男仕問我, 日本藉的太太是否很溫柔? 日本女仕否很小鳥依人? 我在家中是否很大男人?

我的答案是日本女仕要發脾氣時一樣可以很狠, 但她們罵老公的手法是暗寸而不是發爛, 所以大家可能以為日本女仕是很溫柔, 世間上又怎會有老婆不罵老公? 日本藉的太太只是用日文或英文罵而不是用中文而已.

至於大男人, 我相信是中國人對日本人的誤解, 日本人的家庭主要是男主外, 女主內, 所以家務必定由太太負責. 但其實家中的決定絕大部份是由太太決定, 儘管我觀察太太的長輩親戚, 男人在家中並沒有尊權, 只是不做家務.

香港的女性給日本人的印象是比較大脾氣,因為香港女性的反應是比較直接, 當遇到不同意的情況會馬上講出來, 又或者用身體語言來表達,所以給予外人的感覺相對日本人而言是比較大脾氣.而日本女性很多時是使用暗寸的方法, 脾氣一樣有, 只是從外表看不出, 但暗地裡會從千方百面向你圍攻, 直至四面楚歌, 全軍覆沒為止. 所以大聲不代表她沒禮貌, 細聲不代表她不兇狠.

不過, 有一個好處當日本女性向你進行首輪進攻時你便要馬上迎戰, 否則後果自負, 但你可以在脾氣發至極點前先行處理, 減少傷亡.

明天講歌德式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