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荷蘭

上下不分的建築─University of Utrecht, 演講廳

XVNOssrt01dTRDII5lekhQ

_dzVogK2Q.xy8O6YTtgkcQ 2LFbRHB4IrSIMOQmXNJ5Rw f.absFmEofyhqeoIfQL8pg l8mE_C8y6wAG00E8qCIPOQ sMGnmKSH3HFeycxZVuymtQ XqqHuHTMnekdCRmw2LIVww  yNHsjvUgArB3AZcYmS9.Yw Zp6enmXdc1K1seNppRyTsQ

今日想介紹一下Rem Koolhas 的早期設計,Rem Koolhas 是Zaha Hadid的老師,他和Zaha hadid 一向都致力推行解構主意,近年比較有名的建築便是北京的CCTV新大樓,同樣是貫切了東歪西倒的建築風格。

今次我為大家帶來的是他早年在荷蘭的作品,這亦可以說是Rem Koolhas 在荷蘭的成名作 ─ University of Utrecht 中的演講廳。他的設計理念很簡單,就是把上下兩層的空間用一個斜坡來連接,這樣便把上層的空間與地下一層的空間連結成同一個平面。用另一個方式來解說,因為演講廳的室內高度是前高、後低的,目的是讓高層的學生可以看到講者的解說。因此,Rem Koolhas便利用了這個高度上的特性來製造出一個斜面的空間,讓學生可以直接地從地面走至演講廳的高層,從而從高點進入演講廳,而演講廳之下的高樓底空間便是飯堂,低樓底的空間便是單車(自行車) 的停車場。

當學生進入此大廈的一刻便可看到左、右兩邊各一條的斜坡,讓學生選擇進入演講廳,還是進入飯堂。在演講廳附近的空間便是不同的課室和連接其他大樓的通道,表面上看來這樣的概念是沒有問題,但是當你親身參觀過之後,便會覺得這是一座極有問題的建築。

首先,連接主入口和演講廳入口的斜坡太斜,不單輪椅不能安全地進入高層,而且斜坡異常光滑,平常人都需要萬分小心來步行,穿高根鞋的女仕更是高危。而且在演講廳的主入口旁的部分外牆是突然地彎了起來,雖然這部分成為不少建築雜誌的封面,但是這確實又是無中生有的設計的一部分。另外,由於飯堂的高度不平衡,所以燈光設計和效果確實有一點不理想,而且陽光不足。

至於建築細部亦是令人失望,很多牆和柱都沒有塗上油漆或任何裝飾,但亦不是像日本安藤忠雄般有系統地使用清水混凝土,所以感覺就好像一座未完成的大廈。這亦是當地大學教授的評語,荷蘭的建築好像只是80%完成,細部設計和處理都未盡完善,所以設計都永遠帶著遺憾。

 

不過,這還未是最大的問題,在連Utrecht不遠的另一座美術館,同樣是Rem Koolhas設計,同樣亦是使用這個上下合一的概念,但是規劃就嚴重失敗。 8年前,我花了30分鐘都不能找到入口的位置,連當地的學生都不清楚,直至我看到有人離開才找到入口,總之是超級混亂,不過這亦是Rem Koolhas早期作品的特色。

 

Rem Koolhas雖然未如他學生Zaha Hadid 一樣,只是一名紙上建築師,但是他的設計在理論和概念層面上是可行的,但到實際執行的話,就往往敗在細節中。




優秀住宅系列—The Whale

MPI.uBHdixp.eE0QtEhjIQHLrAIE.y6MONJae_x56oig

qjeifRZa4FMuMdOi1UnWPA

GTdcQ0Zgcu4.JlE3BVSdxw

 yNHsjvUgArB3AZcYmS9.Yw

上兩回講完一些外國的獨立屋,對小市民而言這些都是Dream中的house,簡直遙不可及。在香港、台灣等地方如果要住這類型的屋實非易事,所以今回講一講亞洲常見的住宅大樓(apartment housing).

這住宅大約10多年樓齡,在荷蘭阿母斯特丹沿海邊包括90多個單位的住宅,由荷蘭建築師—de Architekten Cie所設計。

設計理念很簡單,就是把走廊通道放在內園,而把所有單位放在外環,盡量增加向海單位。為了盡量保障私隱,所以整座大廈分為東西兩翼,每翼都配有一組電梯。東西兩翼之間是利用兩個特大的單位把走廊分斷了,這便不單可以制造東西翼的同時可以增加銷售面積。為了不想太單調,每層分格的位置不在同一位置,所以可以盡量體驗實實虛虛的體量關係。

可能是荷蘭的走火法律的要求,因此在內園裡都提供了數條鋼樓梯來連接各層。由於分隔的位置不同,所以鋼梯的位置亦因而起了變化。

不過,最特別的是這大廈的首層並不是完全密封的,局部是升起了的,升起了的空間除了是出入口之外,還可以提供自然對流的作用(stacking effect),令整個空間的空氣都得到改善。

雖然這大廈的密度未必如香港般高,但是建築師的理念同樣都是希望盡量使用空間,但不會建造出屏風效應的建築物出來,相反是盡量提高通風和採光的效果。

講到底, 有什麼樣的市場便有什麼樣的產品,如果市場追求通風度高、採光度高的產品時,發展商便只有營合市場的需要。

The Whale的地址: Baron G.A. Tindalplein 11019 TW Amsterdam Netherlands




優秀住宅系列—Schroder house

MdaWbyOIeV18mPVzugnThA

2RXtnmam5urPcD20zM3Yjw

cNeFOPCiwHJAwpa7W7FYSg

今日開始不如講一講外國的住宅建築, 雖然不是外國的月光特別圓,亦不是外國的建築特別好,但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而且總會有優秀的案例作參考。

今日講的是位於荷蘭Utrecht市的一個小住宅,這座住宅是由荷蘭建築師— Gerrit Rietveld 於1924年建的,現在是世界文化遺產的建築。他的設計理念很簡單,就是在一個正方盒上加上不同的橫向或直向的部件來組成露台、欄杆和雨簷各部份,並且加上不同顏色的鋼柱來支持露台。外牆上亦塗上白和灰色的部份,令整個立面形成不同層次的對比。

Rietveld 很特別地沒有把窗口的高度劃一,反而是因應室內空間的需要而調整。例如:右邊是studio 的位置,所以窗台部份高一點。而左邊是連接露台的公共空間,所以是落地玻璃。

cgvW2OvaJ7cQZwQ7wPP99w

首層空間

gjCKlH4orgHfyljuhjG2mw

完全打開的空間

b7CmWR6APxuG5hm224PTBA

關閉了的空間,紅色線部份是活動牆部份

不過,最特別是它的室內設計,樓上是有3個房間,但是都是用活動牆分隔,所以當白天時便把活動牆收起,然後3個房間便組合成一個大型的空間。而這建築物是沒有窗簾布,家中是掛上不同顏色的木板,木板的大少是根據窗口來修正的。在白天時便是家中裝飾的一部份,而晚上睡覺時便用來封閉窗口。

坦白說,這建築物很難用文字來描述它的空間和設計,因為活動牆是需要親身感受過才會知道,我2001年到訪過這裡之後,至今仍深深記得Rietveld所構造的空間。可能Rietveld同樣是有設計家具,所以他是從一個3D的空間來設計整座大廈,而整座大廈亦沒有跟隨當年流行的中軸線設計,銳意利用正方盒和平面的組合來打破當時的傳統。

如希望參觀這座大廈請在以下網誌預約:

http://www.centraalmuseum.nl/page.ocl?pageid=511&version=&mode=




上下合一的建築 – Delft University library

8mDo2Jp_tsT0KjaURxdaRQ

g8hdvcJXufUTi3jRp1gOuA

XiXldis4w_3Bqz1Oasu_IQ

jyIMuY7XcREgsgWTuiZ6DA

Nwkz6VBMI09ic9_LbO3vqA

PvTTtU5bLWh4LlzmPDONnQ

講開又講, 我原來都寫了超過200blog, 不經不覺都寫了23萬字, 很多建築類型都向大家介紹過, 但發現原來我從來未曾介紹過圖書館, 今日不如講一下圖書館. 反正為答謝第350名訂閱者 – FCHAN, 她希望我寫一些關於建築物和植物的blog, 今次就不如講一個和植物很有關系的圖書館.

這是Delft University 的一座圖書館, 它的設計理念很簡單就是將一邊的天台和首層的地板連接, 屋頂便成為地板的延續. 這個綠化的屋頂就直接變成一個大型的公共空間, 所有學生都可以坐在屋頂之上.

圖書館中央的一個圓椎體就是自修室, 而陽光可以從尖頂之處射進室內, 但圓椎體是繼續延伸至低層, 這樣便營造一個寧靜的自修空間. 至於室內設計就更精彩, 由於一邊的屋頂很低, 所以不能夠放置很多圖書, 於是就把圖書放最高的一端, 而整個室內空間就完全開放.

這樣的一個大空間, 的確令很多學生都願意在這裡上網和讀書, 不過這樣的設計就可能藏書量不多, 但多年重看這些照片之後, 我都深深地記著這個空間.

我在大學2年級時參觀這大廈, 教授就馬上問大家覺得這圖書館怎麼樣? 很多亞洲同學都覺得這樣的設計很特別, 但很多空間的實用性不高, 就算這樣大的綠化空間都好像沒有什麼功能. 在這一刻一名來自蘇格蘭的同學, 就馬上反駁他的說法. 他說這屋頂很好玩, 於是他便馬上躺在屋頂之上並馬上從屋頂滾下去, 雖然很危險但大家都大笑一場. 跟著其他英國同學都一同滑下去, 雖然很骯髒但大家就好像活士托演唱會般地瘋狂玩耍.

這樣的設計理念就很明顯地分別出東方人和歐洲人對美學的觀念, 東方人很著重產品的實用性和需要性, 如果產品不實用已經大打折扣. 但歐洲人真的可以單純用一種感覺來享受空間, 儘管這樣大的屋頂未必有很特別的功能, 但只要看到大的綠化面積便給予人很舒服的感覺, 而且這樣斜頂設計的確在視覺上減少高密度和屏風效應, 反正這是政府地不用考慮高實用率和其他商業原素.

不過, 講到底設計都需要有一個設計理念, 無論你是實用主義, 還是浪漫主義又或者是後現代主義, 你都有一個立場, 但反觀香港的中央圖書館, 大家又認為它是一個怎樣理念的設計?

以後會嘗試講多一點其他地方的設計, 不會再集中在香港、北京、日本和英國的設計.




成也在水, 敗也在水- Minnaert building

4wJRSO9gxBfkHrF5.C0wgg

19C3bmiWMcJwmdXniMuXGw

pQRTiXXab1CkXFXEiezZSg

vIgSTKC9t0F3D.dZ937D2Q

Minnaert Building 是荷蘭 University of Utrecht的天文學和物理學系大樓, 具有實驗室、電腦房、大學講堂. 這大廈為何稱為 Minnaert, 因為是為紀念曾在大學任教的著名天文學家-Marcel Minnaert.

這大廈是由荷蘭著名則樓-Neutelings ridijk architect設計, 為了強調 Minnaert的重要性,Neutelings ridijk architect把柱子收藏在 MINNAERT等字之內.Minnaert builindg另一最大特色是在一樓的大堂設有一個很大的水池. 這水池是用來收集雨水, 讓雨水吸收大廈內的熱量. 因為, 當天氣熱時, 水池內的水份會被蒸發, 帶走大廈內的熱量, 當天氣泠時, 水池內的水份會釋放先前吸收的熱量, 以作平衡室內溫度之用.當水池內的水太多時, 便會排出室外. 另外, 外牆的紅磚不是全部實心, 部份是空心, 所以空氣可從磚之間的空隙進入大廈, 令大廈自然通風, 不用空調.

水是這大廈一大特色就是水, 不過敗也在水. 我在大學二年級時跟除教授一同參觀這大廈, 不過當我們看見水池中的青苔,便對這廈非常失望. 一個很大的空間用作水池便沒有任何功能, 雖然水池旁有一些坐位讓同學使用, 不過由於向南的關系, 陽光太過強烈, 令使用者大減. 再加上大堂沒有天窗所以陽光不足, 再加上濕氣重,所以有頗重的發霉味道. 不過水池的確有減低室溫的效用, 但效果不是太過明顯.




平凡中變出不平凡-Wozoco

EdjnQxbrhk8Khw3o7auasAAhJLnDsqBQQyuH6EHi3TOA

CAWJgZpTyXAtl42_kWvKTw

gOfX3KfKj6itivfOKbIoUg

RWvnIFzzQo9v_8NPxBUwUA

寫了三十多篇blog, 都好像沒有談過住宅, 今次為大家介紹是位于阿母斯特丹的Wozoco, 今次先問大家一些問題:

1)      單你的感覺, 這是那級數的住宅, 高、中、低級住宅?

2)      這是私人、公屋,還是居屋?

3)      住戶多是年青夫婦、大家庭,還是單身貴族?

4)      建築成本屬還是高、中、低級住宅?

答案是:Wococo是荷蘭政府在為照顧阿母斯特丹的獨居長者1997年而建的低成本公共房屋, 位于阿母斯特丹市郊的草根楷層住宅區. 負責設計Wozoco是由一群年青人組成的新設計公司MVRDV,當時他們收到的要求是設計100個單位的高密度低成本公屋, 這是阿母斯特丹市小有的高密度建築, 因為政府希望保留市內的綠化地帶, 因此破格引入高密度式的建築, 但同時要考慮日照的要求. 何謂日照, 就是新建的建築物不能完全阻擋現有建築物的陽光, 因此, 新建的建築物的長、闊、高都會因此而受到限制, 以確保現有建築物的採光程況.

當MVRDV完成單位的基本設計時, 發現現有的方案超出高度限制的要求, 另外, 其影子影響西邊住宅的採光程況, 所以,Wozoco的西邊需要局部降低, 但是只能提供87個單位,因此, 另外13個單位需要懸掛在北面. 但以荷蘭的一般住屋要求來說, 向北的單位是不能接受, 因為向北的單位是長年沒有陽光直接射進屋中, 這與香港情況不同, 因為在西歐地區由於冬季較長並且寒冷, 所以陽光能溫暖屋中並減少暖氣的使用. 但由於規范所限, 所以Wozoco把上下兩層的共4個單位懸掛在北面, 亦因而使Wozoco有如此特別的外形.

至於南面的典型單位, 雖然每層的平面圖則一樣, 但MVRDV拒絕把Wozoco如香港式的住宅, 每層的平面一層一層建上去, 令外形單一化.MVRDV巧妙地使用露台和窗口的位置, 令每層的外觀帶來不同的變化. 南面的露台和北面的懸掛單位令Wozoco從平凡中變出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