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意大利

天堂與地獄就在一線間- Theatre Scala (La Scala)

EPSON DSC picture

b6ofwfcryu_vqkcuolnm6q badty19n39wi22e4d3e6fa

鑑於有blog 友提議我介紹一些劇院和一些表演場地, 今次特意介紹意大利米蘭市的Theatre Scala (La Scala) 斯卡拉大劇院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歌劇院, 可容納3000人在1778年正式開幕, 歌劇院坐位分三類低座, 包廂和高座, 包廂坐位編布成U 形. 這是有別於演藝學院和文化中心的歌劇院, 演藝學院歌劇院分低、中、高座, 包廂只佔小數而坐位編布成扇形. 因為在演藝學院和文化中心上演的表演都是有戲劇、舞蹈和演戲原素如Cats, Phantom of the opera 、Chicago 等. 所以, 觀眾除歌唱部分外,都希望看到表演者的表情和動作因此坐位編布成扇形.

至於, Theatre Scala 所上演的表演都只是以歌唱部分為主, 音效為首要的考慮, 長而窄的空間最令室內音效達致最好的效果因為左右兩則的坐位與表演者的距離能縮至最近, 亦令室內回音降至最低. 但在舞台兩則包廂坐位的角度是最壞因為最小有三分一的舞台是看不到.

Theatre Scala 前身是Theatre Ducale 但在1776年一場大火中被毀, 而興建Theatre Scala 的經費主要來自出售包廂坐位而來, 所以, 包廂坐位都被擁有者個別裝修, 而中座則全是包廂.但Theatre Scala 在二次大戰中被毀在1946年重建, 之後亦作多次翻新.

Theatre Scala 為何會在歌劇界有如此的重要性, 皆因來自一群極高要求的觀眾. Theatre Scala 高座的坐位稱為loggione, 雖然這些觀眾經濟能力較少, 但對歌劇要求的簡直瘋狂, 例如在2006年, 男高音歌手Roberto Alagna 在演出時失準便馬上被喝倒採並要求中場換人. 任何表演者如男高音歌手Carlo Bergonzi在Theatre Scala 上犯了錯, 儘管事隔多年後,觀眾還會記得他們當年的錯誤並他們在出場時喝倒採, 所以, 每當任何表演者在Theatre Scala 上犯了錯, 永不能回來此處. 因此,Theatre Scala 對任何表演者都是一場賭博,天堂與地獄就在一線間.

有成也有敗, 多名歌手如已故三大男高音歌手之一的Luciano Pavarotti 和Maria Callas 亦是在Theatre Scala 殿定大師級地位, 我今個月初到訪米蘭時, 正是Maria Callas 逝世三十週年, 所以在Theatre Scala 相連的Museum Scala 除展出Theatre Scala 一些珍貴展品外還特意為紀念Maria Callas 而設的展覽會. 從這展覽會得知, 儘管Maria Callas 已是歌劇界的傳奇人物,但每當Maria Callas 在Theatre Scala 彩排時都全力去唱, 這是有別於其他歌手. 為了保護聲線,彩排時只會留力去唱, 但在Theatre Scala 只容許完美的表演者在這完美的舞台上表演.

除 Pavarotti 之外 , 另外 ,兩名 三大男高音歌手 Plácido Domingo 和 José Carreras 都曾在這處 表演 , 由於 Theatre Scala 有如此地位 , 它亦是 350部歌劇的首演場地 , 為求名 留 清史.

當我參觀Theatre Scala 時, 正值彩排”The Gambler” 是一些較為現代的表演, 相信Theatre Scala 除古典歌劇外還有一些現代劇. 另外, 管絃樂和樂器演奏亦有此演出, 同樣要接受天堂與地獄的審判. 最後,Theatre Scala 亦包括演藝學院和圖書館, 圖書館更藏了8萬冊不同文字的戲劇藝術典籍和劇本, 為培訓下一代新人接受判官式的審判.




從黑暗走到光明-歌德式教堂(Duomo)

 bhev4lbu_xkwtoba9u-djqhcx-e5zrewps1s5wjjzf0a hkpzuikw01x_qfib_f0dkq n5pc7s_qnob3x1-xycfvnw  nkkvxotkskg0nw7sqii7pq

其實應該一早向大家介紹Duomo,因為早前暑假時曾到訪米蘭,而米蘭市內最重要的建築是Duomo,因為它是位於市中心的正中心而且是最大型的建築物。借這建築來講述歌德式教堂是非常合適的例子。
我相信大家都從旅遊節目中都曾聽過歌德式教堂這名詞,但大家會否奇怪為何歐洲的教堂老是歌德式?是否中世紀的歐洲人只懂得複製歌德式教堂?
中世紀的歐洲人不是只懂得複製歌德式教堂,而是經常複製歌德式教堂。歌德式教堂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快速而廣泛地被複製的建築模式,歌德式建築始於12世紀的法國,一開始時只希望對羅馬式的教堂進行一些修正,但這模式在13世紀開始不斷地發展。在1130-1230年間單是在巴黎附近的範圍內共建了25座教堂,而在1180-1270,即路易7-9世統治的90年內,法國境內共建了80座歌德式教堂和500歌德式修道院。到路易9世時,歌德式建築更漫延至英國、西班牙、德國、比利時等地,直卷了所有基督教/天主教的國家,只是米蘭南部和希臘受到阻礙,但其普及的程度仍是無可比美。
大家可能會問為何羅馬式教堂不能在歐洲普及?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當時的文化背景影響,在中古世紀時代的教徒,特別在黑暗時代的教徒經常在恐懼和黑暗中渴望得到上帝的來臨,而歌德式教堂比起羅馬式教堂是比較開放和光明,而教堂內可以感受得到陽光,而柔和的光線代表著上帝對人類的愛。這一種意識形態正代表當時的歐洲希望擺脫黑暗時代的影子,所以歌德式教堂大受歡迎。
另一點是歌德式教堂相比羅馬式教堂是比較容易興建而且規模可以有更大的彈性,而教堂內的雕塑和結構更莊嚴和巨大,並反應了俗世的財物充分滿足宗教目的繁榮景象。而法國的皇室就透過新的社會組織力量來積累出奢華的景象,並不斷地侵蝕封建貴族的優勢並將大權集中於王朝,從而完全控制了整個法國,而其他的歐洲的國家亦借助基督教講求仁愛、包容、愛人如己的精神來新增國家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在得到文化和政治因素的幫助下,歌德式教堂在歐洲各國迅速地漫延。至於香港有沒有歌德式教堂?答案是有的,堅道明愛天主教總堂便是歌德式教堂,我記憶中香港還有其他教堂是歌德式,大家又知不知道?
歌德式教堂的正中心是本堂,本堂的正中心便是無數新娘希望進入的紅地毯的通道,本堂兩則是厢堂,十字交區便是神父進行彌撒的地方,十字交區之後便是頌經席和回廊。
大家可能發現為何教堂的柱子是十字形,其實亦未必和宗教理由有關,主要原因是歌德式教堂的結構是以雙向性圓拱形結構,因為教堂的資料主要是,而Limestone是受壓力高但拉力差的資料,所以Limestone是適合用作做柱而不適合用作做梁的資料。在過還未發明鋼筋水泥之前,Limestone相對於木和磚,是比較適合建造大跨度的資料。
本堂的跨度是大約45英尺,是一個完正是的圓拱形空間,厢堂則是兩個半圓拱形空間,每個半圓拱形空間跨度是大約20-30英尺。
為了特顯本堂的特別性,所以通常本堂的高度是厢堂的一倍,耶穌的神像通常都高放在本堂的高位,讓人感到耶穌在天堂上的感覺。
上一次講到歌德式教堂與羅馬管道教堂的分別主要在於陽光,歌德式教堂的窗不一定是很大但非常講究,一般的窗是通常畫有不同的聖經故事,陽光會經過教這些畫滿圖案的窗才進入室內,讓信徒感受到陽光的同時,同樣借助陽光感受到神的愛和溫暖,而室內的陽光亦不會很强烈。
很多教堂的窗都是畫有四部福音中耶穌由最後的晚餐,為門徒洗腳,預言猶大出賣他,預言伯多祿(天主教譯名)/比得(基督教譯名)三次不認他,耶穌接受審訊,被羅馬兵鞭打,背十字架上山,三次倒下,釘死十字架,三天后復活,門徒開始傳教,成立教會的整個過程。通常是每個窗畫一個故事,這些窗都會在復活節用作拜苦路之用。但在Duomo所畫的並不只是四部福音中的故事。
另外,陽光是分三個層次射入室內,第一和第二個層次是陽光從厢堂的第一個和第二個半圓拱形空間上的窗射入,第三個層次是陽光從本堂上的窗射入,所以,通常耶穌像的空間是最光的。歌德式教堂左右兩邊三個層次的陽光,營造出六個層次的陽光上的演變。所以,陽光可以說是歌德式教堂最重要的部份。以上的圖看起來比較黑,但其實現況是比較光的只是照片效果的問題。

不過,順帶一提,十字架是羅馬人最殘酷的刑罰,大釘會釘穿罪犯手臂的兩條前臂骨之間和脚掌之間,目的是令罪犯在因體重關係而把自已身體下墮並把雙手提高時.橫隔膜便會被拉高,在這情况下,肺部會不能吸入空氣心.所以罪犯需要用力把自已有身體拉高才能呼吸,如是者罪犯會因體力耗盡,無法呼吸的情况下慢慢折磨而死.
繼續講教堂的結構,我早前都提及過圓拱形結構可以擴大跨度的空間,但詳情是什麼呢?我嘗試簡單一點向大家介紹.圓拱形的結構就是需要柱墩向內推以維持結構的平衡,要解决這問題可以把鋼纜嵌入柱墩之中並把兩邊的柱拉緊防止柱墩向外傾,但當時的工匠為求美觀和减少視覺上的阻礙,便在每個圓拱形結構外加飛扶壁來穩定結構向內推的力量,所以歌德式教堂的外牆柱墩是最粗的.

n76tofvnixpnccceiyq8ya

穹稜拱頂sdijjrkjbkifsr5qjaz6xw

7z3hkpd5kwdozq9d4kowqw

至於屋頂,這通常是歐洲古教堂建築最令人頭痛的事情,因為一塊這麼大的橫向空間如何支撐?在義大利的聖伯多祿大教堂的屋頂便用了超過10年時間來研究如何建造這麼大的屋頂.而歌德式教堂的屋頂就相對簡單而且比較容易興建,這亦是歌德式教堂在歐洲普及的主要原因.
歌德式教堂的屋頂使用的是穹棱拱頂的結構(Groined vault),即是兩個圓柱狀拱頂彼此相交,屋頂的重量便由四邊支撐並把重量歸至四邊的柱子之上.這便形成一個單元,歌德式教堂的屋頂便是由這個單元不斷組合而成的,所以相對而言是比較簡單而且比較容易興建

tbzgfdmfoqood3kybsjana vhmpm5mgp0iyl_wqpjdr4w

上圖中,綠色的窗是算一層Arch,黃色的窗是算二層Arch,紅色的窗是算三層Arch.
至於窗的佈置除了和聖經故事有關外,當然考慮了結構的需要.當時的工匠以為在一個大空間之中加入多些小圓拱形結構(Arch)便可以把重量分散,但其實重量已分散至外邊的柱了,所以在力學上應不用加入這些小Arch.但這種的序列雖然是有一點簡單問題複雜化,但的確令歌德式教堂的窗變得相當工整,亦變成歌德式教堂的特色之一.
詳講教堂結構之後,再講一些題外話,天主教的教堂和基督教的教堂的不同其實很明顯,第一:天主教的教堂通常都設有聖母瑪利亞的聖像,儘管不在教堂之內但都會設有聖母瑪利亞的聖像在花園之中.相反基督教是不會敬拜聖母,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們不認為瑪利亞是永遠的童貞女,耶穌是從童貞女瑪利亞處出生的,但耶穌出生之後瑪利亞還有和她的丈夫生下一些兒女,所以耶穌可以說是有兄弟.
隨著Da Vinci code一書出版後,更引來有人認為耶穌是有子女的.不過,這些答案我便不得而知.
第二:天主教的教堂內的十字架通常是有耶穌的人像在內,而耶穌像之上是有一塊牌,這是耶穌被釘十字架的罪狀–“猶太人的君王”,這罪狀是用希伯來、羅馬、希臘文而寫的.基督教的十字架通常是只是十字架簡單的模樣,當然有例外但這是一般的情况.
以上兩點如有錯漏,請各位指正.
另外以下這一點亦可能是受Da Vinci code一書的影響而出現的,是關於以色列,在瑪竇福音(天主教釋名)/瑪太福音(基督教釋名)中提及關於耶穌的審訊.當耶穌被審訊時正值是瑜越節,在這節期羅馬人會隨眾人的意願釋放一個囚犯,當巡撫彼拉多問羣衆”你們希望釋放殺人犯-巴拉巴還是耶穌?”眾人的回答是巴拉巴,並要求釘死耶穌.跟著,彼拉多便在當中洗手表示這件事與我無關並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擔吧!”眾人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
就因這句話以色列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多宗教衝突、種族仇殺、戰亂、自殺式的襲擊的國家,有人意味說:這是神給予猶太人的懲罰.
這言論的錯與對,便無從考證. 




深度的建築 – Jubilee Church, Rome

s_.mu7SK_2ZhoUNY1.Bpwg ttKc2.N0tz0xGI8Nd2gAvQ  cDFep8k828LBpiXkjxZhow N3s05TLumhN_Nq4UHGRPsQ

4AFrxAknjfbuPD2ZjJPZEg

qHqt8YxAgs.xSTuf8AoQrw

今日為大家介紹一座在羅馬的教堂,就是一座很有深度的建築。之前當我介紹廣州歌劇院時,曾和大家討論過可謂有深度的建築,一座建築物的美與醜就可能好主觀,但是好與壞是否可以很客觀呢?

一座建築物能否滿足它的功能和解決原有的問題,就可以說是達到了基本的要求,亦可以說是實用, 但又如何算是一座有深度的建築呢?

這座教堂是位於羅馬離市中心大約30分鐘火車車程的位置,是由美國建築師所設計,他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利用3個帆形的牆來作為標記,使這教堂能夠從四四方方的建築群中鶴立雞群。

這教堂分為2部份,中央的大堂為主教堂,右邊為神職人員辦公室,左邊為小型的教堂,相信主要是用作兒童彌撒之用,兩個教堂之間是神父的小型辦公室。

這教堂最大的特色是陽光,教堂的屋頂是設有向北的天窗,這樣可以讓陽光間接射入教堂的本堂,但由於天窗是向北的關係,這便可以避免夏天過熱的陽光直接射進室內。記起當日參觀時,中午的氣溫高達35度,但是室內的溫度可以不太靠空調都能達至怡人的情況,而室內的陽光再加上以白色為主調的室內空間,確實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這建築令人佩服的地方是室內與室外的空間連成一起,它的外牆上分為兩個主要部份,正方的一端為神職人員的空間,彎彎曲曲的一端教堂部份,這樣便能從外型上清楚地看出公用和私用的空間,3層的帆型外牆代表3個不同的入口。

第一個入口是主堂的入口,第二個是神父的入口,第三個是小禮堂的入口,層次鮮明。由於這3個帆型空間的出現令外立面在不同的角度都有所不同,亦同樣地令外與內的空間都有多層次的變化。如果換一個角度來觀看教堂的外觀,都會有不同的變化。

若回到最初的一個議題,何謂有深度的建築呢?這教堂相信是一個好例關,無論它在外型上、顏色上和室內空間處都設計得相當美觀,而且在功能上亦能滿足需要,並巧妙地運用顏色和外型上的設計來製造出與四周建築群的不同,一座美觀而實用的建築是一座有深度的建築。

若果要參觀這教堂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從羅馬最大車站terminini的最低層乘線至Toree spaccata站,然後再步行最少30分鐘,沿塗是沒有行人路,在34度高溫下就只有盡情地暴晒。

另外,記得一點,這教堂和其他羅馬教堂一樣,對參觀者的衣著有嚴格的規定,最低限度是t shirt,長褲,任何背心、短褲、露腰、露背的服飾都禁止進入,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旅客被禁止進入教堂內參觀。

另外,若宗教儀式進行時是禁止拍照,所以參觀前最好查一下官方網頁,不過一般的儀式都在周日累早上進行。




「觸摸得到」與「觸摸不到」的博物館—Museum of Ara Pacis

OgAH2NfvOjUDuyOwGN2RdA.EKUHFeFvVklfu8oOwNl4g 8PVtH4huv84Ww_8rNhP.qQ Bm8l_9NPJo.CLZTMD4omuA  wRNNp8DLjILeXnOTZQHDSA z0Pt1pv9zf3NI2MwvvfF0w

 

近來真是忙得一頭煙,終於有時間靜下來好好寫一篇文篇。今日為大家介紹是位於意大利羅馬的一座博物館— Museum of Ara Pacis 。
這一座博物館規模一點也不大,而且只有兩層地面的展廳和一層地庫,地盤又長又窄,左右的道路又高低不平,整體而言不算是理想的地盤。地盤雖然鄰近羅馬市內主要的河道和著名景點— Castle angelo ,但相比眾多羅馬的景點來說,可以說是一點也不起眼,但是這座建築物就確實充份利用了建築理論來設計。
記起在學習建築初期,老師教授了幾個重要的建築理論:

ughk7oz9wPG9DftzqbFk1A
1) Solid and void ( 實與虛 )
如果用最經典的方法來解釋 Solid and void ,就是利用之上的圖像。
如果你只看白色部份的話,你會看到一個白色花瓶。
如果你只看黑色部份的話,你會看到二個黑色人頭。

這個例子是證明了,當一個實體出現的時候,虛體是會同時出現的,所以當設計一座建築物的時間,需要同時考慮到「虛」與「實」並存的空間。

2) Tangible and intangible ( 「觸摸得到」與「觸摸不到」 )
一座建築物的實體是能夠「觸摸得到」的,牆和柱都是「觸摸得到」,但其實人類是生活在建築物的空間之中,即是生活在「觸摸不到」的元素之上,所以建築師需要同時顧及到建築物「觸摸得到」與「觸摸不到」的元素。

3) Open unit and close unit ( 不封口與封口 )
這個概念是比較難用文字來解釋,一般幾何形狀如正方形、長方形、圓形、三角形都是已經封口/ 已完成的幾何形狀,但是如L 形或半孤形的話,則屬未封口/ 未完成的幾何形狀。

在 Museum of Ara Pacis 中,美國建築師 Richard Meier 充份利用了各種建築理論來構造這個設計。首先,各立面的外牆均是由白色實牆和玻璃幕牆組成,而且組織是有一定的規律,但不是千篇一律的。這樣白色實牆部份便形成Solid 的部份,而玻璃幕牆部份便屬Void 的元素,這樣便無形中做成一又實又虛的外立面,而且Solid 部份的組合便構成了Void部份的存在。

另外,博物館的牆分為白色油漆的實牆和用了石灰岩石的牆壁,這樣一個平滑的白色混凝土牆和又粗又黃的石牆做成了強烈的對比,而且清晰地標出整個建築物橫向和縱向的元素。
當進入博物館之後,你會看到陽光照耀在黃色的石材之上,令整個空間變得溫暖,但玻璃幕牆均屬「冷」的材料,這樣又不會令空間變得過份炎熱,一個「冷」與「暖」的組合洽到好處。 Richard Meier 就是這樣聰明地利用各「觸摸得到」的部件,再加上「觸摸不到」的陽光來營造了一個溫暖而舒適「觸摸不到」的空間。

至於外型,整座博物館基本上是由三個長方形組成的,但是每一個不是完整的長方形,各橫向和縱向的線都不是完整地接合在一起,這樣便令一個close unit 變成一個open unit ,而且當三個長方形組合在一起之後,更令一個又長又窄的長方形建築群變成一個多層次的open unit 。

另外, Richard Meier 更巧妙地利用地盤左、右層差的因素,來製造了一個流水瀑布,水是沿著一道又長又窄的石牆經過樓梯邊流至低層,這樣便更進一步連結了橫向的空間,巧妙地利用了地盤的缺點來變作整個博物館的優點。

 

Facebook 相薄 http://www.facebook.com/album.php?aid=572279&id=845400374

官方网页 http://www.arapacis.it/




夢想中的辦公室 – 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

6WWCKWOAvK89uoupcqqWgQ

renzo-piano-building-workshop-genova-italy-office rpbw1_06192012 bc35ea98a0d2ed4719fc16c52d5e6c49a80c5da5 KwqdxkDzZiNHRxx1VINg2.w

Wd4BQlxhD29FJzSCAf3oUg

當大家看到以上的圖片可能會懷疑這是一間Design studio? 看似豪宅多一點, 香港的Design studio多數是在觀唐、鰂魚涌一帶的工業大廈. 香港的則樓大部份都是在鰂魚涌和灣仔一帶的商業或工業大廈,能夠租用甲級寫子樓的香港則樓, 應該只有最大的兩至三間則樓.

Renzo Piano 他真的不會難為他自己和他的伙計, 他們選擇Design studio都選址在地中海旁的一個小島之上.從圖中所見, studio面對的海便是地中海, 附近是意大利其中一個世界自然遺產區, 這座依山而建的Design studio便是Renzo Piano的總部.

 

眾所都知, 地中海的天氣是世界上最適宜人類居住的, 其次便是Califonia. Renzo Piano選擇這地區作為他的心戰室, 便是希望自己和他的伙計能夠在舒適的環境下劃則, 而這studio是他自己設計和興建的, 設計的理念是希望讓陽光盡量射進studio各部份, 而大部份同事每天都能面對地中海的風景下上班, 盡量發揮創意. 這其實是完全附合心理學, 當人在舒適的環境下, 創意思維會特別高.

 

由於這Studio是在世界自然遺產區附近, 所以Renzo Piano用了木和磚作為主要的材料, 目的是希望盡量配合自然環境的顏色.另外,儘管地中海是非常溫和, 但這studio的設計有如一座大溫室一樣, 所以在屋頂上的玻璃作了部份處理讓部份陽光反射至室外, 盡量令室內的溫度保持一個正常的水平而照明方面盡量使用太陽光,非常舒服.每層studio都有一個小型的室外花園讓員工可以到室外鬆一鬆或抽口煙.

 

講到這裡, 大家心中都同意香港一定不可能有這樣的studio, 香港一定不會有老闆會為同事如此花費建造這樣的studio,英國都一樣. 據我所知, 在英國會自己設計和興建自己的則樓應該只有Norman Foster的則樓, 將來實會向大家介紹因為我曾到過這處很多次.

 

總之這樣的studio真是難以至信的經典.




聖西路球場-AC米蘭和國際米蘭的主場(2)

eZfsC4c6PLL29XpQmdYY_g

 

9xqmwfUIXps0mn0p1gUjWA

rwWef0kXMRyaLoo5us7.Jw

 

 

續上會, 參觀聖西路球場和AC、國米的博物館只需要12.5歐羅, AC、國米的博物館雖有一些珍貴的展品但相比曼聯的博物館就十分細小, 而且亦不精彩. 聖西路球場的正中心紅色的坐位是VIP席, 白色是球員家屬和球場高層的坐位. 再過一點是評述員的坐位. 上一編blog的照片中所見, 綠色是國米球迷的坐位, 藍色AC球迷的坐位的坐位, 若只有國米或AC一方作賽, 他們當然佔用對方坐位只餘下小部份坐位給予客隊. VIP席之下是球員更衣室, 在圖中都是球員真正的更衣室、按摩室等空間, AC的更衣室明顯比國米華麗, 而他們的更衣室就在旁邊, 與球員出場口很近.所以有一個不成文的慣例, 曾效力一方的球員都大不會為另一方效力. 雙方創會過100年, 都應只得巴西郎拿度和巴治奧都曾效力過兩間球會.

儘管AC、國米是如此富有, 但聖西路球場其實是十分殘舊,坐位是非常骯髒, 連新特蘭的球場-Stadium of light也比不上. 另外,奇怪是AC、國米的門票是非常便宜山頂位只是10-15歐羅, 中層是20-25歐羅,龍門後的坐位是30-40歐羅, 最貴約50-60歐羅. 一般情況下, 國米的門票比AC貴, 但每當強隊對壘, 票價便不同. 若相比起英超的一般門票是從25英磅至70英磅,AC、國米的門票是非常便宜.

(附加資料,歐冠杯四強門票-利密浦對車路士, Agent價:龍門後的坐位是375英磅, 中層是425英磅; 歐冠杯決賽門票-曼聯對車路士, Agent價:中層是600英磅)




聖西路球場-AC米蘭和國際米蘭的主場(1)

KwqdxkDzZiNHRxx1VINg.w

 

S7bZd4c347VnhJ4A26ldDw

 

zlRwba5XvxAp.ZQpKbvugA

 

講起米蘭當然要講聖西路球場亦即是AC米蘭和國際米蘭的主場, 這全意大利最大的球場, 亦是全歐洲第三大的球場, 第一是巴賽隆拿的主場, 第二是英國新溫布萊球場. 聖西路球場位于米蘭市的西部, 離市中心可大約30車程,可容納大約85,000多人. 聖西路球場相信是世界上少有由兩支球隊共用的主場, 因為主場所在的位置便是主場支持球迷的生活圈; 所以球場的位置便決定主場球迷的質素亦決定球隊的財政基本收入來源. 例如車路士是位于倫敦市最高級的豪宅區, 阿仙奴是在倫敦市Regent’s park高級住宅區附近. 另外, 若同一城市有兩支球隊, 球迷都會互相敵視如曼聯和曼城, 利密浦和愛華頓, 紐卡素和新特蘭. (倫敦除外,因為倫敦有超過十間球會). 記起我在紐卡素時, 每逢新特蘭來紐卡素作賽, 便每一部旅遊巴都要兩部由警車開路, 主場球迷和作客球迷每一項坐位之間都有警員站崗.

所以,聖西路球場是這樣奇怪,在這麼小的城市能同一時間支持兩支是世界上頭五名最富有的球隊,( 如無記錯的話: 第一是曼聯, 第二是皇馬, 第三是國米, 第四是AC米蘭, 第五是巴賽隆拿) 而雙方球迷都能和平共存, 奇怪! 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