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瑞士

陰陽合一的建築—凡高博物館

  

舊翼

建築設計有兩個最難的情況,第一情況:地盤是位於一個完全空曠的地方如公園、沙灘、海邊,因為在這樣地方是適合任何形狀的設計,而發展的可能性太大,即是無論任何設計都未必能說服別人。如果建築物是四方的,別人會問為何不可以是圓的呢
第二情況:地盤是在歷史建築或標記性建築旁作設計,因為在四周的環境都以現有的建築物作為地標,如果你的設計在它旁邊的話,就很容易被看下去,又或者是需要做出奇形怪狀的外形來特出自己,情況就有如多倫多的ROM一樣。
今日介紹的凡高博物館就同樣出現了以上兩個困難的情況,這博物館是位於阿姆斯特丹的公園之內,第一期的設計是由荷蘭大師—Gerrit Rietveld在1973年設計的,他都是沿用他常用的盒狀的手法,整個博物館都是由數個正方盒組合而成的,而室內空間都是一個個橫向和直向的空間來組成的。 1999年由黑川紀章設計的新翼。之後這博物館曾作多次改建,而最重要的擴建是在
Gerrit Rietveld設計博物館時沒有對四周環境作重大的考慮,儘管博物館是位於一個相當空曠的公園,但是出入口的路線,室內對外的景觀就沒有作太多的考慮,他單純是希望創作出一個特別的空間,更何況美術館不適宜有太多陽光進入,否則會破壞油畫的顏色,所以只需把入口部份和中庭部份做成玻璃盒,這兩部份有陽光便成。

新翼
但當黑川紀章開始設計新翼時便遇到很大的問題,因為現有建築已是一個標記,而四周是一個公園,再加上這是政府的項目,因此發展規模是可以輕易調節,亦即是發展的可能性很多。 Rietveld正方形的設計,但又不用製作出一個怪物出來突出自己的設計。黑川紀章採用的手法是繼續使用日本建築的「清」和「靜」來處理這問題,首先他用圓形來作為基本的形狀,這便可以有別於
另外,為了提出不同的感覺,他並不是在地面與舊翼連接,反而是在地底,讓旅客明顯地覺得新舊翼的分別。當大家看到圖片中的一個半圓形水池時,可能會懷疑這是什麼東西呢?這其實是連接新舊翼的天井,當旅客參觀完舊翼之後,便經過地底隧道之後便會看見充滿陽光的天井,令旅客在視覺上有一個驚喜。
不過,旅客不能進入這水池,只能遠觀。 100多米才能進入新翼的展廳。奇怪的是,這水池的水很淺,基本上只是能夠讓石面上有一些濕滑的感覺。奇怪的是新翼的展覽廳是位於多層大廈之內,所以旅客便需要步行
雖然這樣的安排看似很不方便,但是這個水池旁通道上所營造出來的氣氛是很特別的,當陽光照射在水池之上,然後再反射至四周灰黑色的石磚上,一種奇妙的「清」和「靜」感覺緩緩地走進心中。 7年前的事情,但我還深深地記起這個空間,這種感覺永遠都忘不了,這亦是從遊歷中學習的最大得著。儘管參觀這博物館已是
黑川紀章就簡單地一陰一陽地規劃出新翼的空間,陰是水池、陽是展廳。由於展廳不能有太多陽光進入室內,於是便把展廳盡量做成實心,水池部份便盡量做得開陽。他盡量製造出不同的感覺來突出新翼和舊翼的分別,外形只作了輕微的調整,這樣便不單可以突出了自己的設計,但同時不用破壞原有建築的感覺。
若回應開首的一段,兩位大師Gerrit Rietveld和黑川紀章都好像沒有把四周的環境(site context)作太多的考慮,這好像與我們在大學時所學的理論有所不同,因為如果學生的功課沒有考慮現場環境的話,便必定會被教授責罵。但是在一個空曠的公園中設計一座地標性的博物館是一件很難的工作,所以他們選擇漠視現場環境的處理手法並不失為一個折衷的做法,而且現場的情況就真是沒有什麼特點需要考慮。
不過,他們是大師可以漠視四周情況,但學生不是,所以都是面對現實會好一點。
? 又或者為何不可以大一點,或小一點呢? 因為現場的情況是可以容許多個可能性。




玩水的建築—Blur building

 

今日原本會答應為大家再介紹 Jean Nouvel 的建築,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館建築,所以今日先寫一下。
這一座看似一堆「雲」的建築是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個展館,它是由紐約的建築師Diller & Scofidio 所設計的,他們的設計理念是將當地的環境完全融入這座大廈,不單要令旅客可以看到當地的環境,還要親身感受到當地的環境。
由於這建築是類近當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們決定把整座建築物放在湖上,然後把湖水泵上,並從​​外牆上13,000個噴出,這些湖水經微小的噴口便會變成小水珠,而且這建築物是離開湖面大約65尺左右,因此從遠處來看這建築物就有如「一堆雲」。而且特別地當大風吹過這建築之後便會使建築變成在雲霧中若隱若現,成為「雲霧中的建築」,然後當風吹走雲霧之後才會再次看到建築物本身的模樣,之後再來一次循環,因此這建築物的模樣是視乎天氣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
這建築物最大的特點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親身感到了這些湖水,因為當進入這大廈之後便會經過螺旋的通道到達頂層,讓自己完全被雲霧包圍,簡直像是升了仙一樣,又或者像孫悟空一樣。當經過屋頂的露台之後,便會到達室內的展館和酒吧,你可以從雲霧中看到外邊的世界,相信這樣的經歷只有降傘人員才有機會感受到。
大家可能會問如果在雲霧中會否迷路呢?又或者會否容易碰到別人呢 ?
首先,這建築物的路徑是單循環的,所以應該不會迷路。至於,視野的問題就是建築師他們刻意創造出的效果,他們希望創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間感覺,因為參觀時大會安排了雨衣給旅客,除了不想雲霧弄濕了旅客的衣裳,並且大家都變得一式一樣,同時在雲霧中都看不見對方。
雖然最後大會可能因為成本的問題,而沒有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參觀這處確實把人帶進了迷失的空間。
不過無論如何,如此瘋狂地「玩水」的建築確實是小見的實驗性建築。




玩水的建筑—Blur building

yin5lu9bnw8xljoz9shdlg

7fopoep0q2f1alwqjbyvea geuv_dfwbdrracir9ajctw jtkebyumuokq32jkpunksa kxbcazgedd98pudpmo9_gq

 

今日原本会答应为大家再介绍 Jean Nouvel 的建筑,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馆建筑,所以今日先写一下。

这一座看似一堆「云」的建筑是 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个展馆,它是由纽约的建筑师 Diller & Scofidio 所设计的,他们的设计理念是将当地的环境完全融入这座大厦,不单要令旅客可以看到当地的环境,还要亲身感受到当地的环境。

由于这建筑是类近当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们决定把整座建筑物放在湖上,然后把湖水泵上,并从外墙上 13,000个喷出,这些湖水经微小的喷口便会变成小水珠,而且这建筑物是离开湖面大约 65尺左右,因此从远处来看这建筑物就有如「一堆云」。而且特别地当大风吹过这建筑之后便会使建筑变成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成为「云雾中的建筑」,然后当风吹走云雾之后才会再次看到建筑物本身的模样,之后再来一次循环,因此这建筑物的模样是视乎天气的变化而不断地改变。

这建筑物最大的特点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亲身感到了这些湖水,因为当进入这大厦之后便会经过螺旋的通道到达顶层,让自己完全被云雾包围,简直像是升了仙一样,又或者像孙悟空一样。当经过屋顶的露台之后,便会到达室内的展馆和酒吧,你可以从云雾中看到外边的世界,相信这样的经历只有降伞人员才有机会感受到。

大家可能会问如果在云雾中会否迷路呢?又或者会否容易碰到别人呢 ?

首先,这建筑物的路径是单循环的,所以应该不会迷路。至于,视野的问题就是建筑师他们刻意创造出的效果,他们希望创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间感觉,因为参观时大会安排了雨衣给旅客,除了不想云雾弄湿了旅客的衣裳,并且大家都变得一式一样,同时在云雾中都看不见对方。

虽然最后大会可能因为成本的问题,而没有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参观这处确实把人带进了迷失的空间。

不过无论如何,如此疯狂地「玩水」的建筑确实是小见的实验性建筑。




玩水的建築—Blur building

yin5lu9bnw8xljoz9shdlg

7fopoep0q2f1alwqjbyvea geuv_dfwbdrracir9ajctw jtkebyumuokq32jkpunksa kxbcazgedd98pudpmo9_gq

今日原本會答應為大家再介紹 Jean Nouvel 的建築,但是今日突然想起一起一座世博的展館建築,所以今日先寫一下。

這一座看似一堆「雲」的建築是2002年瑞士世博的其中一個展館,它是由紐約的建築師Diller & Scofidio 所設計的,他們的設計理念是將當地的環境完全融入這座大廈,不單要令旅客可以看到當地的環境,還要親身感受到當地的環境。

由於這建築是類近當地著名的淡水湖— Lake Neuchatel ,所以他們決定把整座建築物放在湖上,然後把湖水泵上,並從外牆上13,000個噴出,這些湖水經微小的噴口便會變成小水珠,而且這建築物是離開湖面大約65尺左右,因此從遠處來看這建築物就有如「一堆雲」。而且特別地當大風吹過這建築之後便會使建築變成在雲霧中若隱若現,成為「雲霧中的建築」,然後當風吹走雲霧之後才會再次看到建築物本身的模樣,之後再來一次循環,因此這建築物的模樣是視乎天氣的變化而不斷地改變。

這建築物最大的特點不是你可以看到「升」起了的湖水,旅客甚至可以親身感到了這些湖水,因為當進入這大廈之後便會經過螺旋的通道到達頂層,讓自己完全被雲霧包圍,簡直像是升了仙一樣,又或者像孫悟空一樣。當經過屋頂的露台之後,便會到達室內的展館和酒吧,你可以從雲霧中看到外邊的世界,相信這樣的經歷只有降傘人員才有機會感受到。

大家可能會問如果在雲霧中會否迷路呢?又或者會否容易碰到別人呢 ?

首先,這建築物的路徑是單循環的,所以應該不會迷路。至於,視野的問題就是建築師他們刻意創造出的效果,他們希望創造出迷失了自己存在的空間感覺,因為參觀時大會安排了雨衣給旅客,除了不想雲霧弄濕了旅客的衣裳,並且大家都變得一式一樣,同時在雲霧中都看不見對方。

雖然最後大會可能因為成本的問題,而沒有為旅客安排雨衣,但是參觀這處確實把人帶進了迷失的空間。

不過無論如何,如此瘋狂地「玩水」的建築確實是小見的實驗性建築。




「共享」的建築—Rolex 學習中心

gzcrjrqtsfwb8m_ul7gzvgnkxhp2kqfiddtrb6ij9lugv1yuwb-yz7o4hzmunxshq 2uqorttxpvpqrfltkl9kcw8ulger4w_c5jftxgxltwba 99mfi9q-6iduftmwm5hwwa

plan learning 9

今日為大家介紹是日本建築師 — 妹島和世 + 西澤立衛在瑞士的設計,這一座建築物是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校園內的學習中心。這個學習中心的功能是為學生提供圖書館、多功能廳、辦公室和咖啡廳的設施。

整個設計概念是「公享」,因為現代的都市好像是通過建築物來劃分不同的領域,建築往往就好像都市中的一道圍牆把私人和公共空間分開,在建築物範圍內是特定人仕的活動空間,建築物就無形中好像是把人類階級化。豪宅、甲級商廈、五星級大酒店就好像把社會不同的階層分隔開來,但是這一所作為自修用途的教學大樓是否應該不同的處理呢 ?

妹島和世 + 西澤立衛希望把拿走因建築物而產生的「領域」,反正這大廈都是大學校園內的其中一座大廈,所以可以選擇以開放式的設計。設計的重點是希望在首層盡量增加公用的公共空間,而不是以慣用的手法利用建築物來區分教學大樓和公共空間,所以部份空間是升起了好讓公眾可以進入大廈的範圍之內享受公共空間。這些空間雖然是規劃成公共空間,但是有一大部份空間是在建築物首層之下,所以長期沒有陽光,又或者空間的淨高不足,因此很多空間無形中都成為浪費了的空間。

這大廈的外型好像是芝士一樣,在同一個空間內有「實」有「虛」,陽光和空氣可以通過「虛」的空間穿透了不同的實心部份,這令不同的室內空間都被室外空間所包圍,因此在室內活動的人不會感覺被封閉,與世隔絕一樣。由於這大廈容許公共空間穿透了大廈的不同部份,令到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融合在一起,而室內空間和室外空間同樣都融合在一起。

除此之外,這大廈的室內佈局採用了開放式設計,室內差不多沒有牆,不同的功能區就好像沒有區分,情況有如薄餅上的配菜一樣,隨意地佈置。這種開放式的組合確實打破了傳統的大廈的佈局,取消了以牆來分隔各功能區,但是由於路線太過開放,所以確實異常混亂並且容易重複,而且為了要營造升起的效果,室內的走道便無形地多了很多室內坡道,而這些坡道亦未必適合作室內的活動,某程度上這些坡道確實浪費了很多實用空間,不過幸好這大廈的主要使用者大都是大學的學生,因此總能避免嚴重問題。

至於結構,這建築物雖然只是單層高的建築物,但是由於中間部份是升高了的,這部份的結構便有如拱橋一樣,而這拱橋還需支持屋頂的柱子,所以這部份的構造絕不便宜,但是為了讓一個理念得到實行就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幸好這座大廈是得到大財團的讚助,否則這便會變成沒有拱橋的全平的單層建築。




砌積木的大廈—Tamedia new office building

Tamedia_const3 tamedia1 tamedia6 Tamedia_const1 Tamedia_const2 Tamedia_const4 Tamedia_const5 Tamedia_MockUp1 Tamedia_MockUp2 TamediaFrontPerspective TamediaNightPerspective

 

認起當初入行時,老師傅經常教導我們,我們在建屋,不是在砌積木,工作要認真一點。真是意想不到十多年後的今日,日本建築師Shigeru Ban(坂茂建) 竟然可以研製出如研積木般的建築設計。

在瑞士蘇黎世的Tamedia電台總部便利用了砌積木的技術來興建,首先整座大廈都是木結構的,但是每一個部件都是獨立的部件,然後套在一起並形成大廈的結構。每條柱之上都有一個圓洞,圓洞之間可容許圓形的橫樑來穿過,但是這些圓樑並不是受力的樑,這些圓樑只是用作穩定柱與柱之間的位置。

圓樑更重要的功能便是讓受力的樑能套在柱之上,每個受力樑的形狀好像是中國古代的「月樑」,「月樑」是唐代斗拱建築中常見的部件。今次坂茂建則把這種新型「月樑」改由側套,而非傳統斗拱建築中的上套,這種組合方式確實有如小孩砌積木一樣。

這種結構方式在理論層面確實非常簡單,簡單如小孩們都能明白,但是若在實際層面上來考慮,則有很多因素。第一:木結構本身就有自己最大的弱點,就是耐火度,木材相對混凝土是易燃的,就算使用上階的木材的耐火度可能會提高,而且可以滿足消防處的要求。(一般情況,耐火度最少要有2小時,但很多國家都要求有3小時耐火度的要求。)

不 過,就算結構本身滿足到防火度的要求,但是接合點則是關鍵,因為整個建築物的結構部件是相互緊扣在一起,因此如果局部結構萬一因火災時脫下來,便可能做成 大規模的倒塌。為避免這情況的出現,所以受力的柱不是全直的,柱身部份是有凹位,所以受力的橫樑可以局部套在柱身之上,以減少依靠圓樑來連接各部件。

至於建築設計,這樣的結構能否為這建築物帶來任何特別的效果呢? 根 據它的外立面設計都只是普通的玻璃幕牆,所以在建築外型上是沒有很特別的效果,但是在環保的層面上則有不同的效果。這建築物徐了是全木結構之外,還可以說 是木預制件的建築,因此可以避免在地盤施工時對四周環境所做成的污染,而木材本身是天然的材料,在生產時所制造出的二氧化炭確實會比鋼和混凝土的少很多。

從這個設計中,很難說是一個非常成功的設計,因為在建築型態的層面都是相當簡單,但是在結構設計上確實是一個很新穎的構想,這一點亦反映了坂茂建的強項,他一直都很精於結構上的設計,特別是木與再造紙,所以他的設計往往是充份讓結構展現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