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环保建筑(简)

环保家居的DIY(心态篇)

nNmwdQg6VkCbNMd4IxeOcQ

请大家花一些时间看一下以下的新闻。
入秋商场仍冷室外差10度长沙湾广场20.8℃团体批未因应天气调节
(明报)11月10日星期一05:05

【明報專訊】港人剛過了一個本港有紀錄以來最熱的10月,環保觸覺調查發現,本港商場在入秋後的室溫仍然偏低,部分更錄得22℃以下,與室外溫度相差最多約10度,批評管理公司嚴重浪費能源,加劇全球暖化

天文台 資料顯示,上月平均最高溫度29.1℃,但環保觸覺調查發現,無論室外溫度如何,本港多個商場的室溫仍然遠較政府建議的25.5℃低,當中長沙灣廣場錄得20.8℃,是50個商場之中最低溫,成為「城市雪房」之冠。

计算50商场4时段温度

環保觸覺主席譚凱邦說,該組織由上月中開始,在半個月內到全港50個商場量度空調溫度,他們分別在4個時段,包括平日下午、平日晚上、假日下午及假日晚上,在各個商場的10個不同地方量度溫度,然後再計算得出平均數。

結果發現,50個商場的平均室溫為22.6℃,當中12個商場的平均溫度低於22℃。譚凱邦表示,踏入秋季,氣溫已較盛夏顯著下降,但管理公司未有因應調校空調,例如減少冷氣輸出,以致商場室溫仍有如雪房。

商场指中央冷气不能调节

他以排名首位的長沙灣廣場為例,該商場位於工廠區,晚上人迹罕至,但空調依舊強勁,該組織曾於假日晚上錄得19.8℃的低溫;至於荃灣 廣場及美麗華商場,場內管理公司職員穿著厚衣服,「相信他們感受不到寒冷,因此不願調高溫度」。他曾向一間商場的職員反映太冷,卻換來中央冷氣不能調節溫度的回應,並不合理。

理大屋宇設備工程學系教授陳維田表示,商場空調溫度過低,主因是空調感應器有誤差,不能過分倚賴,商場管理人員應按人流及室外天氣調校。「上榜」商場之中,有5間是新鴻基 轄下商場,但新鴻基昨日未有回覆;港鐵轄下的圓方及綠楊坊分別排第3及4位,港鐵發言人說,每日均有專人到轄下商場監察溫度,然後適當調節,若有市民反映太熱或太冷,港鐵會因應情况調節,但港鐵未有回應什麼溫度才最適當,強調每個商場人流及面積不同,因此沒有劃一標準。

当大家看完这篇新闻后会觉得都是发展商不环保,严重浪费能源, 大家都可能認為作為小市民的我們就只有減少浪費用電、開少一點空調、用少一點私家車便已是我們的極限,而我们亦不可能好像周兆祥教授这般简朴地生活,亦不可以好像卢冠庭先生一样,经常使用较贵的有机产品,过绿色的生活。

其实我都不可以好像周兆祥教授和卢冠庭先生建议的生活,但其实过环保的生活并不代表要用多一点钱,亦不等如要放弃现有舒适的生活,来过朴素的生活。

一切的事情都是心态的问题,正如新闻中的空调问题便是一个例子。坦白和大家说,我曾经在香港设计过不少商场,大多数都是以18度为室温标淮,因为一般的发展商高层都是只会简单到商场巡视5-15分钟,如果他们一进入商场,不感到清凉的话,机电工程师便会大祸临头。其实发展商高层就代表一般客户的心态,如果一进入商场不感到清凉的话,肯定会有人向物业管理公司投诉空调不够泠。因此一般机电工程师为了保护饭碗,都只会以18度为室温标淮。

其实当大家进入商场一段时间后,便可能发觉商场空调太泠,最后自己受苦,这情况亦出现在一般的办公室,所以我们经常看到有女仕们会在夏天穿长衫上班。

另外,由于很多香港人觉得进出商场要开门关门很麻烦,亦觉得大门口的风闸很讨厌,所以很多新形的商场是没有门,亦没有风闸在大门口,你便可想而知浪费的能源有多大?

其实一切都是由心开始,由心出发,有什么的市场便有什么的产品,环保是一个环保的城市其实是我们可以决定的。

请同时参观我早前写过的环保建筑的例子 – 超级的超级市场 – Sainsbury的超市,北格林威治

今日讲完心态,明天讲实际的使用层面,首篇是温度篇。




与文化结合的环保建筑–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

C.38QokeahRbyiIBv6UwsA

rJfqDtAbS5Qxof6Kts0GUw

SyF4GbTNbbFX7fWcUScPWw

uo045Ksk5BEMFD33cWvKpg

6kNGv88GT.wth_jrLGUaSw

 

昨日讲过香港是否一个文化沙漠?, 大家都有不同的回响,今日继续和大家讨论,我相信大家明白建筑设计应该尊重文化, 但大家又会问文化与建筑是如何结合呢? 今日我就为大家带来这样的一个例子, Renzo piano –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

JM Tjibaou culture centre是位于南大平洋的一些群岛– New Caledonia. New Caledonia到现时为止还是法国的属地, 到2014年当地的居民会为自己的前途作决定,是否还是继续成为法国属地, 还是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1991年法国在这宁静的小岛决定设立一个文化中心,为了记录本地Kanaks人的文化, 无论将来岛上的发展是如何, 这文化中心都会为这细少的文化区作个纪录,让世人见证Kanaks人的文化,这亦可以说是法国唯一送给这些小岛的礼物. 不过, 如果大家不善忘的话, 都会记起1996年法国在这岛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核能实验, 这文化中心究竟是送礼还是交易呢? 就由历史来定断.

不过, 无论如何这文化中心的确充份反映了当地人的文化, Renzo Piano 虽然不是法国人(他是意大利人), 但他凭着国际的设计比赛赢得这个比赛.

他的设计理念是利用当地的建筑文化来表现这个文化中心的特性, 当地的土人居住的茅屋是利用草和竹编织而成的. 由于该处是岛国而且位于南太平洋所以经常下雨, 并且是下大雨. 因此, 当地的小屋都有一个高高的尖顶, 当下大雨时尽快将雨水卸下, 另外小屋的外墙的面积尽量减少, 改由高高的屋顶作为大厦主要的外墙面积,这便令大厦的受热面积减少又或者可以说是当风吹过小屋时, 可以让小屋的散热效果增强.
若果要利用草和竹编织一个现代化的建筑是不可能的, 更加不可能利用这技术来设计大型建筑. Renzo Piano 于是便学习民间小屋的知慧来设计这大厦, 大厦除了使用麻石和石春作为建筑物的材料外, 他还运用传统的小屋散热的设计来帮助减少大厦的受热情度.

每一个展览厅成圆筒形,这是借用传统小屋的外形作参考, 外墙的材料是利用近似当地木材作主调,而各展览厅的外形亦与四周的树林互相配合. 一个庞大的现代建筑群没有对当地的珍贵资源做成重大的破坏, 相反是互相融合.

当弯弯的双层外墙受热时, 便会营造空气对流作用(Stacking effect). 我并不太熟悉Stacking effect的运作, 只知道Stacking effect需要在12m以下的空间之内才可以达至理想的效果. Stacking effect简单一点来说是令增加大厦室内的热空气向上升而泠空气向下沉的效果, 从而让大厦室内空气的对流作用增加,借此减少对空调的需求.
每一个展览厅向南的外墙是特别高的, 借此增加高处的受热面积而增强Stacking effect. 展览厅南北两边的外墙的顶部和底部都有活动百业帘. 当风向或风力不同时, 百业帘便会有不同的开关,这便可以营造不同Stacking effect(如上图示), 令展览厅的室内温度和空气质素都保持一个正常的水平, 并尽量减少使用能源.

Renzo Piano就是这样简单而实际地从建筑中表达了当地的文化, 并精妙地运用当地的传统智慧来设计环保建筑, 最重要时这是一个低成本的公共建筑.

这两个星期, 我不断地为大家介绍与自然和文化融合的建筑.

这些都好像是低成本的建筑, 如果有人说环保建筑、文化建筑会令建筑成本增加的话, 就应该重新地去反思这个问题.

当大家看完这千多字的blog之后, 请不要忘记这大厦是一座文化中心, 若果把尖沙咀或沙田的文化中心来比较只有20多万人口的太平洋小岛(人口比沙田还要少)中的文化中心, 大家又有何感觉呢?
香港要当上”文化沙漠”一词是否有一点当之无愧的感觉呢?




可否要蓝天又要钱-再生能源(2)

qczAr_YC0cuYKSA6TgHYfQ

oYqw2.MEEIR4ITRDBs2CzA

 

港府可用一亿元搅演唱会(维港巨星汇), 不如试用这个数目来搅太阳能情况会
如何, 大家一起计算一下:

根据其中一些厂商提供的资料, 一块太阳能发电板能够提供最高325W电量, 亦即足
够为一所3房单幢屋提供20%的电力.

若以这基准作为假设的话,5块太阳能发电板能提供足够电力给一个香港典型家庭.

太阳能发电板约2万港元(连工包料, 虽然型号和厂商价格有异, 但可作初步估算)

1亿元可买5000块太阳能发电板

5000块太阳能发电板可为1000个香港家庭提供电力.

假设一个家庭的每年电费2000港元, 所以一年1000个香港家庭的电费为200万港元.

所以用太阳能发电要收回成本, 最小50年. 虽然这个计算很粗糙但最小可以反应两
件事. 第一, 用太阳能发电难以短时间收回成本; 第二,要两电以太阳能发电可说是
没可能, 两电是私人公司为何要做蚀本生意或低回报的生意. 蓝天的责任为何要落
在两电的股东身上!

aIAep4IGSInxK0g8MynoDw

其實, 港府是大有發展太陽能的空間, 政府有那麼多的建築物如大球場、紅館、伊館, 那麼大的屋頂可放置很多太陽能板, 再者這些建築物空置的時間不少. 另外,建築物屋頂加設太陽能發電板, 除可發電外還可減低建築物受熱情況, 雖然不太大, 但肯定可以減少對泠氣的需求, 太陽能雖然成本效益低,但藍天不會自動來.

以我的家為例, 每年用電大約3600度,假設一個家庭的每年用電情況和我相若, 如果港府每年投資一億的話, 總投資十億, 十年後可以如此:

靠太陽能供電的家庭纍積數目

節省能源(度)

1

1000

3,600,000.00

2

2000

7,200,000.00

3

3000

10,800,000.00

4

4000

14,400,000.00

5

5000

18,000,000.00

6

6000

21,600,000.00

7

7000

25,200,000.00

8

8000

28,800,000.00

9

9000

32,400,000.00

10

10000

36,000,000.00

合計

55000

198,000,000.00

 

 

 

 

 

 

 

 

與其攪維港巨星匯, 不如試攪太陽能, 靠太陽能發電,十年後藍天未必天天見, 但相信能避免把灰天變黑天.

至於兩電, 根本不用擔心,1萬家庭佔其客戶數目很少, 再者, 賣電需然減少, 但由於減產,成本也同步降低, 兩電實際純利不會大幅減少.

 




可否要蓝天又要钱-再生能源(1)

 

zgXZl9iWk6ozKW8EIR6Icg

上水屠房

讲了一大篇关于足球的blog, 是时候转话题, 不如今次讲蓝天行动, 在香港很多环保团体都推行两电减排 , 用天然气发电 , 停车熄匙等活动. 不过, 我们可否有另一方法去为蓝天打气? 其实 , 香港已推广再生能源多时 , 但效果好像不太明显. 香港其实有大厦使用太阳能发电, 已我所知, 在铜锣湾的St.Paul convent school 和上水屠房都有安装太阳能发电板 , 单是上水屠房已安装 450 块太阳能发电板和太阳能热水器 , 但奈何太阳能不是可靠的能源, 所以他们亦同时100% back up 足够的电能, 以免屠房在下雨时不能正常运作. 而St.Paul convent school 亦有同样的情况 , 所有从太阳能所产生的电能只用在其中一个入口的灯光和水池上. 万一下雨时便用回普通电能.

现在St.Paul convent school 和上水屠房的系统都是从太阳能发电板收集电能并储藏在电池中然后使用 , 万一电池用完便用回普通电能, 相反, 电池充满电力 , 便停止充电. 这便出现两个问题, 第一: 当电池充满电力时 , 太阳能发电板所收集的额外电能便会浪费 , 第二: 当电池用完时, 用电的电器便会停止1-2 秒才能转回普通电能 , 这便很不方便 , 亦减少电器的寿命. 这样便好像不太有效使用太阳能 , 可否有更加好的方法 ?

 

 

vSw3DtEmlIirHOIRLEdBLA

 

 

其实很简单, 在日本和英国都容许国民把太阳能发电板所收集的电能放会电网, 亦即是你可买电, 亦可卖电给电力公司 . 假设你每月从太阳能发电板所收集的电能是200 度电, 而每月用电是3000 度电, 今个月的电费是2800 度电, 而你全屋的电都是用普通电能可靠而稳定, 亦不会浪费额外收集的电能.这样的安排很简单, 亦是双赢. 电力公司可用低成本买电来卖 , 而居民可减省电费, 大家可有蓝天. 在图中日本的屋主, 由于他只是一个人居住, 所以, 家中在白天只有雪柜用电 , 他在夏天时不单免费用电 , 电力公司反过来要付钱给他.

在香港推行开放电网的最大阻力来自电力公司, 因为万一开放电网便等如开放专营权, 他们的收入难以保证, 亦难以向股东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