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英国(简)

1599年的剧场—莎士比亚剧场

1eN_ZN1kuxovM.FeJGH.ig  .crtgeRgIyO09jN2wKhCRg5vFui1k9BOZabOsB8IC3rg U.4WUlL05ls3w.ajKwYNXg

今日终于完成了入则的工作,终于可以静下来写新的文章,今日就为大家带来英国伦敦的一所很有特色的剧场 — 莎士比亚剧场。

这所剧院始由戏剧大师 — 莎士比亚和一众演员于 1599 年在伦敦泰吾士河的南岸,当年莎士比亚选择在此处兴建剧场的原因不是因为这处的文化气息特别浓烈,相反这处在当年是龙蛇混杂的九反之地。 这处在 1599 年其实并不层于是伦敦的一部份、而是 Surrey 市镇的,由于这一区在当年不属于伦敦的范围之内,所以一切规例都比伦敦来得容易,而地价亦相对地便宜很多,因此剧院可以在此处成立。 现在的剧院大部份都是晚上演出的,但是在莎士比亚的年代,这个剧场大约是在下午 时演出的,因为这区的治安在晚上是相分之不安全。 另外在没有电力的年代,演员是很难在晚上演出,而且就算在场内放足够的油灯都未必能够提供足够的照明,而会很容易酿成火警,因此演出时间多数是在太阳最猛烈的时间来举行。

这剧场采用露天的设计除了是因为采光的理由之外,当然还包括通风的因素,不过这亦令演出可能会受到天雨和下雪的影响。 因此当年的观众为了保温,他们多数都会一边看剧、一边吃蒜头,这可使他们感到温暖。 至于饮品方面,他们多数是喝啤酒、连小孩也不例外,这并不代表英国人特别好酒、又或者他们不懂得保护儿童。 因为当年的食水是来自地下水,而他们的排污的途径都是直接把污水弃至地面,所以食水的来源多数是被污染了。 因此啤酒由于是经过发酵,所以当年的酒是比食水更加清洁,啤酒亦可以算是主要的饮料。

现在欣赏莎士比亚戏剧是相当高贵的活动,但在当年则是十分胡闹的事情,观众边吃边喝的情况下,又怎会有安静的环境来演戏,而且醉酒闹事的情况更可能不时发生,所以整个剧场最良好的位置是最近舞台的两则,而不是舞台的正中心,因为这才是最容易听到演员的说话。

整个剧场的第二好的位置是舞台的中心位置,而最差的位置则是在地面,因为这处是没有坐位,观众需要站在泥地上欣赏戏剧,所以情况不大理想。 现在的剧场为了保留当年的风味仍维持企位,但是现在只容许 700 人,不像昔日 1000 人站在泥地上。

现在的剧场是在 1997 年重建,原来的剧场在 1613 年一场演出因点燃火炮而导致的火警中烧毁,之后在 1614 年被再次重建,但在 1642 年后剧场便被关闭。 现在这座剧场比原来的剧场大了一点,但根据保留下来的手图来估计,剧场大约是3 层高,圆周大约是 30m ,成弧形的剧场,因为这可增加剧场的回音效果,让观众更容易听到演员的声音。 在 1997 年重建时,建筑师尽量使用旧式的建筑技术,他走访了不少英国的旧教堂来研究旧英国木建筑的设计,并尝试在这处复核,因此我们才可以在伦敦的闹市中看到一座中世纪时代的木建筑。

Facebook album: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452815&id=845400374




被人违忘了的美术馆—Tate gallery, St. Ives

mv4XV7PyhbqOkMleTtnSnQGhibOjpEBKDjIBByePetWAHCgtUtpPRNFWKzhLVhFYng My96UaPhmZwv8hM9WsmiGg

今日在家中书架翻查资料时,无意中发现 10 多年前自己买了的一本介绍 Tate gallery, St. Ives 的书,这本书是我第一本在英国买的书,记起当年大学一年级与同学一同参观 Tate Modern 时,无意中在当处的书店看到这本书。 这本书虽然很薄、只有 50 页,但售价是达至 8.95 英磅。 对当时的一个的穷学生来说, 8.95英磅已经是我 2-3 天的饭钱。 经过一轮思想斗争之后,终于肉痛地买了下来。 现在回想当年的自己,确实有一点疯狂,因为全身连户口都只有 200 英磅,但我竟然可以用 20 份之一的钱来买一本并不必要的参考书。 事隔多年后,自己重看这本书,不单回想起当年自己的傻事,但是亦庆幸自己做了这一件事,因为我可能会和大家一样违忘了这样的建筑。

讲起 Tate 名下的美术馆,大家都会立即记起伦敦市中心的 Tate Modern 又或者是历史悠 久的同样在伦敦市内的 Tate Britain ,部份人更可能会记起利物浦的 Tate Liverpool ,但是相信世间上记起 Tate St. Ives 的人确实是少之有少。  

首先, St. Ives 是在那里呢 它是在大约在威尔斯的最南部,可以算是英国最西南面的一个城市。 由于此处是位于英国的边缘,所以面向的是 Celtic sea ( 即是英格兰与爱尔兰之间的海洋 。 单是介绍地点已花了一番唇舌,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未曾到过这地方,其实连很多土生土长的英国人都未曾听闻这个地方。 既然如此,为何享负盛名的 Tate 集团会在这个「不无之地」建立一座美术馆呢 ?

事缘是在 1951 年当地的画家和艺术家曾经对当时的英国建筑和艺术界做了一些冲击,而当时的画家作品都被收藏在 Tate Britain 之内,不过由于主要的空间都用作 Henry Moore 和 William Turner 的展品,所以大部份的展品都只能收藏在地库之中,所以便建议把这些归还给 St. Ives 并在当地建立一座小型的美术馆。

由于这美术馆明显地不是一个亮点工程,所以美术馆的所在地并不特别触目,而且是在一群的旧民居之间的一块旧工业用地,更什的是此块地只有一小部份是接触到街道的,其余的部份都被四周的民居所阻隔。

建筑师 Evans and Shalev 经过设计比赛赢得这个项目后,他们首要的是研究如何在一条朴素的材落之中建立一座特出但又不会严重地破坏整体气氛的建筑。 由于美术馆的体量比四周建筑物为大,要特出并不困难,但是工地的大部份正面被前端建筑物阻隔了。 因此他们的概念是把主入口设在唯一接触到街道的位置,而且把主入口的体量设计成圆形,使其入口可以在众多的四四方方的住宅群之中能鹤立鸡群,其余部份则设计成长方形,务求尽用整块土地。

当进入主入口后,便进入一个双层高的中庭,然后经过走廊便进入商店和主入口,经过楼梯便进入上层的展览空间,整个设计最大的重点其实是主入口的圆形空间。 在圆形空间这处,如果你向内望便是不同层数的展品,但如果你向外望便是 Celtic sea 的醉人景色,这样的空间在顶层的餐厅和平台花园都会出现。 这亦是建筑师设计精要所在,务求把艺术品能通过建筑空间与四周的环境融在一起。

为了进一步配合四周的环境,建筑师刻意在外墙使用了全白色和低反光度的玻璃,唯一依靠其圆形的入口来与四周环境作出区别,简单而且直接。

记得有很多人说过,如果你要推销一个设计时,你不可能只有一个 selling point ,但是如果用得合适的话,有时一个 selling point 便足够。




三角与正方的混合体— D*Dy​​namic and the D*Table

Haberdasher’s Puzzle

o5Pw5Uswmn9pupTS3BXeEw

dHtiMbx_k6LH430DsZk6mw

D*Table

 

0Hc6VmUyCiUc7zLlRKRMDA 778U7QJfL3k.K52IsQHbcQ  hRK1bWx.sEN2r48Q7dEnEA N7hdwIOwhTYnyhKBDKdURQ  oP4RAidtx8YRTV0NPAAlPw YX9xomGtTyaRYNW7cWIW0g

 

今日为大家这篇文章是相当特别,因为今次介绍的主角是我在英国读书时的师兄,真是想不到事隔三年后,这名师兄已和他的朋友在英国合组实验性公司,并开创自己的品牌,真是想不到他当年的热情和并劲不单没有随着经济下滑而冷下来,反而今日的他比起数年前的他还「火」起来。

若介绍这位师兄的设计之前,便必须先要了解英国数学家—Henry Ernest Dudeney 1903 年的 Haberdasher’s Puzzle 。这个设计的理念是把一个正方形分割成不同的三角形,而这些不同的三角形便可以自由地组合和分散,从而制造出不同的形状。相信大家都对这个概念不会陌生,因为这概念便是由三角方块而组成的儿童玩具,近年更有不同形状甚至立体的积木。

我这位师兄便利用这个概念来创作出一件可分拆的正方形家具,这件家具是由正方形开始的,然后分割成不同的三角形,然后可以因应不同的情况而组合分拆不同形状的家具。这种灵活性确实很狭窄的家居带来不同的方便,甚至可以好像玩具一样随心所欲地改变,但是这种家具的致命弱点便是所有部件都是三尖八角,实用性能偏低。假若这种家具再继续发展下去,其实可以尝试把这面积扩大,这些尖角的空间都仍然存在,但是这些细少而不实用的空间可以减少。

除了家具之外,他们还希望把这种概念延伸至建筑层面,整座建筑物都是由不同的三角形为基础,而且可以组合成一个正方形又同时可以随意地组合成不同的形状,为生活空间带来很大的灵活度。而且他们主要的概念是在夏天时可以打开室内部份让阳光温暖室内空间,在冬天时便关合整个建筑部份以提高保温。这种移动的概念在家具层面是没有问题,但是在建筑层面则是比较难达到这种效果。

因为,若要移动一座建筑物所耗的能源是不少,而且是人力不能达到的,再加上如果这座小屋已入伙之后,而需要作出重组的话,便很可能在移动时而弄破窗户和室内家具。某程度上,移动一座小屋时便必定会为小屋带来震动,震动的程度更可能有如地震一样,这样的震动无论对小屋的结构、屋顶的防水以至屋顶的保温层都会带不少的破坏。

不过,这种具灵活性的生活概念是很值得研究,因为现在的都市都只会按现在的情况来兴建,假若未来的需求不同了便只可以把整座大厦拆掉,然后重建。因此如果这种重组的小屋是可行的话,未来可能会减少因拆卸旧大厦而出现的浪费。

各位如果有意更深入了解他们的设计,不妨参观他们的网页,甚至资助他们完成他们的梦想。

http://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1381379474/dynamic-living




似盒不似盒的建筑 – 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aUFrBSOn0qTh6W.83z_TugMWp6OMXGY7kdQ9uDoPVZNg

5mkwvF7EyMwF8KDNjVOiGw

Pqn4C8pRfWXJtoUDgI7Rmw

我相信大家都想不到这一座建筑物的功能是Coffee shop ,这是在2002年由日本建筑大师伊东豊雄(Toyo Ito)在伦敦的海德公园(Hyde park)为Serpentine Gallery而设计的实验性建筑。这类型的建筑会在海德公园展出一年之後便会拆走,或者卖给其他地方。

2009年的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亦将会再次由日本的建筑师负责,2009年的设计者是Kazuyo Sejima & Ryue Nishizawa 。

http://www.serpentinegallery.org/architecture/

讲回这座咖啡厅,它设计的特点是整座建筑没有柱,完全是靠外墙的钢支架来支持,而这个钢支架亦同时形成了屋顶,一气呵成。整个支架好像完全没有层次,亦没有逻辑但是其实这正是精妙所在。Toyo Ito就是利用这不规侧中的结构创造出不同的空洞,而这些空洞就是咖啡厅的入口和天窗,开洞的位置看似很随意,但是完全经过细心计划,如何在中央的位置加设天窗,让阳光射进最黑暗的位置。

至於四边墙的开洞就更特别,开洞的位置除了是咖啡厅的出入口之外,还是观看公园景观的位置,虽然未必如苏州园林般如此精妙,亦有美中不足的地方,但是都实在经过一番功夫,这亦是当我在2002年时参观这建筑物最佩服的地方。

简单来说,这建筑物是把结构丶墙丶屋顶丶出入口和天窗各部份都融合在同一个部件上,尽量将它简化,虽然只是一个四方盒,但就在简单的层面中创造出无穷的变化,这绝对是大师级之作。

如果Toyo Ito不是深明建筑各部件的特性的话,相信很难如此融会贯通地在平凡的外型中创做出不平凡的空间。

明天继续讲Toyo ito 的建筑。




旋转的动物园 - London Zoo 企鹅馆

Bt2L1TWgXR_mZVPoVdLrOw

xH7ts0FFFhzqxlJtMJezqA

Recycled Sculpture Show Opens At London Zoo

MyQ6R.uZOFdVm0pW67lGhQ

Hungry Penguins

原来我还有很多建筑类型是未曾写过,例如: 学校丶医院丶军事建筑丶动物园丶主题公园等,今日会为大家介绍一个很特别的企鹅馆。
一般的动物园内的建筑都是用铁笼把人和动物分开,这不单为了保护人的安全之外亦同样要确保动物的安全。但是这样始终不是一个很舒适的环境来欣赏动物,不过在London zoo的企鹅馆就有不同的处理手法。

俄藉建筑师—Berthold Lubetkin在1936年时,便作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希望游客可以无障碍地观看企鹅的生活,但同时亦需要做成一个人和动物的分格。於是,他便决定把企鹅池放在离地面低3m左右的位置,这样便可以分开人和动物,而观众可以高角度地全方位观看企鹅的生活,一举两得。
整个企鹅池最特别的一点是在於它有两条旋转的滑梯,其中一条是有连接靠外墙的楼梯,这样企鹅便可以缓缓地步上楼梯再沿滑梯步 入水池。我相信建筑师的愿意是希望企鹅可以从滑梯的顶部滑至低部,但是大部份的企鹅都会缓缓步至水池的中央,然後跳入水池之中。虽然企鹅没有沿滑梯滑下, 但是这样的设计的确可以让观众从多角度观看企鹅的生活,而企鹅亦多了一个玩乐的方式。

不过,这设计在建筑界是相当有名的,因为这两条螺旋的滑梯再配合椭圆形的池身形成一个很强的视觉效果,而且这两条滑梯是没有任何支持点,完全靠自身的混凝土来支持。这样的设计虽然未算得上是混凝土技术上的大突破,但在当年已相当轰动。

在多年後的今天,这企鹅池虽然看起来有一点残旧,但是这样的空间设计仍然适合现代功能上的需要,亦特显了外形上的特点,真的可以说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难怪英国建筑大师Norman foster在设计Great London authority螺旋楼梯时都是从这处拿到灵感。




英伦之障—Thames barrier

39791_10150217910440375_6237565_n 39791_10150217910450375_3198492_n

thames_barrier_london

Thames_Barrier_Diagram Thames Barrier Navigation(1) Integrated_Thames_Barrier_Credit-Foster-+-Partners 39791_10150217910445375_5898317_n  4966745479_49baf710e8_z

 
 

不经不觉已离开伦敦年,每当我看到电视上关于伦敦的画面都会勾起无限的怀念。伦敦市内有很多世界著名的地标,不过伦敦永远的地标就一定是泰吾士河,但是大家又有没有想过泰吾士河是可能会泛滥的,到底伦敦市政府是如何保护这个大约 1000 多万的人口的城市呢?

在泰吾士河的东边的一个小城市— silvertown, 有一个著名的水利工程— Thames barrier ,它是用作防止泰吾士河泛滥而设的。

伦敦市内的水浸问题主要成因有二:

第一:海水从英伦海峡一方沿泰吾士河流入至伦敦市内

第二:泰吾士河的排水量不足以排出伦敦市内的雨水。

Thames barrier 的设计是在泰吾士河上设立一道屏障,万一英伦海峡一方的水位太高时,Thames barrier 便关起来,并把海水阻截在伦敦Zone3 以外的区域。再当海水回落至合适的水平后,再重新打开闸口,让船只可重新进出泰吾士河。不过,尽管闸外的水位回复至正常的水平,但是总会可能与闸内的水位有所距离,因此如果一时间全开闸的话,便很可能会一瞬间大幅度地提高闸内的水位,因此Thames barrier 的设计成半圆形。

当正常时,半圆形的闸便平放,让船只可以自由出入。当需要关闸时,半圆形的闸便转至垂直的方向,这便造成一道接近20m 高的屏障来阻档洪水。当洪水过去后,半圆形的闸便转至最高处只留下细少的闸口,让闸内外的水位慢慢回复至相约的水平。

为了减轻关闸时的耗能和关闸所需的时间,因此Thames barrier 由一道闸分拆成道闸,每一道闸约为30m 长,而这个阔度亦足够让一般的大船通过。再者,这段的闸口可以按情况分阶段来控制海水回进市内的河道。

其实设计Thames barrier 虽然不是简单,但是一项很直接了当的工程,不过设计师Rendel, Palmer and Tritton 不单考虑了工程上的要求,还考虑了美学上的要求。他们把推动闸门的马达装饰成像田螺一样的小屋,在外表上完全不似重工业的建筑,现实地很多人从外貌都不知道这些建筑物的功能。另外,由于用上了钛金属的物料来装饰,这不单可以美化马达的外表,还可以减轻清洁的工作,因为钛金属是一种不容易藏污垢的物料,并且从北岸Thames barrier 公园远望这个英伦之障,又确实有如泰吾士河上的巨型雕塑。

Facebook 相薄 :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217909945375.461989.845400374&type=3




地标与怪物? —Sage, Gateshead

108738100_dae02c6a14 sage 21_193 A009-00264_The_Sage_Music_Centre_Gateshead_Newcastle_upon_Tyne_United_Kingdom_Designed_by_Foster_and_Partners_-1 52670177 FutureStory-Newcastle-The-Sage-Gateshead-Photo-Pete-Jones-6

今日发觉自己都有好长的时间没有写关于Newcastle 或Norman Foster的建筑,今日不如写一下Foster在Newcastle 唯一的建筑物。这座建筑物的特色和重要性和其它Foster 建筑物的重要性都相对地低,但是这个建筑物和其它Foster的作品都有一个公通点,必定是地标。

Sage位于Newcastle 和Gateshead 之间River tyne的旁边,虽然大部份人都认为这建筑物属Newcastle的建筑,但是由于当经过Tyne river之后便属Gateshead的区域,因此这建筑属Gateshead的建筑。

Sage 共有三个主要的大型空间,第一个是1600人的音乐厅、第二个是400人的剧场、第三个是排练室/多用途活动室,在功能上是没有太大的特殊性。但是在地理位置上是相当优良,因为在River Tyne 两岸都没有很多大型的建筑,大部份都只是一些3-4层高的建筑物,唯一比较大型的建筑物便只是当地的法院和Baltic centre的艺术馆,再者由于Sage类近Tyne Bridge,所以当火车一到达Newcastle 之后便马上看到Sage。

因此Sage在地理上是很优越的, 不过Sage的特别之处当然是其外型,这个波浪外型的概念是沿自菊石,他们利用这个一层一层向外扩展的弯曲外形来作为基础,并包围了三个不同大小的主功能 区,然后向海的一边便是连接了三个主功能区的前厅。由于波浪形屋顶的高位是设在前厅的上处所以特高的楼底加上无敌的河境,确实有一种很强的空间感。

老实说,Sage 这建筑是我一所挺有记忆的一所建筑,因为小弟学生时代便已观看这大厦的兴建,而且小弟的第一所服务的建筑师楼亦是在这建筑物的对岸,因此我其中的一个暑假每天都是见证这建筑的兴建过程。

起初的时侯,很期待这建筑的峻工,因为这建筑是先建好室内的三个大厅之后,才建造这个支架最后才装上屋顶的玻璃和铝板。当年的我还未太懂得3D电脑技术, 所以根本不知道如何计算每一块铝板的大少和弯曲度,但在10多年后的今日,由于建筑界已大规模地推行了3D电脑应用,而且Parametric的形状对很 多新一代的学生来说已不是一件新奇的事情,所以这建筑物在10多年后的今日已失去了当年的风彩。

又或者可以说,当人的心境愈不同,对事情的追求亦愈不同。 10多年前,还是非常无知的我对一切新事物都感到好奇,而且当年我是未能掌握parametric形状的3D技术,所以对这种波浪形的建筑是兴奋。但是当人愈大,而自己的经验和技术都比昔日的我有一点进步之后,便会觉得这种建筑感觉不一样,觉得比较花巧,华而不实。

平心而论,Foster在这现有环境的情况下已经是处理得很好,就算时至今日这建筑物还是一座复杂的建筑物,但是很多施工队都可以征服这类型的建筑物,如大家熟悉的鸟巢、春茧、甚至新建的琛圳机场都已是Parametric 的大厦。

因此,正如我当年的老师的评语一样:这种建筑会很容易带给你一种新鲜感,而且在设计比赛中很容易胜出,因为外形夺目,而且容易成为地标,但是当灿烂过后,便会感到无味。

记起我当年的老师,大都不喜欢Foster的建筑,起初我们一众同学都认为他们是眼红Foster的成功,又或者太过守旧只继续崇恋Le Corbusier、Richard Meier 等上一代建筑师的作品。但是若经过年月的洗礼,Le Corbusier 的建筑在数十年后还是成为经典,建筑物本身就算减除名师手笔的特殊因素之外,仍有其自身的欣赏价值。

Foster 的建筑确实在建筑技术上有很高的成就,外形确实吸引,其建筑事务所更是相当成功的企业(甚至可以说是业界内最成功的企业之一),但是很多作品如Sage一 样。起初是Iconic的建筑,但是时代一过,观众已看厌了,便再没有这种深度再让人去细味这建筑物,再写下去都只是「大跨度」、「高技术」「地标性」等 卖点,然后再是一个循环。

我记起有人在建筑论坛上曾经劣评过Foster的设计,特别是当他赢得香港邮码头项目之后,他们的评语是「Foster的建筑是刻意在每个城市中都留下他的印记,特别就一定特别,情况就有如一只狗所到之处都泡下一些尿,务求建立自己的根据地」。

平心而论,这样的评语确实太过刻薄,但是他们设计的重点确实是令每个建筑物都是「地标性」的建筑,这样的设计理念是对是错,就留待大家来讨论。




活化建筑 – 英国篇

l0J6gkgPnKihp9Tg3q9R5Q

vN4is86oTDXhKPZQ9TTm_Q

vcadMlqF2l4DiIRb7u8Low

Pf8yMtd_1WppVCRMJ31c7Q

接连讲了不少关于香港的活化建筑,今次不如讲一讲英国的建筑。英国在保育上的确比香港下更多的功夫,除了经典的例子 – 大英博物馆和泰特现代美术馆之外,其实整个都市里都有不少保育的例子,以下这一个便是我公司对面的一个项目。

这个是一座很少型的商厦发展,应该相信原是一座维多利亚式的建筑,明显地因为旧式建筑的结构和防火的水平未必能够达到现在的要求,所以便需要重建整个结构部份。但英国的规划法未必容许把整个大楼重建,而为了保存街景的景观便需要把外墙保留,而把室内的结构部份拆卸并重建。

这个重建项目便是先把外墙的砖墙和地板分开,并加上一个临时支架作保护,之后便开始拆卸有关内部,并用现代的方式重建之后的地板和扩建的部份,最后便用一些工字铁来加强旧外墙的结构,这种换肉不换皮的保育政策,在英国是挺流行。

因为英国的新发展项目未必可以如香港一样大比例超出原有的发展规模,所以需要保留原先的发展规模范围之内。至于香港的城市规划是由城规会决定,发展规模都是有所限制,而大家听过的城市规划大网图(分区计划大纲草图)便是俗语所称的发展蓝图。

分区计划大纲图是有法律效力,如果发展商不同意的话可以向城规会申请有关发展现模,这便是行内常说的第16条申请。当然需要还需要根据地契和建筑法律来发展有关项目。以往更改发展规模多数是考虑土地功能,四周交通的配套和日照(孙影)的问题,之后便是补地价的问题,通常都不会太难过关,但现在保育环保的声音响起来了,情况有一点不同。

在英国的物业发展很多时都需要通过公众资讯(公众谘询),万一当地居民不同意的话很可能会令发展项目拖迟,我在家中都经常收到当地议会的文件是邀请我参加公众资讯会议,因为我家附近便是2012奥运主场馆,所以有不少发展项目。

到底这一种换肉不换皮是一种保育良方?是否能够平衡保育和发展的需要?就留给大家思考一下。

另外到底有公众资讯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大家亦不妨思考一下




环保的建筑/事与愿违的建筑 – Great London authority

1cW49eVxYCUu7m53_wT13A

06irFS6wd9LK.eEB5NdqgQ

7b.LQxda612YinmPn77_eQ

d18.u4qBtlEhk0pPpokPxw

D4wNJwo2sxszs5d1XqLqFg

3M0zqVSYK8_Y3YhmVjgQ_Q

1nWwi89UsS6NGMRs3o3Xew

VWVwdap3I75VUzTVk6gJkQ

zOccZu7_IL.XRP_2wdu1Nw

今日讲一座环保设计建筑的实例,这一座玻璃蛋是伦敦市政府的办公室,位于泰吾士河南边,邻近著名景点伦敦塔桥。这一座建筑是由著名建筑师 – 诺曼·福斯特设计的,我亦曾多次介绍过诺曼·福斯特的建筑,其实我并不想太过集中讲福斯特的建筑,因为我先前已讲过他所设计的香港机场, Commerez银行,大英博物馆和千禧桥。但若要我立时想起一个自我阴影的例子,就未必想得起,而且我刚刚在5月时曾参观过这大厦,所以便顺便写多一篇,之后便开始讲维港两岸的建筑。


上星期我在环保家居DIY(温度篇),环保家居DIY(通风篇),环保家居的DIY(阳光篇/开阳单位篇)详细讲了各种因素会影响建筑物的用电量,今日先简单引用这例子作为环保建筑的示范,大伦敦政府只有10层高,而福斯特所采取的手法是希望这大厦比正常情况下用少一些能源,总之尽量绿化。
首先从外形着手,福斯特所选用的做法是令整个大厦成鸡蛋形状,这便可以比一般四四方方的大厦减少受热面,而且由于高层受热/失温面多,所以高层的面积减少,下层面积增多。因此这大厦是上细下大的,而且上层的楼板是向南倾,这样高层的空间便形成一个斜面来阻挡从南方射来的夏天太阳光线,但在冬天时由于阳光的角度比较低,所以冬天的阳光可以射进室内。就是这样一个外形上的考虑,这大厦在夏天时便可以减少因阳光而产生额外的热力,另外,在冬天时借助阳光的热力来温暖室内,减少对暖气的需求。一个设计上的考虑便同时减少泠/暖气的用电量。


大家可能会问虽然高层的空间便会为楼下阻挡阳光而很热?无错,所以这大厦在高层加了太阳能发电板,第一:发电,第二:隔光,据我所知这太阳能发电板是后加的。


另外,讲到通风,每层的窗是可以开启的,但只是有开启的窗不可做成有效的对流,所以每层的地板都有气孔,将从室外吸至室内并经窗口流出从而做成对流。玻璃幕墙的商业大厦都会有提供鲜风的设施,而这大厦再进一步利用自然对流的作用来减少对鲜风的需求,亦帮助大厦失温。


但这方法亦不能够完全取代泠气,空调系统有分水泠和气泠,大伦敦政府的空调系统是水泠的,而水是从四周地下水处抽来的,并且用作水泠的空调系统,然后这些水泠后的水用作冲厕用,然后这些污水会沿污水管去到空调系统的四周,将空调系统的温度再进一步降低,当然入水和出水是分开, 但水管的溫度會經過水管的外則而交換溫度,所以這大廈的用電量比正常的大廈小25%,用水量也因使用地下水的关系而有所减少。


当然空调系统的的水不会全是来自地下水,否则四周的大厦可以因为地下水的减少令泥土涨力减少而下沉。但这地盘是在河边,水位甚高所以可以有此可能使用地下水。


從這例子可以看到建築師設計一座環保建築是從第一筆已開始考慮環保的問題,而不是做好了一个设计然后东一块,西一块来想环保建筑。建筑师永远是站在环保线上的最前线。


首先,福斯特在空间设计时将会议厅放在2楼,首层是完全空的,除了入口大堂和通往2楼的会议厅和地库展厅的斜坡外,连地板都没有。
到2楼的会议厅,会议厅之上有一个8 層高的空間,而這空間是由一條旋轉樓梯連接至頂層的員工餐廳的,這條樓梯亦可以通往各層的辦公室。


設計的目的是希望可以讓會議廳有一個美麗的河景和寧靜的環境,另外,市議會希望會議是可以對外開放於公眾,進一步營做open政府的形象,所以会议厅是设有观众席,而所有层数的办公室都可从旋转楼梯处看到部份员工的工作, 讓參觀者可以更了解市政府的運作,而這旋轉樓梯亦希望鼓勵員工使用樓梯通往各層,从而减少用电梯。


这样的构想在理论层面是可行的,但是为避免多余的声浪影响会议的进行,旋转楼梯在会议期间是封闭的。由于会议是经常进行的, 於是便形成人盡量避免使用樓梯的慣性,所以在這裡上班的人多數都是很少用樓梯。


但是这楼梯设在大楼的正中心部份,而且面对河景,所以如果这楼梯是很少人用的话便相当浪费。不过这真是一个突破。 因為一般建築師在開則時都會把會議廳放在比較隱蔽的地方,因為一般會議廳需要較好的隔音效果而且未必需要有陽光.至于,市长和其他重要官员的办公室就放近河边,其他员工就会依职级来安排座位。


大伦敦市政府的会议厅的设计绝对是革命性,因为很少会议厅可以有这样大的空间,但音效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昨日我登出了大伦敦政府的切面图,这是原先设计的图像但之后发现了这样的蛋形空间会令声波反弹至会议厅,在这里讲话的人可能根本完全不能听到别人和自己的说话,于是福斯特和一众工程师将上层的蛋形空间改变成层叠式的蛋形空间,这才可以让声波传至顶层,所以,这空间是非常传声的,于是更少人使用这楼梯。


在我读大学时,曾有一位在福斯特任职的电脑技术员来到我的大学讲解如何用电脑设计这大厦,他们是先做好这大厦的外形,然后再计算大厦的受热程度再更改外形。之后便计算会议厅和蛋形空间音效问题,并再作调整。跟着再根据层高切出楼板的空间和面积,再计算旋转楼梯的级数和转向。


最后是计算玻璃幕墙上每一块的玻璃,我之前在大英博物馆讲过用三角形的玻璃来制造三维曲线的玻璃幕墙是比较低成本的,因为可以同一大少的玻璃来制造这幕墙,减少订做异数件的数目。


大伦敦市政府的会议厅和蛋形空间是用三角形的玻璃,但为求制造自然通风的效果就需要用长方形玻璃来作为可开启的窗户,但每一块需要特别订做。 而當時這一位的電腦技術員就展示如何利用電腦準確計算每一塊的玻璃的大少和彎度.在10年前来说是非常高的技术,而这技术以往只是用在画船和飞机上,在建筑上使用是甚少的。但近年开始有建筑计算的学科出现,计算三维曲线的技术变得相当简化,而软件方面亦变得相当容易使用,很多学生都开始懂得如何使用。不过,福斯特在这方面还是在英国有着领导的地位。


但有一点不能不讲的是,这大厦在环保层面上是相当先进,但大厦的侧面还好,大厦的正面就十分奇怪,而且在这里上班的人并不是经常开启工作间的玻璃来做成自然对流的作用。因此这建筑物在英国不是有太崇高的地位。


总结一句,这大厦是希望用家尽量用楼梯上落,但可惜反而减少人用楼梯上落。另外,虽然用了很多时间设计玻璃幕墙来希望用家开窗做成自然通风,但用家一般都为免麻烦而没有开启。


大家说这是不是事与愿违的建筑?


另外同时请到我的Facebook参观其他的照片。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4858330374.190912.845400374&type=3

 




全球保险业的命脉 – Lloyds building

 

vNd5qfJBg3rwCYumr7xgMg

vLTQuG.m0_.XQcIp254xCw

xgDeol9u4_pu0PXMwrHMFg

BQaJ2K4ls1_fnYvFrSrc9w

D69G7UHOfBITMvjvfVOn5A

IXuk5lMaszV4844Vp4MEZw

OzX91E.H8CgVqXFE49F.OQ

mN7sPJnbCABbBk0YNSEjlQ

LpvM_mVYOPzYFWzKa6PIcA

sXOBl7e37FQTbDJuhZ4RsQ

qMRrY_2EcQulGdjhch_BSQ

我曾到访过伦敦的劳埃德大厦,发现原来很有地方特色的,所以特别更改有关题目希望大家和乔伊都会喜欢。


当各位行家看到有关题目时,会马上奇怪劳埃德大厦有什么地方特色?亦与保险业有什么关系?因为劳埃德大厦是理查德·罗杰斯的成名作,理查德·罗杰斯曾经设计过伦敦的千禧蛋(O2 Arena体育场),劳埃德建筑在世界建筑界是相当有份量,不过这大厦的外形奇丑,不伦不类,更被查理斯皇子狠评为现在建筑中最丑陋的建筑。


我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劳埃德大厦这大厦,给予我的感觉是外形很突别,新颖但欠一点系统,正因为这大厦如此具争议性,所以被广泛报道,差不多每一个建筑系学生都会知道这建筑,但相信喜爱的人并不多,但经过上星期参观这整座大厦后,我的看法完全改观。
原先,我和大家都以为劳埃德大厦是劳埃德TSB银行的大厦,但其实这并不是银行大厦,亦不是劳埃德TSB集团所拥有的。劳埃德大厦其实是一个保险业的商会所拥有的,而劳埃德大厦的功能是保险业的交易广场。


劳埃德银行的创办人 – 埃里克·劳埃德并不是从事保险业,而是一间咖啡店的老板,在18世纪时英国人很喜欢到咖啡店处谈生意,当时一众的船家都会在咖啡店与各保险公司谈论航运保险的事宜。其中埃里克·劳埃德的咖啡店比较大,而一众各保险公司和船家都喜欢在劳埃德的咖啡店谈生意,慢慢形成一个社交圈。新的船家会到这里找保险公司承保,而保险公司亦长期派出包销商来这里核保。包销商就是核保员,他/她的工作是评核这次投保的风险,从而计算保费,当他们承保后就会在船单的底部签名,所以叫做副作家,这便是第一代的保单。


万一船家或货主没有空或没有足够的知识来与核保员讨论保单条款的事宜,于是便会找一个代理人替他们找保险公司投保,这便是第一代的中介人(经纪)这种制度仍然沿用至今。由于大部份的行家都在劳埃德的咖啡店聚集, 而Underwriter亦需要知道那條航道的風險、或那一艘船出意外等資訊來評估風險,各代理亦需要到各保险公司格价,了解最新的核保条款,于是劳埃德便成了保险业的交易和资讯平台直至现在如是。


在伦敦大火后,劳埃德咖啡店就已经消失了而咖啡店亦不能再容纳这么多人,于是这些保险公司便决定建一所大厦,让大家可以继续聚集在一起交易,于是便建了第一座劳埃德大厦 他們保留Lloyds的名稱主要是讓非本地人都會因為Lloyds咖啡店的關系而記起這保險業的交易廣場,劳埃德这名字于是便沿用至今,而劳埃德并不是一间公司,只是一个商会名称,室内的工作空间便租出商会的会员作交易之用。


最左边的便是券商,其他的便是承销商,他们就是这样做交易


在1986年时,旧劳埃德大厦由于都有过百年的历史,而且很残旧,所以商会便建议在附近找一个新的地方建一个新的交易大楼,于是便出现这大厦。
现在的劳埃德大厦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个保险业交易平台,现在各保险公司会派出他们的包销商长驻这里,而那些经纪人便会到这里拿出一个又一个的投保个案来说服保险商承保,并讨论保费。这里绝对是一个广场,经纪人没有与包销商预约,随手便到这公司坐下谈生意,真的很像街市卖菜一样简单,喜欢便到这里,不喜欢便下一档,不过他们当然知道谁会承接那一种保险,谁不做那一种的。


劳埃德这里你可以买到这地球里所有的保险,什至这地球以外的保险,例如人做卫星的责任或损毁保险。一般情况下,物业保险不会承包恐怖袭击的条款,但这里一样可以买到。欧洲千万年薪的足球员,荷李活影星的意外保险,F1赛车手的意外,人寿保险在这里一样应有尽有。 航空公司的責任保險、大型機構的勞工、責任保險、醫院的專業保險等其他保險公司拒保的個案,在这里一样可以投保,当然保费自然会因保额和风险而有所提高,唯一不做的核子幅射,核子战争的承保,不过核电厂的保险在这里承保的。

劳埃德大厦曾有3次突然停止运作,第一次泰坦尼克号沉没, 第二次911恐怖襲擊、第三次倫敦恐怖襲擊,因為這3件事對這裡的人來說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所有保险公司都需要为这3件事的风险作重新评估,当时的承销商立时停止买卖,互相讨论赔偿总额,涉及的范围和层面,前线交易停顿但楼上的精算师便忙过不停重新计算风险值,就是这一座大厦便把全世界的保险资讯聚集在一起。
劳埃德大厦中的保险有这样的名声并不只是因为百多年来保险业都在这里交易,而是只要在劳埃德银行卖出的保险,100%保证在合理的索偿中便得到应得的赔偿。
劳埃德大厦主要的功能是保险交易平台,而当劳埃德决定在另一地方建新大楼时,他们便邀请不同的则师提出方案,当理查德·罗杰斯参与这设计比赛时,他没有马上到图桌画则,而他是先到旧大楼坐下一个星期,观看各包销商和经纪商交易的情况并对各高层进行会面了解他们的需要。因为他是老板,所以才可以为了一个未收钱的项目如此使用时间,相信其他则楼未必可以有如此豪举。


理查德·罗杰斯的设计好像很复杂,杂乱无章,但其实从平面来看其实是超级简单。他设计的理念是先画一个大长方形而中心加一个大中庭作为4层的交易平台。大中庭的功能除把阳光带进入室内之外,另一个功能是希望让各代理可以容易找到其他包销商的位置,让他们方便交易。然后对上的13层是各保险公司的办公室,各办公室都是包围在这个大中庭的四周,中庭便是由大天窗覆盖。整个大楼最高层是板房,板房的室内装饰全是由旧大楼搬来的,连天花,地脚都是搬来的。板房内的灯光是经过特别设计,务求突出室内的名画,请看影片。

为了让整个交易平台没有任何东西阻碍交易,所以连柱,水喉,电梯,洗手间都放在大楼之外。无错,大家没有看错,我没有打错字。如果你要乘电梯的话,你先要离开这大楼,然后经过一条桥才到达电梯和洗手间部份,各电梯和洗手间部份可以算是单独的大厦。


电梯更是玻璃顶的,让人有一种在室外的感觉。由于洗手间在大楼之外,所以大楼外墙便会有这么多水喉,其实罗杰斯是刻意把水喉变为这大厦的特色。不过,这便是他败笔的地方,我并不反对大楼外墙有这么多水喉,但在这图中便看到这些水喉完全阻碍了这个窗以外的景色,浪费了这么好的位置。
至于结构,先前大家都有不少留言认为劳埃德大厦与中环的汇丰银行很相似,特别是结构部份,其实这两座大厦的结构是非常不同。


劳埃德大厦的结构是用预制件混凝土(预制混凝土)组合而成的,柱和楼柱都是先在工厂制好,然后在地盘组合。大厦的结构是先在地盘建好混凝土柱,然后再在柱顶加上套件(叉),让楼板挂在上面。为了让整个交易平台没有柱,楼板是使用格仔楼板(Whaffle板),Whaffle板的特点就是每个方格都是有少梁组成,所以楼板的承重和夸度都可以增加。一般梁的夸度都是在12米之内,如果要有超过12米​​夸度的话,便可能需要很粗的横梁和很厚的楼板,这便会影响楼底的高度。用了Whaffle板便可以令夸度在12米之外,亦不会特别减少楼底高度。


至於HSBC的結構簡單來說是用四枝大柱來支撐整個大廈而每數層的樓板便由4個大衣架形的結構掛起來,所以汇丰银行所有楼板是钓起来的,关于汇丰控股的详情之后会继续详谈。
大家可能会问,这么大的室内空间在火警时便会否很危险?无错,劳埃德 building的交易平台完全超越了消防處的安全防火分區的最大面積(其實防火分區是以體積計算),防火分区的意思是当火警发生时,浓烟和火焰只会在一个安全的区域内漫延,其他防火分区的人便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逃生。在发生火警防火分区的人,亦可以从分区的楼梯安全疏散。


一般防火分区的最大面积大约是4000平方米(约40000平方尺),劳埃德大厦这样大的空间就肯定超过4000平方米,所以室内空间就设有不少的防火卷帘,当火警时便用来分隔不同空间令防火分区控制在安全的情况下,而排烟系统亦需要如强,目的是希望在短时间之内排出浓烟。因此,劳埃德的外墙有这么多喉管便是排烟喉管,其实香港的商业大厦的天花最多应该是空调管道和排烟喉管。


另外,为了进一步提高防火安全,劳埃德大厦还安装了一套非常敏感的喷淋系统和烟雾传感器,所以当我们参观这大厦时都严禁使用闪光灯,否则很可能会触弄防火系统。
上一篇出炉之后,大家都认为这大厦和汇丰银行总行很相似,其实除了一个室内大中庭之外,结构上和空间上都有很大的差别,之后陆续为大家介绍。
室内有一个Lutine铃,响一声是个坏消息,响二声是个好消息。在旧的劳埃德大厦是非常有用,因为成立初期时是主力进行航运保险,当船只安全回归便响二声,如果航运出现问题便响一声。跟着一众包销商和经纪商便会到Lutine贝尔附近了解现场最新的近况。
现在的劳埃德大厦由于远离河边,而且现在的航运都很少到泰晤士河,所以Lutine贝尔很少响二声,因为现在伦敦根本很少船只归航。响二声只有在英女皇到访才有的,但响一声的传统就不时都会有,因为大家都需要知道坏消息。


在Lutine贝尔对面便是失落的书,在失落的书上所记录的便是那一艘船已经沉没或已出事,写得上去的船便代表这单保险是全部损失。在古时。如果一些承销商没有在响钟时在场的话,他们便可翻查失落的书上的资料,让他们了解行内近况。到现在,这个传统仍一直保留,而且亦保留用墨水笔来写丢书,而且亦以失去了本书作为全损的标淮。


至于这里的生意,除了一般的投保外,有50%以上的生意是来自分保和续保,分保就是万一这单保险的风险太大或保额太高,这可能便需要多过一间保险公司来承保。这可能是客户自己要求的,亦可能是保险公司主动提出的。


至于续保(再保险),保险公司都可能需要为自己买一个保险,万一某些生意出了事,他们都可以从另一间保险公司获得赔偿。所以,一些大型的保险都可能先由两,三间公司共同承保,然后再由很多续保公司来承保各少部份的风险。


所以,劳埃德大厦便提供一个这样的平台来让保险公司门互相买卖,公同合作,这亦使他在行内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Facebook的相薄: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188705&id=84540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