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英国(简)

一光一暗的博物馆—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近年有很多旅客因为希望一到哈利波特的拍摄场地而到访牛津大学,但其实牛津大学还有很多理想的景点。

今日为大家带来的景点就是牛津大学的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位于牛津市的中心地带,邻近牛津大学公园。整座博物馆共分三个部份,第一部份是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第二部份则是 Pitt rivers Museum, 第三部份是教学大楼和实验室,但现在都泛指整个建筑群则称为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始建于 1855年,第一期兴建的部份是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初期是用作 化学、天文、病理、动物学等教学之用,之后在1884年扩建了 Pitt rivers museum 部份,这处展览的首 20,000件标本全是 Augustus Pitt Rivers 上将捐出牛津 大学的。到 1978年,各学院开始迁离第一部份的空间,并展出不同的恐龙标本,正式成为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现在只余下地下的演讲厅作教学之用。到 2004年,牛津大学获得基金捐助 370万英磅来扩建教学大楼和实验室。

Pitt rivers museum 虽然可以说是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的扩建部份,但设计风格则完全不同。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是新歌德式建筑,结构尽量采用圆拱门来支撑,但特别地屋顶全是由玻璃组成,让阳光可以尽情地射进室内。这样的做法是相当少见,因为博物馆多数会尽量避免有太多阳光射进展览区,因为阳光中的紫外线容易破坏展品的颜色,而且建筑师都希望在各展区可以利用灯光来营造不同的气氛。

但在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的情况则不同,因为这里的展品全部都是恐龙标本,而且全部都加了保护剂,所以不怕阳光的影响。这部份的博物馆反而因阳光的关系而令人感到舒畅,每当阳光照射在黄色的石材上,往往给予人温暖的感觉。再者,由于屋顶是玻璃的关系,令人感到整个展区是在室外的空间,而且由于屋顶的结构是圆拱门的关系,使人感到顿然开朗。

不过, Pitt rivers museum 部份则采出完全不同的做法,屋顶不单全是实的,而且整个展区完全没有阳光,连窗户都没有一个,可以说是一个黑房。但奇怪地,整个展区的灯光都只是简单地用普通灯光来照明,与一般博物馆刻意用射灯来营造不同气氛的手法截然不同。 最特别的是, Pitt rivers museum 是没有入口,所以每当旅客从进入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部份进入 Pitt rivers museum 部份时,便立即会在视觉上有很明显的对比。

笔者自问都曾参观过世界各地不少的博物馆或美术馆,但从来未曾见过同一个博物馆会制造出一个完全光、而另一个完全黑的展馆,在光线上有如此大的对比。

最后有一点不能不提,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在世界科学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除了它是世界其中一个最出色的史前生物博物馆之外,而且它是达 尔文在1860年宣布「进化论」的地方,当时牛津的大主教强烈指责 尔文挑战神的权威,因圣经的第一章—创世纪中说,神是用泥土做成了男人,再拿了男人的一根骨头就变成了女人,所以根本没有理由可以说人是由猿猴演变出来的,当时主教更挑战 尔文,「你的祖父或是你的祖母是由猴子变出来的。」

虽然,这场讨论最后没有成果,但这场讨论完全改变了世界生物学的发展,而这一座博物馆就永远记载了这一段经典的历史。




隐藏了的扩建—Ashmolean Museum

  

上一会介绍了牛津大学的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今会介绍另一个牛津大学的博物馆— Ashmolean Museum

Ashmolean Museum 始建于 1683年,最早期的展品是由 Elias Ashmole 捐赠的,而这博物馆由启用至今都是同时用作教学和公开展览之用。博物馆的研究员同时是牛津大学的职员,所以博物馆的收藏品和活动等工作是尽量配合大学的学位课程和相关的研究工作。例如,博物馆现准备增加它们关于医学的收藏品,因为大学希望博物馆能为医科生提供古代医药的教学展览。

2009年,由奖券基金提供 61百万英磅来为博物馆作翻新和扩建工程,但是这建筑物已有超过 200年历史,旧大楼部份已一早被列为一级保护文物和法定古迹,所以翻新工程主要是拆卸旧大楼的后半部份,并在这处加建新的展览和教学空间,而旧大楼的前半部份则完整地保留。

虽然旧大楼部份已被保留下来,但是新建部份不能超过原有部份的高度,否则会破坏了原有大楼的外观,亦破坏了牛津市中心内旧式英国小镇的风味。因此,建筑师— Rick Mather 采用了很简单,但非常聪明的做法来处理这问题

由于旧大楼是采用旧有的建筑模式,楼底是特高的,所以新大楼的部份是在每层之间加入一个夹层,这样便不单可以大幅增加展览空间而新建部份又不会超过原有高度,最重要是从博物馆的外观不容易发现新旧大楼的不同,尽量保留牛津英式小镇的味道。

这种夹层的做法不单能有效地提高展览面积,而且建筑师挑空了局部的空间,并把大型展品设在双层高的展区。因此旅客除了可以从低角度来欣赏大型展品之外,还可以在夹层处以高角度来欣赏展品。再者,这里的楼梯不是一层叠在一层,而是一层一层向外推的,所以愈高层的楼梯处,便有愈大的空间,这样便增加了旅客的观赏视线,令视野角度更大。

这博物馆另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阳光,这处的垂直通道完全是有阳光照射的,这不单是用来引导旅客至上一层,而且希望为行人通道提供基本阳光,并用来对比室内展区的阳光效果。因为各展区则没有阳光,完全依靠电灯来营造不同的灯光效果,而可以避免展品受阳光的紫外光影响而脱色。

因为牛津是属于比较内陆的地方,所以冬天是比较寒冷,所以建筑师除了被增加空间之外,还被博物馆要求提高的室内的保温情况,以减少能源上的开支。建筑师首先利用阳光来增加室内温度,并且室内的物料尽量采用白色油漆,务求令阳光反射,但地板则用木地板,在黄灯的照射下更能带出和暖的感觉。

再者,在新建部份的博物馆是尽量把洗手间和储物室设在四周,好让行人通道和展览区是设在中心部份,这不单可以减少窗户的数目,而且可以尽量帮助大厦保温,因此全座博物馆只有一条楼梯是有窗,因为这个窗是向南的,阳光可以从这处直射至室内。




一座不知为何而建的建筑—Urbis

一直以来都有介绍英国的建筑,但是都好像未曾介绍过Manchester的建筑,在Manchester最有名的建筑就自然是曼联主场—奥脱福球场,但是市中心有一座建筑物是相当有名。 因为这建筑物是曼城市政府的一个大白象工程,是为了庆祝千禧年而兴建的一座多用途大厦。

建筑师Ian Simpson在接到这任务时,市政府没有任何仔细的要求,只希望市中心内有一个多用途的展览空间,而且四周都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这建筑物可以说是单独的设计,不需要考虑太多关于现况四周的环境,因此这建筑物可以说是给予建筑师「自由发挥」的作品,简单来说是为了有新建筑而有新建筑。

他的做法可以说是制造一个单循环人流路线的展览空间,当旅客进入大厦之后便会经过一条走廊到达售票处,在这处最大的特点是电梯,因为这电梯是斜向地上升的。

大多数的旅客都会选择乘电梯至第六层,然后一层一层慢慢沿楼梯至首层。 这博物馆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在高层的展厅中俯望低层的展厅,由于展厅的面积是由下而上地收细,所以便无形中做成纵横交错的效果。

另外,这大厦的顶层是一所顶级餐厅,在这餐厅里是可以尽览Manchester市中心的景色,在这大厦开幕初期是由一所法国餐厅—Le mon,当年还成为全英最佳餐厅,但可惜近年已改为另一所英式餐厅,质素已大幅下降,但收费则没有太大的下调,所叫坐力大减。

由于这大厦的设计初期是完全没有规划这大厦的用途,所以室内空间的设置是没有经过功能上的考虑,因此出现了以下的情况:

1楼: 商店、演讲厅、售票处、Manchester的小型电台和餐厅的单独入口

2楼 – 6楼: 展览厅,但每一层的展览内容和主题是完全没有关系,可以是6楼是时装展、 5楼是漫画展,异常混乱。

7-8楼: 酒吧和餐厅

由于现在的展览是完全没有主题,而且现在的空间只是随意让不同的展览在这里展出,一时可以是艺术展览,一时是商业展览,这实在难以吸引旅客到这处参观,所以市政府曾经建议把英国的足球博物馆迁至这里,反正曼城是足球重镇,但这建议最后由于财务安排而暂时停止。

至于建筑创作方面,如果单论外型可以说是有如一坐雕塑品,特别在晚上更会亮起灯光确实是颇漂亮。 在设计上唯一失败的地方就是玻璃幕墙上的设计,因为建筑师使用了局部的磨砂玻璃,目的是希望减少室内空间在太阳光上的受热程度,但是就是这些磨砂玻璃完全破坏了从室内望向四周的景观,拍照的效果亦很差,确实是失败的地方。

总结来说,一座大厦的设计需要在功能、美感、人流控制和细部等都有合当的处理,才算成功,所以成功的设计是很难出现的。

Facebook 上的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58048&id=845400374




善用轴线的价值—皇家格林威治博物馆(Royal Museum Greenwich)

panorama4img_4588cimg3316cimg3327panorama5

img_4469

俗语有云:三个臭皮匠,胜一个诸葛亮,这一个意境竟然在伦敦格林威治建筑群中出现。在伦敦东南部格林威治(Greenwich)是伦敦著名的旅游区,每年都会吸引数以十万的旅客前来参观,但其实此区并没有任何一座极具叫座力的建筑物或景点的。不过,当这些小建筑聚合在一起之后便出现了微妙的化学作用。

无形的轴线

格林威治此区最有名的景点不是建筑物,而是一条无形的轴线。这一条轴线便是举世闻名的零度经度(Prime Meridian – 0° Longitude)的位置,这亦是全球时间的依归。因为格林威治时间(Greenwich mean time)的定义:当太阳在最高点经过零度经度的一刻,便是中午十二时。当太阳再一次经过零度经度的时间,便是一天的定义,而把一天平均分二十四分,便是一小时。由于太阳的高度每一天都不同,所以太阳最高点的定义都可能不同,而中午十二时的一刻都有所偏差,因此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定义是根据格林威治天文台全年取得的平均数据来作计算,Greenwich mean time的字面定义其实可以解释作格林威治平均时间。

虽然现在发现了每天地球自转的时间都不一致,而且地球不是一个完美的球体,所以用太阳光与地球角度的关系来研究时间都可能出现十六分钟的误差,因此现在已使用了原子钟(Atomic Clock )来作为世界时间的标准。但是全球的时间区(Time zone)便是根据这条线来分布,香港是GMT+8,便是因为香港中午十二时与格林威治中午十二时有八个小时的差距。

除了时间的定义之外,地球区域的划分同样也是使用零度经度为依归,全球的经线以零度经度为基础并把地球平均分成十八份,并将此成为十八经线的定位。

硬体上的转营

在一六七五年,英国国王查理二世为了准确测量日照时间和制作出准确的地图,决定在这个英国皇室花园兴建第一座天文台,而负责设计圆拱形大厦便是圣保禄大教堂(St Paul’s Catherdal)建筑师—Christopher wren。因为此地段四周无阻,所以天文台便选址在这个山上,并为未来三百年的伦敦提供气象预测。直至一九六O年,天文台迁至赫斯特蒙索(Herstmonceux)而这山上的天文台便改建成博物馆。

为了突显这条时间线的标志性来吸引旅客,于天文台一八八四年在天文台的地上建立了一条铜带来确定为零度经度,然后再铜带的尽头设置原子钟,让此成为这博物馆,甚至格林威治的景点。虽然每年不少旅客会慕名来到格林威治,但是由于天文台本身的面积不大,而且室内的展品大都是当年天文学家工作的情况,因此很多旅客都不会在此多作停留。

重新包装

在一九九七年,英国政府便决定统一重新包装天文台一带的建筑群,并将此处发展成一个古迹旅游区。天文台山下是格林威治大学(University of Greenwich)、女皇居(Queen’s house),国立海事博物馆(National maritime museum)和在海边的展览现时在世最古老的帆船—克里斯蒂克号(Cutty Sark)。

格林威治大学这建筑群前身是英国皇家海军学校(Royal Naval College),建筑大都均是巴洛克式设计,所以分为东西两翼,而两翼都是对称的。中轴线上在校园内是没有任何建筑物,只有一个雕塑,两翼除了是教学大楼和办公大楼之外,还有两个有名的建筑,分别是教堂和晚饭会堂。当中以(Painted hall)最为有名,因为这个晚饭会堂(Dining Hall)无论墙身和天花,甚至连柱上的石纹都是全人手绘画的。整个工程共花了Sir James Thornhill十九年时间来完成,这亦被誉为欧洲最优秀的晚饭会堂,而盗墓者罗拉亦曾在此取境。

在大学以北,亦是大学的中轴线上便是女皇居(Queen’s house),这是英国皇室一六一六年至一六三五年在格林威治的渡假住宅,现在则用作美术馆来展览部份皇室的美术品。女皇居规模虽然细小,但在英国建筑史上是相当重要,因为这是英国第一座根据古典风格来兴建的建筑,即是根据古希腊建筑、大厦正面是中轴左右对称,长阔的比例成黄金比例。

如果从大学的轴线上延伸,还有另英国政府还改造了在这轴线旁边的一座典雅建筑物—国立海事博物馆(National maritime museum),这座大厦原是海军的建筑物,之后在一九三四年之后便改作博物馆。这建筑物由于本身的面积不大,所以它引用了像大英博物馆一样的方式来扩建,它们在中央庭园之上加设了一个大型天窗来作为主入口,并增加展览室间。

以上的三座建筑虽然都各自有一些特色,但是都难以独自成为具叫座力的景点。

因此英国政府便在一九九七年将旧天文台、女皇居、国立海事博物馆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并借助这个名衔来推动当地的旅游业。然后在二O一二年将克里斯蒂克号连同世界文化遗产的三个部份统一地命名为Royal Museum Greenwich,从而以一个新品名牌来打造一个新热点。

无关连的轴线

虽然零度经度这条中轴线在历史上、科学上、人类生活是如此般重要,但是奇怪地天文台山下一带的建筑群并没有根据这条轴线来布局,反而是根据泰吾士河来排列,特别是格林威治大学与女皇居一带的建筑群。这样规划的原因是希望大学校园(前海军学校)时希望校园的正面不会与泰吾士河边成一个夹角,务求从对岸观看这些建筑群都是一个完全对称的外观,而女皇居则正正座落在这轴线之上,从而形成一个美丽的建筑群。

另一个重要原因,格林威治大学(前海军学校)是一六九四年兴建的,而女皇居则是一六一六年开始兴建的,不过旧天文台是一六七五年才兴建,零度经度则去到一八八四年才确认。由于有先后的次序,所以格林威治大学和女皇居的规划上并没有从零度经度来作出考虑。

虽然这条建筑轴线与零度经度不一样,但是在功能上与旧皇家天文台互相交接,从而形成了伦敦市内一条隐形的轴线。




全球保险业的命脉– Lloyds building

vltqug-m0_-xqcip254xcw   d69g7uhofbitmvjvfvon5a ki1y20vzqz5wuzdbszjfiq   qmrry_2ecqulgdjhch_bsq

这几日很忙, 根本没有时间看书写blog, 所以连大家的留言都只作少量回应.

上一篇出炉之后, 大家都认为这大厦和HSBC 总行很相似, 其实除了一个室内大中庭之外, 结构上和空间上都有很大的差别, 之后陆续为大家介绍.

不过, 这里先为前一篇作补充, 正如网友Clear Moon 的补充资料, 室内有一个Lutine Bell,响一声是 bad news, 响二声是good news. 在旧的Lloyds building 是非常有用, 因为成立初期时是主力进行航运保险, 当船只安全回归便响二声, 如果航运出现问题便响一声. 跟着一众Underwriter 和broker 便会到Lutine Bell 附近了解现场最新的近况 .

现在的Lloyds building 由于远离河边, 而且现在的航运都很少到泰晤士河, 所以Lutine Bell 很少响二声 , 因为现在伦敦根本很少船只归航. 响二声只有在英女皇到访才有的,但响一声的传统就不时都会有, 因为大家都需要知道Bad news.

在Lutine Bell 对面便是 Lost book, 在Lost book 上所记录的便是那一艘船已经沉没或已出事, 写得上去的船便代表这单保险是total loss. 在古时. 如果一些Underwriter 没有在响钟时在场的话, 他们便可翻查Lost book 上的资料, 让他们了解行内近况. 到现在, 这个传统仍一直保留, 而且亦保留用墨水笔来写lost book, 而且亦以lost book 作为total loss 的标淮.

至于这里的生意, 除了一般的投保外, 有50% 以上的生意是来自分保和续保, 分保就是万一这单保险的风险太大或保额太高, 这可能便需要多过一间保险公司来承保. 这可能是客户自己要求的, 亦可能是保险公司主动提出的.

至于续保(Re-insurance), 保险公司都可能需要为自己买一个保险, 万一某些生意出了事,他们都可以从另一间保险公司获得赔偿. 所以, 一些大型的保险都可能先由两、三间公司共同承保, 然后再由很多续保公司来承保各少部份的风险.

所以,  Lloyds building 便提供一个这样的平台来让保险公司门互相买卖, 公同合作, 这亦使他在行内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bqaj2k4ls1_fnyvfrsrc9w

旧Lloyds building

 

vnd5qfjbg3rwcyumr7xgmg

现在的 Lloyds building

 

当各位行家看到有关题目时会马上奇怪Lloyds building有什么地方特色?亦与保险业有什么关系因为Lloyds buildingRichard rogers的成名作, Richard rogers曾经设计过伦敦的千禧蛋(O2 Arena ), Lloyds building在世界建筑界是相当有份量不过这大厦的外形奇丑不伦不类更被查理斯皇子狠评为现在建筑中最丑陋的建筑.

我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Lloyds building这大厦给予我的感觉是外形很突别,新颖但欠一点系统正因为这大厦如此具争议性所以被广泛报道差不多每一个建筑系学生都会知道这建筑但相信喜爱的人并不多但经过上星期参观这整座大厦后,我的看法完全改观.

原先我和大家都以为Lloyds building Lloyds TSB银行的大厦但其实这并不是银行大厦亦不是Lloyds TSB所拥有的. Lloyds building 其实是一个保险业的商会所拥有的Lloyds building的功能是保险业的交易广场.

Lloyds的创办人  Eric Lloyds并不是从事保险业而是一间咖啡店的老板,18世纪时英国人很喜欢到咖啡店处谈生意当时一众的船家都会在咖啡店与各保险公司谈论航运保险的事宜其中Eric Lloyds的咖啡店比较大而一众各保险公司和船家都喜欢在Lloyds的咖啡店谈生意慢慢形成一个社交圈.新的船家会到这里找保险公司承保而保险公司亦长期派出Underwriter来这里核保. Underwriter就是核保员/她的工作是评核这次投保的风险从而计算保费当他们承保后就会在船单的底部签名所以叫做Under-writer, 这便是第一代的保单.

万一船家或货主没有空或没有足够的知识来与核保员讨论保单条款的事宜于是便会找一个代理人替他们找保险公司投保这便是第一代的中介人(Broker), 这种制度仍然沿用至今由于大部份的行家都在Lloyds的咖啡店聚集Underwriter亦需要知道那条航道的风险、或那一艘船出意外等资讯来评估风险Broker亦需要到各保险公司格价了解最新的核保条款于是Lloyds便成了保险业的交易和资讯平台直至现在如是.

在伦敦大火后, Lloyds咖啡店就已经消失了而咖啡店亦不能再容纳这么多人,于是这些保险公司便决定建一所大厦让大家可以继续聚集在一起交易于是便建了第一座Lloyds building, 他们保留Lloyds的名称主要是让非本地人都会因为Lloyds咖啡店的关系而记起这保险业的交易广场, Lloyds这名字于是便沿用至今Lloyds并不是一间公司只是一个商会名称室内的工作空间便租出商会的会员作交易之用.

mn7spjnbcabbbk0ynsejlq

最左边的便是broker, 其他的便是Underwriter, 他们就是这样做交易

1986年时Lloyds building由于都有过百年的历史而且很残旧所以商会便建议在附近找一个新的地方建一个新的交易大楼于是便出现这大厦.

现在的Lloyds building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个保险业交易平台现在各保险公司会派出他们的Underwriter长驻这里而那些broker便会到这里拿出一个又一个的投保个案来说服Underwriter承保并讨论保费这里绝对是一个广场, broker没有与Underwriter预约随手便到这公司坐下谈生意真的很像街市卖菜一样简单喜欢便到这里不喜欢便下一档不过他们当然知道谁会承接那一种保险谁不做那一种的.

Lloyds这里你可以买到这地球里所有的保险什至这地球以外的保险例如人做卫星的责任或损毁保险一般情况下物业保险不会承包恐怖袭击的条款,但这里一样可以买到欧洲千万年薪的足球员、荷李活影星的意外保险, F1赛车手的意外、人寿保险在这里一样应有尽有航空公司的责任保险、大型机构的劳工、责任保险、医院的专业保险等其他保险公司拒保的个案在这里一样可以投保当然保费自然会因保额和风险而有所提高唯一不做的核子幅射、核子战争的承保不过核电厂的保险在这里承保的.

Lloyds building曾有3次突然停止运作第一次Titanic 沉没、第二次911恐怖袭击、第三次伦敦恐怖袭击,因为这3件事对这里的人来说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所有保险公司都需要为这3件事的风险作重新评估当时的Underwriter立时停止买卖互相讨论赔偿总额涉及的范围和层面前线交易停顿但楼上的精算师便忙过不停重新计算风险值就是这一座大厦便把全世界的保险资讯聚集在一起.

Lloyds building中的保险有这样的名声并不只是因为百多年来保险业都在这里交易而是只要在Lloyds卖出的保险,100%保证在合理的索偿中便得到应得的赔偿.

上一次讲到Lloyds building 主要的功能是保险交易平台, 而当Lloyds 决定在另一地方建新大楼时, 他们便邀请不同的则师提出方案, 当Richard rogers 参与这设计比赛时,他没有马上到图桌画则, 而他是先到旧大楼坐下一个星期 , 观看各Underwriter 和Broker交易的情况并对各高层进行会面了解他们的需要. 因为他是老板, 所以才可以为了一个未收钱的project 如此使用时间, 相信其他则楼未必可以有如此豪举.

Richard Rogers 的设计好像很复杂, 杂乱无章, 但其实从平面来看其实是超级简单. 他设计的理念是先画一个大长方形而中心加一个大中庭作为4 层的交易平台. 大中庭的功能除把阳光带进入室内之外, 另一个功能是希望让各Broker 可以容易找到其他Underwriter 的位置,让他们方便交易. 然后对上的13 层是各保险公司的办公室, 各办公室都是包围在这个大中庭的四周, 中庭便是由大天窗覆盖. 整个大楼最高层是Board room, Board room 的室内装饰全是由旧大楼搬来的, 连天花、地脚都是搬来的. Board room内的灯光是经过特别设计,务求突出室内的名画,请看影片.

 

 

ozx91e-h8cgvqxfe49f-oqat5u5gaw076a7js3wbmlug

为了让整个交易平台没有任何东西阻碍交易, 所以连柱、水喉、电梯、洗手间都放 在大楼之外. 无错, 大家没有看错, 我没有打错字. 如果你要乘电梯的话, 你先要离开这大楼, 然后经过一条桥才到达电梯和洗手间部份, 各电梯和洗手间部份可以算是单独的大厦.

电梯更是玻璃顶的, 让人有一种在室外的感觉. 由于洗手间在大楼之外, 所以大楼外墙便会有这么多水喉, 其实Rogers 是刻意把水喉变为这大厦的特色. 不过, 这便是他败笔的地方,我并不反对大楼外墙有这么多水喉, 但在这图中便看到这些水喉完全阻碍了这个窗以外的景色, 浪费了这么好的位置.

至于结构, 先前大家都有不少留言认为Lloyds building 与中环的HSBC 很相似, 特别是结构部份, 其实这两座大厦的结构是非常不同.
ixuk5lmaszv4844vp4mezw

Lloyds building 的结构是用预制件混凝土(Pre-cast concrete) 组合而成的, 柱和楼柱都是先在工厂制好, 然后在地盘组合. 大厦的结构是先在地盘建好混凝土柱, 然后再在柱顶加上套件(Yoke), 让楼板挂在上面. 为了让整个交易平台没有柱, 楼板是使用格仔楼板(Whaffle slab),   Whaffle slab 的特点就是每个方格都是有少梁组成, 所以楼板的承重和夸度都可以增加. 一般梁的夸度都是在12m 之内, 如果要有超过12m 夸度的话, 便可能需要很粗的横梁和很厚的楼板, 这便会影响楼底的高度. 用了Whaffle slab 便可以令夸度在12m 之外, 亦不会特别减少楼底高度.

至于HSBC 的结构简单来说是用四枝大柱来支撑整个大厦而每数层的楼板便由4 个大衣架形的结构挂起来, 所以HSBC 所有楼板是钓起来的, 关于HSBC 的详情之后会继续详谈.

pr5tpc_8vpe8v_oot2gs9a

大家可能会问, 这么大的室内空间在火警时便会否很危险? 无错, Lloyds building 的交易平台完全超越了消防处的安全防火分区的最大面积( 其实防火分区是以体积计算),   防火分区的意思是当火警发生时, 浓烟和火焰只会在一个安全的区域内漫延, 其他防火分区的人便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逃生. 在发生火警防火分区的人, 亦可以从分区的楼梯安全疏散.

一般防火分区的最大面积大约是4000 平方米( 约40,000 平方尺), Lloyds building 这样大的空间就肯定超过4000 平方米, 所以室内空间就设有不少的防火卷帘, 当火警时便用来分隔不同空间令防火分区控制在安全的情况下, 而排烟系统亦需要如强, 目的是希望在短时间之内排出浓烟. 因此, Lloyds 的外墙有这么多喉管便是排烟喉管, 其实香港的商业大厦的天花最多应该是空调管道和排烟喉管.

另外, 为了进一步提高防火安全, Lloyds building 还安装了一套非常敏感的喷淋系统和smoke sensor, 所以当我们参观这大厦时都严禁使用闪光灯, 否则很可能会触弄防火系统.

Facebook album: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188705&id=845400374&ref=pb




自行车城市的建造—伦敦Cycle Hire 计划

 

前几日讲过一个很复杂的项目,今日不如讲比较简单的一些事情。 今年8月伦敦推出了一个相当之受欢迎的政策,就是政府在市中心内提租自行车服务,市民可以随时租用自行车,并可以在目的地附近的单站交车,务求大规模地利用自行车来减少市内的汽车流量,从而减少改善交通挤塞问题。

这个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市中心内设立过百个自助自行车站。 如果是本地居民便需要预先在网上登记成为会员,便可以拥有车钥来解开车销。如果非会员或非本地居民的话,就只需在自行车站处用信用卡登记,便可以租用自行车。

收费方面就有两部份:会员费 + 时租

会员费(Access Fee) : 24小时 – £1

7日 -£5

一年  – £45

 

时租(Usage charge) : 半小时 – £0

1小时 – £1

1.5小时 – £4

2小时 – £6

2.5小时 – £10

4小时 – £15

6小时 – £35

24小时 – £50

 

这个计划要求租用人仕必须在24小时之内交还自行车,否则他们便可以无限期拥有自行车。 如果延迟交车的话,便需缴交£150,如果遗失或破坏了自行车的话,便需缴交£300的罚款。

不过,根据我在现场的观察,大部份的租用者都只会使用自行车30分钟,便在目的地的车站处交还自行车,如有需要才租用另一部自行车,这样遁环地租用自行车,一天便只需£1的会员费。 现实地伦敦市内各主要的地点都是在30分钟的自行车路程,因此如果大家到伦敦旅游的话,便大可尝试这个方法来游览伦敦,而伦敦市中心内是没有太多斜坡,所以大部份人仕都可以应付,这绝对是最简单而且最便宜的方法。 因为伦敦市中心内的交通是相当恐怖,连星期六零晨1小时都可以出现大塞车,白天繁忙时间,就更加不在话下。 由于这计划简单而且配套设施完善,所以短时间之内便被大部份市民接受,以我所见,相当之受欢迎,亦确实能减少市中心内的汽车流量。
官方网站: http://www.tfl.gov.uk/roadusers/cycling/14811.aspx




与城市网络结合的商场—Bullring

Pq7lzfbw9MkvRGX._cbzbQ G1FOyaYnhz1AVVIFIPLE1g GgIhTJamfl4rbL5m.PeEnQ iI3mER5cealUidkjLc6kTA YgFC8m4QGVplBBx4BhZwbQ

7OoAHv_L2M1AaeZ4mlgMBw PhbPxT8WMteQsE2B5NuVvw

旧Bullring 商场

发现原来大家对外国的商场都有一些兴趣的话,今日就不如继续为大家介绍外国的商场。今日为大家带来是伯明翰市的Bullring商场,这商场是位于伯明翰市的中心与
主要的商业街道、火车站、长途巴士站和唐人街,这可以说是与伯明翰市内所有的重要的商业原素连接,地点可说是极度优秀。


在2003年开幕之前,Bullring原址仍是一个在1960年代发展的美式商场,即是整个商场完全密封,整个商场是没有阳光,商场通道并不是与现有的城市道路网络连接。
因为美国人到商场购物多数都是从家中开车至商场,因此商场通道的规划都是根据商铺的组合而作出调整,甚少考虑与四周道路网络上的配合。所以旧Bullring商场
的商业通道只是通过隧道和天桥连接,而它们主要的顾客都是开车到来,因此这商场是设了500个停车位给顾客。


由于美式商场的顾客只会停在室内活动,情况有如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一样,所以旧Bullring商场的外立面只是混凝土实墙,因为发展商认为所有的投资都是要集中在
室内的购物通道之内,而不是在外墙,因此旧Bullring商场是第一代设有空调的英国商场,并且为了提高格调还播放了古典音乐。


不过这样的设计根本不能令旧Bullring成功,反而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因为商场本身只有140间商店,根本不能够提供多元化的购物选择给予客户,再者这商场的位置
是位于市中心的购物区,因此顾客是可以在市中心附近有不同的选择,所以旧Bullring不能如孤岛一样与四周的街道脱离。美国的商场是可以独立地生存是因为商场与商场之间的距离较远,在300m步行范围之内是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因此孤立的模式是
可以生存。
但是旧Bullring商场对伯明翰市来说,根本就如外星人的怪物一样,完全阻碍市中心的连接。另外,由于商场的主入口多数是天桥和隧道,因此主入口聚集了很多露
宿者,他们,多数都会随街大、小二便(在白天都一样如此),因此旧Bullring商场的情况是相当肮脏,而且隧道一直是英国罪恶的温床,所以旧Bullring商场长期以
来都是亏损。

在招租率长期低企的情况下,Bullring商场在1990年代尾终于来一个大翻天,由英国Benoy Architect负责拆卸整个旧商场并重新设计,(Benoy亦是负责设计香港Element、
APM、I-square和上海IFC商场的建筑师。)
他们的设计理念是重新把商场连接市中心的各部分,首先把商场分为东、西翼,让商场的中轴线连接火车站和伯明翰主要的商业街道─New street,并且连接了市内
的重要地标─St. Martin church。因为在旧Bullring商场建设前,市中心确实是有一条连接New street和St. Martin church的步行街,但由旧Bullring商场是完全密
封关系而封闭了。
除了重新置回步行街之外,东、西翼的V型购物通道亦同样使用作公共通道。因为整个地盘是在斜坡之上,火车站与St. Martin church之间的层差大约为12m,所以市
民除了可以通过中轴线上的步行街至另一端时,亦可以从3楼的通道经扶梯至低层,并经过St. Martin church至伯明翰的唐人街,这样便大大增加了市中心内的连贯性
并大幅地提高了商场的人流。

上会提及Bullring重置了步行街之外,还在St. Martin church范围处大幅地提供了公共空间,作为多用途活动空间之外,还吸引了大量的人流,因为在伯明翰的市中心内是只有Town Hall广场一个大型的公共空间,但Town Hall广场则只是一个空地,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因此,Bullring除了提供公共空间才活动推广、庆祝节日之外,还在广场四周设立了餐厅、咖啡厅等设施,令该处的空间变得更为热闹,而且无形中把St. Martin church的地位提高了,因为旧Bullring的密封式设计令市民根本看不到St. Martin church的位置。

另外,Bullring在商场通道设计上亦下了一番功夫,首先在购物通道上完全采用了玻璃天窗,令旅客感到虽在室内,但感觉就好像是在室外行街的感觉,行人通道上充满了阳光,而且在商场最高层是双层高的空间,因此空间感更变得广阔。而这商场则没有东方特色的大中庭,取而代之是一连串的中、小型中庭,因为英国的商场未必如亚州的商场一样,需要大型的中庭作活动推广之用,反而是需要中、小型的空间给推广摊位之用,但这样的安排反而令大部分的行人通道充满了更多的阳光,令购物气氛变得更舒服。

商场的租金加管理费多数是比街铺为贵,而且部分租客需要把部分的收入交给大业主作为租金。因此,商场必须要有高的人流和合适的消费群才能吸引租户的垂青,但在高租金的情况下,就多数只有大品牌才愿意花较贵的租金来开铺。

因此,设计200间店以上的大型商场,就最害怕是给予顾客单一化的感觉,因为商场内的店铺很多时都会是连锁店,所以店铺较难吸引客户,所以经营商场的艺术确实在招租之上。

不过,Bullring在设计上就作了一个很特别的设计,就是完全容许店铺设计自己的店面,所以这里的商店都完全不同特色和风格,连颜色材料都不同,给予人感觉就确实如普通街铺无疑,再加上地板完全采用黄色的沙砖(Sandstone) ,在阳光的照射下就更加带出一份温和的感觉,完全没有典型商场「爆光」的效果,感觉确实如在阳光下步行购物一样,只是街道比较   阔和清洁。

至于保温和受热的问题,由于伯明翰是英国中部附近以地带,所以夏天时的温度不会太高,所以商场只需完全打开大门来吸取自然风,并加以普通鲜风供应便足够,根本不大需要空调。在冬天,由于天窗确实失温惊人,所以无论用大量的空调都会感到寒冷,所以设计上只把室温大约控制在22度左右,室内温度只是相对地和暖,但仍是需要穿上寒衣。不过,由于室内没有风的关系,所以22度的室内气温确实已经足够。

唯一担心的是白鸽粪便的问题,英国的白鸽就有如「飞天老鼠」一样,四周随地放「金」,亦整乱垃圾来找食物,令整个都市变得相当肮脏,但无奈英国人爱护动物有加,不会暴杀动物,甚至有人会定时喂饲白鸽,因此都市中的白鸽是只有增多没有减少。因此当Bullring落成后,就确实令人担心白鸽粪会为这个天窗带来清洁的烦恼,但幸好可能这屋顶上不适宜白鸽居住,所以就没有这问题。

不过,Bullring商场在设计上确实出了一个错误,因为商场的各主入口原是用了特别设计的拉门。在营业时间内,拉门是可以完全被收起的,但亦可以拉出来作普通推门之用,在晚上则如普通的门一样销起来。但是由于这拉门太重的关系,而且亦由一些未受训练的人仕来开关,所以这道门经常损坏,最后发展商再没有把这些门收起,只用作普通的推门一样。

wwXoZVj0wnnEmhjwcY4Raw

至于争议性最大的一点就是发展商应否在这项目上容许租户有如此大的自主权,甚至容许租户可自行找建筑师设计百货店,所以Selfridges 百货店整部分包括外墙和室内都是由另一名建筑师─Future system设计的,因此这部分不单与商场其他部分不同,简直风马牛不相及,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建筑群的怪瘤一样。因为整座百货店的外墙都是由金属圆碟组成的,而且外型是弯弯曲曲的,与Bullring商场以直线为主的外型完全不同。再者,百货店是完全密封的,这亦与Bullring商场局部设有窗户和天窗的感觉,截然不同。这个例子就带出了建筑最特别的一点─「融洽」,如果平心而论Selfridge百货店的设计,确实没有大问题,要标奇立异,与众不同,则不是罪过。Bullring的外立面确实比较平实、简单,这亦不是错误的,但如果两者碰起来,则确实超级奇怪,亦令整个设计分数大减。

有人亦形容Selfridges 百货店看似是「阳具」、「芝士」,总之说是全英最丑陋的建筑,不过亦有人认为是很新颖的设计,争议声始终不绝。




像堡垒一样的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 North

7SiL2gF20_4jzJ0d3ymbOw  _sMsmXgSawKemcGgW8_CWQ2j3WMeWJWJxE4juOn_R4oA   Si4Kjfu3sF2.F8uOHmiYgQ ukpvXtUVXhXQCu.e4x9fgg UubDXYgHf.GWaOo4BjKoBg eHbkFRRx4ykpn2q38rGYlwXfMu5Fr9AsQaWMPBykEvfg

之前有网友说他将会到英国的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处留学,希望我介绍一下Manchester的建筑。 今日便为大家带来Daniel Libeskind 设计的Imperial war museum,这是英国第三座的Imperial war museum,Manchester这一座是最新的一座,于2002年开幕的,亦是最细规模的一座。

这博物馆的地点是在Salford Quay,类近曼联足球队的主场—Old Trafford stadium(奥脱福球场) ,这处原址为曼切斯特市内的工业重镇,在1940年Manchester Blitz 的一场战役中被纳粹德军严重轰炸,在多年之后便陆续发展成高尚住宅区,亦因曼联主场的带动亦发展成旅游区,而政府亦决定在这处选址兴建帝国战争博物馆。

至于Danile libeskind绝对是奉行解构主义的设计风格,出名是好看不好用,三尖八角,东一块西一块。 不过,相比他在加拿大设计的Royal ontario museum来说,这座

Imperial war museum相对而言是收敛了一点,而且实用程度亦高了一点。

他的设计理念是很难理解,在博物馆的入口有解释他设计的文字和图象,他的意念是启发自地球有不同的版块,战争将不同的领略重新整合,而他亦把不同的版块重新整合,便形成这个博物馆。 坦白说,我花了一些时间都明白地球版块和这博物馆的关系,亦不明白他组合的方式和地球的关系,总之我清楚明白他的一句说话:「I  just want to make this building be interesting . (我只希望把这建筑变得有趣。)」

可能因为这样,这座博物馆的规划可谓没有什么纙辑可言,博物馆的入口设在博物馆的黑暗一角,而且极度细小,只是一道双扇门的空间,根本不能够应付每年40万以上的人流空间。 进入之后,便是一个完全没用的空间,跟着便看到右边的一个纪念品商铺和洗手间,旅客需要经楼梯步行至首层的展览空间。 在一楼的展览空间则接近完全没有规划,没有预定的参观路线,空间分序,规划有如百货店一样,让旅客随意转动不同的空间。

这样对博物馆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博物馆便接近不能在人流上作出控制。一般大型的博物馆可能会在展馆的出入口上作出调节,令人流路线尽量控制在单循环之内,又或者可以在展品的位置上作出调整,多数是将一级的展品设在预定的区域,无形中制造出预定的人流路线。

在Imperial war museum这例子来说,无论在出入口和展品调控上都失去了这个功能,不过由于这博物馆规模不大,所以混乱情况不算严重。

除了人流路线上,博物馆的外形亦引来不少评击,Danile libeskind可以说是完全漠视建筑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这博物馆是位于曼切斯特市内最美丽的河畔,但整座建筑物接近完全看不到河畔的景色。 弯弯曲曲的外型虽然特别,不过外壳的钛金属因为弯曲度的不同,全部都需要订造,而且在施工上亦经常出错,最严重的是重金属的外壳令人感到是一座堡垒,冷冰冰一样的感觉。

官方网页:http://www.manchester2002-uk.com/museums/museums2a.html




色彩缤纷的剧院—The Lowry

1fWs3IphPDSQ4xzHcyGI.w  bNVU7NDgJUOpkedwc7gEow bHWqyuxxm4eUgSpYJKOC0QdJiiXSTmAAUyXT_QIAUPWA PWRoBMPS6G3OqdRV4BCBrQqHXgix9NopUEzM07nUo0og

今日继续为大家介绍另一座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的建筑,这座剧院是位于上一次介绍的Imperial war museum的对面,亦即是与曼联主场只有一河之隔,都是Slaford 区域内的地标建筑之一,每年都被用作当地著名节目X-factor和British got talent的面试场地。

这座剧院是由Michael Wilford在1997年设计,设计风格与Imperial war Museum的风格很相似,同样都是选择现代化、金属化的手法,外墙都是采用钛金属,从河旁远处看来都看似是同一系列的建筑,都算是解构主意的产物。

不过,这剧院布局就相比Imperial war museum来说就相当有系统,剧院的主入口是类近一个商场的出口,而主入口就设计成像船一样,相当强烈。 当进入之后便自然是大堂,然后观众可分左、右两边的行人通道至进入大剧院的低座或经楼梯至大剧院的高座。 再沿左、右两边的行人通道步行便会到达小剧院和实验剧场的入口,在行人通道的尽头是餐厅,这餐厅和行人通道都是可看到河岸两旁的景色,整个布局是相当之有秩序。

这剧院最大的特色亦可能是最大的缺点就是颜色上的处理,这剧院内部分为3个大区域—紫色、绿色和红色,紫色代表是大剧院的空间,绿色代表是中型剧场,红色代表是实验性剧场,通往上层的楼梯为灯色,可谓相当缤纷夺目。 理论上,由于各功能区的颜色是清晰可见,不同剧场的观众可以清晰地进入不同的剧场,但是由于颜色太过缤纷夺目,便引来守旧的建筑派的狠评,其中一位便是我的大学教授,认为这是不伦不类之作。

他们认为大红、大绿等颜色都是只会用在警告的标语或广告标语之上,一点的强烈颜色便能突出颜色的效应,容易让人注意到标语上的重要讯息,因此绝不可以用在建筑物的主题之上,因为过多的强烈颜色就只会使其变得混乱反而更不清晰。

最严重的是,剧院主要是在晚上演出的,而剧院的外墙会射出不同的灯光,黄、蓝、紫色的灯光都有,这样便令整个剧院的色调变得更为复杂,无论室外、室内都是充满了多种夺目的颜色,超级耀眼。

在现实的层面来说,在不同的功能区涂上不同的颜色亦未尝不可,但是过多的夺目颜色确实使人混乱,未能清晰地指出各剧院主入口的位置所在,据我所知到场的观众都需要小心留意才知道入口的位置。 我个人认为如果各功能区的主要色调较为平淡,而入口为强烈的颜色的话,反而可以发挥颜色的功效。

官方网页: http://www.thelowry.com/about-the-lowry/




奥运金牌摇篮—曼切斯特国立自行车馆

7F_BhxJa3uTo16xYnsDOfg bf.RHgkXvbyBdV0gteCp6w JxdyZiA2JTwO8a2Lpt7m7w zVFmLG1zdeaJjnDhU1KXxw 6ByVNfZk0w5vpXCNEsKNYQ

 

今回再一次为大家介绍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的建筑,亦可以说是在整个曼切斯特市内最重要的建筑物之一,因为这座建筑物为整个城市和全国英国带来8面的奥运金牌、6名世界冠军和4次破世界纪录的佳绩,在数年间将英国最强的运动由划艇和足球变为自行车 ,地位立时提升了不少。

在曼切斯特市(Manchester) 最知名的建筑就自然是曼联主场—奥脱福球场(Old Trafford stadium),其次便是曼城球会主场— Eastlands球场,之后便算是Imperial war museum和这座单车馆。

这座单车馆和曼城球会主场一样,原是2002英联邦运动会的场地,曼城球会主场在当年是主场馆,运动会之后便变为球会主场,而这座自行车馆在运动会结束后便改为国家队的训练场地和世界赛的举行场地,在市内其他英联邦运动会的场地都有类同的安排,所以2002年Manchester的英联邦运动会一直是历史以来最好的运动会。

由于自行车队有永久的训练基地,而且场地的设施全部都达至世界一级的水平,所以英国的自行车队便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资金方面则多数是来自国立彩票基金,因此运动员可以全职训练,并且可以得到足够的器械、技术和心理的训练,因此全国精英的单车手都集中在曼切斯特市一起训练,当中无论是场地单车、公路单车、BMX单车都以曼切斯特为家。

另外,国家队得到英国自行车厂—Dolan bike的帮助,专门为国家队员度身订造比赛自行车,自行车厂亦派出技术人员到现场收集数据,务求借助科技来提升运动员的表现,因此每部战车都价值10,000英磅(约$120,000港元) 

由于国家队无论在人力、财力和技术层面上都得到全方面的支援,成绩就自然大幅进步,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中勇夺8金4银2铜共14面奖牌,占英国总奥运奖牌的三分一,成为英国最强的奥运项目。

小弟亦有幸曾参观这个冠军摇篮的场地,当年是2008年的3月尾,当时正值举行每年一度的世界赛,而这亦是北京奥运之前最后一次计分赛,所以全部车手都尽力珍惜这次来争取奥运入场券,当中包括著名香港车手黄金宝,而他亦在2007年在这里首次赢得世界冠军的殊荣。

9XGZCnEBSvIorSO5ag.FJQ

IpU0c7OIY2QcoBI_MH0F7A

至于有朋友问到为何自行车场的跑道是向内弯的,因为当一个物体以圆形路径前进时,便会形成圆周运动(Circular motion) ,圆周运动以向心力提供运动物体所须的加速度,因此如果当跑道向内弯时,车手便可以借助自身的重量来增强向心力,进而提升加速度。

因为向心力的关系,所以自行车场的弯道上的斜度是相比直路差很远,因为转弯度需求的向心力不同,所以一般的直路的向内的斜度为16度,但是弯道上的斜度则是43-45度,有些新式的场馆更是达至50度,务求方便车手以更高的速度来过弯。 以同样的道理便可以解释,为何这些久经训练的一级车手会在世界赛中每缘无故地跌倒,特别是就算以低车速进行时都会发生意外呢? 因为当车手突然转换行车线,或短距离之内突然攀升至高斜坡时,由于内弯角度不对或速度不够,导致向心力不足因而跌倒。

因此,赛会只容许车手是从外线过头,不容许在内线超车,因为当高车速时,自行车会偏向由内线移向外线,务求以有更大的圆周来完成圆周运动,所以从内线过头会很容易导致内线车手会碰到外线车手而发生意外。

始终讲一句,场地自行车比赛是一个相当危险但又非常紧张的运动,因为一个圈的圆周只是250m,场地一点也不大,所以前端和后端的车手的距离不大,就算相差分远前前端的车手都只会是超越落后的选手一圈或以上,所以落后的车手都会有机会重回主车群。而观众可以近距离观看20名车手可以在70-80km/hr的高速在你面前过弯,而且互相超车,特别是进行计分赛(Point race) 和麦迪舜赛(Madison race)时就更加紧张,因为超车的次数、突围、抢分冲线特别多,所以比赛就变得异常紧凑,亦相当危险。

「计分赛(Point race) 多数是120-160圈的比赛,每10个圈便冲线一次,第一名有5分、第二名有3分、第三名有2分、第四名有1分,车手如果超越主车群一个圈便可以得到20分,所以车手会经常突围来抢分冲线。」

「麦迪舜赛(Madison race) 和计分赛类同,比赛多数都是120-160个圈,每10个圈冲分一次,不过是由两名车手以无限次接力方式比赛,车手如果超越主车群便可以得到领先的位置,尽管分数是落后其他选手,所以争胜的方法除了不断抢分之外,便是不断地超越主车群更多的圈数。」

Facebook album: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216402&id=84540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