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混凝土的魅力

photo

   原文來自信報》2014年4月10日             

asia02 width660

安藤忠雄是一位受台灣當地建築師崇拜的偶像。從參與香港建築中心舉辦的「台灣在地建築之旅」所見,他們對安藤先生終於在台中建成亞洲現代美術館非常雀躍。在旅途上所觀賞的建築,都以清水混凝土為主,反映建築師特別鍾愛簡約的設計,更敬重安藤先生 – 是他等同清水混凝土建築的代表符號,更欣賞他的堅毅(他沒上過大學卻自學成才)與熱誠,及滿懷社會使命感的高尚情操。

矛盾是,在華人為主的商業社會,我們的一般客戶都不易接受它那灰沉沉的清水混凝土(fair-face concrete)或內地稱為「裸」的建築。因此,我們若然要追求那寂靜無我的建築風格,唯有各自渾身解數。

在台灣,清水混凝土簡約的設計以寺院佛門最切合它所蘊涵「空靈」與「淨潔」的概念。因此台灣的建築師在這些項目做得非常出色;包括位於大溪鎮的齋明寺、北投的農禪寺和台中的菩薩寺。由於偏遠的地價不高,建築師可自我營造品味的空間,這包括在中壢市的襲園美術館及新竹築縣的若水會館。當幸運遇上有品味的業主時,便能創造出在苗栗縣的富貴三義藝術館及位於日月潭的涵碧樓五星級渡假酒店等精彩作品,讓我們大開眼界。

在香港,建築師沒有可能像台灣的行家,自建獨立的工作園地以自娛,唯有在一些較為另類的公共項目上, 各自尋找清水混凝土建築的發揮機會。 幸而, 香港早在半個世紀前已有成功例子;位於馬料水的香港中文大學校舍,其總設計師司徒惠先生便大量採用清水混凝土建築手法,以彰顯校園的簡樸民風,反映他較安藤先生更早接受二十世紀建築大師柯比意的藝術薰陶,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清水混凝土傑作。

在七零年代,香港的建築師頗受當年時尚的「現代建築風格」影响,在設計上講求線條簡潔,無華樸實,清水混凝土的建築由此相繼出現。這包括位於中環半山的前高級公務員宿舍Hermitage, 香港電燈公司總部,牛奶公司總部,聖士提反男校,大埔聖公會莫壽增會督中學等建築物, 都是當年經典之作。八九十年代,由於標榜復古裝飾的後現代主義興起,及清水混凝土難於長久保養,遂逐漸被塗上油漆甚至清拆重建。簡約潮流,漸趨式微。

相隔二十年後,香港海防博物館再度以水泥素面為主調而獲得香港建築師學會周年設計大獎;接著,香港濕地公園一再凸顯清水混凝土融入大自然的環保概念,令這另類風格重新受到建築師重視。 在良性競爭下,政府內部的建築師從各自作品中極力展現「裸」的雅趣, 這包括粉嶺大隴獸醫化驗所、尖沙咀海濱、粉嶺休憩公園,赤柱市政綜合大樓及天水圍市政綜合大樓等得獎項目,逐步改變市民對香港公共建築長時間偏向「粉紅」的一般印象。

惟最大諷刺是,若然要觀賞香港最優雅的建築,卻要往「陰宅」處尋找。原因是,這類案子素來沒有業主有興趣關注,才可以讓建築師有自由空間發揮而見到成果。這四項賦有「安藤精神」的建築分別是:

鑽石山火葬場,是由四個方盒與圓環中庭構成,彰顯天圓地方,嚴肅優雅,正氣浩然。旁邊建有層叠式靈灰安置所,以一度階梯為主題,連同飛翔的白鶴雕塑,寓意引領先人能早登天極。

去年完成的和合石火葬場,是幾幢以解構主義風格組成的建築群,有聚有散,有暗有明,富節奏感;其最大特色是夾縫中的一道狹窄階梯,人們拾級而上,到屋頂才見一片油油綠草,遙望著映照蓮池。 在另一端,正是和合石靈灰安置所,主體由直線排列的木條組成,有遮擋陽光的功能,亦體現簡約語言的非凡。門前的一淌淨水與壯觀的主樓,一剛一柔,更有着安藤設計於日本兵庫縣Water Temple的安靜、靈氣、祥和。

馮永基 資深建築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