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法國

改變人類歷史的建築師—Le Corbusier (概念城市/公共房屋篇)

 

大家又有沒有想過世界第一代的現代的城市是從那裡來呢 ? 人類從何時由小屋轉而居住在多層的公共房屋呢 ?

世界第一代的現代城市的概念是來自 法國建築大師 —Le Corbusier ,他在1922年提出了驚人的構想 — 現代城市 (Contemporary city):

1) 這城市可容納 300萬人口。

2) 這個市區將會由汽車道路來連接各部份。

3) 城市中所有的建築都採用工業化的生產,房屋採用相同的模式來興建(reputation module) ,務求大量減少設計和施工時間和成本。

4) 採用高層高密度建築,放棄低密度的歐陸小屋模式,務求減少樓與樓之間的距離。

5) 大幅降低市中心的密度

6) 樓與樓之間大幅增加綠化和公共空間的用地

7) 自我提供足夠的就業和康設施的獨立城市

在2009年的今天聽來好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1922年巴黎的人口大約只有600萬,但當時巴黎全城汽車大約只有1000部,所以設計一個可以容納半個巴黎的人口,而以汽車為主要交通公具的城市簡直是天荒夜談。

1922年,當時的法國人完全是 Le Corbusier 是一個瘋子,根本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而他的建議自然被否決而且批評得體完無膚。但是在20多年後,特別是二次大戰之後,人口出現急增的情況,即所謂「戰後嬰兒」,當時世界各國都急需要提供足夠房屋來解決人口,而且由於Ford 的出現,他令汽車的製作成本大幅降至一般人都可以負擔的水平,汽車數量因此而急增。

最重要的是,由於人口不斷增多,如果以歐陸小屋的模式發展,都市需要不斷橫向性地發展,人類需要更多的時間由自己的家到達他們的目的地,而且因為汽車大幅增加的關係,現有的道路變得超出負荷。

所以,歐洲的很多城市都藉用Le Corbusier 在1922年設計的現代都市來規劃自己的城市,特別是利用高密度的多層建築來減少房屋的佔地面積,這樣可以令更多的綠化空間和運動場得以興建。

他的建議令世界出現了衛星城市,務求人類可以在一個獨立的小區之內工作、學習和生活,不用再每天往返市中心工作。

Le Corbusier 雖然未必在歐洲大陸上十分受歡迎,但在亞洲就完全成功,特別是在香港。香港的沙田、大埔、大圍、馬鞍山、上水都是以用他建議的高密度、工業化的房屋理念來規劃,製造出一個接近 300萬人口的衛星城市。同樣的理念在新加坡、日本、韓國都有大幅採用,直至今天他設計的概念城市仍是現今社會發展的主流模式。

試問在 1922年,一個建築師竟然可以有如此的遠見來規劃出未來人類的生活模式,簡直是天材中之天 才 。




內、外反轉的建築—Pompidou centre

   

相信曾參經參觀過巴黎的人都應該知道Pompidou centre這建築物的名字,它是位於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一直以來都是巴黎地標之一,亦是非常著名的景點。但這建築物出名的原因並不是它特別美麗,而是特別醜陋,又或者可以說是特別異常的奇特。
這建築物由英國大師—Richard Rogers和意大利大師—Renzo Piano設計的,他們都是在設計比賽中作了一聯合的方案,設計的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把一座大廈的內與外反轉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建築物的外部多數是玻璃窗,盡量讓陽光射進室內,亦盡量讓用家從室內望向室外,而建築物的內部多數是電梯、樓梯、水管、空調管道等部份,務求盡量隱藏不漂亮的部份。
但今次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則作了一個非常之大膽的嘗試,把整座大廈的水管、排煙管道、空調管道、電梯、扶梯都放在外牆之上,而室內則是一個無阻無隔的展覽空間。這做法不單令阻隔了陽光射進室內,而其中一邊更是完全沒有窗戶,因為外牆上完全被大量的管道封閉了。
這建築物看似是都市中的一個「怪物」、「三不像」,不少法國人、甚至英國人都認為這建築物實在超級醜陋、看似是一大堆水管堆在一起的屏風。話雖如此,但這處是俯瞰巴黎市中心一帶最好的地方,因為這建築物相比四周的建築物為高,而且在外牆上的玻璃扶梯之中是可以盡覽四周的景色、在天台的露台和走道上更可以細看另一邊的景色。
至於天台的餐廳亦是相當有名的,因為室內的裝修亦是相當特別,在餐廳內設立了大少不同的彎曲屏風來分隔餐廳的各部份,但餐廳的食物就不是太特別出色,不過就非常昂貴。
講到至此,的確很佩服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兩人的創意和勇氣,他們可以在巴黎這個浪漫和藝術之都的核心地帶內,設計一座完全與四周不協調的建築物,簡直可以說是完全漠視現況的設計,單純是做一些自己想作的事情。 /手法可以與舊建築物不同,但不是完全不協調。務求破舊立新,便破壞了都市中的街景,並為都市帶來一個「外星人」的異種。這種做法在很多建築系教授都大力反對,他們多數認為新建築只是舊世代的延續,設計理念
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兩人今次的創作,不單把挑戰了舊有的建築理論、甚至把建築物的主次部份和組合的模式都來了一個重新的設定,無論這個實驗是否成功,但他們都的確在設計史作了一個改變,讓大家都探討另類的思考模式,所以他們兩人都曾經獲得建築界的最高榮譽—Pritzker price,並在歷史上留名。
可能因為這建築物的做法是如此創新、大膽,所以這裡展出的藝術品都是相當前衛和破舊立新,另外這大廈的低層藝術圖書館都是相當有名的,所以這一帶是充滿了喜歡藝術的人仕,並且對出的空地不時有人會作街頭表演。
後記:如果要參觀巴黎的博物館,就切記要買Museum pass,這樣便不用買門票,並可以在有效期內無限次進入各大博物館,最重要是可以不用排長龍進入博物館,省去相當之多的時間和金錢。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78914&id=845400374




讓結構盡情表現的建築—Centre Pompidou-Metz

        

之前曾介紹了在巴黎的 Pompidou centre ,今日介紹將會是快建成的 Centre Pompidou-Metz 。

這座展覽中心是為了容納巴黎 Pompidou centre 的新展品,於是便在 Metz 市內建設 Pompidou centre 的分館。這分館佔地面積約 500sqm, 總共提供額外10,000sqm 的展覽空間。

這建築是由日本的 Shigeru Ban 和法國 Jean de Gastines 所設計,兩人的分工應該是 Shigeru Ban 負責屋頂設計,而 Jean de Gastines 負責內部設計。大家可能對Shigeru Ban 的名字比較陌生一點,但其實他經常在國級的建築雜誌出現,只是他用很強烈的言詞批評日本的教育制度,例如:他在《我的職業是建築師》一書中,曾批評日本的大學教育是全世界最差,大部份的日本大學生都不能說完整的英語等等,所以在日本本地方面的報導則比較少,但其實他是天才橫逸,關於他的設計將會陸續為大家介紹。

講回這建築,它的最大特色自然是它的屋頂,建築師採用了中國人草帽的理念,利用不同大小的六角形來連接四邊的橫梁,這樣便可以在整個室內空間完全沒有柱,而整個屋頂只有4條柱。由於整個屋頂是彎彎曲曲的,所以建築便選擇了木結構,採用的木材就自然是 Laminated timber 。因為 Laminated timber 是一種橫向和縱向合成的木材,情況就有如常見的夾板一樣,但接合的情況就自然更加穩固,而且可以容許更大的跨度和彎曲度。

Shigeru Ban 出名是非常精於木 / 竹 結構的,所以他一開始設計時便已經考慮到木材的接合。他在四周採用了 1m 厚木樑作為結構的外框,然後把大約 200mm 厚的木樑以三個方向縱橫交錯起來,從而做出彎彎曲曲的形狀。每個方向的木樑都是由兩層的木板組成,所以在每個交接點是由6層的木板互相緊扣,因而令整個屋頂都變得穩固,而且只需4支木柱便足夠支撐整個5000sqm 的空間。

雖然每個接合點是有 6層木樑組合而成的,但是由於整齊地排列,所以在外觀上整個屋頂還是很簡潔明亮。另外,屋頂的物料是PTFE 的關係,所以在白天時,整座博物館的外館有如白色的草帽一樣,但當在晚上在室內亮燈後,結構的倒影便出現在白色的屋頂上,盡顯了窩峰式木結構的特點。因此,旅客可以在室外、室內,白天、晚上不同時間以不同的感覺來欣賞這結構,這樣的設計絕對精妙。

至於室內空間則由 3個長方盒縱橫交錯組成,每個長方盒則是永久性的展覽空間,在長方盒之下則是劇場、咖啡廳和臨時展覽空間。因為永久性的展品需要良好的溫度和濕度的控制,所以展覽空間全為密封,這便與行人空間和咖啡廳形成很大的對比,從而創造出不同的視覺感受。

這博物館雖然還未落成,但是將會今年夏天開幕,希望大家可以親身感受一下這座建築。

官方網頁:

http://www.centrepompidou-metz.fr/site/?-pratical-information-




由火車站變身而成的博物館—Museum of Orsay

fcrnrq1vm1pjd7aipmvsqgisitb5hoie9zfdtyxsrira phbcxcwhvufsk0ler1ypvq svejxkrwofvobsj5lofz0q ineitesy4g6qp2a3pzv4qvjpg3fgtzl7nt3cahxqr_a

在巴黎市內當然有很多博物館,最出名就當然是羅浮宮,但記得有一次在Discovery Channel 中看到一個節目,很多旅客都說Orsay 是令他們印象最深刻的博物館,因為這處的展品較為集中,而主題較為清晰。 90% 參觀 Orsay 的旅客都是為了觀看梵高的自畫像和他多幅作品,當然還包括 Monet 的油畫。
由此可以證明,博物館的成敗很都決於展品的質素,像 Orsay 一樣,如果有一幅鎮館之寶在這裡,它便可以靠這個老本來養一世。因此,如果香港要在興建 M+博物館的話,就必須要預先準備一批稀世珍品,否則只會是在香港海旁上建一座巨型的建築來「曬太陽」。
至於建築方面, Orasy 原是一個火車站,在 1977年改成博物館。改造工程其實很簡單,但是就相當有效。首先,當然把火車軌拆走,然後重鋪地台,把這處改成為低座的開放式的展館,跟著在兩旁加上兩道牆,用作分格開放展區和室內展區。由於原有火車站的旅客大堂是雙層高的空間,而一般的油畫展館並不需要如此高的空間,所以便在這裡加建了一個夾層,這不單增加了展覽空間並且可以讓旅客從高層俯瞰中央的展覽空間。最大的好處,在新建的樓層上不單提供了展覽空間,還加設了兒童的教學空間和坐位,可以讓旅客在有陽光的中央空間旁休息一下,這一點確實在其他博物館是很少有的。
Orsay 最聰明的地方就是完全保留了火車站圓拱形的玻璃屋頂,讓陽光射進室內的中央展廳,而展廳之內是放置了不同的雕塑。由於展廳是高樓底的關係,所以儘管大型展品設在這裡,但都不會感到壓迫,而且陽光亦令展品看起來更漂亮,亦不擔心紫外線會破壞石材。而原本相當黑暗的旅客大堂便變成為室內展館,因為油畫是不可以長期在陽光之下,否則紫外線會破壞畫上的油漆,所以很少陽光的因素便變成了它的優點。
現在Orsay 還保留了很多火車站的遺址,除了外牆、屋頂之外,還保留了大鐘,而原本用來連接各月台的室內鐵橋亦同樣地被保留,現在還是用作連接左、右兩則的展館,而且這亦是觀看整個博物館最好的地方之一。
最後不得不提,近年確實有很多中國旅客參觀外國的博物館, Orsay 亦不例外,但是當日我就眼見有中國旅客用閃光燈拍攝梵高的自畫像,但是在博物館內拍照是容許的,但是完全不容許用閃光燈,連三腳架都是禁止的,因為閃光燈的熱力是可以破壞油畫的。但是,當職員用英語禁止中國旅客用閃光燈時,可能是言語不通的關係,便弄出不愉快的事情,中國旅客還以為是法國人看不起他們。
其實,在博物館內不准用閃光燈、不准飲食、不准觸碰展品,眼看手不動是參觀博物館的基本禮儀,請大家小心一點。
Facebook 相薄 :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80713&id=845400374
官方網頁 : http://www.musee-orsay.fr/en/visits/welcome.html




自動開關的幕牆— 阿拉伯博物館

J46EmenKg3HE8vpx.M2r0w  Rj_phQqX4s4r6ygTXFp2OAIHaEWMAih6CqVre5T6myRw 7JtXUoCN4wp2ITj9DXS16A 7JymgR6HlCWYewDRjBnXfQJPvC35CXuJ0b9b8v4uzbXg

f8FpSL2HaGxwt6YsoQJRNQ

之前介紹了法國建築師Jean Novel 在巴賽隆拿設計的Torre Agbar,今日就為大家介紹一些他比較早期的作品。

這座阿拿伯博物館是他在1980年的作品,而且亦是他的成名作之一。他的設計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把博物館分成兩部份。第一部份是常規展館成長方形,第二部份是特別展館成半月形。兩個展館之間便是主入口並有橋在高層連接,然後在內園還設有一個天井。

整座大廈的最大特點就是向南的玻璃幕牆,因為這玻璃幕牆上是裝有多個不同大小的圓框,這個圓框是用來控制射進室內陽光的多少,圓框組成的圖案是類似阿拉伯民族的傳統布匹上的圖案。由於玻璃幕牆上有這麼多的小圓框,而且這些圓框是受陽光感應器控制的,所以圓框的大少是會隨著季節或當日的陽光而改變。因此,射進室內的光影亦會因陽光的強烈而出現不同的效果,而每天的效果都會很不同,但可惜這個光感裝置在落成後不久便壞掉了,之後雖然又再維修過,不過好像還是會出問題,因此現在的圓框是沒有因光線的強弱而開關,但光影效果還是有的,只是與設計師的原意不同。

這個博物館令Jean Nouvel聲名大噪的原因,未必是因這建築物的設計特別出色或幕牆特別有創意。而是這建築物的外型和四周環境完全不同,並且這建築物是位於賽納河旁,類近聖母院大教堂等核心旅遊地區,所以巴黎人起初都批評Jean Nouvel嚴重破壞了巴黎市內的歐式建築風格,這博物館有如玻璃做的外星人一樣。不過,Jean Nouvel亦堅持新一代的建築應該有自己的風格,如果只是純粹配合環境便只是跟著歷史的潮流而沒有向前邁進,更加破舊立新的創意出現。

另外,當然有人批評他的玻璃幕牆上的圓框是多此一舉,將簡單問題繁雜化,簡簡單單地在幕牆上裝置百業便成,百業同樣可以隨陽光的多少而調整角度,為何要花費如此龐大的人力物力來製作一個如此繁雜的玻璃幕牆,最重要是這個幕牆用了一段時間便壞掉了。

無論結果如何,Jean Nouvel確實在法國建築界建立了新一代建築大師的地位。

 

官方网页http://www.galinsky.com/buildings/ima/index.htm

Facebook 相薄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381949&id=845400374




改變人類歷史的建築師—Le Corbusier (Ronchamp篇)

94O5G3dM96mdGzMwP0iSog

62zvwCS40I8iXieQO9xVAQ

Mfj8Se2AuYAUbvP4g4it2g

xIzC4UJIm8UEWyNH0NosoQ

wYL9UIl2PyIU9wlRGOgG5w

上一會講到Le Corbusier善用了混凝土的特性來創做出一個新的建築模式,今會講他晚期的大成之作 – Ronchamp 教堂。

當大家看到Vila Savoye的時候,可能會覺得Le Corbusier好像一個建築界的工業革命家一樣,善用科技來改善建築物的生產和設計方式。Le Corbusier不單只創造出影響深遠的Le Modulor和靈活空間之外,還提出第一代公共房屋的主張。雖然他部份作品有如工業產品一樣,但是他晚期的作品就不單只超越了建築材料的限制,並且在功能和陽光的配合都達至完全的境界。雖然我一直未有機會參觀這座教堂,但是我從來未曾見過一個人會對這建築給予劣評。

這座位於法國東部Ronchamp城中的Notre Dome du haut教堂(不過多數都簡稱Ronchamp),包含了室內和室外的神壇。當大型儀式進行時,便在東面的外牆部份舉行儀式,而屋頂伸出的部份剛好有如簷蓬一樣,當小型儀式時便當然在室內舉行。

最奇妙的是當轉一個角度來看這建築物,建築物的外型便有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面貌,再轉一個角度更是另一種的感覺。這教堂東南西北四個面都有不同的感覺,而且室內室外都能提供到需要的功能,但同時又破壞建築物外觀的美感。

最令人感動的部份就當然是室內陽光的部份,Le Corbusier善用了混凝土的特性,借助牆身的厚度來調節陽光射進室內的角度,令室內的空間因陽光而帶出多一層的變化,室內的顏色會因時間和月份而不斷地調整,從而建造出多層的空間。特別的一點就是在十字架上有一個大的洞讓陽光直射進信徒的面上,讓人感到神的光芒。

簡單一句, Le Corbusier 建造了一個與外間隔絕的空間,用陽光來連結了神與人。

至於結構就更奇,因為Le Corbusier 是善用柱和樑的大師但今次就完全沒有柱和樑,只用了結構牆,但是結構牆就彎彎曲曲,屋頂更是順勢而下。完全打破了昔日歌德式、巴洛克式的教堂設計風格,把教堂設計成一個不規則的形狀,Le Corbusier 今次視建築物如一個雕塑品一樣,與他早年的作品多數以直線為主的風格有很大的分別。

今次Le Corbusier 雖然是視建築物如藝術品一樣,但是在功能、美學、光線、氣氛都達至大成的境界,絕對是一名天才用了一生的精力才研究出來的傑作。




改變人類歷史的建築師—Le Corbusier (Villa Savoye篇)

VJlY5dCLaP1nsYhZnPr3wwI6zCwhsVTjiRWDtPai_mQQ

hhYM1yLOn35fi0pz5AEqBg

A6hLb5KRAB0A6TG7XwFVyg

zJJPVUlBs8swXryIpq8vKA

dBI_yNIDI.seC6n2ERHPWQ

當大家看到這座白色小屋的時候就可能會問,為何這建築會在歷史上留名呢? 不是特別漂亮,亦不是特別有創意。為何這一座1928年的小屋會成為全球每一個建築系學生會必讀的建築案例呢?

這大廈是第一代的混凝土建築,而且是第一代打破原有的結構常規的建築物。在古時,由 於建築物是以木、石頭和磚頭作為主要的材料,所以為了需要大一點的空間便需要利用拱門來擴大跨度,但是拱門的跨度都有其極限,而且靈活度是相當低。因此, 在古時的建築物室內空間的靈活度就相當之小,因為空間完受制於柱與柱之間的間距。換句話說,古時的歐洲建築往往是先考慮結構上的限制之後,才考慮空間上的 需要。

自至到鋼鐵和混凝土的出現才打破這個局面,因為鋼鐵和混凝土的熱漲泠縮程度是一樣, 所以可以混合使用,因此鋼筋水泥仍是現在最常見的建築材料。雖然在建築材料上取得新的突破,但是第一代的混凝土建築都採取「實用主義」的方式來設計,即是 先解決建築物功能上的需要,才解決外型上的需求(Form follow function)。當時「實用主義」流行於歐洲是因為世界剛剛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 全球經濟處於最壞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如以往一樣雕龍雕鳳般設計建築物,因此1920年代的建築物都相當沉悶。

不過,Le Corbusier 就 有一個不同的想法,他希望利用混凝土靈活的特性來創造靈活的空間。因為整座大廈的結構都已經由混凝土的柱和樑來支撐,所以建築師便可以因空間上的需要來調 整空間的大小。昔日的建築師都不能隨意安排門和窗的位置,但現在便可以根據需要來安排樓梯、窗和門的位置和大小,移左一點,移右一點都沒有問題,只要不影 響柱和樑的結構便行。

昔日的建築接近不可能上大下細,但在Villa savoye 的首層是遠遠比1樓的面積小,因為柱和樑已完全支撐了上層的重量。Villa Savoye 房間的大小亦不用再受限於結構的跨度,而窗更是完全靈活地設置,甚至全層都是窗口都沒有問題。相比昔日的設計,因為要考慮拱門的位置,所以不可能有如此大的窗。

雖然Le Corbusier 曾經說過這大廈有5個設計重點,但我不想在此寫blog 如教建築史一樣,所以把部份內容簡化。不過講到底,Le Corbusier 的確是天才因為他為日後100年的建築發展作了一個重大的轉變。

如果想參觀這巴黎市郊的建築,請參觀以下網頁。

http://villa-savoye.monuments-nationaux.fr/en/bdd/page/infospratiques

另外,煩請各位繼續再幫忙向各方好友推介一下拙作。




改變人類歷史的建築師—Le Corbusier (人體公學篇)

ErQcx7L5Iy5QTfffb79GJg

在世界上沒有很多人可以稱得上「天才」這二字,而現實地很大天才都是有災難性的下場,莫朼特、梵高、李小龍、南海十三郎、唐滌笙等人都沒有好下場,不是瘋癲便是早死。因為天才是難和世俗融洽,更難於和世俗溝通,因此活得快樂的天才是少之有少。

至於Le Corbusier是否活得快樂? 我就不得而知,但就肯定他是一名天才中之天才。雖然大家可能未必認識他,而他亦未必認識你,但是他的貢獻絕對改變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

29ZR3WoofCLq9KsxFUngWg

Le Corbusier 其中一個最偉大的發明就莫過於Le Modulor, 這是他根據黃金比來分析人體各部份的高度,從而定出人體在空間上的需要,這個標準便成為「人體公學」的標準。

 Le Corbusier 認為人體的各部份是成一個黃金比例,例如:

全身高度: 下半身的高度 =下半身的高度 : 上半身的高度 = 0.618

下半身的高度 : 滕蓋高度 =上半身的高度 : 高頂至手頂的高度 = 0.618

上半身的高度 : 前手髀的長度 =  上半身的高度 : 高頂至手頂的高度 = 0.618

Le Corbusier 把人體的平均伸手高度大約定義為2.26m, 然後利用黃金比例把人體分為3等分,於是便得出人體標準身高為1.83m,人體標準腰高為1.83m。他重複利用黃金比來把分析人體各部份之間的比例,最後便得出以下的圖像,並利用這比例來制成第一代的「人體公學」的標準—Le Modulor。

K17UIZUeSxs_ic0XT6ENxQ

「人體公學」是什麼呢? 人體公學是一個根據人體比例來設計出的標準,設計師會根據這標準來設定書桌、欄杆、扶手、門等的高度。因為設計師需要知道各種設備的標準大小,才可以確保這設備是適合人類來使用的,而這標準便成為設計界的聖經。雖然現在的部份設計師未必完全根據人體公學來設計,但是總會對這金科玉律帶一點尊重。

不過,大家可能會問,人體的高度有差異,東方人和西方人的體質都不同,如何達到同一標準呢? 因此,現在的人體公學在經過多年來的發展,亦會因應各地不同的需要而有所調整。香港和大部份亞洲地區主要是根據歐美的標準,但在個別情況而有所調整,例如: 歐美欄杆標準高度是1.13m ,但香港通常是把欄杆高度設定為1m或.95m, 因為東方人的平均身高比較矮。又例如日本,他們完全設定另一套標準,因為上一代的日本人平均身高相比中國人來說都還是矮一點,因此日本人有自己另一套的標準,所以一些日本旅館的浴室和睡房是如此細小,便是因為他們使用的設計標準不同。不過,由於近年的日本人的平均身高已經有明顯的不同,所以設計標準都有所更改。

因此,我們的生活無形中都受了Le Corbusier 的Le Modulor的影響。




光與影匯合的教堂—Cathedral of Evry

 image_277_image EvryCatBo 473873322_dec7a17e14 mass_in_evry_cathedral_evry_essonne_france_europe_3755690 mario botta cathedral resurrection, every france archipreneur 1

images

既然寫了《建築遊記》這麼多年,是時侯開始寫多一些別的建築師的作品,今日所介紹的建築師的建築師是來自瑞士的Mario Botta. 他曾經在建築大師—Le Corbusier 和Louis kahn處工作,而他的設計特色是很喜歡使用圓形,而且很善於處理陽光與空間的關系。另外,他設計的手法與其他的建築師有一點不同,他不會因應建築物的外形來作為一個設計的出發點,亦不會以人流動線作為首要考慮。

他主要是以主空間作為一個設計的核心,以今次介紹的例子為例,他設計的重點是由教堂的主禮堂作為設計的原點,主禮堂設在整座圓形建築的核心,四周的通道則設在圓形的外圍,在通道的外圍便是主入口和其它附助設施,所以可以說是整個建築物的空間是由部的核心空間,一層一層向外推展出去的。

為了使主禮堂進一步突顯其重要性,整個建築物是由兩層牆來組成的,內圍的牆自然是包圍主禮堂, 外圍的牆自然是建築物的外牆,雙層牆的做法除了讓主禮堂在視覺上與外界完全分開,亦為教堂提供理想的隔音效果,而室內的空心磚牆亦有助隔聲。

這 建築物以圓形作為一個基礎的元素,是因為主禮堂之上有一個圓形的天窗,當陽光以不同的角度射進室內時,陽光的投影會在室內造成不同一投影,換句話說室內的 效果是根據不同時侯的陽光倒影來造成。因此,圓形便自然是一個最理想的形狀來體驗這種效果,簡單來說圓形的主禮堂便是一個巨型的時鐘,亦自然是體驗「天人 合一」的空間。這種設計在香港或新加坡等地方就自然不合適,因為如此巨型的天窗當然會在夏天時帶來太過猛烈的陽光,使主禮堂變成一個大火爐一樣,但是在法 國的北部就完全不同,從南方陽光所帶來的溫暖是可遇不可求的恩物。

這一種與陽光結合的設計方法其實是源自歌德式教堂的設計基礎,歌德式教堂的本堂是容許陽光通過畫上聖經故事的玻璃照射在本堂之上,而陽光會因應不同的時侯而在室內空間做出不同的效果,今次所介紹的教堂其實可以說是歐式教堂的進化版。




貝聿銘的法國羅浮宮(3)

 

iUtrsmfB78EGENkcPVeGTAxQDcvPglbSW52.JjBhvxsg

 

貝聿銘除了加蓋玻璃金字塔外, 還加了一個反轉玻璃金字塔,這個反轉玻璃金字塔亦是位於巴黎的中軸線之上,並位於新主入口與新建停車場之間,反轉玻璃金字塔的兩邊是新加的南、北次入口, 連接兩個次入口便是新加的商場,而商場的正中心便是這個反轉玻璃金字塔.

以我而言這個是中國四合院的一進院、二進院、三進院的格局,第一進院是商場加停車場;二進院是新主入口和東、南、北廂的入口;三進院是羅浮宮的內院.這亦是貝聿銘所慣用的中庭式的設計,如在美國的國立美術館,北京的香山飯店也是這格局.

最後貝聿銘的方案順利完成,亦大獲好評.亦一再証明貝聿銘的名言,一個建築師的成功75%來自爭取Project的能力.

 

U5zU0KsEjuZDw9qmUC_Rpg
以上是我在大學二年級的Presentation, 當時所有同學對貝聿銘是誰人也不大清楚, 皆因老師們都沒有引用貝聿銘的作品來講課,圖書館亦沒有很多貝聿銘的書,但當我完成Presentation後, 有部份同學十分同意貝聿銘的理念,但部份老師仍解不開金字塔是墳墓的情意結.無論如何,希望大家喜歡.Facebook 相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