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日本(简)

Church of the light – 茨木春日丘教会

 

昨日讲了安藤忠雄的奋斗史, 今日便介绍安藤忠雄的建筑.

安藤忠雄的建筑是奉行简约主意, 大家都可能听过不同的设计主意, 什么什么的现代主意?什么的的后现代主意? 但简约主意是什么?

大家可能认为简约主意便是简单, 化烦为简便是简约主意. 这个观点不是全错,但我认为有更深的意义. 简约主意是把最重要的原素放在设计上, 次级重要的东西都不放在设计上. 这其实是非常因难, 情况有如将你家中最重要的东西留下来而次级重要的东西全部弃置, 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又或者用另一个例子来解释, 现在要求你只带三件东西出街, 这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对很多女仕来说是很困难的, 很多女仕们的手袋有钱包、手帕、饼干、零食、杂志、化妆品、Hand Cream还有一大堆我一生都不明白的东西, 她们都会放在手袋中绝不简约.

茨木春日丘教会是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之一, 它的建筑简约的程度是非常惊人. 第一: 建筑物的外墙和室内空间都没有做任何装修或油漆, 清水混凝土是结构部分亦是建筑物的内外墙的物料. 安藤忠雄坚持建筑物需要反映建筑物料的真实的颜色, 现在照片中外墙的颜色便是结构混凝土的颜色,而墙上的洞并不是偶然加上去的, 这些洞都是混凝土拆板后留下来的洞, 这可见日本人的施工质素是如此的惊人.

清水混凝土简单来说就是表面很光滑的混凝土, 明天我会详细一点向大家介绍清水混凝土, 在香港是完全不可能用清水混凝土, 因为可以说是肯定会失败. 香港的混凝土技术是很落后亚州其他国家,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香港机场曾经用过清水混凝土, 但由于效果太差,需要用油漆覆盖混凝土部分.

安藤忠雄的建筑往往都是与大自然有关, 这是安藤忠雄从日本古建筑所感受下来的体验, 这一所小小的教堂的主墙只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 让阳光从这洞口透进来. 就是这一点微少的设计便把人和光和神连在一起, 建筑物的功能和外形便溶合在一起, 一个简洁而平和的空间让人和神有一个宁静的接触. 只是作了一个设计构想便把多种的精神连在一起并满足功能上的要求, 这是绝对的简单, 只有最重要的元素才会留在
建筑之中.

我原本不想先讲这教堂,因为我将会在年底有机会参观这教堂, 我希望参观后才作介绍, 但如果要讲安藤忠雄的建筑而不讲这教堂实在很不合理, 所以现在先作首论简述, 如果参观后有不同的感觉的话, 之后便再加补充.

我和我的同事曾经参观过不少安藤忠雄的建筑, 大家讲起安藤忠雄的建筑时都会同意到一个论点. 静, 静绝对是安藤忠雄的建筑中的精神. 但我和我的同事对安藤忠雄的一些建筑有时很喜爱, 有时很失望.
因为安藤忠雄的建筑很多时只在他某一个角度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只是换另一个角度便有所差别. 这可能与他不是建筑系出身有关, 他可能经常是从建筑杂志学习建筑, 所以只会对某一个角度的观感中研究建筑. 而且当他游历世界各地建筑时, 都是从自己所看到的观感来了解建筑, 所以他的建筑往往能反映出人的感受.
但出身建筑系的人是必定会很重视人的流动方向, 或从总体规划观点来出发. 思考的模式是图纸上开始规划的, 而安藤忠雄是从人的观感来出发的, 所以很多建筑师认为安藤忠雄的建筑是一张一张的画连接在一起, 但对空间与空间之间组合和人流的动线就未必很有规律, 空间与空间之间的连接未必一气呵成, 即是以上的照片与照片之间的位置未必处理得很得当.

好像很复杂, 简单一点来说, 安藤忠雄的建筑的重点是某个空间的观感, 一般建筑师是从总体开始的.
今日好像讲得抽象一点, 不过明天会再为茨木春日丘教会作详加解释, 希望到时更能令大家明白.
日曜学校

今日继续讲茨木春日丘教会的建筑, 茨木春日丘教会分为两个部分, 一个便是这个教会崇拜的部分, 另一个是日曜学校(星期日道理课的地方). 茨木春日丘教会的规划是很简单, 两个大长方盒包含两个重要的空间, 并用一道墙以15度斜插入每个长方盒, 这一道墙便简单地分格了外界与室内的空间, 让人一心进入教会,完全忘记外边的世界.

安藤忠雄就是这样简单地完成了设计, 两个长方盒, 两道墙便造了一间教堂出来了, 简约到了极点.从安藤忠雄这做法便可以看出他不是出身大学建筑系, 因为很多老师都不会鼓励学生用这些Pure form来设计, Pure form即是只用正方形、正圆形、正三角形、金字塔形等几何图案, 因为这些形状很难处理得好而且很容易令人有所联想其他的事情, 所以一般的学生都会用多个几何形状来组合设计, 而他们亦不会如安

藤忠雄这样放弃设计外形, 只是一个长方盒便完成, 因为他认为教堂室内的空间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便不再重要, 不重要的便不做, 简要简化至极点.

另外, 建筑系的学生必须要解释当人由进入这建筑前的感受,进入第一个空间时的感受, 然后进入每一个空间时的感受, 最后是离开后的感受. 如果一个学生提交茨木春日丘教会这样的功课给老师便肯定被人骂至反肚, 肯定会不合格. 因为安藤忠雄对其他部分没有作太多的设计, 进出的空间没有特别的处理, 这亦是很多人不喜欢安藤忠雄建筑的原因

在日曜学校的空间, 安藤忠雄同样选择了用光作为主要的原素, 这一次他选择了让阳光从左边射进室内, 因为日曜学校的左边是向南, 阳光是从南边射向地球.随着阳光的转向便把室内空间的效果慢慢地作出变化, 让阳光主导室内空间. 安藤忠雄今次处理阳光的手法是从法国建筑大师Le Corbusier的Ronchamp 教堂处学习.

安藤忠雄认为教堂最重要是室内的空间与阳光的接触, 其他的便不重要, 就让不重要的变成更不重要, 让阳光的重要性变得更重要.

至于清水混凝土, 我刚刚记起香港并不是没有清水混凝土的建筑, 湿地公园的主建筑也是用清水混凝土作为主要材料, 但效果和质素与日本相比是相距什远. 一个优质的清水混凝土需要把水分控制得好, 才可以把混凝土上的水迹隐藏, 这样才可以有一幅一样颜色的墙. 不过公平一点对湿地公园, 日本在清水混凝土的技术是一枝独秀, 领导群雄,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清水混凝土的技术与日本相比, 单是把填补混凝土上的洞的技术, 香港已经远远落后于日本, 日本是非常超班. 其实香港建筑界由于缺乏新的师傅入行, 地盘中的师傅的技术已开始出现断层, 有一些前辈说现在香港的砌砖技术可以说是失传了, 能够随手便砌一幅完全垂直而不透光的砖墙的师傅, 相信是少之有少.如果香港要再要兴建如英皇书院这样的建筑, 可以说

是接近没可能, 除非从外地引入其他砌砖师傅.

明天讲安藤忠雄的Church on the water.
Ronchamp 教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a67d9e0100eydx.html




振奋人心的故事 – Tadao Ando(安藤忠雄)

如果要讲安藤忠雄的建筑之前便一定需要安藤忠雄的故事, 这名建筑师的故事根本可以被拍成电影, 绝对振奋人心.

 

安藤忠雄于1941年生于日本在大阪出生, 家境贫穷, 他由祖母养大, 安藤是他祖母的姓氏而不是他父亲的姓氏, 他原姓应该是北山.

年青时的他曾在本地的木匠工作7年, 因此学得基本造木技术. 他的学业成绩不大好所以不能升读大学, 所以他是世界上少有从来没有在大学修读过建筑,亦没有大学学历的建筑师.

 

安藤忠雄在成为建筑师之前, 曾任货车司机及职业拳手(成绩:23战13胜3败7平手), 而他对建筑的认识全部是靠他自己自修的. 他学习建筑始于15岁的那一年, 他偶然在书局找到法国建筑大师Le Corbusier的画集, 于是便在从他的画集学习建筑空间的序列和与阳光的关系. 当安藤忠雄18岁时, 大部分的日本学生都忙意准备高考之时, 他便开始游访京都和奈良等日本古建筑, 然后再在图书馆找寻有关资料, 从而学习建

筑的演进和理念.

当安藤忠雄长大后成为拳手, 当他在拳赛赢得的奖金便用作参观世界各地的建筑,他曾到访欧美、亚州、非洲等多个国家, 当中以巴黎次数最多. 每次旅行前,他都会预先准备要参观的建筑, 并记下参观时的感受和写下笔记, 然后回家后再找寻有关资料再作研究, 他经常临摹别人的设计, 为的是了解空间的组成.

安藤忠雄唯一参加过的设计训练是Semi Mode研究班(Semi Mode Seminar,Seminar是一种由大学教授创立的研究班,属于大学教育的一种),Semi Mode研究班是由已故的长泽节所创立,被称作是「传说中的美术学校」.

 

经过多年的努力, 安藤忠雄在1969年成立自己的建筑事务所, 之后设计出多个出色的建筑, 凭着简约而宁静的建筑迅速到扬名天下, 并相继成为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歌伦比亚大学的客座教授, 之后亦成为东京大学建筑系的教授. 相信他可能是唯一个没有大学学历而能同时在这些著名学院任教的老师.

 

最令人惊讶的是, 一个从没有接受正规建筑学训练的人可以在1995年夺得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建筑界的诺贝尔奖), 另外亦曾经夺得美国建筑师学会、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日本建筑师学会等多个设计大奖. 如果我的资料没错的话, 安藤忠雄始終没有考取建筑师牌照的, 所以相信他亦是世界上唯一个没有建筑师牌照而能赢取这么多设计大奖的人. 另外,曾经赢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的华人就只有

贝聿铭一人.

 

中国人有句名言,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但他是行完万里路之后再读万卷书的人

.

他书中有一句名言: 旅行, 造就了人; 旅行, 也造就了建筑家.

 

明天讲安藤忠雄的建筑.




建筑与自然的结合 – Church on the water (水の教会)

 

  

今日要讲安藤忠雄另一座教堂, 这亦是令他举世闻名的作品, 今次他选用的元素是水. 这一座位于北海道的小教堂是北海道最有名的建筑物之一.

 

这度小教堂的设计理念比起上会介绍茨木春日丘教会更为简单, 建筑物的外形是由两个不同大小的长方盒连结而成, 入口是在地下, 但你需要先到达二楼的天台,然后需要从二楼天台再下达至一楼的教堂, 目的是让你从不同角度欣赏四周的风景. 这教堂不是密封的, 教堂是背对外边的一个水池, 水池的中心有一个十字架, 这个水池有80米长,分为五层并依山势而下的, 水池的底部与山边的一条河连接.教堂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关上背对水池的玻璃门, 尽量让人们感受室外的树林的景色.

 

就是这样200字讲完水の教会的设计, 唯一可以讲多一句便是水の教会都是用清水混凝土作为主要材料. 当大家看完以上的照片后,都会怀疑这小小的教堂为何会如此有名? 尽管是出自名师的手笔, 都要有理有才可以让名天下.

 

当大家一看以下的连结便明白.

 

 

 

http://www.waterchapel.jp/ceremony2.html

 

 

教堂的功能除了是主日崇拜外, 还有结婚典礼. 这座小小的教堂由于背向北海道的着名风景区, 而北海道的天气是四季分明, 夏天绿茵向荣, 冬天万里飘雪. 所以很多新人都被这风景所吸引因而选择这教堂进行婚礼, 因为可以在婚礼当中感受四时之变化, 教堂的背景会随着天气、气候的变化而不断地变更.

 

安藤忠雄今次更加大胆, 他把建筑物所有的元素都变成次要, 最重要的硬件便是水中的十字架, 安藤忠雄让室外的风景和水变成主要建筑元素. 难度最高的是他让一对新人变成这空间中最重要的一点, 当婚礼进行时, 所有的硬件都是陪衬品,让一对新人在十字架面前许下他们终身的承诺, 以天地为证.

我相信从来没有建筑师胆敢这样处理一个自然的空间, 能够如此简单地把天、地、人、时四个元素结合在一起, 并能把巧妙地让众人的焦点放在主角的身上.换句话说, 人的感受无形中变成这空间最重要的元素, 安藤忠雄能够如此精妙地从建筑中把人的感受表达出来, 的确是鬼斧神工.

 

明天讲安藤忠雄一些大规模的建筑.




重燃希望的舞台 – 淡路梦舞台

1995年、安藤忠雄、淡路梦舞台、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神户地震.这一大堆的名字好像没有关系, 但其实是非常有关系. 1995年安藤忠雄夺得建筑界的最高荣誉 –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 同年神户大地震造成重大伤亡,于是他把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拿得的10万美元的奖金捐给地震后的孤儿. 另外, 他亦参与了在神户地震的震央 – 淡路岛(Awaji Island) 设计了「淡路梦舞

台」.
淡路梦舞台是一个综合性的发展项目, 当中包括兵库县立淡路梦舞台国际会议场渡假村&会议中心、餐厅、商店、了望台、椭圆广场、野外剧场、圆形广场、温室、百段苑等多种设施.

淡路梦舞台的总发展面积是21公顷, 是安藤忠雄最大规模的建筑. 安藤忠雄的信念是「经过地震的灾难后,倘若人民不能觉得住在这里很好的话,这里就会变成一个废墟。」

所以他的设计理念希望人可以尽量感受大阪湾景观, 整个项目依山而建尽量发展室外的空间, 只在个别空间营造比较宁静的室内环境.

由于安藤忠雄不是出身正统的建筑系, 所以对总体规划来说可以说是最弱的一环,在复杂的建筑很难单以观感来组织不同层次的空间. 由于淡路梦舞台有多种的功能, 用家亦有各种不同的需要和期望, 很难带出单一的观感.

安藤忠雄的成名绝技是”清”和”静”, 但在人流多、流量高的大形建筑很难做出宁静的空间. 在多种不同的需要的建筑群中要做出”简约” 更是难上如难, 以往介绍过的水の教会和茨木春日丘教会都是单人功能, 今次安藤忠雄要面对多层功能要求的空间, 要从复杂中做出平凡是非常困难.

另外,安藤忠雄喜欢用基本几何图形纵横交错来组合空间, 在小规模建筑是没有问题但在这么大型的建筑群, 看起来比较凌乱, 缺乏了一个核心. 以往安藤忠雄被人最大的评击是建筑物与建筑物之间的空间处理, 今次由于规模更大而且建筑物数量较多, 所以建筑物与建筑物之间的多余空间亦自然多, 问题空间亦相对较多.

淡路梦舞台受到很多人的批评是规划上欠缺清楚的序列, 个别空间还有感觉, 但总体而言看不出”清”和”静” 的精髓. 所以, 如果要做简约的建筑处理便一定要做到极点, 否则便很容易做成四不像, 吃力不讨好.




飘在空中的感受─梅田sky building

 

 

今日我想为大家介绍的是在大阪的sky building,它是位于梅田站的附近,它虽然看似是一座平凡的商业大厦,但是它是非常适合旅客参观的大厦。因为这大厦的顶层和天台是可以让旅客参观的(虽然要收费)。

建筑师─Hiroshi Hara设计这大厦时一早已希望这大厦能够成为一个旅客景点,而且希望旅客尽量参观大厦的各部分,于是他先把大厦的入口放在东翼,当旅客经过东翼各商业部分之后,便会到达东西翼的电梯大堂,然后乘玻璃观光电梯至西翼的第二顶层,之后再乘吊在空中的扶手电梯至东翼的顶层。

大厦的顶层是室内的观光层,特别的是这大厦的中心部部分是空的,所以旅客不单可以从室内观看室外的景观,还可以从大厦的正中心部分观看低层。另外,旅客可以更上一层楼至天台,在这处可以360度观看大阪梅田区的各部分,当然亦可以从中空的部分观看低层的空间。

再加上我上一次参观这大厦时是在圣诞节的时份,所以尽管阳光猛烈但不会觉得炎热,反而觉得温暖。再加上,我参观当时是在黄昏时段,所以阳光特别柔和,拍出来的照片亦特别不同,这一点亦是令我喜爱日本冬天的原因。

讲回建筑,参观这大厦的整个流程是我经历中最好的一个,相比其他备有观光区的大厦如纽约的帝国大厦、上海的金茂大厦、香港的合和中心、巴黎的新凯旋门、东京铁塔、巴黎铁塔、上海的明珠塔来说,都有更胜一筹。

因为纽约的帝国大厦、上海的金茂大厦的观光梯是全密封的,而且观光区是只限室内的,而巴黎的新凯旋门、东京铁塔、巴黎铁塔、上海的明珠塔都类同,虽然在观光梯之内是可以看室外,但是每层的观光区都只是室内的,而且东京铁塔和明珠塔四周建筑物都相当高,所以的确大杀风景,而巴黎的新凯旋门更不是360度的全景观,因此稍逊一点。反之,香港合和中心的观光梯除了可以尽览维多利亚港之外,如果到Plaza 66处用膳,亦可以在360度旋转餐厅中,细看港岛北部的景观,别有趣番风味。

不过,若论观光感受而言,小弟始终是首选梅田的Sky building,因为不单观光梯有阳光之外,而且在连接入口与电梯大堂的桥上和东西翼的空中扶梯都可让旅客感受高低不同的景观,再者可以从室内和室外的顶层空间静看大阪中心的风景,实在别有一番风味。虽然这大厦没有如东京铁塔、美国的帝国大厦般高,但是由于四周空旷,所以景观是相当不错的。

讲至这里,大家会否怀疑这大厦的机房是放在那里呢? 一般的大厦都会把机房放在屋顶,因为空调系统需要足够的鲜风来输送冷气、而且系统都会需要有足够的空间来散热,最重要是当然不希望浪费销售的面积在机房之上。

Sky building的处理手法是很聪明的,不单是能够把机房隐藏在不起眼的地方之处,但同时达到功能上的要求。Sky building的机房是设在东西翼两则较低层的屋顶之上,因此不单可以满足机房在鲜风和散热上的需求,而且中央较高的观景台部分便可以不受机房的噪音和废气影响,一举两得。 

 

Sky building 的参观资料: http://www.japan-guide.com/e/e4002.html

请同时参观我Facebook 上的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04525&id=845400374




建筑师的战争—黑川纪章和安藤忠雄

  
黑川紀章

石原慎太郎

安藤忠雄

上几月刚刚公报下一届奥运由巴西里约热奈卢夺得主办权,而东京亦是其中的一个参赛城市,虽然声望方面未能如其他城市般浩大,但是背后包含了一场很特别关于建筑师的战争。
在 2007年,东京市长的选举是由当时的现任市长 石原慎太 郎 和共生新党的黑川纪章竞逐。

黑川纪章除了是一名政治家之外,亦是一名相当有名的建筑师,他是毕业于京都大学和东京大学等著名学院,在东京大学时更是跟从日本建筑教父—丹下建三学习,正所谓出身建筑界的名门望族。他亦是少有的日本建筑师能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设计,他的作品包括在法国新凯旋门的一座办公室,荷兰的凡高博物馆,他在建筑界名气相当巨大。

在他的竞选政纲包括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建议—日本迁都,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议题,他的老师—丹下建三亦有提出类似的建议。迁都的情况就好像美国的华盛顿和纽约一样,一个是政治中心,一个是经济中心。目的是令过度挤迫,过多人口的东京,变得较为低密度一点。再加上东京公共交通网络亦超出了它的戴客量的上限多时,市民每天经常要用 2小时以上的时间来往返住所, 因此黑川纪章认为迁都是有效地将东京的密度分流的做法。

表面上这建议是只为民生方面的问题,但是其实是与 政治有密切的关系。因为如果将中央政府的主要机构迁离东京,亦即是将政治相关的核心部份迁至新的地方。这便有如将很多政治和商业网络有一个重大的调整,甚至重新再调配。因为日本政界收取了商界和工业界的大量政治献金,而政客会在各区兴建大量基建,又或者在政策上对某企业进行倾斜性的调整。例如:日本现在向环保汽车进行了大规模的税务优惠,并且只针对性对某几型号提出大型优惠,因此丰田的其中一个型号的环保车便随即大卖。另外,我们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到有很多公路和展览馆都使用率其低,这是因为很多都是政治报答的工程。

至于东京竞逐 2016奥运会在 表面上的建议看似很简单,但其实是 石原慎太 郎 的一个 很重大的政治动作。因为他的竞选政纲是建议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发展在东京,务求进一步有效地管治建筑国家,而举世办奥运不单可以向世界宣传东京,亦可以对东京各部份进行翻新,打造一个全新的东京。

不过,全国人民都知道 石原慎太 郎 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将全国的力量集中在他的手上,因为他是一个相当好权的人,而且举办奥运可以是他在政绩上写下光辉的一页,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各种大型基建工程中收取丰厚的政治献金。
为了达到目的,他还邀请日本建筑界大师安藤忠雄负责为东京奥运进行规划,此举令 黑川纪章很不是味儿,因为他是出身传统建筑名校的高材生,而 安藤忠雄就根本未曾读过大学,让东京交给安藤忠雄这样的人来设计,对 黑川纪章来说是很大的震撼, 于是东京都知事选举便间接成为两名建筑大师的战争。
黑川纪章和 安藤忠雄当年都不断地在电视、电台演讲,在不同的网站都刊登他们的构想,他们甚至参与一些清谈节目,来增加自己在公众的声望和支持度。因为无论那一方成功都极可能把自己在历史上留名,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日本的命运,所以双方都全力以赴。这件事当然在网上亦引发不少评论,有人认为 黑川纪章的建议是多此一举,劳民伤财。亦有人认为 安藤忠雄不能规划东京奥运,因为他的大型建筑多数都是比较混乱,总体规划一直是安藤忠雄的弱项。相信双方政党都派出网上打手来攻击对方,虽然此事已成过去,但这些讨论亦在网上流传。
这场战争相当有趣,因为一个建筑师的建议是将东京的地位降低,令密度减少,而另一方是将东京的地位提升,并大兴土木地进行翻新工程。这场选举当年在日本社会上有不少回响, 因为东京市长一职长期由自民党的人担任,而自民党控制了日本经济的一个要塞,很多经济政策和网络都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在自民党手中,因此如果 石原慎太 郎 落败,便可能 打散了不少自民党的网络,政治影响力都会随之而减少。

在 2007年 2月, 石原慎太 郎 成功连任, 黑川纪章以大比数落败。 石原慎太 郎 豪气地在电视上说:「建筑家不能成为政治家。」,而 2016年东京奥运竞逐工程亦随之而展开, 黑川纪章不单在竞选中惨败而回,他亦在 2007年 10月过身,迁都的建议亦开始被人遗忘。

虽然东京最后有参与 2016年奥运申办权,但是日本各界都知道这只是 石原慎太 郎 为自己而做的面子工程,而且亦希望在退休前借奥运这机会来发一次大财。因此,日本市民对东京奥运的支持度只有 45-50% ,所以自然申请失败,不过不少网民都深信 石原慎太 郎 都在这过程中收了一些油水,总算不会是空手而回。

虽然可能有很多人忘记这一场的战争,但是绝对发人深醒。




建筑师杀人事件薄

今日我想讲一讲关于日本建筑界的事情,日本的政界出名贪污严重,而建筑界亦有同样的情况。

事缘是 在 2005年千叶县的一场 4级地震中,其中一座大厦摇晃得特别厉害,大厦的住客还以为是 5-6 级的地震,但原来只有 4级地震。于是当局和居民开始怀疑大厦结构上的安全情况,经验证之后,发现原来大厦的结构只能承 受弥克特制 5级的地震,耐震度远远未能达至 7级地震的要求,因此国土交通省开始对负责的一级建筑师 姊齿秀 次 作出调查。

发现原来 姊齿秀 次 在 伪造结构计算书上做假,向当局申请的图纸是附合 《建筑基准法 》 的要求,但实际在地盘施工的图纸就只达到 50% 的要求。跟着当局不断地搜查 姊齿秀 次 的项目,之后 被揭发总共有 21座大厦是远远未能达至耐震度的要求,最差的情况更只有 26% 。

在一个全年都有地震的国家,建筑结构的耐震度是首要的事项,而 5级的地震对日本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但 姊齿秀 次 所设计的豆腐楼就很可能在 5级地震中倒塌, 因此多座大厦需要被封闭和拆卸。

跟着在 2005年的 11月 姊齿秀 次 接受 国土交通省的闭门听证会,并被吊销一级建筑师执照 。 姊齿秀次虽然以身心疲乏的理由没有参与执审讯,但他指出他所设计的大厦的耐震度都还可以接受,但开发商再进一步减少结构柱和墙的厚度,才导致如此的后果。

最后, 姊齿秀 次 当然被 逮 捕 ,负责建设的木村建设亦有两名员工被捕,木村建设亦因这事而被破产。

姊齿秀 次 的其中一个主要客户 森田设计事务所总经理森田信秀畏罪自 杀 ,而另一个开发商 「 Huser 」 总经理—小嶋进亦因出售了不合规格结构的公寓大楼而被捕。 另外, 姊齿秀 次 的太太亦受不了舆论的压力而自杀身亡。

当事情暴光之后,日本市民都怀疑为何 姊齿秀 次 和另外 4人可以如此无法无天地结构上偷工减料,而且相关的楼宇是可以出售于公众,到底当局为何没有作出任何验证,因为日本当局在 1999年放宽了限制容许更多合资格的民间机构来检查抗震报告书,以往是必须由建筑主管部门办理,因此才出现这样的事情。

至于整个事件中的受害人—豆腐大厦的小业主和豆腐酒店的投资者都各自组织起来追讨赔偿,最后由于多间相关企业破产的关系,政府只为 20多座住宅的小业主作出赔偿,但酒店的投资者就唯有眼白白地看着酒店被拆卸,而得不到任何赔偿。




日本8.9震灾教我们的事

注:以下全部来自转载

地震发生之后,我将电视频道锁定NHK,网路则在Yahoo Japan与Twitter。 因为follow了不少日本推友,所以这几个小时以来,我见识到日本人对震灾的态度,也看到NHK示范了所谓媒体的高度与专业,虽然日本首相频频走马换将,但是整个政府体系在震灾过程当中的按部就班,实在教会我们很多事情。

NHK即时呈现的空拍画面,冷静而详实提醒海啸的正确讯息,即使某些主播跟记者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他们知道包括灾区民众跟全球日本人都很注意这些消息,他们必须镇定,因为这是最重要的讯息来源。 所以没有灾民呼天喊地的画面,没有记者跑去灾区大呼小叫的搞笑,但是对于讯息传递,政府政策发布,甚至每隔几分钟就提醒观众注意安全,NHK真是个让人钦佩的媒体。 我猜,他们一定做过很多准备,面对灾难,他们要呈现怎样的报导方式,要确实传递讯息,却不能让阅听大众陷入焦虑,也就是加深所谓的「创伤症候群」。

首相出面召开记者会,交代了,「 冷静地行动 」。 官房长官过了一段时间也出面,非常有效率的交代了政府正在做什么事情,发生什么状况,然后提醒百姓应该要如何互相帮忙,如何注意安全,措辞简洁清楚,没有太多官腔,看得出来是真的掌握状况,而不是由幕僚撰写的无关痛痒的稿子。

twitter上面更让人惊讶,一些艺人、职棒球员因为follow他们的推友数都在数万人,所以他们就成为retweet讯息最有力的转运站(日本推友会加注「扩散希望」)。 日本人平常对于地震的演练确实很扎实,有过地震经验的推友开始提醒,出外避难之前要先关闭电力与瓦斯,孕妇避难要注意什么,要将压在建筑物下方的伤者拖出来之前要注意什么,还有日本推友热心提醒台湾推友,逃生包要准备什么。

日本推友互相提醒,一定要在路上避难过程当中协助那些不会说日文的外国人,即使只会说「Hello~OK?」都是最大的帮忙。 或是特别要照料高龄者与妇女,邻居有独居者也要记得去敲门。 某些仙台店家开始发推,今晚免费提供咖喱饭。 接近下班时间,东京通勤族因为铁道停驶的关系无法返家,路上交通也严重塞车,入夜之后气温下降,靠近各车站的大学陆续开放讲堂与校内大型集会所供无法返家的上班族过夜,接着旅馆也陆续加入,包括横滨Arena与武道馆也透过推特公告加入避难所行列,某些靠近车站的商务旅馆也开始提供免费住房,最让人钦佩的是,不管是学校还是各种体育设施,都备妥千人毛毯与食物,这是平日准备的结果,绝不是仓促应急。

譬如 Google也开始提供各地避难所的地图 ,NTT开放灾区公用电话无料使用,各大通信包括NTT、KDDI、SoftBank都 提供报平安与灾情通报的留言版 ,还有google也很快成立寻人与报平安的网页 。 大型电器量饭店Bic Camera提供免费手机充电服务,还有Suntory在2005年就在各地设置这种遇到紧急状况时可以 免费提供饮水的自动贩卖机 。

8.9级强震,日本人教会我们什么是面对天灾该有的谦卑与准备,冷静与行动力。不管是政府机关、自卫队、媒体,还是一般百姓,所谓的推友,宅男等等。

————————————————– ——————————

日本突遭8.9级特大地震,在向日本人祝福的同时,我不得不说,从这件天灾中,我学习了不少…地震之后,日本三得利公司宣布所有贩售机将免费供应,只要按键即出饮料!日本的711和全家全部免费提供食品和饮水!还有下面的图,我深深地被震撼了…这就是国家形象,不需要神马会,日本虽然受灾,日本人却给世人上了一课




懂得变身的大厦—Tower of Wind, Yokohama

v4xpntjr64beqxne5jwpxw b2zskabljx5f8-h7rtdl-q kje3vr4zb5kndgilvikgyw mqkhi6fary-zqokg_g3e7w

近期好像都为大家介绍一些很简单的建筑,今日为大家的建筑就比之前更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我过往三年来所介绍过的建筑物之中最简单的一座。 因为这建筑物没有特别的外型,亦没有任何复杂的线条,因为由底至顶都只是一个圆柱体。 另外,它外墙的物料亦只有一种,就是银色的金属铝板,并没有其他。 这建筑连带它的功能都异常简单,因为它只是一个水箱,所以整个建筑物是没有窗户和其他特别的东西。

这座建筑物高 21m ,是一个空调机组的水塔,用来储存冷却系统所用的水,所以在 60 年代兴建时,整个水塔只是用混凝土来兴建,完全没有任何装饰。 不过在1986 年时,业主希望把这个水塔装饰得好一点,因此找来 10 名的建筑师 / 设计师来设计,最后伊东丰雄 (Toyo ito) 凭一个很简单的概念便胜出了这个设计,并且让他在历史上留名。

他的设计其实很简单,但效果是十分惊人。 他在水塔的外墙上加装了两层的金属铝板,两层的铝板用钢框来连接混凝土部份,所以当阳光照射在金属板时,大家便只看到这建筑物好像是金属的圆柱体一样。 不过在晚上,灯光会从两层的金属铝板之间照射起来形成「光柱」一样的效果,而且由于铝板不是全密封的,所以灯光可以从结构的圆框部份上射出来,让整个水塔看起来更像「光环」一样的效果,再加上不同颜色的灯光效果,令整个水塔看起来更有不同的形貌。

伊东丰雄就是凭这两块铝板和灯光效果便为一座灰灰黑黑的水塔带来新的「三种」面貌,简单而且有效。 我曾经介绍过伊东丰雄最厉害的一点,就是他深深地明白到建筑各部件的功能,他可以融汇贯通所有的知识来设计,他可以把电梯和结构部份融合,又或者可以把横向和纵向的结构结合起来,今次他更加深深地明白光学的原理。 因为人可以看到物件的原因是光线照射在该物件之上,而光线从物件反射出来之后,光线被人眼所吸收,人脑才会认出该物件。

因此伊东丰雄明白只要将光源控制在建筑物的层面,便有不同的效果。 在白天,太阳光就自然在建筑物的外面,但在晚上人为的灯光便会是唯一的光源,所以只要把灯光控制在建筑物的外墙之内,便可以在晚上让最外层的铝板视觉上的消失了,有如超人变身一样。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理念和简单的细部便为伊东丰雄名成利就,成为日本现代建筑大师之一。




日本传统的葬礼

zcdzifol8eb8jzjx6gzj2w whvq1hj3vokoq7i9yyzwsq z-bnx3jh1cp0w3ykn8sdjw

如果大家曾看过日本的得奖电影—「礼仪师之奏呜曲」的话,大家可能会对日本人的葬礼有一点认知。 不过,今次我就确实亲眼看见整个过程,感受确实很不同。

 

日本人的葬礼与中国人的葬礼最大的分别在于是后人与先人的遗体会有很亲密的接触。 首先,当先人在医院过世后,家人会把遗体带回家,但我相信遗体是经过一些防腐的处理,并在遗体旁放至干冰,遗体停放的位置就必然是茶室,礼仪师会在茶室中的 tokonoma 布置一番,并且会为旁边的佛像点灯。 遗体一般会放置在家中 2-3 日,然后和尚会在出殡前一天到死者的家中颂经,之后礼仪师会到场为死者换上寿衣,但是众子孙会为亲手为先人清洁部份身体。 礼仪师主要的工作是要为先人换上衣服但同时不让遗体展现于众人面前。

 

之后便是盖棺仪式,礼仪师会预先把一块大白布放在遗体之下,然后由众子孙就利用大白布把遗体并放入棺木之中,之后便为先人献上鲜花并盖棺。 一般在香港的葬礼都是由殡仪馆的职员负责把遗体送上 / 放下灵车,但是在日本就全是由众子孙来抬棺材,不会假手于外人 ( 但亦不会由女人经手,只有男人参与 ) 。 当灵车到达灵堂之后,便自然会放至灵堂之中。 日本的灵堂与中国人的灵堂分别不大,遗照当然是放在正中央,左右两边都是花牌,不过就一定要左、右对称,即是一个人的花牌会在灵堂左右两边出现,为了整洁起见因此只有指定人仕才会送花,不会像中国人般亲友们都随心地送上鲜花。

日本人的葬礼如中国人同样地分两天举行,出殡前一晚亲友们会一同到达,可能由于该地是农村的关系,村民大都会集齐后并乘坐村代表准备的车至灵堂。

 

第一个晚上就没有什么特别,都只是由和尚颂经,念佛,之后便会遗体便会送至灵堂旁边的一个茶室,该处会用来招待参与葬礼的客人。 奇怪的是众亲友是会在遗体旁边一同用膳,甚至一同喝酒,因为他们认为酒都是从植物制造出来的,所以就不会违反首 7 天只可吃素的禁忌。

 

在香港的「守夜」只是家属在灵堂设灵一个晚上便成,但日本人则是由男子孙在灵堂通宵守候。 若果要中国人在殡仪馆过夜的话就确实相当惊吓,因此茶室就设置就相当舒适,而且设置了洗手间和浴室,好让子孙通宵守候。

 

到了第二天早上,便是出殡的日子,负责带孝的长子和忘妻都会改换上白色的和服与守夜时全黑的西服 / 和服有所不同,而各亲友都会准时到达,跟着便是由和尚颂经,为先人献花,然后送上灵车。 扶灵、盖棺、抬棺等仪式都是由子孙负责,同样不会假手于外人。 当灵车送至火葬场之后,便自然由亲友作最后的送别。 中国人的火葬是会把遗体烧成骨灰,而日本人只会把遗体烧成骨头,所以当遗体从火炉出来后是可以看到整个人体的骸骨,这个步骤还未最惊吓。 之后便是执骨的步骤,这个过程是由各亲属用长筷子逐一把先人的骸骨放至 骨灰 龛 之中,放置的步骤就自然是从脚开始,逐一放置直至最后的天灵盖的一块骨 。

 

之后,先人的遗照和骸骨会再次放回家中直至 49 天之后才下葬,而直系亲属会在头七之后才可以破戒吃荤。

总结来说,日本人与中国人的葬礼最大分别在于与遗体的接触,由守夜、出殡直至火化整个过程,亲属的参与度很高,而且会在灵堂、灵车之前拍照留念,情况确实与中国人的传统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