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新加坡

畫龍點睛的建築—Clarke Quay

PnlGRbV8xFVaV9nr4syIug

.MS4qSlyHAiloqRmI9Fz6w

chW3uOOaAqGlf1E3xwK6Xw

spobcL4cwwITZ6EGBNtObQ

u2v6TdCJtRPu5YCSoNCr0g

yASydNVEp9Z8_aNcI0l21A

上一會介紹過新加坡的Vivo city,小弟的愚見則認為這些鋁板則是畫蛇添足之舉,今會我則講一個畫龍點晴之作。

相信如果大家旅遊新加坡時就必定會到Clarke quay 這邊酒吧區處消遣,大家都會覺得這個酒吧區最大的特點就是這些一大塊透明雨篷, 不單附有時代感而且還相當實用。這些雨篷除了可以在下雨天為行人遮雨之外,在夏天則可阻隔部份太陽光的熱力,但又不會令行人通道變得黑暗,到底這些雨篷是什麼物料呢?

它就是近年大名頂頂的ETFE, 亦即是水立方和Eden project 的物料。因為ETFE 很輕,而且隔熱度高便可以阻隔太陽光的部份熱量,從而令室內空間變得涼快,而且在白天的時候亦可以提供足夠的陽光。最重要是這雨篷設計仍然容許部份通風口,這樣便可以令這裡仍然是自然通風而完全不用空調。

新加坡的天氣是變化不定,時而下雨,時而陽光普照,而且夏天天氣相當潮濕和炎熱,因此這樣的設計便解決這個公共空間最大的問題—溫度。由於這裡的溫度變得更宜人,使用率自然提高,而且酒吧最重要的元素便是氣氛,因為氣氛才使人開懷暢飲。就是這樣一個設計令空間變得更適合人使用,同時令功能得而提升, 實在是畫龍點晴之作。

後記:

上一次我到這地方時正值是新加坡正準備首次F1賽車,而且是在晚間進行,因此新加坡政府便需要動用大量金錢來修正道路和提高燈光效果,來確保賽道的安全。

因為當車手以時速200km以上行駛時,如果賽道上有任何沙石打中車手的話,便有如子彈一樣打向車手,絕對足以殺死車手。例如:以故的著名車手—Ayrton Senna 都是因為有一塊零件脫落從他右眼打穿他的頭顱,才導致他的車禍,最後導致頭骨爆裂而死。

因此,新加坡政府便用萬金來準備這場賽車,我的表弟是在新加坡工作的,當時他對我說強勢政府和弱勢政府的分別就是如此。任何政策就算小如clarke quay 的雨篷,甚至大如F1賽車都可以順利進行。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大師奇怪之作 — Vivo city

lrFjFhfye2qhZpmPyHbPQg

gooZ4TVx33Xkh1PXGCXJ7w

DVl57XICjwMt6noZatXpIA

9Ze6vONj.RApFg2H_tvjegu8cMIuKLLZsSFl.JMDXkcA

TrmwWFxo_CkBhNLleTwv4A

wfR.RLsmtAOPvxyudAaNgw

這星期一連介紹了兩個伊東豊雄(Toyo ito) 的上佳的作品,其實他還有一個出色的作品是在東京表參三道的Tod’s building, 但是這大廈已在拙作有所介紹,因此在這裡不可先作介紹,否則便違反了版權。

因此,取而代之便是Toyo Ito 最大型的建築項目—Vivo city, 相信很多人都到過這座新加坡最大的商場,而我亦在2008年初公幹曾到此一遊,但就大失所望。

這商場的設計是啟發自四周海水的波浪,而每一區的商店便如島嶼一樣,大大少少地分佈在不同的位置。而外牆就設計如波浪一樣,一塊一塊彎曲的白色鋁板令商場變得相當特別。

但是對我而言,這些鋁板正是敗筆所在,因為這些鋁板沒有特別的功能,對這建築物而言是可有可無的部件,無論這些鋁板是直是彎,都對這建築沒有特別的正或負面的影響。而且這些鋁板需要不少支架來支持,而這些支架不時需要向外撐開才能支持如此大的鋁板。這樣便令外牆有不少如蜘蛛腳一樣的鋼支架,十分奇怪。

為了一個不一定需要的部件而製造如此多的額外部件,並破壞了商場本身的整體性和簡潔,對我而言是與伊東豊雄化繁為簡的哲學完全違背,相反有一點看起來是畫蛇添足的感覺。我相信是因為這項目規模太大,實在很難化繁為簡地設計,而且部件不少,室內功能區域亦很多,所以很難做到「簡潔」的地步,但是伊東豊雄又好像想保留他的標誌性的設計手筆,所以刻意加了這些鋁板。

不過如果這彎彎曲曲的鋁板不是裝飾的話,而是外牆的一部份的話,情況可能不同。即是外牆和地板同樣是彎彎曲曲,這些鋁板是用來包含這些彎曲的空間,就會令這些鋁板變得有意義,因為已成為外牆的一部份而不再只是裝飾品。如果鋁板是外牆的一部份,鋁板上的洞便是採光或通風的部份,因此亦可避免現在為了開洞而開洞的奇怪情況。

至於實用程度就沒有大問題,空間感都很好,只是嫌自然光不足,不過可能是因為新加坡天氣過熱的關系。

大家又覺得如何呢?

明天繼續講新加坡的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