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8bhHDeEgdLTykz6sEghEg

topuU30XSwYRpfYdrbI8NQ

ZzahoANgTCkc4lan1vhkVw

M1dG_Xw4bk5LtHqArO9KXA

pFIV44CRhgwWOMa.a3MdeA

q95dMjn3JwXIUFrypEuNPw

Michael Lee

讲了接近200篇blog,都好像未曾讲过加拿大的建筑,今日就尝试借用加拿大的例子来讲一讲活化建筑。
昨日引用了英国换肉不换皮的建筑,今日不如讲一个加建新皮的建筑。

 

 
这一坐是位于toronto的Royal ontario museum,而新建的部份称为michael lee chin crystal, michael lee 是一位有中国和牙买家血统的加拿借华人捐了3千万加元来兴建的博物馆扩建工程,这次是由Daniel libeskind设计的。
今次我是第二次介绍Daniel libeskind的设计,Daniel libeskind是有名的解构主义者,解构主义简单来说是三尖八角的建筑主义,其实正经一点就是不以一个原整实体来表现,即是不会以一个或数个正长方形、正圆形等基础几何形状来作为外型,而是由一些不规则的几何形状组合而成的建筑。
今 次Daniel libeskind更是尽情地用不同的几何形状组合整个外形,他根本完全漠视旧有部份的建筑。只在Toronto最大的博物馆加入风马牛不相合的怪物作为 扩建部份,Daniel libeskind是很抗拒和旧建筑融合的设计理念,而选择了为旧建筑带来全新一面。
他的处理手法就是不会妨古亦不复古,因为每个建筑会代表他的时代,旧的已过去,我们需要尊重历史但不代表重复前人的步伐来作一些类似的建筑,新的建筑当然要反应现代的气色,而且设计的大忌就是模仿或抄袭别人的设计,要与众不同才算是特色的设计,最重要就是如果没有新的面貌又怎会反映旧的重要和独特之处呢?
大家又有何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