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活在建筑中(简)

死了都要改

y_9e1mvchkeoamm6wv857a

对不起各位,为了办搬家的事而忙了一个多星期,今日终于有时间好好坐下来,重新回到电脑前写在香港第一篇文章。香港确实是一个繁忙的都市,香港人好像每一分钟都在忙,无论在公、在私都很忙。如果相比英国的生活时,英国的工作确实是相当休闲,但其实是什么原因呢?

若以建筑行业为例,到底为何亚洲的建筑师老是这样忙呢? 而欧洲的建筑师为何可以如此清闲呢?

首先,我尝试理解为何香港的建筑师如此繁忙的原因,以我自身的经验来说,香港的建筑师花了最多时间不是在设计,而是在改图。因为很多时香港的发展商会希望建筑师为他们尝试不同的方案,无论任何时候都不断地尝试新方案或修改方案。有些极端的例子是当混凝土已经建好后,发展商还希望修改设计,于是拆走部份墙壁并且重做,所以香港的行家都有一句名言:「变幻才是永行」。
至于国内的发展商,他们好像都有类同的习性,永远都喜欢在改变,无论任何一个时候都想尝试另一个方案,因此国内行家则有另一句名言:「死了都要改,改至天荒地老才精彩。」
为何会这样呢? 难道亚州的客户不能拿定主义,永远是三心两意、朝三幕四呢? 以小弟的经验来说,亚州的发展商不是不能拿定主义,而是因为他们太懂得当地的游戏规则和法规,所以他们可以在短速的时间之内,修改方案并且重新入则。而且,大家都对当地政府部份的规则、官员的脾性有一定了解,所以懂得在申报方案时避重就轻,不会做一些敏感和违例的事情,因此向政府申报一环则大致在掌握之中。
另外,很多香港数家的大发展商都有自己旗下的承建商,就算没有直属的承建商都有相熟的承建商,所以他们可以在短时间之内通知地盘修改方案,甚至可以边改边设计,因为大家都是一个老板,所以一切的事情都变得简单。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手续和金钱上的问题都已自然地解决了,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要求地盘修改方案都需要付额外的费用(Variation order-VO) 和额外时间( extension of time – EOT ) ,但如果是自司旗下的承建商的话,一切VO和EOT都只是文件上的问题,亦是内部的问题,钱方面亦可以说是左手交右手般处理,所以实际额外的成本都可以控制在低水平,当钱和时间都不是问题的话,发展商便有很大的空间在最后阶段还修改方案。
现实地说,现时大部份的地盘官司多数都是发展商和承建商或总承建商在施工范围、VO和EOT等问题上的抗争,所以一些没有直属承建商的发展商则会小心处理一切关乎地盘上的修改,因为承建商在每项修改上都会和发展商根根计较,处理得不好的话,双方则在法庭上相会。
同样的道理应用在欧洲的发展商,因为英国的发展商很多都没有自司直属的承建商,所以关乎地盘的修改都可免则免,其实最好不好。而且在英国向政府报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不是当方案合乎当地法规之外便可以兴建,分分钟需要通过居民大会,如果修改方案后而得不到居民大会通过的话,整个工程则可能要被迫拖延一段长时间,有时可能因为当地居民和舆论大力地批评项目,工程可能一度被拖延。因此,当得到政府的批文之后,发展商都顺理成章地完成项目,避免因修改方案而带来的额外风险,因此修改方案的次数确实是少得多,超时工作的程度亦自然地轻微得多。
不过,欧洲人确实对工作的热诚是比较低,就算在市道低迷的情况还有很多工会发起罢工,超时工作对他们来说好像是一件奇怪的事,而且还会不时地向老板投诉,但是在香港和中国不单是家常便饭,甚至可以说是正常生活的一部份。




富二代的悲哀

5bfhczdzltiwb0og0vrp1w

 

自从中国的经济起飞之后,中国的富豪就愈来愈多,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改善,但是在中国的一孩政策之下,无论贫与富,基本上都只有一个小孩。 因此,现在的孩子都下万千竉爱之下成长,在跨代富裕和跨代贫穷的情况下,中国顿时出现了一大批「富二代」和「穷二代」。

 

其实香港一早就出现这些「富二代」,因为香港在 80 年代已开始大规模地发展房地产,因而令一小部份人富起来,到现在香港房地产都是由几个大家族所领导,甚至可说是由他们控制。 因此福布斯排行榜中的华人,不少是来自这几个家族。

 

这些香港的超级富豪的第二代,大都被香港人称为含着金锁匙出世。 这些富家子弟在物质方面当然是无所不缺,应有尽有,亦自然有最好的机会接受最好的教育和工作机会,所以一出身便能够直接去到家族大企业的的管理层。 在一切客观条件都充裕之下,成功始乎是必然的,但实情往前是残酷。

 

由于工作的关系,不时都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富家子弟。 发现他们的表现是相当极端,有些人由于的家财万卷,所以无心上进,因为明知祖先的家财已够他们富裕地过一生,甚至好几生,因此就确实就尽情地享受人生。 但是另一种则接近完全相反,因为害怕被人狠评为「二世祖」或靠祖荫的「幸运仪」,这种富家子弟亦是我工作上接触到的一种。

 

坦白说,虽然他们很努力但是管理数百亿的上市公司确实绝非易事,而且管理过百亿的房地产投资的确需要一定程度的专业知识。 另外,由于父亲富甲一方,所以总会有亲友靠关系而进入家族公司处工作,所以经常令公司的营运不能公事公办、甚至公私不分。

 

作为富二代就更加根本不能挑战长辈或其他亲朋戚友的职权,这样便顿然令公司内出现一些特权阶级,无疑令学做实事的员工口服心不服,情况确实有如历史中的宦官与外戚之党争,大大拖慢了公司的运作,而现实地一个大地产原是恒生指数地成份股,但交至第二代之后便日落西山,数年内便被踢出成份股之列,要老父再次重出江湖才能稳定大局。

 

不过,最严重的问题是人力资源的问题,创办人一心希望子孙继承家业,而各亲朋戚友都能扶助自己的子女成就大业,但是要管理一单过百亿的投资就确实需要专门的知识,就算纯以经济立场来考虑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例如, 8 个 500尺的单位和 4 个 1000 尺的单位的总发展面积都是 4000 平方尺,但是发展的模式、投资的设备和相关的配套都大有不同,连预计的收入都是大有分别。 试问这样的决定可以随随便便让一个外行人来决定吗?

 

更可惜的是,作为这些大企业的「大旗手」唯恐过程中有什么缺失,连细微的事情都要过问,例如:水龙头的样板、地板的材料、玻璃的颜色等等。 一座大厦至少有超过 100 样的材料,如果每个项目都需要由最高管理层来决定,决策的效率确实成疑。 如果万一决定错误的话,便要令这些富二代来付上昂贵的学费。 我亲身的经历就是一名富家子弟已为公司的大旗手,在工程设计过程中全力参与,但突然有一天他改变了已施工的部份,一收已画了 3 年的规划,相关的改动最少要250 万,另外其他顾问和银行的利息支出都未计算入内,工程亦被迫停滞了一个月。

 

其实这只是一个很平宜的教训,但是这些外行的富家子弟又怎会明白一个设计上的改动会对整个工程做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坦白说,富有未必是一件好事,就让大家听听以下这个故事爱情,这亦是香港建筑界近年颇热的一段花边新闻。

 

香港其中一个大家族的千金与香港一所大则楼的太子爷结婚,建筑师和地产商的女结婚就确实是一个绝配,而事实地这所建筑师楼亦在短短几年之内扩展至 400多人,不过代价就是行内人人都称他作驸马爷,当然不少人都说他是靠老婆发达或一辈子要看老婆的面色做人,否则则楼的一大堆生意很可能会随着这段关系的变化而有所影响。 虽然驸马爷都是一表人材,而这些说话都可能被加盐加醋,但是客观的事实看来,这所则楼在这段世纪婚姻前是没有如此规模,因此引来的闲言闲语总是小不了。

 

如果结婚后要被人讲足一辈子的话,就确实是一件悲剧。 有时钱未必买得到别人的嘴巴。




写、写、写

 

今日原本想写其他题目,但是突然之间脑闭塞,所以写不出来。这几个月,我确实写少了文章,首先香港的工作确实比英国繁忙得多,而且责任亦大了很多。因此,每天下班后都总是身心俱疲,无多余的精力爬到电脑面前把字逐一打下去。另外,由于现在的工作上所遇到的事情,都不能在网上公开,免得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以往虽然说了很多工作上的事,但这都是旧公司内所发生的问题,一切事情已经过去了,所以讲一下也无妨。

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始终是缺乏私人时间,因为工余时间已经不多,而且有时间都用作加强自己在香港和大陆规范上的知识,因此每天都是看着一些极度没趣的条文。因此有趣的题材确实比以往少了很多,因为写文与进修是成一个正比。

写文章的数量和速度与进修的时间是绝对的关系,昔日的题材和重点除了是自己在大学时学习得来之外,绝大部份都是自己业余时进修的。无当看到新的题材之后,找到新的重点,然后就尝试比较其他类同的题材和重点,这样就成了一篇新的文章。坦白说,单是大学所学的东西都早已讲完,值得讲的都讲了,不想回忆的都不用再谈。

一直以来,都有朋友问及如何可以提升自己的写作能力? 坦白说,我不知道。一直以来,我的中、英作文成绩都是平凡之中的平凡,只是自从写 blog 以来,练习得多,就变得自然变得「得心应手」了。

虽然熟能生巧(practice make perfect) 都是老生常谈的事情 ,但如果要我具体一点来解释。我会尝试这样:

1.      先列出重点/ 要点

2.      列出重点/ 要点的先后次序

3.      尽量利用生活上的例子来解释

4.      联想其他类同的例子来比较

5.      选择合适的图片和影片来帮助自己的解说

如果举一个实际例子来说,我便以介绍日本平房系列来解释。

如果要介绍日本平房,就必须要包含和室, Tatami, 间 (Ken), 袄(Fusuma ) , 床の间(Tokonoma) 等部份。

但是如果只是把各部份逐一列出来,这就有如教科书一样,实用但非常平凡。所以当我列出每个重点和先后次序之后,便尽量利用一些生活的列子如和服、日本人的起居、生活习惯和日剧中的片段来提高大家的联想。另外,当然是尽量找多一些合适的照片/ 影片来帮助大家了解事情。

 

以我个人经验来说,如果当你脑海中浮现了重点之后,大纲就自然出来,感觉亦自然出来,你就有如一个说故事的人一样,把故事缓缓地说出来,这便是一篇由心而发的文章。我个人认为大忌是让大纲和字数控制了你的思绪,为字数而写字,确实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切忌为了要写一些字,而硬要写一些句子下去,勉强无幸福,字由心生。当你心想写字是一个苦差的话,写出来的「字」都是带有苦味,连自己都不喜欢,别人又怎会喜欢呢?

 

坦白说,最令人讨厌的文章不是淡而无味又或者乱七八糟的文章,而是一些搬弄是非、胡说八道的文章。写的人根本不是由心而发,而是与自己的良知背道而驰,甚至只是用文字换金钱,做一个会写字而不用脱衣的妓女/ 舞男。

 

 

我不是文学教师,文笔粗糙之极,只能在此「乱喷口水」,但是我又确实随心而发,乐在其中。拙文是狗屁不通也好、下三流下好,这都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一切由心出发。




「停顿」是为了「前进」,「忙碌」是为了「享受」

zeikmagq2gw2ah6mjkqc1q

确实有一段时间放下了笔竿( 键盘 ) 并忘遗了这一个与文会友的平台,近这几个月确实比较忘,因为这个 11 月是我有史以来最忙 11 月,一是搬家,二是工司是大装修,我亦要搬位,三是我要考试,四是要入则 / 送审,五是方案被规划局否决申请,六是修改方案再入则 / 送审,七是地盘要准备打桩,八是我要放假准备考试,九是要在放假前和同事交接项目,十是同学结婚是喝喜酒。

这些事情都终于在11 月内完成了,是好是坏我都已尽力而为,搬家完毕,送审完毕,批文收到,考试完毕,同学顺利结婚,地盘工程作最后阶段的准备便打桩。总算到现在为此都是正面的消息,希望一切能继续顺利进行。不过,无疑经过这么繁忙的 11 月,便令我可以有一个平静的 12 月,亦无疑令我可以安心地过一个平静的圣诞节,这亦是我近年最安心的一个圣诞节。

每次很忙的时候确实会很享受放假的时间,因为终于可以把自己从忙乱的日子调整过来,不过今次的忙碌确实令我更加享受现在的生活,因为每一次的大挑战都令我自己急速的成长。考试虽然沉闷、背书虽然痛苦,但当知道每一件事都是「学以致用」的时候,便相反地感激这个学习的机会。因为现在每学习的东西就是将来在「战场」上的「子弹」,反而我对这个考试感觉良好,始终自己从这个过程学习了不少。

回想中学时代的考试,心中只知道考试就是为了升级,求学就确实有如求分数。每天只盲目地背诵一些标淮试题/ 答案,考试过后便把相关的东西逐一忘记,确实读书为考试。

今次考试虽然不肯定是百份百无问题,但是我确实难得地乐在其中,因为无读一分书就确实多一分的自信。考试合格与否固然重要,但考试背后的知识反而更重要,经历过这样的历炼反而更珍惜现在拥有的机会,因为很多的知识确实是从无数的实战而得回来,而且每次从实战得来的知识,好像是比较容易能够默存在心中。

现在回想过去的一年,虽然工作繁忙,但是只要不是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就确实再辛苦也没有问题。讲到底,今次的考验确实为装备自己而努力,「停顿」确实为了「前进」,「离开」是为了「回来」,现在精神上和时间上都平衡了一点,希望可以重拾笔竿,再次上路。

新的文章已在准备当中,应在不久的将来出版。




蛋挞与葡挞

FXPZPisV3rIfi7cD92OMeA

TfqRouTR4weqRm3_dNmItg

在香港书展中,我曾答应一名网友讲一个新话题, 今日原本应该正打算把这篇文章放

上网,但是当我坐在家中时突然想起一些东西,不如先放上网和大家讨论。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我和一名英国的网友讨论建筑、blog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同样

需要面对经济下滑的问题,讨论如何在风浪中站得住脚,一谈便是3个小时。我和他

一时讨论那位大师如何出尽风头,一时讨论那些新晋则师如何打出他们的一天,总之

话题总是离不开是如何力争上游,更上一层楼。

这亦突然令我回想起在第一场电车游之后和两名网友讨论进修的问题,我当时给予

他们的回应是:「我不会鼓励你读建筑,但我亦不会反对你读建筑,因为如果入行之

后,便需要很大的热诚来坚持,否则是一件很大的拆磨。」

这一刻顿时我发现原来「离开是很容易,留下来才是困难」,因为如果当你决定入

行的话,便需要有无比热诚继续下去,务求更上一层楼。除非你是一个甘于平凡,只

求收工的一个人,工作对你来说只是为你带来生活上的需要。这种生活方式亦不无道

理,我有些朋友工作的目的,其实只是希望找到足够的资金让他可以每年外游两次。

对这些人来说,工作上的好与坏亦并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收入能够解决他生活上的

需要。人当然可以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只要是你自己选择的路的话,便随心去吧!

但是如果要扬名立万,名流清史的话又如何是好呢?  记起1997年左右,香港突然之

间出现很多葡挞专门店,一时间香港突然吹起一阵葡挞风,市民排队买葡挞。这风

潮一舜间地爆发,一舜间地消沉,风潮维持了不足两年便消失于天地之间,现在如

要购买葡挞,都只能在个别的店铺才可以买到,总未能成为市民惯常食品之一。

反观蛋挞,一早已成为了市民大众生活的一部分,在香港差不多每一间饼店都有蛋

挞发售。每论市道好与坏,天气热定寒,蛋达总会有一定的销路。任何一种产品要

做到细水长流,长久地得到客户的垂青,就必须要以高质素来留着客户,把客户一

点一滴地储下来,而且必须经过无数的风浪和考验,背后自然是需要极大的热诚来

支持。

今年香港书展出现了一个写真集的热潮,亦如葡挞一样舜间地爆发,但是香港书展

的一角永远是有明河社发售金庸先生的名著,虽然今年销情未必如写真集般高,但

是每年书展都有人购买金庸先生的名著。尽管出版了数十年后的今天,金庸巨著亦得到新

一代读者的支持,而香港差不多每个图书馆都有金庸先生的名著。金庸巨著已如蛋

挞一样成为市民生活上的一部分,永远都有他的新支持者。但是金庸先生并不是一

开始便一帆风顺,《书剑恩仇录》、《碧血剑》、《神雕侠侣》等著作都原是在报

纸副刊上出版,后来才结集成书,随后才一纸风行,洛阳纸贵。之后,才慢慢改编

为电视、电影、漫画、电脑游戏等不同媒界的产品,客户都是一个一个慢慢储起来。

要成为大师、要成为经典,绝非易事,但是并不是绝无可能。到底是如何做到蛋挞,

而非葡挞?实在没有一个方程式,亦可能是形势使然。但是总之都是靠无限的热诚

来坚持,不过热诚可以在那里找到呢?  我不知道!




平淡是福

felGyS97j.0TUn6YLnG.iA

近日的国际新闻头条就莫过於Michael Jackson 的突然离世,港闻头条就必定是甜甜姐和风水先生的一段情,两条事的可观性就莫过於一个字—「钱」。

如果他们不是富甲一方的话,他们的离世未必会做成如此大的震撼。现在每个人都讨论Michael Jackson 的遗产安排,在英国就当然是讨论如何处理50场O2 Arena 的演唱会退票问题,又或者Michael Jackson 之死如何对伦敦的经济做成何等打击?

因为伦敦预期数以万计的歌迷会到达伦敦消费和玩乐,所以酒吧和酒店都恭迎这批财神,但是现在便救神拜佛希望Michael Jackson的怀念音乐会可以如期举行,否则便肯定为病入膏肓的伦敦经济带来进一步的打击。

不过,最担心的就当然是AEG 和ticketmaster 两间公司,因为他们只有购买3天退票的保障,万一Michael Jackson 不能举办演唱会便可获3天门票的赔偿,但是如果Michael Jackson是因过量服药而死的话,保险公司便分文不赔。就算怀念音乐会顺利举行,乐迷都要求将大部份的收益成为Michael Jackson 的子女教育基金,因此承办商的3亿磅预期收入都可能见财化水。

讲到底,贪字得个贫。Michael Jackson 原本只答应做10场,最後一再加场至50场,就是因为这种压力令Michael Jackson走上不归路。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其实是外婆的葬礼,作为外孙的我因为机票的问题,只能在3G电话中向外婆鞠躬, 不能送她一程。我又再一次不能送将我抚育成人的至亲的最後一程,因为外公离世时,我又是在英国,而且同样是我离开香港第二年的时候,一个极不奇妙的巧合。

我外婆的教育程度比我外公更低,只能有基本阅读中文报纸的能力,英语的能力就只限於”Hello, good morning, goodbye” 等基本字句。她的一生就是为了这个家,一个尽心尽力将她的子女和所有孙儿养大,我父母早已离异,自小便跟从外祖父母生活。

外婆照顾我这名魔星的同时,亦经常协助照顾我其馀3名的表兄弟和2名表妹,每论任何时间都对我们众子孙关怀备至。在外婆家中,没有粉雕玉 的装饰,更没有金碧辉煌的家居。家中最重多的便是外公生前的义工奖项和众子孙的结婚照丶大学毕业照和任何见报的新闻。

有一段时期,她看电视必看某个电视台的新闻,因为我表弟曾是这电视台的记者,他必会为我表弟捧场打气。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便是外婆视我的画如她的珍宝,其实这幅画亦只是因为纽卡素的冬天寒风刺骨,无事可做,於是我百无聊赖地随手画一张素描,顺手便寄给她。在外人眼中,这张画是下三流之作,但在外婆眼中便是她的致宝,马上要过胶,务必放在家中的要处,并好好保存。

她最大的心愿除了是希望我们一众子孙健康快乐地生活,其次便是可以定期吃翡翠小笼包和到新机场一游,因为她从来未坐过飞机,亦没有到过新机场。

一个平凡的家庭住妇,就是这样没机心地活了80多年。她和外公一样,同样是一个平凡的人就用了他们一生的精力来守护我们一家人。他们轻轻的走了,正如他们轻轻的来,一生不求带走一点光彩,亦不求带一点钱财,只求令别人活得精彩。

相比Michael Jackson和甜甜姐,外公丶外婆根本不能和他们的成就相比,但是他们不用为他们的离开而忧愁,亦不用为他们的名声而烦恼。至少在我的角度来看,外公丶外婆活得比他们快乐。

看来平淡是福的,知足而常乐。

上图是外祖父母和我们一众表兄弟的合照,两名表妹未在相中的原因是她们当时还未出世。




天堂与地狱

qp5K_FrYLBL6jhFqzSefkA

暑假快到了,不少学生都完成考试。有一些建筑系的学生发电邮给我报喜,当然亦有人报忧。当中有人喜出望外,当然有人对教授们的评分很愤恼,这亦属正常,无论你去到那里,遇到什麽人都会出现这个情况。

建筑系的教学流程:

1)      学期初教授向全级同学介绍今年的数个题目,教授亦可能会简介自己的背景
2)      每个教授会带领一个design studio,通常一名教授会带领10-15个学生
3)      学生会随自己的喜好选择自己的studio
4)      教授便会给予学生指引进行设计,而学生需要每星期向教授和同学汇报设计成果。
5)      一个Project多数是一个学期,有时两个学期,有时只是2个月而已。Project的长度便视乎Project的复杂性和要求。除每星期的汇报之外,在设计的过程中亦会有中期汇报(Interim crit),学生的功课多数会在中期汇报时评分。
6)      到Project尾时,便会是最重要的一环,终期报告(Final crit)。由於是相当重要,所以除了校内的老师之外还会邀请其他校外的建筑师或教授来评分。
如果是Final year的话,除了是Final crit之外,更可能会有External examiner 来作多一次评分,甚至建筑师学会会派人评核学生作品。

由於建筑设计的评审标准差别很大,所以External examiner会调整校内老师的分数,亦因此external examiner在多数的情况下会最终的评审权。
这亦带出一个令人极度烦恼的问题,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教授都会保护自己studio的学生,而且亦因面子的问题都不会在Final crit之中杀死自己学生的功课。相反,立心不良的教授会为了希望自己的studio 能够有多些A grade 的学生,便可能会在Final crit 之中攻击其他studio 的学生,从而令自己studio的学生有更多的A grade学生。因此,有时我们看到一些学生的功课会离奇地高分,亦可能会离奇地低分的原因。

因此,学生在学期初选择studio时,便需要非常小心。如果你的教授不喜欢你的设计风格的话,学生就自然苦不堪言,而且亦未必会在Final crit 之中保护你,甚至可能攻击你。另外,若果你的教授牙力不够的话,亦可能会在Final crit 之中出事。

到这里只是讲完校内的问题还未讲external examiner的问题,理论上external examiner是中立的,但是始终会因为某某教授的关系而有所调整。
尽管免除了人事关系的成份,一个设计的好与坏很难以一个绝对公平的标准来定断,除非是特别优秀的设计,就可能会一致公认他的评分。但是在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发生这样的情况,便很难完全清晰地分别出作品的好与坏,特别是一些灰色地带的作品。

因此,External examiner的个人喜好,就很可能成为评分的关键,而学生的分数就可能会因此而作出一个重大的改变。
大家可能以为我把人际关系的成份说得夸张了一点,所以不如引一个真实的例子来简释,而且由於这件事情已发生了多时,所以可以开真名,亦如强了说服力。

最经典的例子是发生在80年代的HKU建筑系,当年硕士班的毕业作品邀请了日本的建筑大师—Fumihiko Maki和另外两名本地的建筑师来作external examiner。其中一名学生的毕业作品是主要研究一个都市规划方面的问题,由於问题相当复杂,所以整年的作品都只是在都市设计的层面上作讨论,而没有作任何的建筑设计,因此两名本地的建筑师只给予他D grade。

不过,由於他的前期research做得相当出色,而且整个规划方案方面做得相当仔细,所以Fumihiko Maki给予他A grade。因为Fumihiko Maki是世界级大师,而且亦曾获得建筑界最高荣誉的奖项— Pritzker Prize,所以其他老师和教授都改为同意他的评分,因为当时HKU之内没有一个人的成就可以和他相比,而且说话上的权威性亦难与他相比,因此没有人反对他的意见。
这名学生便在external exam之中由D Grade 改为A grade,之後当然是平步青云,成为建筑新贵,当然绝大部份人没有他如此幸运可以金榜提名,相反死无全尸就大有人在,很多学生辛苦了一年到最後一刻才被人五马分尸。

最可悲的是连教了自己一年的教授都因害怕得失其他权威的教授而没有保护自己的学生,甚至落井下石。
讲到底学生是否很没有保障,亦很不公平?

试问世界何年何月是出现过绝对的公平呢?

大学生已是成年人,便要学习如何处理成年人的游戏,现实社会中亦同样是因为权力和面子的问题而改变了人的决定。
人就是政治,政治就是人。
我们只可以选择不参与这个游戏,但不可以改变别人顺应时势,推波撞澜的态度。

9a89mwXv1RtJEPmiibfhzg

ASTLyJYv8_T4C4ynrRaFoQ

我会建议一些预防措施:

1)   千万不要选择一些过大范围的project

若果作为学生除了要用功读书之外,便需要学懂聪明地学习,何谓聪明地学习?
首先,千万不要让自己处於一个危险的境地,亦或者是减少自己犯错的机会。
因此,千万不要选择一些范围过大而且题目太广的project,因为假若题目过广的话,便等如任何类型的建筑都适合在这地盘。反过来说,就是无论你提出任何的方案都未必可以说服大众这是最合理和最适合的选择。
另外,若果地盘面积过大的话,亦代表可以发展的可能性太多,因此亦同样地很难选出一个具说服力的方案。
举一个实际的例子让大家明白:

添马舰

添马舰除了地盘面积大之外,而且发展的可能性相当广,曾在这里举办的项目亦相当多元化。
因此无论你建议是用作政府总部丶住宅丶酒店丶办公楼丶军事设施丶停车场丶绿化空间丶展览/多用途活动场地丶音乐和艺术学院丶甚至取代西九文化区的空间都可以。

以上各个可能性都可以被接受,亦同样可以被反对。

1)   政府总部
支持: 旧政府总部太旧了,需要新的办公空间。
反对: 重建旧政府总部便可,不一定要在添马舰。
2)   住宅丶酒店丶办公楼
支持: 由於面对维港应该可以为住宅丶酒店丶办公楼提供美丽的境观。
反对: 商业发展的建筑很可能会是一座屏风楼,令金钟内的自然通风减少。而且这块土地是维港两岸小有的大型公共空间,土地应该留给市民使用。
3)   军事设施
支持: 这土地一直以来都是军用土地,所以沿用军事用途都非常合理。
反对: 香港是否需要更多的军事土地吗? 而且解放军都同样放弃土地的使用权。

4)   绿化空间
支持: 这土地是一块难得的沿海土地,亦是香港重要的公共空间,所以还地於民都很合理。
反对: 由於这土地如此珍贵,相信卖地方面的收益是相当可观,为何要如此豪气地建造一个7星级的公园呢?

5)   音乐和艺术学院
支持: 这土地与演艺学院相距不远,而且两者之间的大部份空间是甚少人用的公园,因此可以在这里建设一个香港文化丶艺术丶表演丶文化教学的集中地,而且演艺学院一直都是香港艺术发展的核心。

再者香港粤剧界一直为表演场地而烦恼,亦缺乏教学的场地,在演艺学院附近扩建中华粤剧学院实属正常。因此部份的西九文化区表演场馆是可以建在这里,而且香港亦未必需要如此多的场馆。

反对: 香港是否真的需要这麽多的场馆吗? 而且亦会否太浪费如此珍贵的土地作表演场地的用途? 是否没有其他较为合付经济效益的方案呢?
从此可见,如此一个简单的建议都可以换来四方八面的攻击,而且没有一个具说服力的答案。因此这些题目最好少做,否则当你把整个方案完成之後,教授都可能因为土地用途上的不认同而完全反对你的建议,而你之後所做的设计都变得完全不合理,不合格的机会是相当之高。
因此,当我介绍添马舰时,从来没有评论这块土地的发展用途和相关的设计,因为实在太过容易去批评,而且亦不会有任何结论。所以,都只是讲述一下相关的投标和设计比赛的事情,免得过於负面地批评行家的作品。

2)   回答第一个问题是关键
当学生在Final crit讲述完自己的project之後,便会由教授向你提问或对你的project作评语。
在Q&A环节内的第一问题是非常关键,因为第一个发问的教授多数是比较资深的教授,而且说话份量比较重的人。因此,如果当学生不能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其他教授便很可能沿着这个方向问下去,而且其他的教授不会反对第一名教授的说法,否则便等於当众落其他教授的面子。
如果第一个问题回答不理想的话,便很可能在之後的问题被别人攻下去,除非你自己的教授在这刻出手帮你,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好的教授便会懂得利用第一条问题来引导学生说出欠缺了的优点,例如:学生的设计提供良好的自然通风环境,但是在presentation中没有强调。
於是好的教授便会利用第一问题来帮助你:” 请你解释你的环保设计元素,例如:自然通风..”
这样的问题便可帮助学生补充原有的要点,令整个presentation变得更为充实,亦导向其他examiner 问类同的问题,使你避开设计上的一些负面问题。

3)   主动向师兄师姊收取情报
当学生在学期初选择studio时,切忌选择一些好权力欲的老师或相当懒惰的老师的studio。因为如果你的老师是好权的话,你便极可能成为他面子工程的工具,亦可能会成为他竞争对手的攻击目标。
作为学生没有需要和其他派系的教授对着干,亦不需要卷入政治斗争的旋涡,更不需要成为别人政治斗争的棋子。
假若老师是相当懒惰的话,就根本不会把真功夫传给你,他们上学只为出粮,试问学生又怎会在这样的人身上学到真功夫?讲到底,进大学读书都是希望学到东西。

因此,最後事先向师兄师姊处收风,对各老师的风格和脾性作一点了解,无谓令自己卷入不必要的旋涡。

4)   主动参观其他studio的presentation,特别是Final year
其实最直接的做法便是自己亲身观看师兄师姊或别人的Presentation,特别是final year。因为今朝君躯归故土,他朝吾体也相同,今日的他便是明日的你,无论好与坏都参详一下。

这样你便最清楚其他老师的脾性,谁是用心教学?谁是伪君子?便用自己的一双眼睛来作判断,其实答案并不是很难找到的。
除了是要了解老师之外,别人的设计和评语都是一个相当有效的学习方式,尝试假设自己是他的话,你会否这样做设计呢?
这样的比较便可以帮助自己成长。

希望能够帮到芸芸学子的一点忙,祝大家好运。




新人的警号

MXNIsd8ExWXaSiPWb70sqQ

由於近日我收到不少将会毕业学生的电邮,他们大都担心成为「毕业」= 「失业」的一份子,请问我有没有方法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增加成功求职的机会?

坦白说,现在很多有经验的行家包括我自己都还是在待业当中,现在的经济情况并未改善,但感觉上已有一点复苏的迹象,希望明天会更好。

作为新人,第一步当然是好好准备自己的Portfolio,第二当然是不怕艰苦,不怕少钱,但求有一个工作经验的机会便积极一试。

但是有一点不得不提醒所有新人,现在的教育制度在某个程度未必为新人提供足够的训练,让他们在出社会前有足够的准备。

在我前公司都有不少新人,在公司工作了1年,甚至2年。都未曾参与一个工程的规划和设计工作,所有时间都在画3D效果图丶涂颜色丶Powerpoint丶Photomontage等工作。虽然这都是一个则师工作的一部份,而且需要用心地工作,但是对整个项目的规划丶管理丶设计和入则等过程就一无所知,工作了两年都未曾和工程师碰过面,连一部电梯的安排都完全没有基本的知识。

例如:一座大厦需要多少部电梯?

电梯大约分多少种?

需要多快的电梯?

电梯的最大承重?

伤建人仕的电梯设计要求?

我敢和大家打赌,在今年香港毕业的建筑系硕士生中,没有5个人可以回答以上的问题,甚至很多人认为这是工程师的问题,而根本没有打算去理解这些问题,所以连寻找答案的途径都未必知道。

因为这个情况,很多新人都不知道一些建筑师必须知道的专业词汇:

FFL - Finish floor level (装修後的水平标高)

SFL - Structural floor level  (经构的水平标高)

Dead end – 尽头路走火路线的最大距离

Direct distance –  房间内逃生路线的距离

Travel distance -由房间至消防梯逃生路线的距离

Fire zone – 防火分区

FRP - Fire resistance period

EVA - Emergency vehicle access

至於一些行内术语就更加完全没有知识:

草鞋底 - Blinding layer , 在平地後的首层混凝土

死掟 - Dead Shoring临时支架的一种

飞掟 - Fly Shoring 临时支架的一种

则掟 - Side Shoring 临时支架的一种

MAwDO9TRWN59_SdSDEvEVg

Dead Shoring

ZHhxOior.PmRRCIKsOtiSw

Side Shoring

z9S2AzpXxgp.nqCGJsfHsQ

Fly Shoring

这些需然未必是必要的知识,但是作为行内中人都应该好好准备自己。否则很难和其他行内专业团队沟通。无奈地,现在的教育制度都视建筑是以艺术创作为主,对一些工程丶合约和承建技术的资料都不大重视,甚至漠视,某程度上可以说是与职场上的要求有一点脱节。

所以,不少新人对很多建筑的知识都只限於设计丶理论方面,技术层面则要由时日来磨练,但现在的经济环境根本不能容许新人慢慢在公司中学习,所以对他们求职来说真是有一定的难度。

讲到地盘管理,这亦是新人的弱项,因为现在的香港已很少地盘,就算有地盘都是由有经 验的人负责。而香港则楼的项目十居其九都是国内的项目,因此地盘管理都交由国内的建筑师负责,所以新人都很少机会到地盘工作。再加上不少女则师又怕肮脏, 又怕晒黑,所以很不愿意到地盘工作,因此很多新人的地盘经验严重不足,甚至是零经验。

其实,我地盘经验都不是太多,但知道则师绝对要懂得利用以下3个重要的职权:

EOT - Extension of time

LD – Liquidated damage

VO – Variation Order

在香港主要是进行Traditional contract, 因此则是有权签署以上的申请。

当建筑师需要更改设计或加减某部份的设计,便会与承建商讨论更改的费用。例如:原有的设计是要兴建100个窗户,但现在加至110个窗户,有关额外的设计费用便会以VO方式来修改收费。

不过,通常的情况是由於则师出错图或业主更改意见,所以需要出VO来更改兴建费。

当承建商未能在合约要求的deadline 前完成工程,便会根据合约中LD条款来扣取有关收费。但是承建商可能是因为天气情况不稳定丶则师修改设计或则师没有提供足够的图纸等因素而导致工程延迟完成,所以建筑师便可以根据合约中的条款来给予承建商的EOT。

不要小看LD和EOT的权力,在一些大型工程来中,一天的LD已经可以是15万港元,甚至更高。因此,大部份的承建商都会在EOT方面很”用心地” 向则师申请,而世界上所有的承建商都差不多必定会说建筑师的图纸未够清楚,所以需要EOT。至少根据我在上海丶北京丶英国丶香港丶俄罗斯的经验,所有的承建商都是如此。

讲到底,都是一个” 钱” 字作怪,建筑师便需要懂得如何利用他的权力来控制/协调有关争端,因为建筑师的图纸未必会绝对是对的,出错图的机会是时有发生。万一出错图时,被承建商claim VO 的话,发展商便必会破口大骂,你的饭碗就自然危危乎。因此,必须要有精妙的人际手碗,懂得如何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利用EOT来补救。

当出错图时,真的可以在一些灰色地带的EOT申请中放水给承建商,又或者在收货时松一松手,让承建商能拉上补下收回合理费用,便尽量避免VO的申请。有时为了要做完场戏,可能会同时罚承建商LD,但又同时给予他们EOT,表面上可能是捉得承建商很严紧,但另一方面都会给大家一条生路,这绝对是一门艺术。

因为一个地盘总会有很多错漏的事情,而且亦会有很多灰色地带的申请,正如球证未必一定动不动便出红丶黄牌来警告球员,总会有弹性处理的空间。人是生丶合约是死的,大家都是希望开开心心地合作。

为了希望为一些新人有多些资讯,这各位行家在此尽量提供一些行内术语和经验,让他们可以有多一点的准备。

最後给新人的一句忠告:如果你以为自己毕业後便是天之骄子的话,你不是会死得很快,而是已经死了。




Colour 与Color

D0qSiLbrpGF_u3Ade20Wng

前几日和大家讲开关於读书的问题, 亦令我想起我中学同学的一个极不愉快的经历。我有很多中学同学都是教师, 教中学和小学都有, 其中一名同学在教院毕业後便任教小学。

在某一年的一次英文默书考试中, 其中一名学生默了COLOR, 但教科书上写的是COLOUR。因此, 我同学作为老师便根据教科书来评分, 扣了这个学生分数, 於是这个学生刚刚不合格。

派卷之後的数天, 这学生家长便来到学校找这名老师的晦气, 大骂老师的不是。

因为Colour的意思是颜色, 英式写法是Colour, 美式写法是Color。在日常生活中, 两种写法都没有问题, 但学校教学时便自然以教科书为标淮。於是老师都希望息事宁人, 加回分数令她的孩子合格。

但这名家长还未息怒, 连珠爆发地在一众学生面前狠骂这名老师, 一大堆极难听的说话都说了出来:

“你们这些老师都好好进修一下啊! 连美式英语都不懂, 又怎可以教英文。”

“… …你们的英文程度这样差, 难怪要考基准试……”

“… … 以後请你好好备课, 免得我又要请假来学校…..”

结果当然不只是这名学生合格与否, 而是这名学生从此不再专重所有的老师, 经常说: 我都不肯定你们的英文alright or not? 因为你们的英文不够update。

一名不专重老师丶不专心上课的学生, 成绩就自然一落千丈。这名家长的做法是帮她的孩子还是害了他呢? 最後受苦又是谁人呢?

记起先前曾经爆出一位名校教师向家长要求数以10万元的” 桌下钱” 来作为首先取录的报酬, 当中有数名家长不惜欣然奉上接近一百万元给这名教师。

但其实这些家长有没有想清楚, 你们千辛万苦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做一个好人丶出人头地, 但其实如果这名教师愿意收你额外的金钱的话, 就已经好人有限。而这名教师更主动提出走後门的方法, 这名教师就肯定是一个坏人。

如果你明知这教师是一个坏人, 又为何愿意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交给一个坏人来管教呢? 是否本末倒置!!!




抉择

pceaPXq4ntCxPlTwnGRa4g

今日这篇blog是为回答一名好妈妈而写的, 她经常在网上与我讨论有关如何鼓励她的子女读书而写, 从字里行间我感受到她是一名” 紧张大师”, 每日都忧心她孩子的前途和学业, 十足一个典型的香港妈妈.

我看见她的E-mail, 心中就不断浮起一些说话: “一生儿女债!” …… “养儿方知父母恩!”

至於我和我的家慈的关系就精彩, 她都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不时会问我的生活丶读书状况等东西, 我给予她的典型答案: “又是这样丶不用担心我”.

老实讲, 家慈从来都不用参加纤体计划, 因为我必定令她吃不安丶坐不乐, 而事实的情况, 我真是没有向家慈作太多的交代:

读建筑 – 我没有和她相量过

毕业後回港发展 –  我没有和她相量过

和日本藉的女朋友拍拖 –  我没有和她相量过

去到结婚丶摆酒的地点 –  我没有和她相量过

唯一和她相量过应该是嘉宾的名单和仪式的细节事宜.

讲到这里大家可能会认为我很自把自为丶自以为是丶东歪西倒的一个人, 老实讲我都认为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绝对没有如温总和王安石般高上的情操” 天变不足畏丶祖宗不足法丶人言不足恤”  我只是一个为反对而反对, 不甘受制度限制的人, 所以小学的操行通常都是全级最尾的一个.

无错, 不听老人言丶吃亏在眼前. 我的确犯过不少的错误, 而且自己都对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错的, 但是我对我的选择从不後悔而且感到安心, 而事实地我是从我的错误中学习. 失败乃成功之母, 其实亦是人生的老师. 从来没有人可以不经过风浪而成功.

讲起我最大的错误就一定要数我断脚的经历, 上图是我在2年多前在香港落飞鹅山之後, 在旧清水湾道落山时因为前方的巴士急停, 我情急之下便唯有逆线行车, 但想不到, 斜路底修路. 跟着便冲撞了水壆, 一个番斗之後便断脚落地.

送入医院之後, 家慈看到病床上的我便当然心痛, 伤在儿身丶痛在娘心. 我的舅父和姨母就当然大骂一场, 20多岁人竟然这样大意行事, 特别是在婚礼之前的数月.

这件事当然是我的过失, 亦连累家人为我的事而操心, 但这件事除了令我明白要安全行车之外, 还需要做足准备才出车, 因为今次我完全轻估旧清水湾道的斜度, 亦对附近一带的路段没有了解.

但令我最明白什麽是福气, 在手术过後的一刻, 我被送到回病房, 家慈和太太在等我回来, 这一刻我不自觉地左手握家慈的手, 右手握太太的手, 跟着我对家慈说: 自从小学之後, 我都没有再握你的手了.

之後在手术後的第一晚, 麻醉药刚过, 受伤的腿完全感到不像自己, 而且痛楚是从骨中痛出来(因为我是断了两条骨). 最痛的一件事是不能小便, 因为麻醉药的关系令我有两天不能小便, 要插喉放小便. 这种感觉实在不能用言词来形容, 简单一句: 男人最痛.

两日两夜如果没有止痛药不能睡觉, 就算睡着了都会因药力已过便痛醒. 这一刻我终於知道: 食得丶睡得丶走得丶去得, 是我的福气.

经过这些错误我不可以说我成长了, 但我相信我明白了为何要活着. 我知道我为何要读建筑? 为何要做建筑? 为何要写这个blog? 为何要珍惜生命? 为何要珍惜眼前人?

为何我会突然讲这些东西, 除了是回答好妈妈的问题之外, 当然是到了人生交差点, 第一: 我公司裁了接近80%员工, 我是其中一个, 就算没有被裁的, 部份同事都需要转为part time 或减薪或转到其他分公司工作. 但同时有出版社找我出版” 建筑游记” 一书, 这本书将於今年书展出版, 而这个blog的订阅人数亦到了500人.

是福是祸很难决定, 在待业的过程中, 我便尽力写好这本书而且写稿的时间不多, 难得一个空档便可以专心做好这件事.

最後, 当然是多谢家慈多年来的包容, 多谢我的贤内助和我一起同甘共苦这麽多年, 另外, 今天是她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