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荷兰(简)

阴阳合一的建筑—凡高博物馆

  

旧翼

建筑设计有两个最难的情况,第一情况:地盘是位于一个完全空旷的地方如公园、沙滩、海边,因为在这样地方是适合任何形状的设计,而发展的可能性太大,即是无论任何设计都未必能说服别人。 如果建筑物是四方的,别人会问为何不可以是圆的呢

第二情况:地盘是在历史建筑或标记性建筑旁作设计,因为在四周的环境都以现有的建筑物作为地标,如果你的设计在它旁边的话,就很容易被看下去,又或者是需要做出奇形怪状的外形来特出自己,情况就有如多伦多的ROM一样。

今日介绍的凡高博物馆就同样出现了以上两个困难的情况,这博物馆是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公园之内,第一期的设计是由荷兰大师—Gerrit Rietveld1973设计的,他都是沿用他常用的盒状的手法,整个博物馆都是由数个正方盒组合而成的,而室内空间都是一个个横向和直向的空间来组成的。 1999年由黑川纪章设计的新翼。之后这博物馆曾作多次改建,而最重要的扩建是在

Gerrit Rietveld设计博物馆时没有对四周环境作重大的考虑,尽管博物馆是位于一个相当空旷的公园,但是出入口的路线,室内对外的景观就没有作太多的考虑,他单纯是希望创作出一个特别的空间,更何况美术馆不适宜有太多阳光进入,否则会破坏油画的颜色,所以只需把入口部份和中庭部份做成玻璃盒,这两部份有阳光便成。

新翼

但当黑川纪章开始设计新翼时便遇到很大的问题,因为现有建筑已是一个标记,而四周是一个公园,再加上这是政府的项目,因此发展规模是可以轻易调节,亦即是发展的可能性很多。 Rietveld正方形的设计,但又不用制作出一个怪物出来突出自己的设计。 黑川纪章采用的手法是继续使用日本建筑的「清」和「静」来处理这问题,首先他用圆形来作为基本的形状,这便可以有别于

另外,为了提出不同的感觉,他并不是在地面与旧翼连接,反而是在地底,让旅客明显地觉得新旧翼的分别。 当大家看到图片中的一个半圆形水池时,可能会怀疑这是什么东西呢? 这其实是连接新旧翼的天井,当旅客参观完旧翼之后,便经过地底隧道之后便会看见充满阳光的天井,令旅客在视觉上有一个惊喜。

不过,旅客不能进入这水池,只能远观。 100多米才能进入新翼的展厅。奇怪的是,这水池的水很浅,基本上只是能够让石面上有一些湿滑的感觉。 奇怪的是新翼的展览厅是位于多层大厦之内,所以旅客便需要步行

虽然这样的安排看似很不方便,但是这个水池旁通道上所营造出来的气氛是很特别的,当阳光照射在水池之上,然后再反射至四周灰黑色的石砖上,一种奇妙的「清」和「静」感觉缓缓地走进心中。 7年前的事情,但我还深深地记起这个空间,这种感觉永远都忘不了,这亦是从游历中学习的最大得着。尽管参观这博物馆已是

黑川纪章就简单地一阴一阳地规划出新翼的空间,阴是水池、阳是展厅。 由于展厅不能有太多阳光进入室内,于是便把展厅尽量做成实心,水池部份便尽量做得开阳。 他尽量制造出不同的感觉来突出新翼和旧翼的分别,外形只作了轻微的调整,这样便不单可以突出了自己的设计,但同时不用破坏原有建筑的感觉。

若回应开首的一段,两位大师Gerrit Rietveld和黑川纪章都好像没有把四周的环境(site context)作太多的考虑,这好像与我们在大学时所学的理论有所不同,因为如果学生的功课没有考虑现场环境的话,便必定会被教授责骂。 但是在一个空旷的公园中设计一座地标性的博物馆是一件很难的工作,所以他们选择漠视现场环境的处理手法并不失为一个折衷的做法,而且现场的情况就真是没有什么特点需要考虑。

不过,他们是大师可以漠视四周情况,但学生不是,所以都是面对现实会好一点。

又或者为何不可以大一点,或小一点呢因为现场的情况是可以容许多个可能性。




上下不分的建筑─University of Utrecht

XVNOssrt01dTRDII5lekhQ

_dzVogK2Q.xy8O6YTtgkcQ 2LFbRHB4IrSIMOQmXNJ5Rw f.absFmEofyhqeoIfQL8pg l8mE_C8y6wAG00E8qCIPOQ sMGnmKSH3HFeycxZVuymtQ XqqHuHTMnekdCRmw2LIVww  yNHsjvUgArB3AZcYmS9.Yw Zp6enmXdc1K1seNppRyTsQ

今日想介绍一下Rem Koolhas 的早期设计,Rem Koolhas 是Zaha Hadid的老师,他和Zaha hadid 一向都致力推行解构主意,近年比较有名的建筑便是北京的CCTV新大楼,同样是贯切了东歪西倒的建筑风格。

今次我为大家带来的是他早年在荷兰的作品,这亦可以说是Rem Koolhas 在荷兰的成名作 ─ University of Utrecht 中的演讲厅。他的设计理念很简单,就是把上下两层的空间用一个斜坡来连接,这样便把上层的空间与地下一层的空间连结成同一个平面。用另一个方式来解说,因为演讲厅的室内高度是前高、后低的,目的是让高层的学生可以看到讲者的解说。因此,Rem Koolhas便利用了这个高度上的特性来制造出一个斜面的空间,让学生可以直接地从地面走至演讲厅的高层,从而从高点进入演讲厅,而演讲厅之下的高楼底空间便是饭堂,低楼底的空间便是单车(自行车) 的停车场。

当学生进入此大厦的一刻便可看到左、右两边各一条的斜坡,让学生选择进入演讲厅,还是进入饭堂。在演讲厅附近的空间便是不同的课室和连接其他大楼的通道,表面上看来这样的概念是没有问题,但是当你亲身参观过之后,便会觉得这是一座极有问题的建筑。

首先,连接主入口和演讲厅入口的斜坡太斜,不单轮椅不能安全地进入高层,而且斜坡异常光滑,平常人都需要万分小心来步行,穿高根鞋的女仕更是高危。而且在演讲厅的主入口旁的部分外墙是突然地弯了起来,虽然这部分成为不少建筑杂志的封面,但是这确实又是无中生有的设计的一部分。另外,由于饭堂的高度不平衡,所以灯光设计和效果确实有一点不理想,而且阳光不足。

至于建筑细部亦是令人失望,很多墙和柱都没有涂上油漆或任何装饰,但亦不是像日本安藤忠雄般有系统地使用清水混凝土,所以感觉就好像一座未完成的大厦。这亦是当地大学教授的评语,荷兰的建筑好像只是80%完成,细部设计和处理都未尽完善,所以设计都永远带着遗憾。

不过,这还未是最大的问题,在连Utrecht不远的另一座美术馆,同样是Rem Koolhas设计,同样亦是使用这个上下合一的概念,但是规划就严重失败。8年前,我花了30分钟都不能找到入口的位置,连当地的学生都不清楚,直至我看到有人离开才找到入口,总之是超级混乱,不过这亦是Rem Koolhas早期作品的特色。

Rem Koolhas虽然未如他学生Zaha Hadid 一样,只是一名纸上建筑师,但是他的设计在理论和概念层面上是可行的,但到实际执行的话,就往往败在细节中。

 




优秀住宅系列─The Whale

MPI.uBHdixp.eE0QtEhjIQHLrAIE.y6MONJae_x56oig

qjeifRZa4FMuMdOi1UnWPA

GTdcQ0Zgcu4.JlE3BVSdxw

yNHsjvUgArB3AZcYmS9.Yw

上两回讲完一些外国的独立屋,对小市民而言这些都是Dream中的house,简直遥不可
及。在香港、台湾等地方如果要住这类型的屋实非易事,所以今回讲一讲亚洲常见的
住宅大楼(apartment housing).

这住宅大约10多年楼龄,在荷兰阿母斯特丹沿海边包括90多个单位的住宅,由荷兰
建筑师─de Architekten Cie所设计。

设计理念很简单,就是把走廊通道放在内园,而把所有单位放在外环,尽量增加向
海单位。为了尽量保障私隐,所以整座大厦分为东西两翼,每翼都配有一组电梯。
东西两翼之间是利用两个特大的单位把走廊分断了,这便不单可以制造东西翼的同
时可以增加销售面积。为了不想太单调,每层分格的位置不在同一位置,所以可以
尽量体验实实虚虚的体量关系。

可能是荷兰的走火法律的要求,因此在内园里都提供了数条钢楼梯来连接各层。由
于分隔的位置不同,所以钢梯的位置亦因而起了变化。

不过,最特别的是这大厦的首层并不是完全密封的,局部是升起了的,升起了的空
间除了是出入口之外,还可以提供自然对流的作用(stacking effect),令整个空间
的空气都得到改善。

虽然这大厦的密度未必如香港般高,但是建筑师的理念同样都是希望尽量使用空间,
但不会建造出屏风效应的建筑物出来,相反是尽量提高通风和采光的效果。

讲到底, 有什么样的市场便有什么样的产品,如果市场追求通风度高、采光度高的
产品时,发展商便只有营合市场的需要。

The Whale的地址: Baron G.A. Tindalplein 11019 TW Amsterdam Netherlands




优秀住宅系列─Schroder house

MdaWbyOIeV18mPVzugnThA

2RXtnmam5urPcD20zM3Yjw

cNeFOPCiwHJAwpa7W7FYSg

今日开始不如讲一讲外国的住宅建筑。虽然不是外国的月光特别圆,亦不是外国的建筑特别好,但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而且总会有优秀
的案例作参考。
今日讲的是位于荷兰Utrecht市的一个小住宅,这座住宅是由荷兰建筑师─ Gerrit
Rietveld 于1924年建的,现在是世界文化遗产的建筑。他的设计理念很简单,就是
在一个正方盒上加上不同的横向或直向的部件来组成露台、栏杆和雨檐各部分,并
且加上不同颜色的钢柱来支持露台。外墙上亦涂上白和灰色的部分,令整个立面形
成不同层次的对比。

Rietveld 很特别地没有把窗口的高度划一,反而是因应室内空间的需要而调整。例
如:右边是studio 的位置,所以窗台部分高一点。而左边是连接露台的公共空间,
所以是落地玻璃。

 

cgvW2OvaJ7cQZwQ7wPP99w

 

首层空间

gjCKlH4orgHfyljuhjG2mw

完全打开的空间

b7CmWR6APxuG5hm224PTBA

关闭了的空间,红色线部分是活动墙部分


不过,最特别是它的室内设计,楼上是有3个房间,但是都是用活动墙分隔,所以当
白天时便把活动墙收起,然后3个房间便组合成一个大型的空间。而这建筑物是没有
窗帘布,家中是挂上不同颜色的木板,木板的大少是根据窗口来修正的。在白天时
便是家中装饰的一部分,而晚上睡觉时便用来封闭窗口。

坦白说,这建筑物很难用文字来描述它的空间和设计,因为活动墙是需要亲身感受
过才会知道,我2001年到访过这里之后,至今仍深深记得Rietveld所构造的空间。
可能Rietveld同样是有设计家具,所以他是从一个3D的空间来设计整座大厦,而整
座大厦亦没有跟随当年流行的中轴线设计,锐意利用正方盒和平面的组合来打破当
时的传统。

如希望参观这座大厦请在以下网志预约:

http://www.centraalmuseum.nl/page.ocl?pageid=511&version=&mode=

明天是另一個名作 – Falling water




上下合一的建筑 - Delft University library

8mDo2Jp_tsT0KjaURxdaRQ

g8hdvcJXufUTi3jRp1gOuA

XiXldis4w_3Bqz1Oasu_IQ

jyIMuY7XcREgsgWTuiZ6DA

Nwkz6VBMI09ic9_LbO3vqA

PvTTtU5bLWh4LlzmPDONnQ

讲开又讲, 我原来都写了超过200篇blog, 不经不觉都写了23万字, 很多建筑类型都向大家介绍过, 但发现原来我从来未曾介绍过图书馆, 今日不如讲一下图书馆. 反正为答谢第350名订阅者 - FCHAN, 她希望我写一些关於建筑物和植物的blog, 今次就不如讲一个和植物很有关系的图书馆.

这是Delft University 的一座图书馆, 它的设计理念很简单就是将一边的天台和首层的地板连接, 屋顶便成为地板的延续. 这个绿化的屋顶就直接变成一个大型的公共空间, 所有学生都可以坐在屋顶之上.

图书馆中央的一个圆椎体就是自修室, 而阳光可以从尖顶之处射进室内, 但圆椎体是继续延伸至低层, 这样便营造一个宁静的自修空间. 至於室内设计就更精彩, 由於一边的屋顶很低, 所以不能够放置很多图书, 於是就把图书放最高的一端, 而整个室内空间就完全开放.

这样的一个大空间, 的确令很多学生都愿意在这里上网和读书, 不过这样的设计就可能藏书量不多, 但多年重看这些照片之後, 我都深深地记着这个空间.

我在大学2年级时参观这大厦, 教授就马上问大家觉得这图书馆怎麽样? 很多亚洲同学都觉得这样的设计很特别, 但很多空间的实用性不高, 就算这样大的绿化空间都好像没有什麽功能. 在这一刻一名来自苏格兰的同学, 就马上反驳他的说法. 他说这屋顶很好玩, 於是他便马上躺在屋顶之上并马上从屋顶滚下去, 虽然很危险但大家都大笑一场. 跟着其他英国同学都一同滑下去, 虽然很肮脏但大家就好像”活士托” 演唱会般地疯狂玩耍.

这样的设计理念就很明显地分别出东方人和欧洲人对美学的观念, 东方人很着重产品的实用性和需要性, 如果产品不实用已经大打折扣. 但欧洲人真的可以单纯用一种感觉来享受空间, 尽管这样大的屋顶未必有很特别的功能, 但只要看到大的绿化面积便给予人很舒服的感觉, 而且这样斜顶设计的确在视觉上减少高密度和屏风效应, 反正这是政府地不用考虑高实用率和其他商业原素.

不过, 讲到底设计都需要有一个设计理念, 无论你是实用主义, 还是浪漫主义又或者是後现代主义, 你都有一个立场, 但反观香港的中央图书馆, 大家又认为它是一个怎样理念的设计?

以後会尝试讲多一点其他地方的设计, 不会再集中在香港丶北京丶日本和英国的设计.




成也在水, 败也在水- Minnaert building

4wJRSO9gxBfkHrF5.C0wgg

19C3bmiWMcJwmdXniMuXGw

pQRTiXXab1CkXFXEiezZSg

vIgSTKC9t0F3D.dZ937D2Q

 

Minnaert Building 是荷兰 University of Utrecht 的天文学和物理学系大楼 , 具有实验室、电脑房、大学讲堂. 这大厦为何称为Minnaert, 因为是为纪念曾在大学任教的著名天文学家- Marcel Minnaert.

这大厦是由荷兰著名则楼- Neutelings ridijk architect 设计 , 为了强调Minnaert 的重要性 , Neutelings ridijk architect把柱子收藏在 MINNAERT 等字之内 .Minnaert builindg 另一最大特色是在一楼的大堂设有一个很大的水池 . 这水池是用来收集雨水, 让雨水吸收大厦内的热量. 因为, 当天气热时, 水池内的水份会被蒸发, 带走大厦内的热量, 当天气泠时, 水池内的水份会释放先前吸收的热量 , 以作平衡室内温度之用. 当水池内的水太多时 , 便会排出室外. 另外, 外墙的红砖不是全部实心, 部份是空心, 所以空气可从砖之间的空隙进入大厦, 令大厦自然通风, 不用空调.

水是这大厦一大特色就是水, 不过败也在水. 我在大学二年级时跟除教授一同参观这大厦, 不过当我们看见水池中的青苔, 便对这厦非常失望 . 一个很大的空间用作水池便没有任何功能, 虽然水池旁有一些坐位让同学使用, 不过由于向南的关系, 阳光太过强烈, 令使用者大减. 再加上大堂没有天窗所以阳光不足, 再加上湿气重, 所以有颇重的发霉味道. 不过水池的确有减低室温的效用, 但效果不是太过明显.




平凡中变出不平凡-Wozoco

EdjnQxbrhk8Khw3o7auasAAhJLnDsqBQQyuH6EHi3TOA

 

CAWJgZpTyXAtl42_kWvKTw

 

gOfX3KfKj6itivfOKbIoUg

RWvnIFzzQo9v_8NPxBUwUA

写了三十多篇blog, 都好像没有谈过住宅, 今次为大家介绍是位于阿母斯特丹的Wozoco, 今次先问大家一些问题:

1)      单你的感觉, 这是那级数的住宅, 高、中、低级住宅?

2)      这是私人、公屋, 还是居屋 ?

3)      住户多是年青夫妇、大家庭, 还是单身贵族 ?

4)      建筑成本属还是高、中、低级住宅?

答案是:Wococo 是荷兰政府在为照顾阿母斯特丹的独居长者1997 年而建的低成本公共房屋, 位于阿母斯特丹市郊的草根楷层住宅区. 负责设计Wozoco 是由一群年青人组成的新设计公司MVRDV, 当时他们收到的要求是设计100 个单位的高密度低成本公屋 , 这是阿母斯特丹市小有的高密度建筑, 因为政府希 ​​望保留市内的绿化地带, 因此破格引入高密度式的建筑, 但同时要考虑日照的要求. 何谓日照, 就是新建的建筑物不能完全阻挡现有建筑物的阳光, 因此, 新建的建筑物的长、阔、高都会因此而受到限制 , 以确保现有建筑物的采光程况.

当MVRDV 完成单位的基本设计时 , 发现现有的方案超出高度限制的要求, 另外, 其影子影响西边住宅的采光程况, 所以,Wozoco 的西边需要局部降低 , 但是只能提供87 个单位 , 因此 , 另外13 个单位需要悬挂在北面. 但以荷兰的一般住屋要求来说, 向北的单位是不能接受, 因为向北的单位是长年没有阳光直接射进屋中, 这与香港情况不同, 因为在西欧地区由于冬季较长并且寒冷, 所以阳光能温暖屋中并减少暖气的使用. 但由于规范所限, 所以Wozoco 把上下两层的共 4 个单位悬挂在北面 , 亦因而使Wozoco 有如此特别的外形 .

至于南面的典型单位, 虽然每层的平面图则一样, 但MVRDV 拒绝把 Wozoco 如香港式的住宅 , 每层的平面一层一层建上去 , 令外形单一化.MVRDV 巧妙地使用露台和窗口的位置 , 令每层的外观带来不同的变化. 南面的露台和北面的悬挂单位令 Wozoco 从平凡中变出不平凡 .